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政党动态]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8964”27周年纪念活动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6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8964”27周年纪念活动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8964”27周年纪念活动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在“六四”27周年前后进行了一系列的纪念活动,6月4日下午,在执行主席陈忠和的主持下,召开网络会议,各国(地区)委员会(支部)汇报了活动情况,并且有副主席宋书元做主题发言,回顾和探讨六四事件发生的原因、历史意义、对中国和世界的重大影响。
    
    中国民主党(海外)日本委员会王进忠主席向大会汇报了“六四”期间,会同其他民运团体,在日本进行“六四”纪念大会等活动的情况,6月3日,他们邀请当年的学运领袖,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吸引了国际和日本120多家媒体参加;6月5日,他们将组织500人的集会,邀请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和世维会主席热比娅出席并演讲。
    
    中国民主党(海外)香港委员会在香港最热闹、最敏感旺角,挂出大型横幅“六四祭”,向民众宣传勿忘六四屠杀,追思六四亡魂,追究中共罪责的信念。
    (照片二张)
    
    中国民主党(海外)美国委员会主办的《民主党通讯》,在主编胡福庆的努力下,发挥电子媒体的作用,配合六四纪念活动发表多篇重要文章。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8964”27周年纪念活动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8964”27周年纪念活动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旅芬支部书记李方,孤身一人,在中国驻芬兰大使馆外抗议27年前中共犯下的罪行。被誉为孤胆英雄。
    (照片二张)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副主席宋书元做了主题发言,他说:我是当事人,是北京摩托车队的组织者,亲身参加了六四的各种活动。据我所知我是参加运动的人非常多,可以说包罗万象。从人数上说要远远超过学生。而且在运动中,市民的要求也比学生深刻得多,他们不仅仅是要求反官倒,而触及到了许多社会上的本质问题。
    
    余志坚在书面发言中说: 宋先生说的我也有同感,在六四事件当中被判刑的人刑期最重的,人数最多的是市民而不是学生。说明中共当局最害怕的,也正是这些市民们而不是跪着造反的学生。我们是湖南人深深体会到毛泽东这个恶魔是一切罪恶的根源。我们用一些颜料去泼污毛泽东的像,也是为了唤醒大众,对毛泽东有所认识。可惜一些学运的领袖,还没有认识到这一层次。经过了二十几年,人们逐渐认识到,中共如果不与毛泽东划清界限就永远是一个邪恶的党。
    
    遇罗文在书面发言中说: 我是一个经历过中共建政以来历次运动的人,对中共政权的本质可以说体会的比较深刻,六四运动当中也是以普通市民的身份亲眼目睹和积极参予的一个。任何一场运动,都有他标志性的人物和事件。在我的同龄人和相似经历的人当中有一个共识,那就是有两件事,我们终生难忘,其中一个是王维林只身挡坦克,再一个就是三君子泼污泥煤毛像的事件。他们都是中国人当中的英雄,值得我们永远敬仰。其实中共政权很清楚谁是它真正的敌人。记得在六四事件以后不久,人们从天安门前的花坛也是28中学门口,挖出了许多尸体。据说这些都是工自联的成员,因为他们的总部设在28中。一定是中共早已侦察好了,军队一开进天安门广场首先就屠杀了他们。中共可以利用学生的幼稚来瓦解他们,但是他们知道市民是不好欺骗和糊弄的,对他们来说也是最危险的。在后来的清算活动中被酷刑迫害致死的市民也非常多,有些受害者,是值得我们永远怀念的,而现在的纪念活动当中很少提及他们,这十分令人遗憾。现在有一种十分荒唐的提法,就是要当局对六四事件进行平反,也就是让六四事件的既得利益者来平反六四。我们要求要严惩刽子手而绝不是乞求谁的怜悯。中国人需要英雄,我们要纪念这些英雄来提高我们的素质,就是中共垮台了,换上另一个政府,也要永远纪念这些真正的英雄们。
    
    在会议上发言的还有赵华光、韩阳、王国兴、相林、陆军、陆绎、欧文、金朝、胡俊雄,海波,陈和平等。

   张思利汇报了法兰克福的纪念六四情况!包括将六四申遗等活动!

    执行主席陈忠和在总结发言中,鼓励了推出自媒体“平说”的总部理事秦伟平,希望他再接再厉,为中国的民主化做出贡献。他号召大家多做实事,为在不久的将来清算纳粹中共的罪行,做好准备。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
    主席 王有才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
    执行主席 陈忠和
    
    2016年6月4日
    
    `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3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六四纪念:逃亡泰国中国受迫害公民的呐喊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六四”二七周年纪念活动
·泰国民运悼念「六四」二十七年週年,屠杀有罪!悼念无罪! /曼谷 李雪 (图)
·香港支联会民主大游行促平反六四
·华盛顿地区华人将举办
“回顾文革与六四研讨会” (图)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美国委员会六四致辞
·澳大利亚墨尔本纪念“六四”二十七周年通告 (图)
·“六四证人”方政先生访日 (图)
·六四 天安门事件 27 周年 纪念集会—公告
·中华民主党在纽约成立 六四学生领袖熊焱任主席
·中国民主党美西党部参与各种方式纪念“六四” (图)
·2015年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六四”文告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举行“六四”26周年网络纪念活动
·中国社会民主党在纽约中领馆抗议纪念六四26周年 (图)
·中国社会民主党等纽约各界举办六四26周年纪念晚会 (图)
·中国社会民主党参加大纽约纪念六四26周年大会 (图)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六四”二十六周年声明
·旅泰中国民主人士纪念『六四』二十六周年 (图)
·中国公民在泰国纪念“六四”26周年 (图)
·中国社会民主党在纽约中领馆为六四死难英灵守夜 (图)
·六四27周年:北京维权人士野靖春天安门前拍照 (图)
·广西六四砍人抢劫,警察制服歹徒很久伤员得不到救治 (图)
·从六四学潮到微信时代的诗人俞心樵 (图)
·统计:六四“敏感日”遭警方侵犯人权的中国公民 (图)
·香港六四网站遭袭 主办方认定中国捣鬼
·六四27周年:在严厉打压下纪念,要让六四之火烧赵家楼 (图)
·“六四”27周年:年轻人有话要和习近平说
·悼念六四禁不绝 北京加强维稳 (图)
·北京市公安局草木皆兵 借六四抓访民李美清等人 (图)
·六四屠杀27周年,你选择遗忘还是记忆?
·六四27周年前夕北京严阵以待
·远去的记忆:海外的中国年轻一代谈“六四” (图)
·六四前夕著名抗暴勇士齐志勇先生被当局严密监控 (图)
·“六四”27周年在即 亚洲多地举行悼念活动 (图)
·"六四"27周年:年轻人有话要跟习近平说/视频
·六四未到六二也敏感 中共防陈希同「阴魂不散」
·悼念六四 至少3人被抓
·家中悼六四 至少3人被抓1传唤 (图)
·高瑜六四前被旅游
·六四前夕天安门母亲丁子霖被软禁 切断与外界联系 (图)
·纪念六四专题:三小时纪录片《天安门》
·阎久戚: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图)
·赵紫阳六四遭罢黜 许家屯转告两句话 (图)
·解密文件流出 曝六四事件惨烈细节 (图)
·揭秘:央视主播薛飞六四后的曲折人生 (图)
·“六四”38小时挣扎——不是昨天的回忆,而是不灭的希望
·六四屠城:李光耀力挺邓小平镇压 (图)
·六四领袖马少方回忆:没见到广场死人
·学生目睹六四开枪 坦克在天安门广场将母婴辗成肉酱 (图)
·英媒:中共六四期间曾试图向外转移资金 (图)
·“六四”屠夫邓小平命令授予十烈士“共和国卫士”称号
·六四秋后算账 陈云力保中顾委四君子党籍 (图)
·到底是谁下令开枪?——六四亲历记
·六四当日成都发生了什么——地方诸侯为保官位不惜制造大规模的血腥暴力事件
·吴仁华:图说八九六四屠杀(22图) (图)
·戒严部隊首長因六四“平暴”升官晉級名單/ 吴仁华
·朱敦法:瀋陽軍區「六四平暴」秘聞
·六四、天安门—不能忘却的记忆 (图)
·六四25周年回顾(一)事件的前因 (图)
·六四25周年回顾(三)运动的高潮 (图)
·谢选骏:六四27年的反思
·“六四与我何关?” 美刊哀叹中国新生代(1)
·六四纪念专辑:学者与学运领袖反思六四 (图)
·周晋:介绍《六四惨案:邓小平有过,赵紫阳有错》
·六四屠杀27周年 选择遗忘还是选择记忆
·国母为六四戒严部队大唱赞歌与率兽食人等同否/王玲
·王德邦:中国绕得开“六四”这道坎吗
·基督徒更应该纪念六四27周年/郭宝胜
·数中隐含天命:“六四”何时得公道?/曾节明
·郭宝胜:基督徒更应该纪念六四27周年
·今年的六四,国母可去天安门广场唱歌慰问部队?/王玲
·六四是真正的民主运动吗?/任迺俊
·中共国家恐怖主义暴行展 纪念六四屠杀27周年/夏风
·高洪明:中共为何死硬至今不给六四事件平反?
·安徒:为什么要坚持维园六四烛光晚会 (图)
·六四27周年之际,谈海外对两位六四受难者的救助 (图)
·胡平:悼袁庚,六四以来壮志未酬 (图)
·谢选骏:《琅琊榜》的“六四”情结——纪念“六四屠杀”27周年
·余杰:六四之后无中国,二九之后无香港 (图)
·王雪笠、杨建利:在金元红潮中抢救六四记忆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