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樊弓: 民主自由与计划生育

【博讯4月23日消息】 民主自由与计划生育

樊弓

这几个星期以来,奸坛的“扫荡”与“反扫荡”渐渐偃旗息鼓。值得额手称庆。争论似乎转到比较具体的问题上来。例如人口。

我在回林思云先生的短文中指出。中华民族可能是世界上唯一的民族,其“独立知识分子”争先恐后地去论证民主自由人权不合国情。这无疑是中国精英的奇特现象。现在的流行说法是:中国政府通过一系列野蛮强制手段,尚不能控制人口增长,一旦中国实现民主自由,那么大家都自由繁殖,岂不是人满为患?你们不把这个问题搞清楚,就别搞什么民主自由。

民主导致人口爆炸的问题还没有吵明白,林思云先生又弄出来个民主自由必然导致人口灭绝的怪论来。让人实在不明白,中国人怎么就如此害怕民主自由,对老德先生横挑鼻子竖挑眼,怎么看也不顺眼就是了。

“独立知识分子”义正词严:“在实行民主之前,必须先搞清楚某某问题。”

十分奇怪,怎么就没有“独立知识分子”向伟光正建言:“在实行专制之前,必须先搞清楚人口问题”?

那种“民主自由=人口爆炸”的论调至少有两个漏洞。其一,专制制度下的中国已经证明无法控制人口。何以见得尚未实行的民主一定会更糟?其二,民主自由的确反对强制,但是认为控制人口只能强制是没有根据的。我们可以发现,民主制度下完全可以更有力地控制人口增长。

1。专制制度为什么无法控制人口

中国人口问题的共识似乎是:超生、多生的主要原因,一是养儿防老。二是劳动力的再生产,由于农村缺乏基本的社会福利制度,因此中国农民多生多养的现象很难避免。

那么,在中国现行制度下,有没有能力解决人口问题呢?答案是显然是否定的。中国城市居民的社会福利制度正在走向瓦解,何况是从来就是二等公民的乡下人?

中国不仅不存在官方的社会福利,同时不存在以资产自行养老的可能。在美国的中国人基本上不指望将来靠山姆大叔的社会保险。而是趁年富力强的时候攒足资产,以便退休后慢慢享有。这就是“资产养老”。而资产养老的前提是私有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性。这在中国现行制度下没什么指望。

中国老百姓都清楚,他们的辛辛苦苦存下的人民币只需一波通货膨胀就可以化为乌有。你去对谁说:存30年的钱以养天年。人家肯定把你当精神病。农民的田地是承包而不是私有,也不能买卖出租。因此中国农民无法通过购置田产的方式养老。

尤其是,专制制度的致命伤是信用。即使伟光正“立法”建立全民养老制度,能有几个人相信它会兑现?据说咱们三四十年前就已经超英赶美,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两年前就该实现四个现代化,进入小康生活水平了嘛。

让共产党出来保证私有财产不可侵犯那更是笑话。全天下都知道那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再加上中国好象还有个什么老年人权益法,规定公民有赡养老人的义务(?)。也就是说,政府用立法的方式把养老的责任推给子女,那草民哪敢不生?

专制制度强大之时,尚不能地有效推行一胎化。在今天的中国,专制日渐衰落。既无能以恐怖和高压来控制人口,又无建立社会福利而釜底抽薪的公信力,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中国人口问题日趋恶化。

因此,如果我们认为人口问题是中华民族头上的悬剑,那么我们更应该着眼于现行政治制度的变革。也就是说,只有在实行民主,自由,宪政和法治,我们才有了解决人口问题的前提。

2。解决人口问题的根本途径

在下以为,解决人口爆炸问题的根本途径有三条。

其一,由全社会承担老年人的最低生活保障。这在中国从财富上是做得到的,只要把政府官员大吃大喝的钱砍一半大概就够了。而建立最低社会保险,需要政府的公信力和法治的健全,于是还得民主。

其二,开创公民以资产养老的渠道。原因是,仅仅有最低生活保障是远远不够的。人不仅想活,而且想要活得舒坦。由于建立完善的金融制度尚需时日,比较可靠的办法是允许并保护公民购置不动产。尤其是农民的田地。如果农民能够在身强力壮之年能够积攒下田产,那老了只要出租就可活得美滋滋的,有没有儿子就无所谓了。

其三,从文化和法律上摈弃公民赡养老人的义务。这一条可能有点太冷酷。但恐怕是大势所趋。西方人不仅不指望子女养老,连这个念头都觉得耻辱。中国大陆在抛弃中国传统的问题上比港台走得更远。这个“孝道”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有了国家养老和自我养老的途径,实在没有必要再厚着脸面麻烦下一代。于是养儿防老既无必要,也靠不住。这样中国人再愚昧,也没什么理由非得生一窝不可。

我们不妨扪心自问,解决人口问题的这三把钥匙,是在专制的条件下更容易做到,还是在民主的条件下更有可能?

答案是明显的:在专制制度下连门都没有。

3。民主自由与计划生育

一种很流行的论调就是:强制计划生育尽管不太光彩,但是在中国是必要的。然而民主制度本质上尽量避免强制,自由更是与强制相矛盾,民主不能计划生育,于是中国不能实行民主自由,证闭。

这种论调表明上似乎有理。其实大谬不然。它错就错在一种隧道眼思维,以为没鞭子就不能治国。

首先,强制计划生育在中国是不必要的。这一点有很多网友都已经指出(如北京小左,秋实等)。中国的人口密度在世界上远不是最高的。中国的国土质量也远不是最糟糕的。中国在放开生育自由的情况下实施上述樊氏三途径依然来得急。

当然,很多网客可能对这个估计不同意。这也不要紧。我们完全可以探讨一下民主自由的条件下,不用鞭子怎样计划生育。

第一,通过各种渠道和各种方式向人民交代控制人口增长的重要性。事实上,我觉得大多数中国人民都懂得这个道理。下面将要讨论的非强制计划生育措施完全可以得到民众的选票支持。

第二,所有公职人员,在任职前必须签署一项保证(oath),绝不超过两个(胎)子女。一旦违反,则自动辞退。

第三,所有向政府申请工程和合同的公司,其职员必须签署同样的保证才有资格。如职员违反,则公司必须辞退员工,否则该公司自动丧失将来的合同。

第四,公立大学的入学资格包括签署计划生育保证。

第五,在一切政府可以控制的资源使用上,如政府基金(grant),奖励,官地授权等等,对实行或保证实行计划生育者优先。

第六,对超生人士提高税率。对两胎之内作绝育手术者终身减税五个百分点。

第七,只有实行计划生育者,才能享受政府提供的社会福利和救济。对已经超生的申请救济者,必须接受绝育手术才有资格。(这条有点损,非不得已不可为。)

第八,如果私营公司的全体职员实施计划生育,则公司的利润税可减掉几个百分点,以诱导雇主鼓励雇员计划生育。

第九,对于签署了计划生育保证而出尔反尔者,在信用记录上终身降一两个等级。

第十,对签署了计划生育保证并言而有信者,一切刑事处罚和违章罚款一律减半。

第十一,长期广泛地宣传上述措施。尤其是从中学开始,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

类似的招法应该有的是。加上养老保险,完全用不着象现在这样派民兵去上环。

民主制度主张诱导,但并不排斥必要的强制。由于民主政府拥有选民的授权,在“必要强制”方面常常比专制者更有效力。比如说收税。那种认为民主制度无法进行计划生育的说法是没有道理的。

1。民主自由是手段还是目的

中国人对民主自由有一个极大的认识误区,就是民主自由究竟能不能当饭吃,究竟能不能清除腐败,究竟能不能控制人口,究竟能不能… …

也就是说,相当多的中国知识分子都把民主自由当成实现某种目的的手段。而忽视民主自由本身的价值。一旦发现民主制度的某个可能的弊病,或是觉得民主不如专制在某个方面更有效率,则得意洋洋地反对起民主制度,或者表面上拥护最终实现民主,但行动上反对一切对民主的争取。

民主自由的最大价值不是它有什么用,而是因为它是一种生活方式。而且只有在这种生活方式下,人才拥有做人的尊严。因为只有在民主的制度下,统治者必须赢得被统治者的定期授权才能行使统治。就为了这种生活方式,就为了人的尊严,人类就应该追求民主,即使这个民主自由有这样那样的毛病。

黄叶先生写文章问《舍自由何求?》,“独立知识分子”答曰:“白面馍馍”。实在是有意思,好象自由人挣不着白面馍馍,只有在监狱里才领得到。这让我想起十多年前在 soc.culture.china 上跟人打笔仗。一个新加坡人洋洋得意地问道:

“你愿意做一个有自由的穷光蛋,还是向我们新加坡人一样,做没自由的阔老?”

他显然以为人人都会舍自由而求白面馍馍。我的回答很简单: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做有自由的穷光蛋啦。而且我现在就是。只要有自由,俺就不信过不上舒坦日子。退一万步说,如果有自由咱还没饭吃,那咱也就不必活在世上啦。”

新加坡人没腔。

谁听说过自由国家的人民吃不上白面馍馍的,不妨指出来让咱们见识见识。

2002。4。[email protected]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