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政党动态]
   

无为访谈:从8964走入2012的民运亲历者宁先华先生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6月27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无为
    
     (博讯 boxun.com)

    (参与2012年6月27日讯)——记著名异议人士,中国民主党辽宁党部重要领导人、东北工运领袖宁先华先生。
    
    宁先华1989年(六四)期间,在辽宁省沈阳市组织市民声援团并任总指挥、沈阳爱国市民自治联合会(工自联)主席,组织和领导了沈阳的游行示威和抗议活动,1989年5月27日率队赴京声援学潮,7月6日在沈阳以非法组织头目的罪名被捕,同年10月13日被释放。
    
    长期以来,宁先华先生一直在国内从事民运工作,1998年9月与刘世遵、王文江、姜力钧、孔佑平、姚福信、王泽臣、郭承明、王德丰等人筹建中国民主党辽宁党部,拟定为辽宁党部副主席,沈阳党部主席;在此期间他与同仁们联合发表了致江泽民的公开信、绝食声明等一系列政治活动,要求推进中国的政治民主,结束中共的一党专制,释放被关押的民运人士,重新评价(六四)。
    
    1999年5月30日因策划组织辽宁省悼念(六四)死难烈士十周年,在沈阳市政府广场举行的烛光悼念晚会,被当局抓捕,与17名因刑事犯罪被判刑和教养的聋哑人关押在同一牢房,受尽残害和折磨,6月18日获释。
    
    2000年5月29号同姜力钧、姚福信、肖云良、孔佑平、魏振杰、王德丰、邹萍、杨春光(已故)9名辽宁民运人士致江泽民公开信,要求在六四民主运动11周年之际对“六四”给予重新评价。公开信称1989年在北京由学生发起并得到全国人民响应的以反专制、反官倒、反腐败为主要内容的六四学生运动是一场空前的民主爱国运动,他是五四精神的继承与发扬。当时中共把它定性为“动乱和暴乱”是完全错误的。这样的定性实质上是对历史的反动,他们要求以江泽民为核心的中共中央要有勇气拿出对历史负责任的态度平反“六四”,昭雪冤案,还历史的本来面目,给人民一个圆满的交待;公开信还强烈要求,释放所有的在押“政治犯”、“良心犯”,还人民应有的公民权利,保障社会的真正公正与平等。
    
    2003年12月12日他与孔佑平等人因筹备组建东北三省区独立工会时被捕。2004年7月5号被沈阳市中级法院审判,2004年9月16日被沈阳市中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因本人不服判决提起上诉,2006年4月,辽宁省高院改判为有期徒刑7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2010年12月15日在锦州监狱服刑期满后释放。
    
     【无为访谈】:8964至今即将走过23整年了,塞北的春天来的有些迟,我们还是有幸在电话里采访到了这位思想与行动的先行者,8964的亲历者宁先华先生,并与之进行了一次暂短对话,借此满足社会各界人士对先生的关怀以及对那段渐渐淡去的历史找寻到一些痕迹加以充实,下面是我们对先生的采访。
    
    无为:您好,今天能听到先生的声音很高兴,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当下的一代年轻人对8964的那段历史已经模糊淡忘,能否请先生给我们谈谈那段昨天的历史,以满足读者的好奇以正视听?
    
    宁先生:1989年4月15日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先生逝世的消息在国内各媒体相继报道后,北京各界自发的到天安门广场进行悼念胡耀邦先生的纪念活动,并由北京各高校自发的组织自治联合会,进行反腐败、反官倒的游行请愿活动,并引发了本世纪最大的中国爱国民主运动,由于政府未能接受学生们提出的民主政治主张,建议和对话要求,激起了在京高校学生组织的罢课,游行和绝食活动。进而蔓延到全国各大城市,并引来社会各界的广泛声援和支持,全国各高校学生汇聚首都天安门广场。六月四日凌晨,政府动用了国防军,坦克和装甲车对处在天安门广场上的手无寸铁的学生、市民实施了镇压,这就是大家常常议论的,震惊中外的“六四”事件。
    
    无为:先生是这场运动的亲历者,曾经先后三次被捕入狱,数次被传唤,在美国人权报告白皮书中关于中国部分的文件中多次提及了先生的名字,也听说您在事件之后遭遇了很多精神上肉体上的摧残和很多生活磨难,您现在的情境如何?能否给我们讲讲?
    
    宁先生:我是4月20号由沈阳第四医院刚刚出院,病情确诊为:缺血性脑血管病;2-II型糖尿病,糖尿病多神经病变,糖尿病植物神经病变,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现在在家休养。
    
    我第一次被捕是在89年7月6日从北京回到沈阳后,10月13号被关押了100天以后释放,由于我被定为非法组织头目,妻子受到很多来自社会和组织的压力,作为女人感觉到家庭前途无望,他面对的丈夫是一个无法给她安全感、不会给她们带来幸福、不会给他们带来平静稳定的生活的丈夫,提出与我离婚,我可爱的女儿也判给了前妻。
    第二次被捕是1999年5月30日因策划组织辽宁省悼念“六四”死难烈士十周年,在沈阳市政府广场举行的烛光悼念晚会筹备中,被当局抓捕,关押在沈阳市公安局第四看守所,与17名因刑事犯罪被判刑和教养的聋哑人关押在一起,不允许正常的放风、会见亲属和律师,无法与同监舍人员话语沟通,几乎丧失了我语言功能,受尽残害和折磨。
    
    第三次被捕是2003年12月12日17时许在成都一家饭店内,被来自沈阳和成都警方的20多名警察包围在饭店大厅餐桌前,他们手拿对讲机头戴监听耳麦,肩扛摄像录影设备,当众抓捕了我,我被单独关押在成都一秘密看守所内,带着戒具由四名看守不间断瞭望看管,一夜过后于第二天早5时左右,在四名警察看押下由成都乘火车押回沈阳,被关押在沈阳国家安全局市郊的一个秘密关押点单独看押,在行进的各个环节中均被带上黑色头套。12月16号下了刑事拘留证,30号签署了逮捕证。这半个月来经常在半夜最疲倦的时刻被带到预审室审问。每次提审,我都按照法律程序要求见为我的律师,但都被拒绝。
    
    12月18日深夜,我被突然闯入监舍的两名看守带上头套架着双臂移向另一栋建筑内的提审室,两栋建筑相距较远又处在东北地区的严冬季节,我光着脚穿着塑料拖鞋(关押期不许穿袜子和鞋子),在行至两楼空场时由于十分寒冷,我身体不禁打了一个寒战,我身旁的一个警察动手猛击我的头部,我疼痛难忍,天旋地转,他还口出污秽之语:“你他妈的老实点……”,我们发生了剧烈的争执,当我被带到审讯室的时候,摘下我的头套,我辨认出了那个打我的警察时,他急忙扭身躲入旁边的一个房间去了,我向办案的主审警察提出抗议。后来,打我的警察从旁边那个房间出来后失口否认,我据理力争:“你做为国家公务人员,身穿着制服,你敢在我蒙头的时候打我,现在却不敢承认?主审警官(自称朱姓)要求我配合提审,被我拒绝,于是他下令,把我双手背铐在特制的高高的椅背上吊起,一个络腮胡须的警察还狠狠的按压手铐,手铐深深的嵌入我的手腕肉中,吊铐了约两小时,我脸色苍白,疼痛难忍,大汗淋漓,这期间不断有办案人员劝我与其配合,不要吃眼前亏等等,都被我拒绝。无奈,他们只能放下我高吊起来的双手,结束了提审,将我送回牢房。这时,我的两手大拇指刺痛、麻木已完全没有任何知觉。后来他们才换了一组,一男一女语气较为和善的预审,在办案期间,我一共换了四组预审。12月31日被转押到沈阳市看守所,进入司法程序。他们费尽心机,将我和孔佑平先生与毫无关联的刑事杀人案件并案,拖延办案时间,造成我们在沈阳看守所关押了近2年半的时间,与杀人、强奸、抢劫等重大刑事犯罪人员关押在一起,看守所条件极差,环境十分恶劣,身体状况越来越虚弱,病情也更加恶化了。2006年4月终于等到了省高院的重新裁定,改判我有期徒刑7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2006年6月1日我被转押到辽宁锦州监狱特管队。
    
    无为:哦,听说刘晓波先生也被关押在锦州监狱特管队,锦州监狱还以欺骗的手段扣留了你服刑期间所有病例、日记和书法作品。您见到刘晓波先生了吗?
    
    宁先生:是的,我们是在同一监区的同一栋小二楼内。不过晓波是2010年5月到的锦州监狱,是从北京转监到锦州监狱的,由于监狱是24小时选派特殊犯人盯人监管,也无法与他交谈,只是在交替放风的过程中偶尔碰面,彼此道一声珍重。后来他又被单独隔离看管,不久我就刑满释放。锦州监狱以欺骗的手段扣留了我服刑期间所有病例,两本日记、七本国学笔记、两本收藏了三十多年的《草字汇》字帖和大量的书法作品。
    
    无为:宁先生现在的家庭和生活状况如何?您能否给我们透漏一点吗?
    
    宁先生:我在出监前听说了我的姐夫,一个最疼爱我的大哥哥于2008年12月份因病去世,我俩的关系情同手足,在他离世时并未告诉我,我还在不断的给姐夫写信安慰他,注意身体,等我出来,可这一切都变成了我的奢望。2010年12月15日零点我被释放,由沈阳市国保支队警察和管区警察杨警官于凌晨4点带回沈阳黄河派出所,做了简单的交接后,我姐姐和我的女儿便带我回家。当我推开家门看见我82岁的老母亲时,感到母亲苍老了许多,满头白发,腰也弯了,背也驼了,步履蹒跚的向我走来,拉住我的手摸着我的头,我和母亲长久对视凝望,仿佛我在目前面前也略显陌生。母亲留着泪,哽咽的告诉我:“儿子,你爸爸“走了”,没能等到你回来,也没敢告诉你------”听到这个噩耗我顿时眼前一片漆黑昏倒在沙发上……被捕后我一直未能与父亲见过面,家人一直在瞒着他,临终前他老人家也不知道儿子做了什么?为了什么进了监狱。我在家中是老幺,父母对我寄予厚望,无论我当兵在部队,还是工作在地方,都经常殷殷告诫我要做男人一定做一个正直的、坦荡的、负责人的人。父亲是1945年参加抗日战争的一个幸存老兵,对子女教育成长倾注了毕生的心血,到了晚年本应享受我这个做小儿子的孝道,现在这样的权利和机会也给我剥夺了,作为老人家最疼爱的儿子没能给他送终…….我只能经常到老人的墓前去看望,寄托哀思,回来这一年多我先后到父亲的墓地看望了六次,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也是无法弥补的缺憾。
    
    无为::您现在住在哪里?靠什么维持生活?
    
    宁先生:2003年被捕以后,为了治病和保持正常的营养需要,把我的原住房卖掉了,现在寄住在朋友家里,释放以后,根据我的病情和实际情况,社区给办理了一个低保,每月440元生活费,及靠老母亲退休金和兄弟姐妹们的资助。回来后社会各界和境外朋友试图帮助我,也曾汇款给我过,但大部分被国保截留扣留。我也正在向政府申请廉租房,一直以种种理由未得到批准。根据医生介绍,我现在已经基本丧失了劳动能力,2007年3月,服刑期间我的双手腕经锦州中心医院诊断为桡骨胫突炎,双手经常麻木,无力,不能受重。由于脑血管疾病常引发头晕目眩,窦性心律过速,II型糖尿病诱发的眼底出血等一些合并症,要每天注射胰岛素。闲暇时常与一些小时候的伙伴、同学和部队老战友聚会,交流切磋书法技艺,馈赠友人以解孤寂。
    
    无为:对您的遭遇和经历的苦难我们深表同情,春天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感谢您接受[无为访谈],祝福您和您的家人健康快乐,谢谢!
    
    宁先生:谢谢!
    
    
    2012年6月15日
    
    参与首发,转发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2559422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强烈要求中共立即释放中国民主党人宁先华”集会(图)
·辽宁工运领袖宁先华今天出狱
·辽宁民主维权人士宁先华即将出狱
·辽宁民运主要领导人、著名工运领袖宁先华将于12月15日出狱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谁来还原败者?希特勒诞辰130周年
  • 共产党中国就是共产党占领的那部分中国领土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毕汝谐(作家纽
  • 瑞典真是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吗
  • 民主和自由不是玩弄扑克牌
  • 美国起诉的不是任正非的女儿而是中共高官
  • “毛主席什么都大”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毛泽东嘎拉哈诗篇毕汝谐(作家纽约)
  • 原最高法院长肖扬病死被揭建法官利益集团
  • SharingtheBurdenoftheHumanitarianMissionALettertoCanad
  • :新疆的拘禁营地竟然可用通讯视频
  • 枪与玫瑰:他们害怕“中国的民主”这支歌
  • 若不妨害司法公正如何充当领袖
  • 《香港雜事》3.吃
  • 造反有理,封杀有功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四十五至一百五十毕汝谐(作家纽约
  • 博客最新文章:
  • 苏明张健评论习蠢货就是这样化解重大风险
  • 谢选骏纪晓岚承认自己是满洲人的狗
  • 马山原来你是这样的特朗普
  • 谢选骏冲天大火是创造历史的契机
  • 霍明学.人气散尽,一无所有
  • 谢选骏刘强东和明大女生很有夫妻相
  • 民主先声不得不说的故事
  • 谢选骏公营事业、官办企业就是不行
  • 康正果寂静史话:从群体到个人
  • 谢选骏共和国卫士的三十年报应
  • 晓凤凰喜马拉雅尚未登顶,却遭遇雪崩在即
  • 黑色的花朵说谎者垂死挣扎邪教主洗脑失败
  • 李芳敏14400014我好像水被傾倒出去,我全身的骨頭都散脫了,我的心在我
  • 余志坚陆媒长文吹捧“网络审查之都”
  • 周劍岐这份报告触目惊心推演中国30年经济变化
  • 肅清流毒凋零的人設,稀爛的牌局
  • 马山华为的所有者到底是谁?
    论坛最新文章:
  • 陆慷为何攻击蓬佩奥?
  • 去狂人国体验法国历史(Le puy du fou)
  • 中国调整宏观财政政策保稳定
  • 斯政府:复活节连环恐袭凶手是当地伊斯兰组织
  • 斯里兰卡连环恐袭 已知两名中国人遇难
  • 特斯拉电动车疑自燃 总部派团队往上海调查
  • 菲律宾6.3级地震至少5人死亡
  • 斯里兰卡连环爆炸案中日本人1死4伤
  • 北京镇压法轮功20周年 信徒继续练功
  • 各国强烈谴责斯里兰卡连环炸弹袭击
  • 韩国向日本说明舰艇反制低飞方针
  • 三名华裔科学家被指窃取美研究资料遭辞退
  • 认同六四镇压者 空函抗议纪念馆重开
  • 网游:禁宗教算命 打斗游戏不能现颜色液体
  • 乌选举:喜剧演员泽连斯基获压倒性胜利
  • 斯国袭击 各国严辞谴责 法铁塔熄灯悼念遇难者
  • 斯里兰卡袭击至少207人死亡包括35名外国人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