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政党动态]
   

中国国民党精神党员致主席马英九先生的一封信/雷影
(博讯2006年9月06日)
    一、临门三问
    
     马英九先生,您好!怀着激动而又错综复杂的心情,想问您几个问题。 (博讯 boxun.com)

    
    你心里还有中华民国大陆地区的十几亿人民吗?
    你还记得自己是中国国民党而非台湾国民党的一员吗?
    你还记得总裁蒋公,前主席蒋经国两位先生弥留之际未能完成「光复大陆」历史使命的遗憾和对后来人(国民党同志)的期许和嘱托吗?
    
    蒋公遗书:「自余束发以来,即追随总理革命,无时不以耶稣基督与总理信徒自居。 无日不为扫除三民主义之障碍,建设民主宪政之国家,艰苦奋斗。近二十余年来,自由基地日益精实壮大,并不断对大陆共产邪恶,展开政治作战,反共复国大业, 方期日新月盛,全国军民,全党同志,绝不可因余之不起,而怀忧丧志。务望一致,精诚团结,服膺本党与政府领导,奉主义为无形之总理,以复国为共同之目标,而中正之精神,自必与我同志同胞,长相左右,实践三民主义,光复大陆国土,复兴民族文化 ,坚守民主阵容,为余毕生之志事。实亦即海内外军民同胞一致的革命职志与战斗决心,惟愿愈益坚此百忍,奋励自强,非达成国民革命之重任,绝不中止!矢勤矢勇,毋怠毋忽。」前主席蒋经国临终夙愿:「三民主义统一中国。」
    
    请问,您还有您的同志们,还记得否?如果已经淡忘,请将国号「中华民国」以及党名「中国国民党」和「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和党旗等一并埋葬。让历史云烟就此散去,是非恩怨就让后来人评说。一来让推翻帝制的民国先烈、国军抗日烈士、内战中牺牲的国军、中共建国初屠杀的上百万的遗军官兵们的冤魂散去,不要残存一丝「平反」的期待。二来,让大陆这些对您和国民党有着期待的民运人士们死心,让他们要么绝望的活着,要么只身继续奋战、刀枪火海,自生自灭。三来让中共继续篡改着、掩盖着历史,用一个谎言去掩盖另一个谎言,在谎言中永远「伟大、光明、正确」地将这个国家、民族绑架着拖入没落的深渊。
    
    在这里,我不想和你去探讨历史,历史已经被中共掩盖、篡改的面目全非,历史已被你们遗忘的心甘情愿了。
    
    在这里,我也不想异想天开的请求国民党坚守「光复大陆」这样曾经激扬着多少人的梦想,我能够理解,现在的国民党是民主性质的政党不再是革命性质的政党。
    
    我只想说,如果你还有一天坚持「中华民国」的国号,还有一天冠着「中国国民党」的名字,还有一天高举「青天白日满地红」的旗帜,就不要忘记那些曾经为之前赴后继死去的中国人,不要忘记国父孙文先生、蒋公以及蒋经国先生弥留之际的期许。对一个在野党来说这些包袱的确太大了,大到望而生畏。然而如果决定继承他们的衣钵,你就必须去承担,如果承受不起,就请放下,不要假之以苟且偷生的外衣,请大大方方地走出历史的阴影,放下历史使命,把自己洗刷的干干净净,重新做个「完美的」「不粘锅的」民主性质党派。
    
    既然继承了中国国民党先烈们的衣钵,就请你们认识到,中国国民党和民进党不一样。中国国民党是中央性质的大党,而不是地方层次的民进党。民进党对台湾的民主事业的确做出了不小的贡献,局限于台湾地区来看,施明德主席等人让人肃然起敬,然而放在整个中华民国来看,他们恰恰是以牺牲中华民国的整体利益为代价的。正是地方主义意识(极端地就是走独)和中共的夹逼,才让退守台湾的中国国民党这中央性质的政党和中华民国落魄到今天这么不堪的地步。——请你和你的国民党同志们在台湾和民进党斡旋的时候,不要忘记自己的出身和历史赋予的使命(也算是包袱吧)。
    
    同时这里送上您一句话:台湾的前途在大陆,中国国民党的前途在中国。
    
    二、关于「开放党禁后,国民党一定会回大陆发展」要说的话
    
    马英九先生,说到这里的时候,我要称呼你「马主席」,因为我自认为是中国国民党大陆精神党员。
    
    我要告诉你,我首先是个三民主义者,当有一天从网络上了解到「中国泛蓝联盟」后,我参加进来,并坚定不移地确定自己是中国国民党精神党员的一分子。「中国泛蓝联盟」是个网络社区松散性组织,以国民党党章对大陆精神党员的要求「反对共产制度,认同三民主义,与中国国民党共同致力于国家统一事业」为宗旨,2004年8月中旬由武汉孙不二先生发起,孙不二先生曾经在连主席来大陆访问前去北京迎接遭受强行阻止,后来更是遭受15天拘留。去民政部注册,也遭到拒绝,并列为非法组织。由于中国泛蓝联盟重庆成员张起今年6月4日悬挂中华民国国旗以及国民党党旗遭受20天拘留。他们的网站遭受封锁,用来交流的QQ群多次遭受关闭,最近由于以孙不二为代表的100多名成员(即国民党精神党员)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加人大选举,加上湖南张子霖最近呼吁9月18日长沙纪念抗日国军烈士,剩下的唯一QQ群「马英九的FANS临」又遭封杀,成员多人遭到传讯和警告。
    
    此外还有,连主席2005年来大陆访问,大陆民间近百人冒着做牢的危险联名申请加入中国国民党,但后来自然不了了之。由此可以看出,大陆人民没有忘记国民党,但是我请问马主席,你们还记得我们吗?
    
    我这里不想做过多的呼吁。主要谈谈我个人的经历以及对国民党的认识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的小插曲。
    
    我出身「根正红苗」的农民家庭。小时候是唱着《东方红》《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社会主义好》等等歌曲以及《地道战》等描写八路军抗日战争,以及内战片《大决战》长大的。没有一部片子是反映国军抗战的。小时候,知道共产党救了中国,国民党不但不抗日,还给日本人带路(汉奸),国民党不是特务就是汉奸。玩游戏也是演八路军打日本鬼子,打国民党特务汉奸。灌输式作业,让我们以社会主义接班人自居。
    
    初中的时候,有了一定独立思考的能力了。但是这是什么样的教科书呢?抗日部分除了大篇章描叙八路军新四军抗战之外就是「中国军队」一笔带过,我对这个所谓的「中国军队」感到好奇起来。
    
    初二的时候,一次事件一句话让我被「国民党」这三个字开始被吸引住了。
    
    我的家乡是个很贫穷的农村。在「九年义务教育」制度下,很多人读不起书,小学升初中的入读率不到三分之一,能够坚持到初三的更是不到五分之一。但是政府搞起了扫盲,搞起了「九年义务教育」。「九年义务教育」就是强制性规定每个孩子都必须初中毕业。然而事实是,入读率如此之低。不是大家不想读书,是很多人读不起书。义务教育是父母的义务,而不是政府的义务。小学的时候,在扫盲运动中,我们这些小孩子就得用几天时间给那些文盲做作业,为了完成任务,那一段时间抄作业是一天抄到晚,然后写上别人的名字交上去。上初中了,还是给那些辍学的人写作业,同时为了应付上面来人检查,乡政府花「工钱」请那些失学的孩子来教室坐坐,假装上一个上午课。那些上面来的领导呢?随便检查完就和乡政府官员学校领导去饭店了,饭店里待的时间比学校里还长(估计是前几十年中国大陆人饿怕了,最大的嗜好就是吃)这些虚假之风,形式主义早年给我童年纯洁的心灵添上了难以抹去的阴影,让我认识到「老师也不诚实,也造假」,自然地养成了对所谓权威的质疑精神。
    
    更重要的是上初二的时候发生的一件事情。有一天,校长晨操后宣布(发了很大的脾气,当面烧掉了以前部分没有完成学业的初中生毕业证书,那时候出去打工初中毕业证书还是有点作用的,所以有些没完成学业的人会回来拿钱买毕业证书),没有交补课费(星期六成为周末后仍然上课,算作补课)的同学全部回家,交钱就允许来上课,不交钱就不要来上课了。补课费好像也不多,就30块钱,但是那次我发现除了我和几个同学之外,全班几十个人都回家了,老师干脆不上课了。后来大家陆续的来了,但是这次以后有十几个人没有再来了,其中包括了一个女同学。她是留级生,留级不是因为成绩不好,而是为了更好的成绩,她成绩非常好。和我同桌,人很漂亮很聪明,我们在一起经常玩脑筋急转弯的游戏。除此之外她似乎对历史很有兴趣,经常和我谈时事(小孩子都才十三十四岁,其实也就是吃饭读书身边发生的事情,有点不满现状)讲历史。就是她走的那前几天,她和我讲了国民党,什么事我不记得了,事情是由读不起书,看不起病说起的,我直到今天仍然忘记不了她最后说过并且强调的一句话:「国民党一定会反攻大陆,打回来的。」我这个三乡统考政治考第一,历史考前三的老师眼里的好苗子当时根本听不懂什么叫「反攻大陆」,只知道我们要解放台湾,所以当时我很震惊。
    
    解放台湾,以前说是解救台湾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后来台湾人回大陆,一个个都是大款,我们乡一个台湾人回来后,在我们那穷地方给他们亲戚盖了一栋三层小楼房,今天看来很老土了,但是那时侯在我们眼里是标志性建筑,有钱人照相都把它照进去,同时周围房屋的破败还是不幸地同时陪衬了进去了。就为了那三层小楼房,听说住在山里几十年没看过洋房的老人都揣着干粮专程来看新鲜。(从这里就知道那时候穷成什么样子了),高中之前,10多年我吃过的水果个数十个手指头数的清楚。初中三年,住学校,每星期带两瓶咸菜(一般一瓶辣酱,一瓶酸菜)就是每餐的下饭菜,饭在食堂里打(那时候食堂只提供饭),那时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我没失学得益于我父亲十五岁开始在村书记的安排下当了乡村代课教师,有点薪水拿。为此我父亲无偿给他们家(大户人家)挑了几年水(过去的长工),我想我父亲也是心甘情愿的吧,这时候农村人的思想和解放前比没有什么太大变化。我外公「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活活饿死在床上,从来没有听我母亲抱怨过政府,听母亲说我外公多少有点文化,吃不惯米糠(吃米糠上厕所的时候象刀子割着疼,但是由于米糠不容易消化,在肚里存的时间长,不觉得饿,那时候还是好东西),死之前喊着饿,凄惨可以想象。淳朴的农村人只相信“命”。
    
    看见回来的台湾人个个那么有钱,再由于改革开放香港台湾的影片也引进来了,我们发现他们不像书里、别人说的那么穷,我们自然没有必要“解放同胞于水深火热”之中了,这时候我又感觉被欺骗了,我开始质疑自己以前被灌输的“党文化”。
    
    自此,「国民党」开始充满着诱惑地进入了我的大脑,吸引着我去探询那段被掩盖、篡改的历史。
    
    后来高考,我选择了两个城市:南京,武汉。
    
    和您分享完我的过往后,让我和您再来回味一下让「国民党」三个字深深驻进我脑海的这个辍学女生的话:「国民党一定会反攻大陆,打回来的。」
    
    那之后我和她失去了联系,初二辍学的她不知道会不会上网,不知道国民党FANS的她知不知道有这么一天一个英俊潇洒的国民党主席在大陆人几乎对国民党失去信心的时候说:「开放党禁后,国民党一定会回大陆发展。」
    
    是的,「开放党禁后,国民党一定会回大陆发展。」马主席的这一句话让多少和我一样的国民党精神党员们们欣慰,欢呼,奔走相告呢?
    
    然而,我想再问马主席,那么开放党禁之前呢?国民党有没有责任和大陆的人民一起推动民主事业,最后迫使中共开放党禁呢?我们不需要中国国民党违背台湾主流民意,以台湾的安全做赌注来和我一起肩并肩地抗争。但是我们需要,需要创建中华民国的中国国民党正统衣钵的继承者们知道我们的存在,知道我们还在为着和你们一样的信念(至少还存在于党章里)努力着,知道我们心中有一个落魄到台湾小岛的本来应该光明正大地端坐于南京总统府大院之内的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先生。
    
    三、台独、独台或者统一
    
    台独是地方主义的极端走向,情理可以理解,但不能容忍。不管是从历史脉络还是地缘关系来看,台湾没有独立的资本。统一是中国大陆人上到中南海下到村夫走卒们不二的坚持和可以拿命去拼的梦想。
    
    维持现状,就是独台,是消极台独。
    
    统一,从蒋公到蒋经国先生毕生的梦想,然而到了现在的国民党主席呢?变成维持现状了,然而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现状呢?蓝消绿长,长此下去不用半个世纪,两代人轮替后,就是台独变成主流了。
    
    台湾的前途要么台独,要么统一,夹在中间维持现状是消极的做法,处于两面挨打的地位。要想有所为,就应该积极占据主动位置,继承两位蒋先生的遗愿,与时俱进地喊出:民主统一中国。
    
    「一国两制」,就是台湾同胞答应,大陆人们也不答应。凭什么台湾人可以选举,选自己的领导做一等公民;香港人也可以选举,只是不能选自己的领导,做二等公民;而我们大陆人就只能选村长,而且还必须是党员,甚至内定好了的呢?是所谓三等公民。
    
    我们要的就是民主统一中国。所以希望马主席顺应台湾民心的同时,也适当考虑一下大陆人民的想法,两岸民意绝对是不可分离地孤立对待的,台独或者消极台独必将被大陆人民唾弃,以至于不惜一战。
    
    美国人指责中国政府人权有问题,中共政府说他干涉中国内政。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者政治社团党派能象中华民国政府,中国国民党这样有资格「干涉中国内政」。连战主席大陆访问之后国共有了沟通渠道,正是中国国民党把握机遇重返历史舞台,为大陆民主事业做贡献的时候了,然而我们期待一年有余,看到了什么呢?又爱又很,激动过后只剩下错综复杂的无奈。
    
    四、我的一个愿望
    
    中国国民党已经完成了由「民主革命党」向「民主政党」的过渡。民主的政党当然不可能再拿起枪革命。加上中国共产党自邓小平以后修改错误路线,改革开放,直到目前人们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中国人几千年来的大问题——吃饭的问题,解决了,也算是不小的成就。同时也等于拯救了共产党。
    
    然而中国共产党,只搞经济体制改革,顽固地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就目前的发展趋势已经危害到了经济体制改革本身、改革开放的成果,阻碍了经济的发展、国家的进步。贫富差距拉大,他们抛弃了原旨共产主义价值观,财富集中于少数红色权贵阶级手里。任何试图改革政治体制的诉求都被冠以「反党」「企图颠覆政权」等罪名投入牢狱。社会道德败坏,一切向钱看,伦理价值观在金钱面前不堪一击(正是如此胡锦涛主席号召学习「八荣八耻」)。如此下去国将不国,怎么得了。
    
    所以,我希望国民党首先与时俱进,修改党章里面对大陆精神党员的要求「反对共产制度,认同三民主义,与中国国民党共同致力于国家统一事业」,删除「反对共产制度」变成「认同三民主义,与中国国民党共同致力于国家统一事业」,让「反对共产制度」作为选项或者内容存在(大陆人包括中共几乎没有人相信共产主义了,记得大学的时候政治课老师说到共产主义的时候台下同学们噗哧笑声不断,更有人建议以后拍照片的时候不要喊茄子,喊「共产主义」就可以了)。
    
    这样一方面有利于实事求是地打开国共和解的局面,也有利于国内精神党员的人身安全,有利于发展。
    
    就目前的形势,有很大一部分人希望开放党禁后中国能出现类似美国的两党政治,民主化的国民党和民主化的共产党,这也是我的最大梦想,能这样的话真是我中华民族的大幸啊,只有这样我中华民族才能真正崛起,走上强国之路!
    
    五、民主之路在何方
    
    当前大陆维权运动此起彼伏,在当局的打压下步履维艰。人们民主意识在网络时代空前高涨。网络上,蒋公和国民党的历史开始被人们自发地公正客观地认识和对待,卫国战争中牺牲的国军将士被人们歌颂,人们自觉地去探询这段被掩盖、篡改的历史,中共抗日「中流砥柱」学说被前所未有的质疑和否定。特别是民主的台湾嘈杂之余给了大陆人民对民主前所未有的憧憬。马主席成了全球华人的政治明星,网络上更是流传说:如果马主席来大陆选总统肯定也能成功的。
    
    民主之路在何方?多少人不自觉地和我一样向南方那个小岛看去。正所谓「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马英九先生,你是否也能象蒋公和蒋经国先生那样,惆怅之余,多北望几眼呢?
    
    还是那句话:台湾的前途在大陆,中国国民党的前途在中国。请马主席慎思。
    
    致敬。
    
    中国国民党精神党员 中国泛蓝联盟(网络社区)成员雷影
    西元二00六年九月三日 抗战胜利纪念日于武汉
    
    请孙不二先生审阅,同时请陈荣利先生校正排版打印后代为转交给马英九主席。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