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政党动态]
   

袁红冰执笔:《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政治意志宣示(征求意见稿)(上)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1日 转载)
    
    《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政治意志宣示
     (征求意见稿) (博讯 boxun.com)

    
    执笔人:袁红冰
    
    
    我们决意组建《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同中共暴政作政治决战,彻底变革中国不自由的命运。我们相信,同中共暴政的政治决战,也是全球范围内自由与共产极权专制主义的最后一战。
    《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简称革命党。
    值此中国社会大变革的前夜,《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向中国民众和国际社会宣示政治意志如下。
    
    第一篇 中共一党独裁专制政权的性质
    中共一党独裁专制政权,是依照西方极权文化的近代经典理论,即马克思列宁主义建立起来的极权暴政。中共官僚集团利用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暴力建立的政权,完全否定“主权在民”的原则;中共官僚集团对国家权力的垄断,违背现代法的精神。中国现在的政治制度,本质上是国家权力的中共官僚集团私有制;中共暴政统治的中国是剥夺人民政治选择权的警察国家。
    中共的全部历史证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极权专制主义构成中共根本的政治意志。在文化的意义上,中共是一个对中国人民实行精神和政治奴役的外来政权。中共对中国的统治,是中国沦为马克思列宁主义精神和文化殖民地的过程;中共官僚集团不过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对中国实施绝对精神统治的政治代理人。在中共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精神专制之下,中国人实质上处于精神和文化的亡国奴的地位。
    中共的全部历史证明,中共官僚集团是中国历史上最彻底的卖国贼集团。为了中共极权专制的生存和安全,中共官僚集团不仅向外国割让大片国土,而且用国际条约的方式承认历史上俄国侵占中国广大领土的合法性。更不可饶恕的是,中共官僚集团背叛了文化的祖国。中共建政后的历史,既是中国沦为马列主义精神和文化殖民地的精神亡国的过程,也是中共官僚集团以马列主义的名义摧残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过程。
    中共用政治暴力垄断国家权力以来的全部历史证明,中共官僚集团是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反人类罪的犯罪集团。现代中国所有的社会悲剧都是中共暴政的政治结果。中共官僚集团利用专制权力实施屠杀人民罪、奴役人民罪、政治迫害罪、民族灭绝罪、文化灭绝罪、群体灭绝罪、掠夺社会和人民财富罪等一系列反人类罪行。数千万中国人在中共暴政制造的各种社会大悲剧丧失了生命。
    中共的现状证明,中共官僚集团是由千万贪官污吏组成的权力腐败集团,是利用国家权力贪污纳贿、卖官鬻爵、掠夺社会和人民财富的经济犯罪集团。中共主导的经济改革最终形成权贵资本市场经济体制。权贵资本市场经济是贪官污吏利用腐败权力,同奸商恶贾和御用文人结成罪恶同盟,以合法的名义掠夺社会和普通民众财富的经济机制。这种经济制度必然造成财富和权利极端的两极分化,造成普通民众相对或者绝对贫穷,造成社会的极端不公正。
    中共的现状证明,中共官僚集团是依靠暴力和谎言维护专制统治的黑手党。中共政治道德基础已经崩溃,中共官僚集团剩下的唯一政治意图,就在于运用腐败权力攫取特权利益。为实现反人民、反社会的政治意图,中共官僚集团借诸军队、警察、特务,实施黑手党式的统治,致使冤案丛生,冤民悲苦,社会正义荡然无存。
    被冠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名的中共暴政,绝对不是象伪自由知识分子断言的那样属于“第二共和”。中共暴政本质上只是用专制摧残人权,用独裁毁灭共和的反人类罪犯集团的统治。将中共暴政同“共和”的概念联系在一起,既侮辱了共和的概念,也根本歪曲了事实真相;将中共暴政称为“第二共和”,是伪自由知识分子为混淆专制与民主、独裁与共和之间原则界限的一个思想阴谋。
    血写的历史和铁铸的事实证明,中共官僚集团是中国苦难的根源,是社会大悲剧的根源,是社会不公正的根源——中共官僚集团是万恶之源,是人民的公敌;只有彻底否定中共官僚集团的专制统治,中国才能摆脱马克思列宁主义精神和文化殖民地的命运,中国人才能摆脱精神亡国奴的地位和中共暴政的政治奴隶的地位,才能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实现中国人普遍自由、幸福的社会理想。
    
    第二篇 中国的政治局势
    中国又一次面临不可回避的政治大变革。大变革的主题就是,中国各阶层民众的“维护基本人权,抗争暴政”的运动,即“维权抗暴运动”,成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的基本形式;中共暴政将由于自身不可克服的危机,在维权抗暴运动中走向最后崩溃。
    (一)中共暴政的全面危机
    中共暴政拥有世界上人数最多的军队,拥有数百万武警、警察和特务,用国家暴力控制立法、行政、司法等全部国家权力,用专制国家权力垄断全部国土资源和经济资源,用国家恐怖主义的方式严格控制媒体、学校和其它文化单位。
    在物资的意义上,中共暴政极其强大。但是,人类的本质是意志的存在;人类历史的本质是意志史。从意志的角度审视,即从人类历史本质的角度审视,中共暴政已经达到大崩溃的临界点。中共暴政在意志领域的全面危机主要表现为下列各项:
    1.精神凝聚力是任何政治形态都不可缺少的最重要的生存保障。然而,共产主义运动史早已经使共产极权政治理论彻底破产;中共暴政的政治实践更使其变成政治道德的破落户。中共暴政在内部和外部双重意义上都彻底丧失精神凝聚力。中国共产党已是魂飞魄散,中共官僚集团沦为追逐物欲私利的利益集团。
    2.人材逆向淘汰属于专制政治的铁律。这个铁律也是中共暴政的政治癌症之一。
    具备威信和权威的铁腕统治者构成维护专制体制稳定存在的基本要素。只有铁腕人物才有能力为专制体制提供源于人格威信和政治权威的政治凝聚力。然而,中共暴政一项致命的政治危机正在于,它已经丧失了产生具有威信和权威的统治者的政治能力。
    由于人材逆向淘汰规律的作用,当代中共暴政的各级当权者总体上是极端自私而又无耻的一群。他们精于专制官场内的政治权术,因而能官运亨通,却又不具备政治家的基本素质,所以缺乏有效运用政治权力的能力。这群无耻无能的庸人政客既不能给专制体制提供源于人格魅力的凝聚力,也不能给专制体制提供源于政治道德的权威性。他们作为权力的人格承载者,恰恰构成中共暴政彻底丧失政治凝聚力的另一个原因。
    3.维持专制的稳定需要以统一的政治意志为前提的高效率官员队伍。但是,前所未有的权力腐败已经使腐败成为中共官员的常规性生活方式,并使这个人类历史上最庞大的贪官污吏群体丧失了高效运作权力的能力。在深度腐败和堕落中,中共的千万贪官污吏群体完全丧失社会理想、政治道德、人格操守,蜕变成用权力攫取财富和特权地位的政治黑手党。官员队伍的高效率的基础在于政治意志的统一,政治意志在私欲和贪欲中腐烂的同时,中共暴政官员队伍的效率性也就被腐败的权力所摧毁。
    4.人心丧尽、万民唾弃——这是中共暴政在意志领域的致命危机之所在。任何专制政治都意味着特权阶层同社会的矛盾;特权阶层只能以对全社会的压抑和剥夺建立其特权。用谎言和暴力维护特权利益是专制政治的共性。现在中共暴政的罪恶和堕落超越了漫天的谎言所能遮盖的程度,绝大多数中国人已经认清中共暴政这个贪官污吏集团的反社会本性,使用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暴力压抑社会的反抗,越来越成为中共官僚集团唯一的选择。由国家暴力到人民的愤怒的恶性循环,正急速趋向人民愤怒的最后爆发和暴政的总体崩溃——在意志的范畴内,人民已经抛弃了暴政。
    物质意义上的空前强大和意志领域内的极度衰弱构成中共暴政的基本时代特征。物质是表象的,意志才是本质。本质上的极度衰弱将决定中共暴政的命运;它所拥有的强大物质力量将由于意志的极度衰弱而丧失实效性。
    (二)同中共暴政进行政治决战的基本形式
    当代中国,同中共暴政进行政治决战的基本形式,是中国各阶层民众的“维护基本人权,抗争暴政”运动,即维权抗暴运动。
    中共权贵阶层的特权和巨额财富必然来自于对各阶层民众权利的侵犯,来自于对社会财富的掠夺。因此,中共暴政在本性上是民众基本人权的天敌;中共暴政的生存,必然以侵犯、剥夺各阶层民众的基本人权作为不可缺少的条件。
    反抗的策源地在于压迫。上述情况决定,今后一个历史时期中,维护基本人权的运动将构成人民反抗暴政的主要形式。中国民主运动已经走出少数异议人士孤军奋战,少数“维权律师”在暴政法律框架内“维权”的历史进程,各阶层民众中普遍涌现的群体性维权抗暴活动已成为中国民主运动的象征。
    以各阶层民众的维权抗暴活动为主体,联合中共暴政内部良知未泯的官员、军人、警察,最终形成类似前苏联和东欧诸国那样的全民总体反抗和人民大起义,同暴政作政治决战,彻底否定中共官僚集团的专制统治——未来中国的历史将证明上述社会进程的现实性。不过在形成决战中共暴政的全民总体反抗和人民大起义之前,维权抗暴活动首先要实现几项重大转变,即由非政治意志性向政治意志性的转变,由具体事项维权向根本利益维权的转变;由自发维权向维权组织化的转变;由被动维权向主动维权的转变;由分散、独立维权向维权活动的统一协调化转变。
    1.由非政治意志性向政治意志性转变。
    民众的维权抗暴活动本质上就天然具有否定专制的特性。不过,当民众把中共的具体官员或者特定机构视为侵犯人权的根源时,维权抗暴活动的政治本质就不可能充分展现出来。只有在民众普遍意识到国家权力的中共官僚集团私有制是中国人权灾难的根源,并使这种意识转化为反抗中共暴政的自觉的社会行为时,维权抗暴活动才由非政治意志性存在,转化为政治意志性存在。也只有否定中共暴政的政治意志成为维权抗暴活动的灵魂,维权抗暴活动才能获得创造自由民主的历史命运所必需的政治能量。
    简而言之,维权抗暴运动的政治意志化就意味着,维权抗暴运动以彻底否定中共极权专制,以及附属于中共暴政的全部专制法律,作为最终的政治要求。
    2.由具体事项的维权向根本利益维权的转变。
    维权活动一般起步于对中共暴政各级官吏和组织的具体侵权行为的反抗。但是,如果只集注于具体事项,维权活动就会由于缺乏对问题的实质性理解,而无法上升为具有广泛社会意义的运动。在此情况下,具体事项的维权也很难取得真正的成果。
    起步于具体侵权案的维权抗暴活动一旦超越具体事项,提出根本性的权利诉求,其政治能量和社会意义也就随之超出具体事项的范围,而获得社会变革意义上的价值。
    典型的案例就是2007年东北富锦地区和陕西原三门峡库区的农民维权活动。这两个地区的农民在抗争官商勾结非法征用土地的过程中,超越具体的维权事项,明确提出农民对土地所有权的要求,富锦地区的农民甚至果断地实施了“还地于民”的诉求。
    上述两个地区农民的维权抗暴活动由于超越具体事项而成为伟大的预言,它昭告天下:剥夺中共官僚集团——这个中国唯一的大地主,用国家暴力对土地的垄断,还地于民,实现公民个人对土地的所有权能力,必将成为中国民主大革命的主题之一。
    在中共官僚集团把国家恐怖主义的暴力发挥到极致的时刻,中国农民已经通过维权抗暴活动,率先拉开了民主意义上的中国土地大革命的序幕。
    3.由自发维权向维权组织化的转变。
    组织化是所有社会运动实现其政治意志和社会价值的必由之路。中国维权抗暴运动的组织化的含义如下:第一,每次维权抗暴活动本身的组织化;第二,在农民、国企下岗职工、农民工、退伍军人、大学生、上访冤民、工商业从业者等各个社会阶层中,普遍秘密建立“维护基本人权”的组织。其中,“维护基本人权”组织的普遍建立,是维权抗暴运动组织化的基础。
    有必要强调,在社会各阶层普遍建立秘密的“维护基本人权”性质的组织,其意义不仅在于给维权抗暴运动提供组织化基础,更在于为民主建政提供公民自治的社会基础。这种意义上的社会基础,对于民主大革命否定中共暴政之后,迅速建立民主秩序,避免长期和激烈的社会动荡至关重要。
    4.由被动维权向主动维权转变。
    被动维权只是本能的反抗,而人类历史本质上是意志行为,本能反抗难以形成创造历史的动力。主动维权是中国人民创造自由命运的唯一选择。主动维权意味着,每个人都应当超越个人权利受到侵害才反抗的被动状态,关注属于全社会的人权灾难,并以此为基点,运用自己确定的方式,主动发起各种要求中共官僚集团归还人民基本权利的社会运动。
    由被动维权向主动维权的转变是历史性的转变,是民众普遍觉醒的象征。中国维权抗暴运动由被动向主动的转变,将拉开同中共暴政政治决战的序幕。
    5.由分散维权向维权运动统一协调性转变。
    以彻底否定中共独裁专制为政治意志,以中国“六. 四”和前苏东地区人民大起义那样的社会运动为形式,形成全民总体反抗和人民大起义的局面——这是同中共暴政作政治决战,并战而胜之的最可能的方式。全民总体反抗和人民大起义局面的形成,根本上依赖于维权抗暴活动的统一协调性机制的建立。因此,革命党人不仅要积极推动维权运动的政治意志化、根本利益化、组织化和历史主动性进程,更要明确认识到,革命党的根本政治价值的集中体现,就在于为维权抗暴运动提供切实有效的统一协调性机制。
    综上所述,中国维权抗暴运动由非政治意志化向政治意志化的转变、由具体事项维权向根本利益维权的转变、由自发维权向维权组织化的转变、由被动维权向主动维权的转变、由分散维权向维权运动统一协调性的转变,将构成中国维权抗暴运动发展的历史轨迹。上述转变完成之日,就是同中共暴政作政治决战之时。现在,转变已经开始,决战就要来临。
    民主大革命同中共暴政的决战将是中国人民诀别政治奴隶命运的最后一战,将是彻底埋葬共产极权专制主义的最后一战。
    需要指出,历史上不同时期,中共内部都曾有仁人志士以各种方式反抗中共极权专制,呼唤自由与民主。这些仁人志士最终的悲惨境遇印证了他们的勇敢与高贵,也论证了中共官僚集团总体上根本不可能实施导向自由民主的政治改良。通过民主大革命彻底否定中共暴政,这个当代共产极权专制的最后政治根据,是中国人的唯一选择,也是人类进步的时代要求。
    
    第三篇 《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的政治纲领
    (一)革命,《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的明确政治标志。
    《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简称革命党。在宪政联邦革命党人的政治意志中,革命的具体涵义表述如下:以当代中国的政治状况为背景,革命,就是彻底变革中国受中共极权暴政统治的命运;革命,就是彻底变革中国被迫接受国家权力的中共官僚集团私有制的命运;革命,就是彻底变革中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精神和文化殖民地的命运;革命,就是彻底变革中国人的中共暴政的政治奴隶的命运。
    作为《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政治标志的革命,属于民主革命的范畴。
    (二)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的原因、社会力量和基本内涵。
    社会变革的方式,即改良,还是革命,不是由人民决定,而是专制者所选择的。民主大革命的根本原因在于,中共官僚集团——这个背叛了中国文化精神的卖国贼集团,这个毁灭社会正义的贪官污吏集团,这个血案如山的反人类罪犯罪集团,这个用国家暴力欺压普通民众的政治黑手党集团——所必然造成的人权灾难、人民苦难和社会悲剧。不是别的,正是中共暴政的罪恶孕育了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中共官僚集团已经彻底丧失政治改良的政治意志和政治能力。在此情况下散布政治改良的幻想是对历史真相的背叛,其作用只表现为阻碍民主大革命政治意志的形成,延长中共暴政的存在。中共官僚集团把国家暴力发挥到极致,财富和权利的两极分化,以及社会不公正也发展到极致。在此情况下,呼吁顺从、和宽恕暴政,是对正义的背叛,其作用只表现为迟滞民主大革命的爆发,延长中国作为马克思列宁主义精神和文化殖民地的耻辱,延长中国人民的苦难。
    《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在此宣示:我们绝不顺从暴政的权柄,因为,顺从就意味着永远作极权专制的政治奴隶;我们绝不与暴政和解,因为,和解就意味着对中国曾经的苦难的背叛,对中国现实不公正的承认;我们绝不与暴政妥协,因为,自由与奴役之间没有妥协的可能;我们绝不宽恕暴政,因为,不是所有的罪恶都可以宽恕,中共暴政不可宽恕的反人类罪行已经取消了它被宽恕的资格。
    ——绝不顺从、绝不和解、绝不妥协、绝不宽恕,直至中共官僚集团作为反人类罪的犯罪组织,接受历史性的正义审判。对中共暴政的审判将既是民主大革命胜利的标志,也是中国社会恢复正义、民主建政的起点。
    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的社会力量源于社会各阶层民众。一切遭受中共暴政虐杀、摧残、欺凌、践踏、侮辱的人们,都是民主大革命的社会力量。被剥夺土地所有权能力、处于“贱民”地位的十亿农民,被剥夺了基本人权的当代奴工群体农民工,被剥夺了基本生存条件的国企下岗工人,从贪官污吏造成的重重冤狱中涌现的数百万“访民”,被剥夺居住权和土地使用权的城市和农村的拆迁户,退伍即失业的退役军人,毕业即失业的大学生,饱受各级各类贪官污吏巧取豪夺的民营企业家和小工商业者,饱受军队官僚集团欺凌与压迫的普通士兵和基层军官,因表述追求政治民主的理念和社会正义的良知而受到迫害的中共党员,因中共体制内残酷的权力斗争而受到整肃并认识到中共暴政反人性本质的官员等,所有这些来自社会各阶层的人们,共同构成民主大革命的社会力量基础。以创建自由中国为天职的革命党人,将成为民主大革命政治意志的象征,民主大革命运动的中坚。
    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的内涵可以表述如下:以各阶层民众维护基本人权,抗争暴政的运动为主体,联合中共党内、政府内、军队内追求自由民主的仁人志士,最终形成人民大起义和社会总体反抗的政治运动,运用现代人类理性和良知所允许的一切方式,彻底否定中共官僚集团极权专制统治,为创建宪政民主的联邦中国,扫清政治障碍。
    民主大革命的首要目标是彻底否定中共暴政,即彻底否定国家权力的中共官僚集团私有制,以及附属于这个政治制度的全部法律制度。为实现这个目标,民主大革命必将打击和惩罚的目标有如下两类:
    1.实施屠杀人民罪、奴役人民罪、政治迫害罪、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利用腐败权力攫取社会和普通民众财富罪、出卖国家利益罪等罪行的贪官污吏;其中持续实施犯罪并拒绝悔罪者,是民主大革命打击和惩罚的主要目标。
    2.敢于利用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专制权力对抗和镇压民主大革命的贪官污吏;其中签发镇压命令者、直接指挥镇压者,以及镇压中负有血债者,是民主大革命打击和惩罚的首要目标。
    (三)《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的性质。
    《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是民主大革命政治意志的主要组织形式,是发动和引导民主大革命的中坚力量。革命党的全部历史价值就在于同中共暴政作政治决战。
    革命党与以往的中国海内外所谓民运团体具有原则区别。以往海内外的“民运团体”原则上是依照宪政民主制度下的议会政党方式构建组织形式。但是,中国仍然处于专制统治之下。所以,所有这些议会党团式的思想混乱、组织软弱、纪律松驰的所谓“民运团体”,都没有能力同中共暴政,这个人类历史上最凶残、最诡诈、最极端、最伪善的专制政治,作政治决战。
    以民主大革命的方式决战中共独裁专制——这是《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的政治目标。革命党要依照同中共暴政决死战的政治目标,确立自己的组织原则和组织结构。
    (四)《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的历史使命
    《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的历史使命为下列两个方面:
    1. 运用人类理性和良知允许的一切方式,彻底否定中共暴政,废止中共的全部政治法律制度,结束一党专政的国家体制,最终埋葬造成重大人类灾难和社会悲剧的共产主义政治运动;
    2. 创建宪政民主制度,以实现“主权在民”原则;创建自由市场经济体制和完善的弱势群体社会保障体制,以实现社会正义和社会人道原则;创建联邦中国,以实现人民自治和民族共和原则。
    革命党将通过发动和主导民主大革命的方式,即全民抗争和人民大起义的方式,否定中共暴政;革命党将通过组织全民公决的方式,创建宪政民主和联邦中国的政治法律体制。
    《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的全部政治目标可以概括如下:驱逐马列,重建中国;否定暴政,确立民权;实行法治,宪政民主;各族共和,创建联邦。
    (五)《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对暴力的态度
    《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反对一切恐怖主义及其暴力活动;特别强调反对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暴力,因为,中共暴政的国家恐怖主义暴力是当代世界上最大的人权灾难的根源。
    《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要运用人类理性和良知允许的一切方式,彻底摧毁中共暴政的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暴力,彻底剥夺中共官僚集团对民众实施暴力统治的政治能力。
    中共建政后半个世纪以上的历史早已告诉人们,中共极权专制的政权是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暴力的策源地;中共官僚集团掌控的国家暴力则是罪恶、恐怖和痛苦的策源地;彻底否定中共暴政,剥夺中共官僚集团掌握国家暴力的能力,中国才能摆脱暴力的统治。
    民主大革命正是对中共暴政的彻底否定,因而也是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暴力的天敌。只有民主大革命才能够摧毁中共暴政,这个国家暴力的策源地,这个罪恶、恐怖和痛苦的策源地,为建立自由、民主、和平的社会扫清政治障碍。
    在确认民主大革命是国家恐怖主义性质暴力的彻底否定者的同时,必须重申属于人民的下列天然正义的权利:
    1.在中共暴政以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暴力为后盾,运用专制的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剥夺人民各项基本人权情况下,人民有权冲破专制法律的限制,运用自己确定的方式,维护基本人权,反抗暴政。
    2.在中共暴政直接运用军队、警察、监狱等国家暴力,镇压人民维护基本人权,抗争暴政的正义行动的情况下,人民拥有实施正当防卫的权利。
    3.在中共暴政剥夺人民的政治选择权,使人民成为其政治奴隶的情况下,人民拥有起义的权利——中国人民拥有通过前苏联和东欧地区式的全民大起义,彻底否定中共暴政的权利。
    维护基本人权,反抗暴政;对暴政的暴力镇压,实施正当防卫;通过全民大起义,否定中共暴政——这三项被压迫者的政治权利天然正义,符合现代法的精神,是属于人民的合法的政治强制力。只有人民合法的政治强制力在理论和实践的意义上都得到历史的肯定,中共极权专制的国家暴力才会被历史否定。
    值此中共暴政把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暴力发挥到极致,摧残民众基本人权的时期,断言民主大革命意味着暴民与暴力——这是中共暴政的思想走狗和伪自由知识分子对民主大革命的最恶毒的诬蔑。
    在暴政前,放弃反抗的权利,放弃正当防卫的权利,放弃起义的权利,即放弃合法的政治强制力,人民就放弃了一切,并将因此永远处于中共暴政的政治奴隶的地位,而维权抗暴就是人民实现合法政治强制力的社会运动。
    (六)《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实现政治目标的基本战略。
    《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确认,各阶层民众和各民族人民维护基本人权,抗争暴政的运动,是当代中国民主运动的主要内容。
    《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确认,全民总体反抗和类似前苏东地区的全民大起义,是彻底否定中共暴政的必由之路。
    基于上述信念,《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为实现政治目标确定如下基本战略:发动或积极参与民众维护基本人权,抗争暴政的运动,全力促进维权抗暴运动的政治意志化和组织协调性,为适时形成全民总体反抗的态势,进而举行全民大起义,创造政治条件和组织条件。
    (七)《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政治社会改造的五大政策。
    民主大革命的进程必然同时是政治社会改造的进程。当代中国的政治社会改造应当遵循如下五项基本原则:
    1.废止国家权力实际归中共官僚集团私有的政治制度,建立以主权在民原则和权力分立制衡原则为基础的宪政民主,即还政于民。
    2.废止中共暴政的专制恶法,创立以确认并保护公民基本人权和各项自由权利为首要原则的宪政法治,即还权于民。
    3.废止中共官僚集团以国家的名义垄断土地所有权的制度,废止实质上的中共官僚集团土地私有制,通过公正、公平的土地分配过程,建立平等保障每一个中国公民土地所有权能力的制度,即还地于民。
    4.废止中共暴政的以腐败权力为轴心,以权钱交易为基本特征的权贵市场经济体制,消灭财富和权利的极端两极分化的经济制度根源,建立以民事权利平等为基础的、体现公平竞争和人道原则的自由市场经济,即还财于民。
    5.废止适合于中共官僚集团极权统治和对少数民族实施文化性种族灭绝的国家形态,建立以人民自治和各民族、各地区共和原则为基础的联邦体制,即自治共和。
    上列五项政治社会改造原则可以概括为民主革命五大政策,即还政于民,还权于民,还地于民,还财于民,自治共和。
    (八)《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对待国家权力和国家体制的政治原则。
    1. 《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对待国家权力的政治原则。
    革命党人的唯一的政治理想,就在于彻底否定中共极权专制,创建宪政民主的联邦中国。革命党人绝不背叛自己的理想;革命党人绝不追求对国家权力的垄断。《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坚守这样的政治理念:任何人对国家权力的执掌,都必须置于人民的政治选择权之下,而人民的政治选择权又必须通过公开、公正、自由、定期的选举得到实际有效的体现。
    没有人民的同意,就没有国家权力的执掌者;人民的政治选择权构成国家权力合法性的基础。“主权在民原则”是民主大革命意志最初和最后的政治原则,也是革命党人永不改变的政治信念。
    《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再次宣示:发动民主大革命的政治目标只限于否定中共暴政,创建以“主权在民”原则为政治基础的联邦中国。革命党绝不谋求通过民主大革命自己执掌国家权力,也不允许任何个人或者政党谋求通过民主大革命执掌政权。摧毁中共暴政之后,执政权的归属只能由人民的政治选择权决定,即由人民通过公正、公开、自由、定期的选举决定。民主大革命的基本政治价值之一,就在于创建保障公民政治选择权的宪政民主制度。在执政权的归属问题上,人民通过公正、公开、自由、定期的选举实现的政治选择权高于一切。
    任何超越人民政治选择权,通过民主大革命运动直接执掌国家权力的图谋和行为,都是对民主大革命政治意志的根本背叛。完成摧毁中共暴政,创建宪政民主制度的历史使命之后,革命党就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届时《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将按照议会党的政治原则进行改造,并改称《中国宪政联邦党》,继续推动中国民主制度的发展和完善。
    2. 《中国宪政联邦革命党》对待国家体制的政治原则。
    以“主权在民原则”为基础的宪法和法律拥有最高国家权威。法律之上不再有权威,法律之下公民权利一律平等。宪法的主要职能在于确立公民自由权利,确立立法、行政、司法分立制衡的国家权力系统。“保障公民自由,严格制约国家权力”,构成法律的最高责任。宪政民主是民主大革命意志最初和最后的法律原则,也是革命党人所追求的国家制度和至上的法治原则。
    共和精神是处理各民族、各地区关系必须遵循的原则,联邦制恰是这种原则的国家结构体现。通过联邦制,既可以实现各民族、各地区独立决定自己命运的愿望,有效发挥各民族、各地区主动创造自己生活方式的能量,又能够实现各民族、各地区的共和,形成同外部世界竞争的强大合力,并避免民族和地区分离必然引发的族群、地区之间的激烈冲突。联邦共和是民主大革命意志最初和最后的国家结构原则,也是革命党人永不改变的国家理念。
    主权在民、宪政民主与联邦共和,共同构成民主大革命民主建政的基本政治价值。
    (未完待续)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