[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有多少中国人受迫害?---- 从杨建利被押送至京说起

【博讯8月13日消息】    回声 于[博讯论坛]:据说中国官方证实他们已将杨建利博士押解至北京。在等待了三个月后人们终于听到了一些消息。人们因此感到舒了一口气,说起来却是让人苦笑的事情。有人说现在是中国历史上最开放的时代,可是我们对政府的要求仍是如此之低,明明它公然违法在前在后,却无奈到只得接受无论它给的什么,有时还会因此说:“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我相信很多人都从报纸上读到过为右派平反时发生的一些令人“感动”的故事,例如某位当年的右派对给自己平反感激涕零。实在不好嘲笑故事的主人公,只是觉得道理不是这样讲的。这好比说一个强盗把一个人所有的东西都抢光了,后来强盗发觉众怒难犯还给这个人一双袜子,还要让他感激一番,还要让大家都交口称赞说这个强盗能够纠正自己犯的错误,这真是见鬼的说法。它把人家一生都毁了,自己应该首先走到监狱里去住着才对。再说,别人倒想纠正它犯的错误,它让吗?说这是中国社会主义的特色恐怕并不符合实际,这一套无法无天的做法从四九年以后一贯如此,并不是邓小平带来的。其他的共产党国家里政府也是同样无法无天,想抓谁就是谁,想扣你多久就是多久。我们实际上看到的决不是什么有历史渊源或民族特征的东西,迫害就是迫害,不管它是发生在前苏联还是今天的中国。只要我们在中国仍然看到专制下的政治迫害,就不要奢谈什么新时代、新思维,就不要傲慢地或轻易地替那个老是说自己伟大光荣正确的共产党下保票说文革时期的恐怖不会再来,就不好动不动就说诸如改革等等是不可逆转的。如果我们自己不努力去改变这种政治状况,凭什么敢说共产党会自我改良,它作起恶时给我们预先打过招呼,可曾顾及那些为它讲好话的人的面子吗?

   在中国过去的五十多年里,各种形式的迫害是如此广泛深入以至于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很少有人曾经免于迫害。我曾就此观察与一位朋友交换意见,他不同意。他说恐怕没有这么多人受迫害,虽然因为中国人口的底数太大使得绝对数字很大。我坚持说我在谈的是个百分比,并由此算了一笔帐。帐是不难算的,只是受迫害的形式太多,年头太长,老一代不想为后代惹麻烦,沉默不语,新一代生下来也没有见过另一种生活,以为现时的活法就是天经地义,不同的人算出个千差万别,也就不大奇怪了。

   一个城乡户口制度迫害了多少人?只好数数有多少农民了。有人把它比作农奴制,我不晓得农奴是怎么过活的,反正我知道就是对汉人防了又防的大清也不禁止农民走来走去。民国时期也有户口制,但要是农民们想背井离乡到城里去工作,没谁可以拦着不让走的。中共掌权后不久,农民岂只是不能随意走动,要饭都得给你画个圈儿。农民的子女,子女的子女,生老病死就是它了,你别想挪个窝。这都是为什么?那些对共产党歌功颂德的人从来就没有一个人费心给大家一个哪怕是说得过去的说法。毛泽东其实曾经直接地回答过这个问题,他说:严重的问题在教育农民。按照他的主意管住农民,简单地说就是使你一无所有,连要饭的“自由”都得由我来批,如果说这种教育还不是迫害,那么迫害这个词直接可以取消了。

   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迫害了多少人?我们现在都知道了大饥荒来临之前是共产风最盛的年代。哪里是什么天灾,分明就是人祸。由于这种荒唐透顶的政策带来的几千万人饿死,全国老百姓没吃少穿,算不算是迫害?只要想一想彭德怀为老百姓说了几句话,那些高官们就一起昧着良心(可能革命多年知道良心误事能扔的赶紧扔剩下的本来就少)响应毛泽东对彭德怀的迫害,你就知道这伙子人压根没把老百姓当人看,说他们迫害老百姓可没有冤枉他们。

   上面说的是两个明显的“大数”。其实许多“小数”加起来也着实惊人,这里有必要把它们简单地列出来。土改镇反杀了多少人,死者的家属从此以后就是人下人了,升学工作都成问题,算不算是迫害?强迫劳改的右派的人数几百万,大概没有人好说右派强劳不算是迫害,可别忘了那是几百万个家庭啊,好端端的小孩子的爸爸或者妈妈就不见了,不是迫害人家的孩子是什么?以后的四清社教,迫害面其实很大,但比较起前一段儿的恐怖让人觉得没有什么了,别着急,马上就给你来个文化大革命,那才真叫是史无前例呢!谁能找出几个家庭在“史无前例”里不受迫害的?其实认证迫害很容易,在过去的五十年,运动是全面彻底的迫害,改造是明目张胆的迫害,教育则是巧立名目的迫害,死在这里面的不说,活着的有谁曾经能够躲避运动,拒绝改造,无视教育?有的人昨天是迫害者,今天成了受害人,有的人被迫害了大半辈子以至于对接踵而来的迫害都“习惯”了,有的人则在哄骗出的幸福美梦中被一棒打醒,终生愤愤不平。

   不时会有人跑出来说文化大革命以后情况不同了,这话固然不错,但要做一些补充,否则实在有吃“二遍苦”受“二碴罪”的危险。其实要是叫个真儿的话,对不少人来说,头遍苦还没吃完,“二碴罪”还没开始呢。对另外一些人说来,新的一轮迫害早就来临了。自然,一些人总还是感到松了一口气,认为总是比毛泽东那时候好些,但是我们应该把专制的力所不及和改头换面与民主制度的起步严格区分开,它们虽然是一前一后,却是在本质上毫无共同之处的。文化大革命后所有使得迫害得以施行的机制还在,有鉴于文革之中的“教训”,这些机制在许多方面反倒是大大加强了。从强行关闭西单民主墙开始,到六。四期间,共产党发动的运动并不少,再加上不断地“从重从快”,对人民的迫害从未中断。现在共产党把迫害的重点放在民运人士、法轮功学员、罢工的工人和抗税的农民身上,如果就是简单数人头,看上去可能不多,其实不应是这样的算法。仅简单举两例,六四时强迫人人表态,是不是迫害?整法轮功强迫人人表态,是不是迫害?仅这两项运动,有多少人卷进去?恐怕要紧追文革了。不要说什么我就是支持镇压游行示威的学生和民众、镇压法轮功,他们因此没有迫害我。不对!只要政府强行要求民众公布自己的政治观点,哪怕只有一个公开表示与政府不同的政治观点的人受到迫害,那实际上就是在迫害所有的人,与你表达什么观点已然毫不相干了。不信?让我们回忆文化大革命时期,哪一次运动不是绝大多数人都表态跟着毛泽东走,如若照前面的说法,这个恶名昭彰的“史无前例”到底迫害谁了?

   回顾中国人在共产党统治下受迫害的历史,牢记这段苦难的历史并不是要人们纠缠于过去,恰恰相反,这才是向前看的基本前提。不孰知过去的历史,我们怎么能够知道我们是站在告别过去的起点上呢?在如今盛行于世的“向前看”的风潮中,我没有看到有什么是真的“向前”了。对杨建利的迫害清楚不过地表明,那个一直迫害中国人的制度没有实质性的改变,现在的迫害只是显得更“精致”一点。我们没有证据可以相信中国的人权状况已经得到改善,事实上现在的情况毫无疑问是中国近二十多年来最坏的。

   被施以重刑的受害者从来都是少数,但受迫害的却始终是大多数人。当恶棍们在我们眼前把一个个敢于讲实话的人,把一个个杨建利送进监狱的时候,他们实际上是在无法无天地告诉我们他们压根儿不允许我们有选择的自由,他们藐视我们做人的尊严,嘲笑我们的判断能力,逼迫我们对善良、正直、理智和勇敢说不并把这耻辱刻在我们尚未泯灭的良心上,窃喜于我们甘愿苟且偷生并相信长此以往我们不再感到耻辱也就永远不会勇敢起来。什么叫做迫害?说白了,就是不讲道理、或讲不出道理、但要强迫别人服从。我们和那些在监狱里的良心犯的不同只是他们公开表示了他们不服从,而我们则是选择了沉默--假定这就能让迫害者感到心安的话,但从结果上看也只有迫害的轻重之分。人们常会把统治者的这套做法叫做杀鸡儆猴,仔细想想这句老生常谈吧,如果我们自己没有老到以为无论什么都是不值得再思索的。谁能说那个在一旁被吓坏了的猴子不同时在受着迫害呢?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mzxtd:共产党人面对迫害
  • 中国的天主教徒遭到迫害
  • 包谷: 精神迫害必然造成道德沦丧
  • 西藏女喇嘛控北京迫害宗教
  • 中国的天主教徒遭到迫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