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政党动态]
   

怀念王东海/王有才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13日 来稿)
    怀念王东海/王有才
    全委会共同主席王有才博士在5月12日纽约各界王东海先生追思会上代表全委会致悼词
    怀念王东海/王有才


    全委会共同主席王有才王军涛以及执行长王天成敬献花圈
    
    
    我与东海相识源于89民运遭到镇压。
    
    1.四监时空相聚
    
    89民运被镇压后,王东海先生在浙江被判刑,后来与浙江其他因政治原因被判刑的陈龙德、方月松、吴高兴、毛国良、杨泽敏、黄志道、叶文相、赵万敏、傅权、叶坚定、王强、姚华、张伟平、崔建昌、王 星等40多人关在浙江省第四监狱(余杭临平)的直属中队。我在北京被判刑。因为我是浙江人,后来也被转送关到浙江省第四监狱。我当时在四监是单独关押的。
    
    我被关在浙江第四监狱时很胆小,又很胆大。胆小的是我不敢跟其他坐牢的人交往,由于单独关押(实际上除了被警察管外,同时又被因其他非政治原因被判刑的人管),我没有机会认识关在浙江第四监狱的其他政治囚徒。只有毛国良例外,因为他替直属中队送饭,我们在监狱里有一次短时见了一面。当然我也想提一下我胆大的是有时在监狱里要与关押我的警察抗争。因此,在浙江第四监狱,我与浙江被关押的东海有一段时空相聚。
    
    2. 北京电话相连
    
    1991年美国国务卿贝克访问北京后,我于当年十一月被假释,我被限制住在我的家乡浙江富阳新登。一年后,我才有机会去北京看望我北大的同学、老师以及北京的朋友。当然有相关人员一路“关照”。去北京只有半个月时间,我要回到浙江杭州工作。在北京,我见到了一些同学、老师、和朋友。当然也包括参加89学运和民运的朋友。这个时候东海也去北京寻找民运的朋友。通过各种关系,我与东海电话联系上了。因为当时既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见面。我们约定我回到杭州后去王东海先生的居家拜访他。
    
    3. 尘封岁月点滴
    
    记不住到底是那一天我去拜访东海的。通过东海的介绍和信息我认识了大多数因政治原因被关在浙江第四监狱的同道。陈龙德当然我们当天就一起见了面。后来傅国涌也通过各种方式和我们在杭州相聚在一起(之前,国涌还到远在富阳乡村我的家来找我,可惜当时我不在家)。其中有四五年我们这些朋友在一起谈天说地,有时争得面红耳赤。当然我也跟东海下围棋和象棋,与龙德下象棋,从国涌那里学博闻强记的知识,主要谈论争论的是中国如何民主化以及我们怎么发展同人。当时主要由东海、龙德牵头联系,国涌和我参与,发起一些签名活动,以及组织浙江其他地区的朋友一起聚会。同时东海本人也多次到北京、上海、南京、西安、成都、重庆等地寻找我们的同道。我在这里不谈警察的跟踪和破坏。因为我有工作,我是其中最谨小慎微的人。当魏京生、王丹被再次判刑时,在东海、龙德的推动下,在国内没有其他地方为魏京生、王丹呼吁的情况下,我们发出了强力的呼吁。当时我们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我与国涌相继提出暂时避一避。又一次,由龙德兄领衔,东海等朋友又一起发出了要求释放魏京生、王丹的呼吁信。(龙德当时没有通知我们,我与其他一些朋友的名字没有签在这份呼吁信上。)为此,龙德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因在三年的劳教场所受到严酷的拷打折磨,难以忍受而跳楼,致使终身残疾。东海也为此被判劳教一年。正如王丹所言:“1995年5月我二次被捕,東海兄再次展現危難之際的勇敢與風骨,毅然挺身而出,公開為我和魏京生呼籲,結果因此而再此被捕判處勞教。這份感情是義氣是我終生難忘的。在萬籟俱寂的時代,王東海以他的存在,證明了中國人中是不乏勇者的。”
    
    杭州东海、龙德、国涌等人四五年的相聚很短又很长,我现在试图回忆,有太多的回忆,不知道从哪里写起。还是引用国涌的话作为纪念吧“想起很多年前,胡庆余堂那条小巷中,在他家熬过的许多长夜,那些铭刻着我们共同记忆的风风雨雨,早已被岁 月的云烟遮蔽。”
    
    4.筹备组党岁月
    
    龙德被劳教。后来,国涌离开杭州,到了山西后被判刑。东海和我的精神生活都是很难受的。东海和我继续在杭州联系各界朋友、关注中国和世界的大事。邓小平去死后,我们真正决定推动组党。国内各地政治上也逐渐小升温。推动组党参与的人很多,事情比以前更为复杂,东海在浙江起到的作用比我大多了。他把79民主墙的朋友陈立群、朱虞夫、毛庆祥、王荣清、李锡安、戚惠民等人介绍进来。除了吴义龙、祝正明、王培剑、程凡以及先前参与过学运的陈树庆、徐光、胡贤焕等参与外,组党运动也把更多的以前没有参与过民间活动经历的人带动起来。但是都遭到了中共的严厉镇压。东海由于有以前几次的经历经验,再加上个人家庭方面的原因,与林辉一起躲过了被判重刑。我在此向被判刑特别是被判重刑和多次被判重刑的中国民主党同人表达我内心的崇高的敬意和沉重的歉意!对东海先生,我还是引用毛国良先生的文字来表达我的同感:““七九”民运、“八九”民运、“九八”组党,是王东海先生人生中的三大亮点,他不仅积极参加了,而且每次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王东海先生始终不后悔,他坚信专制一定会在中国大陆灭亡,民主一定会在中国大陆实现!”
    
    5.东海走好
    
    后来,我因为组建中国民主党被判刑和流放。来到美国后,我在海外虽然也参与一些民运方面的事情,也关注中国的走向和变化,但是我主要是应付学业以及忙于生计。在此期间,我与东海也通过很多很多电话。讨论中国民运的事情,特别是浙江中国民主党的情况。然而,突然在2012年4月28日我看到民生观察工作室2012年4月28日消息:据浙江异议人士陈树庆消息,浙江民主运动杰出领袖,中国民主党主要创始人之一的王东海先生今天早晨8:30左右,在访友途中于浙江天台国庆寺突发心脏病抢救无效去世。
    
    我于是给陈树庆、毛庆祥、吕耿松、陈龙德、吴高兴等人、特别是东海家属打电话,从这些朋友和东海家属那里了解东海的情况和东海的后事安排,我也知道,在中国的当下,东海的仙逝也会给东海的家属及其朋友带来困境。我也无可奈何。我试图打有关方面负责人的电话,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人接电话。我事先也知道在这个时候是不可能打通这样的电话的,我只是例行做一下来安抚我无奈的心情。
    
    今天我在这里零零散散地记叙一些与东海有关的事情。我与东海的关系用我的文字水平是表达不出来的。东海与我们一样是一个平凡的人,但是为了中国能够走向民主自由,东海做出了许多努力,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我在这里还想表达的是,虽然非常艰难,我们追求自由而活着的人,为东海和我们的理想—中国人的自由和民主--在中国实现也还会继续努力探索,不断前行,完成东海未竟的梦想!
    
    东海走好!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422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有才:悼念力虹(张建红)(图)
·王有才:关于推举(中国大陆)中国民主党资政团主席的建议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王有才在同庆典礼上的致词 (图)
·王有才:未来中国的政治秩序(3)
·王有才: 关于推动《中国政党法》立法以及《县镇直选法》的讨论
·王有才:未来中国的政治秩序(2)
·王有才:做一个说明,希望尊重历史。
·王有才:我为刘贤斌禁食祈祷
·勿忘“六四”,继续推进中国的宪政民主转型进/王有才
·“中国民主党”多,王有才:“我很難過”(中)/王宁
· 祝贺王有才、王军涛先生共同当选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东南亚地区委员会
·民主党创始人王有才在中国民主党特别代表大会上的开幕词(图)
·王有才、王军涛共同当选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图)
·王有才:纪念公开注册中国民主党十周年
·王有才:中国实现平稳的宪政民主转型的三个必要条件
·回答大赦国际波兰分部的提问/王有才
·王有才:开解千年和谐之路,要求在法治和民主程序上解决中国社会的现代转型问题
·王有才:给海外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
·王有才:我个人对这次西藏拉萨事件的立场、观点、主张、看法
·邹巍:传唤归来话稳健——关于王有才先生突然转向激进的访谈录
·王有才:1998中国民主党和一位神秘人物——老同志?
·王有才:纪念公开登记注册中国民主党十一周年
·王有才:写在刘晓波先生获得诺贝尔奖之后
· 王有才:未来中国的政治秩序(1)
·王有才:中国民主党人谢长发先生被一审重判十三年的思考和立场
·王有才:从个人主义的自由主义到爱国主义的自由主义
·王有才:新阶段中国民主党的发展方式
·王有才:不要轻信
·王有才:回顾、思考和展望(9)
·林牧先生,您在那边还好吧!/王有才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