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政党动态]
   

中国民主统一党:对徐文立与吕洪来之间的看法的一点认识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徐文立更多文章请看徐文立专栏
    吕洪来更多文章请看吕洪来专栏
     (博讯 boxun.com)

    
     先拜读了吕洪来先生的高论——《谜底揭开了、中国民主党的团结统一还会遥远吗》?
    他质疑民主党主席徐文立主席突然建立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的用心不智和私心过重,然后再拜读了民主党主席的身份徐文立的《历史不容吕洪来信口雌黄》后,有这么一个感觉:哥两因为民主理念,本来关系很好,并已在一起曾有过共进退,为什么却在今天拥有了互相攻讦的言论了呢?
    我们与徐文立民主党主席就国内民主发展的问题上互相交流过,认为徐主席现在作为一个中国的民主党主席,从原则上看和民主发展前景上讲,是不称职的,但是,在没有更称职的人出现前,他来做中国民主党主席,并没有什么不可以的道理,因为他毕竟是一个敢作敢为的政治家,这一点,不庸怀疑。何况,谁有不同的意见,完全可以另立炉灶,成立自己的民主党派。
    之所以认为民主党主席徐文立做中国民主党主席不称职,是因为他虽然在推动中国民主进程上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在当今“春风撩面催人老,民主足音雨阵前急”之时,他所带领的中国民主在野党不仅不能领导所有的民主人士按照民主政治纲领行势用谋,而且自己的谋略纲领总是停顿在过去的思想状态中走不出来,不能够应时形成现时期积极有效的与北京流氓帮派智慧斗争的民主细则纲领,更没有在国内组织起来地下的秘密斗争团体。而在今天,这又是当务之急的事情。
    再看看吕洪来先生,在98年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成立后,没有丝毫损伤,而且,作为一个民主党副主席的头衔,还没有就任便逃之夭夭,因为中国黑社会的邪恶恐怖,是不允许正义的势力出台,江胡流氓集团最害怕的就是有人挑战他的独裁、黑恶与杀戮,而在特务抓捕中国民主党主要成员时,民主党主席徐文立被判了13年徒刑,之前,因为信仰还有过15年的刑期,而吕洪来先生却毫发无损,稳坐钓鱼船。
    一个人的人生,如果仅是为了投机,不管他在不在意羞辱地赖活着,都无克非议,那么,我们为什么对吕洪来先生有不好的看法呢?这是因为,大难当前,吕秒先生可以说是个顶级聪明的人,若是中国民主党徐文立主席没有说假话的话。而徐文立这个中国民主党主席对北京流氓当局却未免太厚道了,但对国内民主信仰者来说又有点太过于专断,导致被流氓特务的破坏使民主党几乎流产。原本,北方人重义,对于失败的后果,敢于承担这一点上,是中国社会许多人理解不了的,甚至认为是不智的行为。吕洪来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位。
    其实,任何时候,在政治领域里,憨厚就是愚蠢的代名词,对于不讲义道的人,讲什么厚道,讲什么义气,未免不适合进入政治领域角逐,因为这里面,必然各色各样的人都有,全谱的狡诈与立体的智慧都已经存在,一个新生的政治家,若只具备某一种功能,又不耐心接受众人的意见,肯定不适合做政治家。而对民主信仰者来说,不管是什么人,专断就必然令人们憎恶。
    我们从来不在意谁怎么去想,用中国民主党的徐文立主席的话说“心有自定”,也就是说,谁来做什么工作,都不重要,关键是如何做,能做好什么事,才是检验一个人适合什么岗位的基本标准。民主党的徐文立主席建立京津党部,尽管在国内不成功,反被抓捕做了4年大牢就被放逐出中国,但他毕竟是民主在野党派的之一实践者,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而吕洪来先生就没做到这一点,就明显有其不足。但是,徐文立作为民主党领袖之一,再继续“心有自定”,就明显有其错误,因为他已经是民主党的象征之一,他没有理由不为民主党以及对中国民主信仰者负全责,对中国的民主进程负全责。这已经不是他自己爱不爱的问题,而是必须按照民主进程的需要有所作为才是。
    我们历来就认为,在原则上,不容得模糊,因为一个人走入政治领域,就应该首先根据客观现实,思考他人的一点利益,才能赢得天下。而吕洪来先生,如果真的没有被徐主席说错,我们感觉,他恐怕不适合做政治的事,最多也只是个知名的文人,过去说,是个有点政治学问的秀才。这样的人,即使有民主思想,想民主到来,也不会冲锋陷阵,更不会有那挥戈跃马的气度。
    徐文立这个民主党主席虽然有他的许多不足,但他应该说可以作为一个政治家立于中国,尽管他被迫害后不得不在美国暂居,并在美国继续民主党事务,使民主党就已经分裂,不能更正确的指挥;人们虽然还对他有些不满或腹诽,但,不少的人还是愿意暂时承认他是其一民主党主席,而作为有点聪明与灵活的吕洪来先生,就不会有这么多人去恭维。因为政治家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特别是动真时,做好做坏还在其次。因为当今中国,民主党类的是不允许存在的,没有反叛的精神就根本做不到,虽然这里面还需要某些妥协,但有一点已改变不了——必须敢为人先。
    一个很想从政的人,如果能把自己的生死度外,这样的人,起码的勇敢还是有,关键是他能否做好政治事业;还在于他知道不知道与智囊群体走在一起,利用群体的力量和智慧在国内开创一片蓝天、方是重之之重。这一点,是该作为民主党主席的徐文立先生深刻考虑的客观实际问题,也是民主党主席徐文立先生改头换面、夹住尾巴好做官的最 起码准则。
    目前,北京流氓政府的邪恶锐气,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他们除了关押、杀戮,蹂躏,没有什么再高的手段改变邓帮的颓萎状况,只有逐渐死亡没有更好的选择,甚至,连苏联共产党的选择机会也将全部丧失殆尽,成为人类最不齿的一群流氓低能儿。因为他们整体的腐化堕落不能改变,尽管他们想改变,可他们自身的不良行为、和丑恶的姿态已经完全制约住了他们走更正确的路。
    在这非常时期,如果仅是专心北京流氓帮派死亡的人,或认为自己还是政治家的话,就应该全身心投入自己的精力,使民主进程的道路更明朗宽敞一点,使各色各样的人都愿意走民主发展之路,或者说,让更多的人乐意进入民主隧道中来。这也是民主党主席徐文立先生的份内事,可徐先生作为民主党主席并没有做到,也是我们认为他现在是中国民主党主席不称职的又一大理由。
    但是,不管谁来质疑政治家的位置,作为理性的人,或欲有一番功业的人,只要不是投机的人者,他会以民主发展为主线。若是个别在这民主进程里面不起好的作用,或只是为了搞臭某个人,这未免肤浅阴暗了些。至于民主党主席的位置,事实上也不可能徐文立自己能做,再说,他不一定绝对的就能做好,就象当年的中共,毛泽东的前身,有多少他的顶头上司,其后来还不是被他超越了吗?如果吕洪来似的先生对徐文立的主席位置有觊觎,不妨自己做点什么,然后去争取。而且,也不会因为有个徐文立做了主席就影响了吕洪来似的先生的公平拥有机会。若是民主党主席徐文立先生因为当年那点猫腻,不再理睬吕先生,其本身心胸太狭隘了些,但吕先生也应该懂得,不在一个层次中,事实上也很难共局。
    再者,如果吕先生对现徐文立先生任主席的民主党有成见,就象王希哲先生反复指出:“在国内高压,事实无法合法的程序召开全国代表大会的情况下,幼芽的民主党只有两条路:一条消极主义,事实让民主党自然消亡,一条,部分中坚骨干分子站出来先拉起山头(如查建国),成为中流砥柱不畏牺牲坚持到明天”,吕先生完全可以另立山头,就象徐文先生另起炉灶一样,并不过分,因为中国有吕先生的推动作用不是坏事,到是遗憾把这时间用在对徐文立主席这样的人有意见未免多余,或深挖其真,甚至是愚蠢。
    换言之,若是吕先生真正是个政治人物,大脑就必然存在两股力量:一股是使你自己觉得自己是天生的伟人或智商高的材料,另股却又是使自己“不可能做到”地矛盾着,所以,我们在这里判断吕先生不适合在政治领域中做些开拓事已有理论根据。事实上,在民主信仰者的里面,也确实不缺少这样的理论家。
    再提醒吕洪来先生,如果你有临阵逃跑的聪慧与灵活,你最好不要奢想在今天的政治上层做些什么,特别是北京流氓政府这么暴虐,就没有必要担当这样的风险,因为在你遇到失败时,就会后怕得不行。这原本并不是什么大错,因为人本身的思想和承受力是完全高低的,没有必要希望所有人都能勇敢地面对死亡和暴虐。但我们知道,做一件大事,真正不成功的原因就是自我怀疑,自我害怕,自我动摇,使很多没有远见的人连尝试的胆魄都不能产生,使其真正的能力荒废掉。
    明眼人都知道,如果自信是成功,成功的可能性才会更多地产生,每每相信自己“我能做到”,才能产生“我该如何做”的念头,才会有“如何去做”的正确方法,并为之努力。无论什么环境,只有深虑远谋的人才知道在实现民主中国之前进行积极的自我暗示,才能看到曙光,也只有这样,在民主信仰者的努力下,才能实现中国的全面民主。
    往往,令我们最可悲的是,阻碍我们民主进程最后获取成功的不是不知道的事,而是一些司空见惯的事,和自身固有的观念、前人的经验、世俗的眼光,这一切都会成为枷锁套住民主信仰者的手脚,或行为人的思想,让其不轻易跨出成功的第一步。更况,真正实现中国全面民主政体,就只有开拓、创新、打破常规,还要能诱导更多的人积极介入。这也是中国民主党主席徐文立先生的份内使命。
    再看吕洪来先生,过去没有做好,却总结以往的经验教训,不是善意的找出中国民主党徐文立主席的真正错误,到是继续质疑徐文立当初的用心,这未免太不正确,甚至是愚昧的行为,因为徐文立即使出于私心,只要是对中国的民主事业有利,就无可厚非,到是临阵撒丫子逃跑的人,让真正有点信仰的人不敢恭维,更谈不上有什么公心。
    是的,能独立思考的人,或有独立意志的人,则会利用自己具备的基本常识和事实来进行理性更理性的探索,并不时的能做出一些更合理的假设,然后得出自己的准确答案,并且敢于坚持,并能够进行全面思考和定向开拓,自己制定计划去实施。也只有这样,方知道升华,也定能能出奇制胜?
    这就是徐文立类型的政治家的思想性格,而作为吕洪来先生,最多的也只能是从基层做起,慢慢地上浮,表面上是正确,但真正开拓民主政治,服务于中国,他不具备这样的思想和起码的功能。也是当初徐文立们选择他做开拓的事的一大失误。
    不仅不同道在开初不能与谋,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开初也没有必要共谋天下。当初以徐文立为首的在国内建立民主党的失败,并不是不合中国的宪法,而是因为中国的宪法早被个别独裁者践踏在脚下。而在开初,若想建党组团,就应该让更有智慧的人和更有胆略的人先组织起来,并能秘密地进行,那么,中国的民主党就会走得比现在还好。当然,能为天下先,也是难得可贵,是一般见识的人根本不懂得的事。所以,作为徐文立主席,对于临阵逃脱的人,也没有必要厌恨。
    特别是,我们处在的中国就是这样的条件,不要奢望突然的转化,使大多数有民主思想的人和我们一样能前仆后继,而且,我们已经看到,李鹏的儿子又进入了权力圈,就是一个北京政府继续流氓、独裁的简接信号,所以,我们还是做好铲除北京流氓势力的工作为上,不再等待他们自己演化。顺其自然,还要从点滴做起。
    余下,奉劝那些愿意窝里斗的同仁,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用心,想达到什么目的,那种欲用牺牲他人而抬高自己的一切手段,都是卑鄙下流的,真正的民主推动者,他不屑于内部斗争,若是意见不统一,前面已经说过,完全可以另立山头,我们不认为有什么不可以,只要是走一个方向就可以了。而且,随着更多的实践,大家会走在一起的,这方面,我们没有必要争论。
    当然,共同探讨工作方略和提出不同的意见,以及进行必要的批评,还是很需要的,只有顽固不化的人,才不乐意听取不同的意见,并对必要的批评耿耿于怀。但是,对人身上的攻讦,应该说是别有用心的勾当。
    
    京欣执笔于2008年6月24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民主统一党热烈庆祝中国民主党成立十周年
  • 中国民主统一党公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