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政党动态]
   

中国民族问题研讨会墨尔本召开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13日 来稿)
    
    
    中国民族问题研讨会墨尔本召开
    
    中国民族问题研讨会墨尔本召开


    
    
     (《天安门时报》讯)2012年5月6日下午,中国民族问题研讨会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天安门时报》社会议大厅举行。
    
     参加研讨会的有来自美国的世界维吾尔大会副主席阿里木先生、澳洲藏人协会会长Thupten先生、墨尔本维吾尔人协会主席帕拉提先生、墨尔本藏人妇女协会会长Sonam女士、澳洲公民委员会主席Peter Westmore 先生、中国经济和社会问题学者周水根教授、作家杨子江先生、墨尔本汉藏友好协会秘书长王衡庚博士以及其他墨尔本中国民运人权人士罗云庚先生、李不然先生、任之裕先生、田清先生、贺程女士、赵聚军先生、高春风先生和施晓琴女士等人。
    
     研讨会由《天安门时报》社社长、墨尔本汉藏友好协会共同主席阮杰先生主持。
    
    中国民族问题研讨会墨尔本召开


    
     世界维吾尔大会副主席阿里木先生发言
    
     来自美国的世界维吾尔大会副主席 阿里木先生在发言中首先向大会介绍新疆维吾尔族的历史和现状。阿里木先生说,中共历来对新疆实行不同程度的军事管制。王震带着军队进入新疆后,说是来帮助维族人,成立了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在新疆就杀死不计其数的维吾尔人。中国宪法有自治法,然而新疆从来没有真正的自治,听的是党委书记。这些党委书记就像新疆的王,像王乐泉,他是山东人,他和他的亲朋好友就把新疆的经济垄断了,什么铁路、飞机等各种地下资源,所以维族人不是二等就是三等公民。
    
     911以后,借口维族人信仰伊斯兰教,中共有关维吾尔人反抗的报道都套上恐怖主义,但事实上不是。
    
     现在中国的问题越来越多,比如上妨和各种维权,但是中共都无法有效的解决。中国现在到处都在着火,只是由于中国新闻不自由,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中国还是那么的辉煌,要多谢中国共产党。如果中共现在还不认真解决,将来会更麻烦,受苦的只是人民。问题的产生,一是中共的制度问题,20世纪共产已经破产,全中国人民都清楚,二是人权问题。
    
     阿里木先生说,在90年代初,东欧各国和前苏联解体后的各共和国都已经实现了民主,但中国只是在经济上进行了改革,在政治上却变得更加专制,更加血腥,比如六四屠杀学生,还有现在陈光诚的故事。不久前,在中东,另一股民主之风又来了。这些以为永远不死的中东专制者们,一个接一个的倒下。这时,自由的西北风带着茉莉花革命来到中国,然而,任何人在北京天安门宣传民主,只要5、6分钟,便衣警察马上就会出现。当时,在王府井,记者和警察比行人还多。温家宝说,理解中东人民对民主的拆求,很奇怪,但中国政府打压了很多为民主而奋斗的人。许多人还在等,认为习进平会改变。可是60多年来,中共从来没有改变。想当初,美国有许多分析家也认为,胡锦涛会做一些改变,结果胡锦涛比江泽民还不如。天知道习进平会不会改。如果再继续下去,肯定是不行的,中共自己也认识到。结果不外乎两个,一是被推翻,一是中共自己改。当然,我们还是希望中共自己改,这样对大家都好。
    
    中国民族问题研讨会墨尔本召开


    
     澳洲藏人协会主席、墨尔本汉藏友好协会共同主席 Thupten 先生发言,阮杰翻译
    
     Thupten先生说,在中国有56个民族,每个民族的语言、风俗习惯都有差别。现在在西藏,办公、电台等都规定只能用汉语,而无藏文,这样西藏的语言和文化有消亡的危险。西藏的文化有3000多年的历史,我们希望,能象尊者达赖喇嘛所讲的,只要我们的文化能得以保存,我们愿意成为中国的一部分,而不是独立。但很遗憾,我在西藏的侄子竟然对西藏的历史了解很少,中共官方刻意不让他们知道西藏的真正历史。西藏、蒙古和维吾尔的历史,分分合合,有很多恩怨,比如汉人军队打到西藏,也有汉人和西藏王族之间的通婚。这些都是历史,更重要的是将来我们如何和平融洽的共处,这才是重点。在西方社会,比如象欧盟那样的和平共处应该是人类的一种未来趋向。欧盟的每一个国家都很富有,但他们为什么还要联成一个统一体,其中肯定有很大的好处,我们也明白这一点。希望中共能尊重每个民族的历史和文化,让每个人、每个民族说话,以平等的方式进行沟通,这才是解决民族问题的办法。我们希望中国能尽早实现民主,每个民族能有同等的权利和平等的机会。就象尊者达赖喇嘛所说的,你想开心吗,最好也让邻居也开心。我们希望藏人、汉人、蒙古、维族人等等在中国境内的所有人都开心。
    
    中国民族问题研讨会墨尔本召开


    
     澳洲公民委员会主席 Peter Westmore 发言,阮杰翻译
    
     澳洲公民委员会主席Peter Westmore 先生说, 所谓民族问题已经有上千的历史。最近的列宁时代,前苏联至始至终没有能解决民族问题。相反,在苏联共产党政权垮台以后,民族问题最终解决了,东欧各前共产党国家的民族问题也是如此。有关中国的民族问题,我相信在中共的领导下不会得到解决,因为民族问题解决的基础是真正的民主和自由,尤其是文化和宗教信仰的自由。对于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不是有两套不同的制度就可以的,重要的是大家必须持平等和宽容的态度,尊重对方的文化和历史。我们作为第三者,有什么好办法?我们认为首先要支持那些维权人士、宗教信仰者、体制内想改变的人和受迫害的人。我们希望中国人自己能够解决中国内部的问题。没有一个政权是永远的,中国共产党也一样,我们希望中国共产党能认识到这个问题,尽早能走上民主。
    
    中国民族问题研讨会墨尔本召开


    
     《天安门时报》社长、墨尔本汉藏友好协会共同会长阮杰先生发言
    
     阮杰先生说:“ 我们要以人性的眼光来看待民族问题。所谓‘民族’就是,因为历史的原因,共同生活在同一区域、具有共同的语言、文字、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的同一人种的族群。每个民族的文化都不尽相同,但民族没有优劣和高低之分,每个民族都是平等的。人与人、民族与民族之间要互相尊重,其中对民族文化的尊重是非常重要的部分。人是有情感的,每个人对自己的民族都怀有特别的感情。对他人民族文化的不尊重将必然伤害到人的感情,引发民族矛盾。”
    
     阮杰说,中国当前的民族问题主要由两大方面原因造成,一是中共的文化专制,二是中共的极权专制统治。中共与历史上的专制统治者有着非常显然的不同,中共不尽控制国家政权,还控制整个国家的意识形态,即文化专制。在中共60多年的统治下,中国各民族没有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自由,没有继承和发展自身民族文化的自由,所有文化活动和意识形态都纳入中共的掌控之中,而中共奉行的是排他性的马列主义党文化。在当前马列文化破产,失去民心的时候,中共又抬出孔子。中共认为,只要用汉族文化来同化其他少数民族,加上物质利诱就可以解决民族问题,这是大错特错的。
    
     阮杰认为,要解决当前中国民族问题,中国需要具备两个最主要条件,一是文化认同,二是国家认同。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字、语言和宗教,这是事实存在的。文化认同不是中共马列文化,也不是儒家文化,而是自由、平等、民主、人权普世价值。互相尊重、互相宽容、每人都有平等权利的自由、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才是各民族友好相处和民族大融合的法宝。国家认同就是要建立真正的民主共和的国家,而不是现在中共从上到下的党领导一切的极权统治。民主宪政共和的国家才能得到全民族包括各少数民族的认同,独裁是不可能得到认同的。
    
     阮杰先生说,民主的一个核心要点就是地方自治。比如在澳洲,联邦政府的总理和地方政府的省长,省长和市长,没有上下级关系。省长、市长是民选的,与当地人民一起自己制定当地的政策,联邦政府只是针对国防、外交和全国性的金融、教育进行协调和统筹安排。联邦政府是协调型,而中共的中央政府是控制型。中国各级政府首脑是党委书记,包括各民族自治区,中共的民族区域的自治是假的。
    
     阮杰先生说,澳洲、美国等很多国家也是多民族国家,却没有民族问题,这是因为,人民都有同等的权利、同等的机会。
    
     阮杰先生说,中共中央政府,除了用权力和文化控制外,还用经济施舍和其他优惠政策来安抚少数民族。这种物质上的施舍和临时的小恩小惠其实就是控制,听话就给,不听话就不给,这是处理民族问题最低级的手法,对有骨气的民族来说是不管用的。每个民族都有他的自尊,要求自身文化的延续。如果想用同化的办法来消除民族差异,消灭一个民族;或向少数民族地区大量移民的简单办法来实现所谓的“民族大融合”,最终不但没有解决民族问题,相反会引发更尖锐的民族矛盾。
    
     阮杰表示,中共当前维护政权的两大法宝,一是不顾后果发展经济,二是利用大一统的民族主义。中共不断夸大和渲染分裂势力的存在,以彰显其极权铁腕统治的必要,事实上,中共极权统治才是民族分裂的主要原因。众多吃反分裂饭的人也动不动就把少数民族的反抗和不满往分裂上扯,这样才能稳住他们的差事,获得更多的经费来源。想一想陈光诚案,为什么每天有几十上百人层层包围他?因为上面会给几千万元的维稳费。看管一个盲人,每天轻松就有100多块钱的收入。这生意太好做了。
    
     阮杰最后强调说,如何解决中国民族问题?在共产党的体制下不太可能实现,因为现在中共抵制普世价值,固守一党极权专制。如果以自由、民主和人权做为文化基础,不是强调某个人的民族身份,而是强调每个人的公民权利,保障言论和宗教信仰自由,大家都有平等的投票权、教育权以及平等的参政机会,民族身份、民族自治等这些问题反而会淡化。这是很多多民族的民主国家没有民族自治的原因。比如民主的美国,现在的总统是奥巴马。对于选民来说,重要的是政党执政纲领、理念,竞选人本身的能力和人格魅力。奥巴马是什么民族,并不重要。实践已经证明,自由、平等和民主共和才是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途径。
    
     杨子江表示,讲起中国的民族问题,我们自然会把目光和思想集中在新疆和西藏。中国和世界上许许多多国家一样,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官方说有56个民族。在这么多民族里面喊冤叫屈最响的要属于西藏和新疆,其中有一部分人闹着要独立。中国确实存在着民族问题,但这些问题是种族歧视和种族压迫吗?是哪个民族被另一个民族欺负了吗?不是。西藏的问题是什么?是达赖喇嘛为代表的藏人要求实现高度的自治。新疆呢?新疆维吾尔族人也是说他们没有自治权。名义上是自治区,实际上没有自治权。因为没有自治权,那里的人民不能实现自己的诉求和权利。那么,占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汉人就实现自己的诉求和权利吗?同样没有。政府的本来意义就是一个地区的人民选出来的自治组织,在中国,有哪个地方的政府是人民选出来的呢?哪个政府不是共党独裁呢?在西藏、在新疆,在我的南方老家,那个民族的处境都一样。汉人有没有民族问题,也有。现在我们都被这个外来的共产党的幽灵专政。西藏人,新疆人,宗教信仰和文化被摧残,整个中国的五千年文明都被摧残,全中国人民都只能接受共产邪教,都被迫接受那个幽灵统治。从1949年中共统治以后,中国人民被饿死3600万,被整死的4400多万,总共8000多万,比希特勒杀的人还多。整个中国在外来邪教的统治下,都存在民族问题。中共说要尊重民族自治区,实际上尊重了没有,没有。我去过全国三个民族自治区,去过许多自治县、自治乡,我们没有看到一个真正的自治现象。最高地方长官是党委书记,是外面派来的,不是自己选举的。他们只讲党性,不讲人性。共产党是一个邪教,是全世界一个最大的黑帮组织,它把全中国人民的生产资料都剥夺了。在广大的农村,他们剥夺农民的土地,包括耕牛和一把犁,更别提宗教信仰。佛教、儒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都被打压过,现在是法轮功被中共迫害,中国文化几乎被毁灭。哪一个宗教不被中共定为邪教?连圣人孔子的学说都遭批判。在共产党独裁之下,中国最大的民族问题就是民生问题,民权问题,民主问题,民族文化存续问题。只有推翻了独裁专制,中国的民族问题才能真正得到和平解决。
    
     高春风先生说,我出生在乌鲁木齐,几十年来一直在乌鲁木齐。事实上,共产党不仅没有给维族人民自由,所有民族都没有自由。我们不能把共产党对各民族的迫害,转嫁到对汉人的仇恨。我亲身经历了7.5事件,那天我差点被打死。据公安厅的一个处长讲,据内部文件传达,实际死亡是1840多汉人,伤2000多汉人,但官方却报道是197汉人死亡。7月5日晚上11点30分到12点,警察当场打死9个维族人后来医治无效又死3个维族人。9月3日被汉人打死有17个维族人。
    
     罗云庚表示,一切问题,包括国家问题和民族问题,归根到底是人权问题。中国的一切问题,归根到底是体制问题,归根到底是中共独裁能否结束。如果不结束中共的独裁,民族问题,如西藏问题和新疆问题不太好解决。
    
     王衡庚博士发言说,50年代末,在甘肃省被揪出来的右派分子中,有3000多人,自愿来到靠近沙漠的夹边沟劳改农场,而有限的农田只能养活四五百人。最后活下来的,刚好是500多一点。其实饿死他们的是一个精心的设计。60多年来,也是由于精心的设计,一个个有良心的爱国者就是邪恶的罪犯或是卖国贼,包括作家刘晓波、艺术家艾未未和瞎子律师陈光诚。60多年来,中国各族同胞,包括汉、藏、维、蒙等,遭受了无穷的苦难,都源自中共的一党独裁。就象达赖喇嘛所说的,只要中国自由民主了,在宽容、尊重和相互合作的基础上,所有的民族问题就会得到解决。
    
     王衡庚最后表示,中华各族人民联合起来,就一定能实现中国的自由和民主。
    
     世界维吾尔大会副主席阿里木先生动情地表示,我们在这儿不仅谈政治问题,也可以谈谈自己的感情,这很重要。我们一直受到共产党的宣传,很难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1980年以后,好象什么问题,比如大跃进、民族问题都不会再有了,现在是新的中国,要改变了。事实上,我们什么问题都没有解决。西藏人、维吾尔人和汉人所受到的伤害都是由于中共的一党独裁。 7.5事件时,许多维族人打的是汉人平民。这是因为就象日本军队到中国的时候,中国人恨所有的日本人,不管他们是日本的军人还是日本的平民。维族人上街游行时,没有任何报道,什么回事,没有人回答他们,汉人的警察还在看戏。但是汉人上街游行后,市委书记马上出马。那些武警打伤很多汉人平民。我们维族人也不喜欢任何平民成为牺牲品。我们很遗憾,因为中共的独裁,中国的民族问题变成这个样子。如果中国能象澳洲或美国一样,我们各民族就可以坐下来认真地谈。
    
     阿里木继续表示,我们都受到中共的迫害,可我们西藏人和维族人的语言、文化历史和文化价值观念不能好好地保存下来,再过30年或50年,我们的文化就要被灭绝了。中共现在的统治就象法西斯一样种族灭绝。在中国,我们没有自己的语言。他们所谓的双语教学,实际上是汉语教学。现在,从幼儿园到大学,中共合并所有的维族学校和汉族学校。我们可以讲汉语,但我们希望也能讲维语,做一个骄傲的维族人。我们反对消灭我们的语言、文化和宗教等一切,因为我们不是汉人,就象你们不是维族人。我们希望以后能在民主的框架下,象现在一样坐下来谈,和平共处,互相尊重。
    
     与会人士发言、讨论热烈,研讨会自始至终在友好气氛中进行,于下午6点钟结束。
    
     (《天安门时报》记者王衡庚报道)
    
     2012年5月10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4122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民族问题研讨会5月6日墨尔本举行
·8日中国民主党举办“民族问题研讨会”
·民族自决是解决民族问题的出路
·7月14日中国与美国民族问题研讨会(图)
·专访迪里夏提:北京政府利用民族问题作为屠杀的借口(
·中国民族问题国际研讨会在人权问题上达成共识
·贾庆林撰文“走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的正确道路”
·国家主席胡锦涛吁提高驾驭民族问题能力
·中国民族问题解决之道:贯彻法治,落实宪法权利
·如果能中国公开讨论民族问题就不会那么紧张
·150多位知识分子响应王力雄呼吁理性解决民族问题
·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出路是民族平等/易富贤
·民族问题与阶级问题的关系/李延明
·春节杀人:中国的民族问题愈加恶化/林保华
·张博树:用宪政体制化解民族问题
·民族问题面面观/钱跃君 (图)
·中国愈益严重的民族问题/洛桑尼玛 (图)
·“无为而治”是解决民族问题的最高境界/廖天琪 (图)
· 陈泱潮论中国民族问题
·祛除民族问题上文化多样性的迷信/张健
·北魏如何解决民族问题/侯旭东
·史评:彻底批判中共在民族问题上的“极左路线”
·就民族问题回应胡平/刘国凯
·李劼: “七.五”事件是人权血案不是民族问题
·关于民主运动中的少数民族问题/武振荣
·民族问题在民主政治下才能够得到根本的解决!
·乌鲁木齐戒严:民族问题是个伪问题
·乌鲁木齐戒严: 民族问题是个伪问题/马德秀
·苏联处理民族问题的教训/左凤荣
·分裂主义究竟是不是民族问题/王大豪
·中国近代民族关系史:民族问题研究的历史表述与现实关照/彭武麟
博客最新文章:
  • 吴倩你们的耶稣:只有当圣体圣事完全被取缔时,反基督才会进入我
  • 中華聯邦自治國談談什麼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17之序)--談談地球版絕
  • 谢选骏美国起诉的不是任正非的女儿而是中共高官
  • 中華聯邦自治國談談什麼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17之序)--談談地球版絕
  • 谢选骏“毛主席什么都大”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毛泽东嘎拉哈诗篇毕汝谐(作家纽约)
  • 宋时雨维Q党人运动
  • 法缘修炼笔记(2):新宇宙的神话-“补天”的故事
  • 金光鸿我从早上骂到晚上,一天24小时都在骂……
  • 宋时雨反思之六
  • 余志坚原最高法院长肖扬病死被揭建法官利益集团
  • 周劍岐知情人否认毕福剑五一新节目复出:他只参加幕后
  • 陈泱潮關於組織【新婦赴以色列-巴勒斯坦佈道團】傳大福音的倡議
  • 谢燕益SharingtheBurdenoftheHumanitarianMissionALettertoCanad
  • 谢选骏:新疆的拘禁营地竟然可用通讯视频
  • 刘水枪与玫瑰:他们害怕“中国的民主”这支歌
  • 谢选骏若不妨害司法公正如何充当领袖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