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政党动态]
   

三民主义的相互关系/中国泛蓝联盟张良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10日 来稿)
    三民主义,就是我们平常讲的民主主义、民族主义和民生主义。如果我们只是教条地理解三民主义,在现实的宣传、斗争中,是很难打开局面的。
    
     中山先生说人有三种:先知先觉、后知后觉、和不知不觉。在中国大陆民主化的进程中,积极要求民主的人士,基本上属于先知先觉。他们完全意识到,中共的独裁统治剥夺了人民的天赋人权,要想改变中国的现状,就必须坚持民主主义,还权与民。 (博讯 boxun.com)

    
    但是,这些先知先觉的斗士们,忙忙碌碌几十年,成就寥寥。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甚至因为现实生活的压力,而完全放弃了实现民主主义的两个必不可少的手段:民族主义、民生主义。
    
    我们知道,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先知先觉者就是这样的真理掌握者。但是,如果不能够被普世的后知后觉的大众所接受,真理就毫无价值。哥白尼的地心说,放在家中阁楼上几十年,外面的普罗大众照样过自己的日子。只有发现了真理并且找到让世人认同方式的人,才能够实现真理的价值。
    
    三民主义的关系中,民主主义无疑是龙头。因为民族主义、民生主义,在人民有了民主行政权以后,都是顺水推舟的事情。但是,中国大陆几十年来的民主主义没有成功,就是没有找到让人民认同的方式。且不说中国人一贯被批判的劣根性,其实,放之世界,人性都有弱点。基本上,很少人愿意为了看不见的理想去战斗,但是,人却可以因为现实的利益而毫不迟疑地拿起武器。
    
    在今天的大陆,有多少普通民众认识到民主是他们现实的利益?在许多人看来,民主不过是一张选票,而不是实实在在的钞票。我们知道,这样的认识是短浅的,但是这就是现实的情况。如何让人民认识到只有民主的制度才能够保障他们的权益?这就要我们好好的利用民生主义。
    
    现在遍及大陆的维权运动,就是民生主义的表现。中共当局“先富起来的”经济政策,是通过垄断资源的方式实现的。毛泽东时代的土地改革、国有化,通过野蛮抢夺的方式,把私有的生产资料(特别是土地)收归国有。而到了邓小平、江泽民时代,又通过没有监督的私有化,把国有生产资料通过贱买、白送的方式,转移到了官僚集团的手中。
    
    看起来那么复杂的中共两个截然相反的朝代的“社会主义化”以及 “改革开放”,本质上却是为了同一个目的服务:实现生产资料社会财富的大转移。这个转移,因为没有监督、不透明,自肥了中共统治集团。今天贫富悬殊的原因,不是因为个人的因素,而是这个社会造成的。就是说,这个社会根本就没有建立一套机制,改善人民的生活。从三民主义的理论来说,这就是民生主义的问题。
    
    中共利用强制性的国家机器,对于中国人民进行了两次盘剥:毛泽东公有制以及邓小平的私有制。之所以如此,根本原因就在于没有民主。我们应该认识到,中共对于经济资源的垄断,是通过对于政治资源的垄断实现的。
    
    今天,大路的普通民众不见得会关心民主,也有可能还会害怕这个话题。但是他们为了自己的权益,不会害怕维权,不会不关心民生。由此可见,民生主义实在是实现民主主义的有力的武器。如果我们在宣传中,告知民众,“取消垄断”这个提法,就是中山先生百年前的民生主义,是不是会更有利于让人民接受三民主义呢?
    
    民主主义的另一个武器,毫无疑问,就是民族主义。中国民运这么多年的失败,就在于外求过多。一旦有人想到要搞民主,就会想到要得到西方国家的支援,希望西方媒体的关注。每每西方大国的元首访问中国的时候,口袋里也必然会有一份所谓的名单。举凡知名的民运人士,都会成为会谈中的一个话题。甚至,成为中共的筹码,成为中共在与西方国家的经济、政治谈判中的筹码。在这个方面,中共显然已经成了操作这类议题的翘楚。
    
    我不反对人权保护。但是,在中国普通老百姓的人权没有得到切实保障前,这些政治异议人士的人权得到了一种超越国界的关注,究竟对于中国大陆的民主化有利还是有弊呢?过分地仰赖洋人的支持、保护和关心,已经成为中国民运的障碍。大陆的民主化进程,应该更多地利用民族主义这个武器。
    
    一方面,我们必须揭露中共的虚伪的民族利用主义。区分民族主义和民族利用主义的一个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时效性。民族主义在对待民族利益方面,是一贯的,不会因为某一事件发生的时间不同、而改变。而民族利用主义不同。他们对于同样的事件,会随时间的变化,而有不同的说法。比如当初南领馆被炸,中共能够怂恿青年学生上街抗议。但是事过境迁,他们就用尽一切的办法消除人们对于这个事件的记忆。当中共需要压迫日本在某些谈判领域让步的时候,中共会默许国内反日的情绪。但是一旦中共的目的达成,它就会毫不犹豫地打压反日积极分子。这一切说明,中共实行的不是民族主义,他们不过在利用民族主义。仔细研究一下中共这么多年的外交政策,就可以看出里面没有一丝一毫的民族主义的影子。有的,只是利用主义。而且,这种利用,都是用于对中共有利而不是国家有利的方面。
    
    民族主义的题材,在大陆可以说是多如牛毛。中日关系的问题、钓鱼岛的问题、南海问题、台海问题等等等等。我们必须清楚到认识到,这里面对于泛蓝联盟来说至关重要的一个民族主义的题材,是中俄关系的题材。如果能够把大陆同胞的注意力,从中日关系方面转移到中俄关系上,中共的一系列出卖民族利益的行径,就会大白于天下。
    
    民主主义者们,因为没有充分利用民族主义这个武器,而在以前的斗争中走了弯路。现在,泛蓝联盟应该抓起这个武器。这是我们团结年轻人的粘结剂。反过来说,不考虑民族利益,我们又何必在大陆推动民主呢?地球村如此之小,我们只要想个办法移民到民主国家,就能够实现生活在民主体制下的愿望。所以,在大陆推广民主而不提民族主义,无异缘木求鱼。
    
    民主主义是三民主义的龙头,实现民主主义是三民主义的最高目标,也是化解其他两个主义面对得问题的必要条件。但是,在独裁的大陆,民族主义和民生主义是三民主义的现实工具,是促进民主的武器。没有这两个武器,三民主义就没有实现的可能。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