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政党动态]
   

中国社会民主党代表团访问英国工党公告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13日 来稿)
    2012年5月8日下午,由主席刘国凯率领的中国社会民主党代表团访问了英国工党。访问气氛友好融洽。双方通过认真而友好的交流,相互间增进了解;在会谈中,双方表达了关注中国社会问题和促进中国民主化进程的共同心愿。
      会谈由常务副主席曾大军担任即时翻译。会谈议题广泛,内容丰富,场面生动,双方的发言穿插进行,气氛活跃。麦卡锡议员还介绍了英国工党近年的情况。中国社会民主党和英国工党表示,这次会见十分有益,促进相互了解,增进了友谊,更重要的是,建立了沟通的畅通渠道。
      中国社会民主党表示,有信心把中国社会民主党建设成中国民主转型后的大党,并有信心通过民主选举走向执政。把社会民主主义的理念用于实践,造福社会,造福人民。到那时,中国社会民主党会再组织代表团来访问英国工党,向曾给予中国社会民主党大力支持的英国工党表示衷心的感谢。
    中国社会民主党访英代表团
    2012年5月8日
    中国社会民主党代表团访问英国工党纪要
    (一)
      连日阴雨的英国伦敦,2012年5月8日中午天空放晴,阳光普照,和暖的阳光驱散了春末最后一丝微寒。下午,中国社会民主党访英代表团,历史性地拜访问了英国工党。
      会见地点是在英国国会大厦二楼U号会议室。
      英国工党参加会见的有:
    英国工党影子政府副外长、国会工党籍议员 Ms.Carry McCarthy
    英国工党对外联络部长Ms. Jo Billingham
    中国社会民主党代表团成员:
    主席刘国凯;
    常务副主席曾大军;
    秘书长陈钊;
    财务部长陈志辉;
    香港党部主任伍国雄;
    日本党部主任田仲文;
    英国党部主任朱恩平。
    (二)
      英国工党欢迎中国社会民主党代表团来访。
      作为主人,英国工党籍议员,工党影子内阁外交部副部长Ms.McCarthy首先作简单开场白,对中国社会民主党访英代表团表示欢迎。她说:今天很高兴接待中国社会民主党代表团的来访。中国社会民主党在世界各地和在中国国内都建有许多组织,可见你们对中国事务的关心和投入。我们也关心着中国的情况。2011年我曾经到中国访问,先后到了北京、上海、成都等地,主要了解经济建设情况、贸易问题,对中国有一定的了解。英国工党很想了解中国社会民主党是一个怎样的政党,也愿意知道你们对英国工党的看法。
      中国社民党主席刘国凯感谢英国工党的热情接待并作了主题发言:
    亲爱的英国工党朋友们:
      这是个历史的时刻。我们代表中国社会民主党和更多信奉社会民主主义的中国民众向你们表示崇高的敬意。
      西欧是社会民主主义的发源地,许多年来我们都渴望到到这里来,今天我们终于实现了我们的愿望。
      萌芽于19世纪中叶,成熟于20世纪20年代的社会民主主义是人类智慧,历史经验和社会公正的结晶。我们坚定地信奉社会民主主义是因为历史已经证明,社会民主主义能够给社会的全体成员带来公平,繁荣,和谐与正义,西欧国家的民众因此比其他国家的民众拥有更多的福祉。
      英国工党有着光辉的历程和杰出的成就,对世界社会民主主义事业作出过巨大的贡献。英国工党是世界上最早走向执政的社会民主主义政党。早在1929年的大选中它就以赢得287席众议院席位成为国会中第一大党。1945年,在二战后的第一次大选中,英国工党以397席对保守党213席位的巨大优势再次执政,并着手把社会民主主义的理念运用到实践中。经过多年的努力奋斗,英国工党把英国建设成一个典型的社会民主主义国家。
      今天,社会民主主义的政党已经在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建立。创建于2000年的中国社会民主党决心成为世界社会民主主义运动的一个部分。
    中国社会民主党成立以来,坚持社会民主主义的理念宣传和组织发展。但是,在中国共产党专制政权的政治迫害下,中国社会民主党的国内成员处于艰难和危险之中。
      我们所信仰的社会民主主义与中国共产党的“社会主义”有着根本的原则分歧。社会民主主义以民主政治为基点,以社会财富尽可能的公正分配为关注。中国共产党的“社会主义”由于从根本上背离了民主原则,蜕变成了一党专政的代称,亵渎了社会主义这个本来充满光明的名词。
      任何思想都有不经他人认可而存在的权利。例如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尽管当代多数人对它们持否定态度,它们仍然可以合法存在。没有人可以禁止它的宣讲和传播,否则就违法了民主原则。然而政权就不同了。一个政权必须得到多数社会成员的认可才算合法(以选票界定)。法国杰出社会民主主义者密特朗就说过:“即使我们确信我们是正确的,但如果我们得不到多数选民的认同,我们也应交出政权。”
    中国共产党政权极端缺乏民主机制,且其存在没有经过社会认可,因此,中国共产党政权既不正确也不合法。
      当代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也感受到他们政权的合法性受到质疑。有的共产党领导人想用“拼经济”来取得合法性,有的想通过“唱红”来取得合法性,例如薄熙来那样。但事实证明这都是枉费心机。在没有民主政治的保证下,“拼经济”只会使社会贫富更加悬殊,使官僚贪腐更有经济基础。在没有民主政治的前提下,“唱红”只会使社会更加单色更加排斥多元,使制度更回复到毛时代的个人崇拜和专权。
      大家知道,1880年,就是1871年巴黎公社运动后的9年,法国政府当局就主动与巴黎公社运动和解。政府取消通缉令,允许流亡人士回国,允许他们组织政党参加竞选,从此,法国的政治生活进入了新的篇章。
    但在中国,1989年被镇压的民主运动已经过去了二十三年,中国共产党当局还在坚持当年反民主的镇压有理,还在迫害民主运动的参加者,还拒不让流亡人士入境。可见共产党对民主的顽固抵制到何种程度。
    我们不了解英国工党与中国共产党是否有联系。如果有,我们希望英国工党通过各种途径向中国共产党指出:民主是世界潮流,无可阻挡。共产党只有放弃一党垄断社会公权力的特权,把自己放在全国的选民中去才是出路。如果经过选举共产党能掌握政权,那么它的理念举措正确与否可暂作别论,起码它的存在是合法的。
      近期,中国共产党政权的总理温家宝先生多次谈到政治改革。我们宁愿相信温家宝先生是在讲真话。我们也了解中国共产党错失的积重难返,故不苛求温家宝先生在有限的任期内启动大幅度的政治改革。但我们认为,中国共产党起码可以立即做到的是,废除网络控制,释放在押政治犯,停止任何政治迫害,取消六四通缉令,打开针对任何人出国回国的政治闸门。接着,着手政务透明化,还民众政治结社权,在10年左右的时间里有序地实现从乡镇,县市,省到中央各级民意代表以及行政长官的直接选举。
      中国的民主道路艰难漫长,虽然我们已经在这条道路上跋涉了很多年,但只要还没有到达民主的目标我们都要坚持跋涉下去。希望英国工党和世界上所有的社会民主主义政党都给予中国社会民主主义事业更多的关注,给予中国社会民主党更多的道义上的支持。我们坚信,一个民主的中国必将建立。
    致社会民主主义的敬礼!
    (三)
      Carry McCarthy和 Jo Billingham都曾问及中国社会民主党国内组织的存在和发展状况。对此,陈钊以中央秘书长的身份作了专门的发言如下:
    中国社会民主党自2000年成立以来,国内和海外的组织都在持续地发展之中。但我们也了解到,国内组织的发展面对相当的困难,因为中共当局把中国社会民主党列为敌对组织,对我们的国内党员进行骚扰甚至迫害。
      在各种困难中,我们在坚持斗争。我们通过书刊、杂志、网络等各种形式、途径,把有关社会民主主义理念和中国社会民主党的信息向中国国内传播。
      我们确信,中国有愈来愈多的人,从工人到知识分子、到政府官员都愈来愈了解社会民主主义理念和中国社会民主党的存在。可以说,中国社会民主党在中国各阶层都拥有大量的精神党员。
      一旦有适合的条件,中国社会民主党的国内组织可以非常迅速地发展。我们有信心把中国社会民主党建设成中国民主转型后的大党,并有信心通过民主选举走向执政。把社会民主主义的理念用于实践,造福社会,造福人民。
      那时,中国社会民主党会再组织代表团来访问英国工党,向给予在困难之中的中国社会民主党大力支持的英国工党,表示衷心的感谢和崇高的敬意。
    (四)
      McCarthy认真听了刘国凯、陈钊的发言后提出,中国这些年变化是很大的,我到一些城市亲眼看经济发展的繁荣,有些中国人看来也满意他们的现有生活。中国社会民主党对此怎么看法?准备怎么做?对此刘国凯主席对此作了回应。
    刘国凯说:
      对中共,首先谈谈我们对薄熙来的看法,薄熙来主政重庆时在民生问题上是做了一些工作,但是,他本质是反对民主的。从德国的希特勒、韩国的朴正熙到印度尼西亚的苏哈托等,都曾积极推动民生,但是,他们都是反对民主的,最终都被历史淘汰。所以,不能因薄熙来做了一些民生工程,就给予他正面评价。我们中国社会民主党对薄熙来事件发表了不少文章,核心思想就是反对薄熙来的政治路线,指出薄熙来反对民主的本质。
      我们认为,在中共领导层中是有愿意改革的人,但是还没有形成改革的派别。比如总理温家宝,敢于提出改革口号,但他的力量很单薄,我们社民党坚持做自己的工作,不只把希望寄托在中共自身的改革上。我们国内党部成员经常参与当地的维权运动,但是,作为中央党部,我们不主张他们举行激烈的行动,以避免受到中共严重的政治迫害。
      我们国内的党部正在以各种方式宣传民主思想。2009年6月4日是六四事件20周年纪念日。我们社民党许多党部都组织党员穿上白衣服上街,以示对中共当局的抗议。为此,他们受到当局的迫害,有的被恐吓性跟纵,有的被秘密抄家,有的被搞掉工作,有的被请到公安局问话。但是,尽管发生这样的情形,国内党部的工作都继续进行。但为了保存民主力量,社民党中央建议国内党员避免与当局正面冲突。
      刘国凯主席希望英国工党若有机会与中国共产党联系时,敦促中国共产党放弃那种政治迫害的做法。
    英国工党国际联络部长Jo.Billingham表示,英国工党没有正式与中国共产党单独来往交流,以前的接触,基本上是通过欧洲社会党同盟的安排与中国共产党进行联系的。
      McCarthy也表示:在英国政府有许多政党组织,如果英国工党执政,与中国政府的交往是必然的,特别是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与中国的经济往来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不会涉及党与党的交流。McCarthy并再次提出,去年访问中国的时候,感到中国经济建设很快,虽然也知道中国底层的问题很多,有民众抗议行动,但不能确定到达什么程度。
    对此,日本党部主任田仲文发言说:
      中共的经济“奇迹”是虚假繁荣,因在这种繁荣的背后,是严重的贫富悬殊。在中国,1%的人口占有社会上70%的财富;中国富人吃一顿饭花几十万元人民币,而大量下层劳动民众一年的收入只有一两万元;由于物价上涨,许多民众连最低生活水平都达不到。中国目前的基尼指数为0.55%的危险高度。
      中共的经济“奇迹”是以破坏生态,浪费资源而换取的。尤其严重的是社会精神文明的破坏。中国官员的贪污腐败做了极其恶劣的榜样,许多人都想通过不法手段千方百计一夜致富,而不是靠勤劳、流汗致富。这种社会状况增加了民主转型的难度。
      
    刘国凯主席接着说:
      我知道国外朋友有一个疑问,就是中国人民生活提高了,会不会淡薄了民主要求。其实不会的。以欧洲为例,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西欧各国民众的经济生活普遍改善但民众并没有停止对民主的追求。经过坚持不懈的斗争,欧洲许多国家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才真正实现普选权。
      中国经济发展了,但是仍有许多穷人。我的中国护照被吊销了,回不去中国,但我的朋友、亲戚还经常回国回国。他们发现不少工人群众的贫穷生活并没有改善。三十年前居住的窄小屋子,现在仍然如此,但家中人口更多了,更拥挤了。发展不平衡,这就是豪华大墙背后的悲情。但是这些情况往往是外国政府官员访问中国的短暂时间里看不到的。即使是生活改善了的人们,也会在此基础上增强了对民主权利的追求。我们通过在国内的各种社会关系了解到,现在中国人民对民主的追求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明显。
    (五)
      Billingham提出:最近中国发生一件事,就是陈光诚事件,对国际振动很大,你们怎样看?中国今后会否逐步开放出国的限制?McCarthy也提问:你们认为陈光陈事件能否成为中国政治改革的一个动力?
      刘国凯回答:可能性不大,因为像陈光诚这样的例子,在中国实在太多了。事情发生后被中共平息,曾经激荡的局面会又恢复“平静”,受打压的人依然被打压。不过每一次冲击都有累计效应。我们不能指望一个事件就改变中国,但我们确信不断地冲击可以推倒专制主义的墙壁。
    
    (六)
      陈志辉作为财务部长介绍了一下中国社会民主党的财务情况,以增进英国工党对中国社会民主党的了解。陈志辉说:
      中国社会民主党自2000年成立以来,一直自力更新地开展工作,所需经费都是党员、尤其是领导人所交的党费。中国社会民主党从来没有得到任何资助。我们不但要维持自己家的生活,还必须把自己的劳动收入的一部分拿出来支持党的工作。我们当然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投入中国社会民主主义事业,但我们都有自己的工作,只能工余时间从事力所能及的社会活动。
      虽然面对这么大的困难,但我们无怨无悔,决心要坚持下去,同时,我们国内的同志面临更多的困难和迫害。我们来访问英国工党,就是希望得到英国工党和全世界社会民主主义政党的道义上的支持。
    
    (七)
      刘国凯主席提到,有人担心中国共产党搞民主改革需要用到“中国社会民主党”这个品牌。而我们已经用了这个“品牌”会妨碍共产党的改革。刘国凯说这是不用担心的。如果中国共产党说他们改革需要用社会民主党这个“品牌”的话,我们会毫无保留,立即送给中共改革派。刘国凯这个代表社民党作出的“慷慨”表态,使McCarthy和Billingham会心地笑了。
    (八)
      会见结束前,刘国凯主席用英语对Mc Carthy和Billingham的接访和会议安排等表示衷心感谢和赠送中国社会民主党党旗给英国工党,并讲解了中国社会民主党旗颜色的构成和寓意。会谈在双方真诚的掌声中结束。Mc Carthy和Billingham和中国社会民主党代表团共同拉起中国社会民主党的党旗照相留念。
    由于时间关系,香港党部主任伍国雄的发言未来得及进行,只能以文件交给送给英国工党。
    中国社会民主党秘书长陈钊撰稿
    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签发
    2012年5月11日
    
    伍国雄已经准备的发言如下:
    中国社会民主党香港党部的思路和行动
      今年3月25日,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选举选出新一届特首梁振英,这只是由1200人组成的选举委员会,小圈小选出来的,而香港300多万选民则无权投票。接下来今年9月,将举行的立法会选举,仍然保留占一半席位的功能组别,这也是选民极少的小圈子选举,各行业的员工都没有投票资格。
    今年,香港回归已经15年,但是,民主进程停滞不前,港人争取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还未能实现。
      回想香港最后一任总督彭定康(英文名:Christopher Francis Patten),1992至1997年担任港督期间,尽力在香港推动民主;彭定康在1994年推出政改方案,在立法会选举中,扩大九个功能组别的选民基础,新增九个功能组别(新九,士都有资格投票,变相使这九个议席成为直选议席。这是推动香港民主进程的重要一步。但是,1997年香港回归后,特区政府推到重来,使功能组别议席的选举的选民基础大幅缩小,有的功能组别只有百来个的选民,是民主的大倒退。
      中国社会民主党香港分部成立于2006年,是香港民主派的一员。成立之后,一方面全力配合中央工作,推动中国的民主运动;同时,积极参与香港当地的民主运动。分部成立之后,便立即与香港本土其他民主政党一起,推动2007年特首选举、2008年立法会选举的双普选运动,但是遭到特区政府的反对。继而,香港民主阵营近年推动2012年特首选举和立法会选举的双普选运动,但也被全国人大常委会否决了。迫于形势,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香港最快2017年可以普选特首、2020年普选立法会。
      说的是“最快”,到时能否真正实行普选然是个迷。而且,立法会的功能组别选举是小圈子选举(选民人数极少、行业员工都没有投票权),并没有真正普选。因此,香港民主发展仍然困难重重,
      2006年正在香港访问的末代港督彭定康表示,「基本法」已订明香港要发展民主制度,若北京当局迟迟拒绝让香港政制向前迈进一步,将使国际社会质疑北京是否遵守「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
      中国社会民主党香港分部,坚决要求北京按照基本法,在香港发展民主制度,为实现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而努力。
      每年的六四纪念日,也是社民党香港分部的重要活动,我们希望通过纪念六四死者,通过要求北京当局平反六四事件,促进中国的民主发展,更布望通过活动,促使中国维护人权,保障公民的基本权益。
      香港与英国有特殊的联系,英国的民主制度,英国工党的成功经验,都是香港人民所关注的,所要学习的。希望通过交流,促进香港的民主步伐。
    中国社会民主党香港党部
    2012年5月8日
    
    说明:
    1. 2012年5月8日,中国社会民主党和英国工党会谈后,刘国凯(右二)、曾大军(右一)向Carry McCarthy(左二)和 Jo Billingham(左一)赠送中国社会民主党党旗。
    2. Carry McCarthy和 Jo Billingham和中国社会民主党代表团全体成员合照。
    3. 2012年5月8日,英国工党代表和中国社会民主党代表团成员座谈。
    4. 刘国凯(右二)向Carry McCarthy(左一)赠书。
    
    
    中国社会民主党代表团访问英国工党公告
    中国社会民主党代表团访问英国工党公告


    中国社会民主党代表团访问英国工党公告


    中国社会民主党代表团访问英国工党公告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3105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英国工党埃德·米利班德走社会民主主义路线
·妥协与渐进:英国工党的执政之道/赵丽江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命运不会辜负每一个用力奔跑的人
  • 法槌宣判劳动者退休权利死刑——“‘工龄归零’受害群体”
  • 小蚂蚁的愚人节
  • 失道寡助路难行
  • 莫谈国事的后遗症
  • 费尽心机骗钱自作自受打脸
  • 台湾人为什么也不如印度人
  • 中国人就是不长记性
  • 中国人为何无底线——苟活
  • 纽约《世界日报》「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
  •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宣言
  • 医生不如机器人
  • 愚人节每天都过
  • 不挖掉毛泽东祖坟不能平息民愤
  • 清秋,绽放成一树静美
  • 窃听风暴:社会主义国家都搞窃听(修订版)
  • 博客最新文章:
  • 吴倩你们的耶稣:只有当圣体圣事完全被取缔时,反基督才会进入我
  • 中華聯邦自治國談談什麼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17之序)--談談地球版絕
  • 谢选骏美国起诉的不是任正非的女儿而是中共高官
  • 中華聯邦自治國談談什麼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17之序)--談談地球版絕
  • 谢选骏“毛主席什么都大”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毛泽东嘎拉哈诗篇毕汝谐(作家纽约)
  • 宋时雨维Q党人运动
  • 法缘修炼笔记(2):新宇宙的神话-“补天”的故事
  • 金光鸿我从早上骂到晚上,一天24小时都在骂……
  • 宋时雨反思之六
  • 余志坚原最高法院长肖扬病死被揭建法官利益集团
  • 周劍岐知情人否认毕福剑五一新节目复出:他只参加幕后
  • 陈泱潮關於組織【新婦赴以色列-巴勒斯坦佈道團】傳大福音的倡議
  • 谢燕益SharingtheBurdenoftheHumanitarianMissionALettertoCanad
  • 谢选骏:新疆的拘禁营地竟然可用通讯视频
  • 刘水枪与玫瑰:他们害怕“中国的民主”这支歌
  • 谢选骏若不妨害司法公正如何充当领袖
    论坛最新文章:
  • 美日安保会议反对单方面改变东海南海现状
  • 巴黎圣母院失火引发舆论风波
  • 南海岛屿之争新高潮 菲与美联手制华
  • 徕卡宣传片影射六四中共急删华为恐无端遭殃
  • 居港侨民30万 加国“质疑”港府修订逃犯条例
  • 黄背心第23场 巴黎爆首轮警民对峙
  • 白宫顾问库德洛:社会主义经济模式如“暴君”
  • 美媒:郭台铭受特朗普启发参选但无可比性
  • 修宪延长总统任期? 埃及举行全民公投
  • 中情局:确认华为接受中国国家安全机构资金
  • 用词愚蠢?朝警告美国家安全顾问不要妄言
  • 北爱记者死于乱枪 警方定性恐怖事件
  • 黄背心打砸者卷土重来?五一游行规模会更大
  • 伊斯兰国组织发动攻势 两天杀害35人
  • 这些事防不胜防 中南海神经紧张
  • 圣母院火劫之后马克龙对黄背心的回答
  • 特朗普得救了但并没有被还以清白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