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政党动态]
   

泛蓝联盟:政治特区我之见/凡骨
(博讯2006年4月12日)
    作者:凡骨(重庆市)
    
     1894年1月,国父中山先生上书李鸿章,热切希望能跻身体制内改良中国。中山先生虽被称为“革命的先行者”,但却并非天生的造反派。他的一生并不都是“革命的一生”(他不是共产党员)。先生经历了一个从上书到造反,从改良到革命的转变。在8000多字的《上李傅相书》中,先生提出了广为人知的一句话:“人能尽其才,地能尽其利,物能尽其用,货能畅其流。”是“富国之大经,治国之大本”。现在来看,中山先生提出的话依然没有过时,在度过近两个甲子之后,历史又回到了起点。 (博讯 boxun.com)

    
      可是当我们细细品读这句话,“人尽其才、地尽其利、物尽其用、货畅其流。”哪里是政治改革的主张?稀缺的资源如何最有效率的进行配置,是经济学的核心问题。这分明是经济改革的建议。国父充其量在要求能够有效率地合理配置稀缺的资源,其背后无非是一个降低交易成本的问题。当然这涉及制度经济学,可是这仍然是经济学问题。之后李鸿章并未理睬,同年11月,国父改经改主张为政改主张。提出“驱除鞑虏,复我中华,建立合众政府。”原本想当盛宣怀的国父,从此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不造反就是最大的造反,因为他造了中国两千年传统的反;不革命就是最彻底的革命,因为他革了中国两千年传统的命。如果今天大陆设立政治特区,我们仍然可以顺着国父当年的四句话,理清改革的思路!我想这实现四句话才是三民主义的目的。
    
      是为序。
    
    
      一、市民社会(笨蛋!管他谁当总统,只要格林斯潘当美联储主席就行!)
    
      经济水平的发展在最有效率地配置资源,最有效率地配置资源在于社会分工的细化,社会分工的细化在于交易量的上升,于交易的上升在于交易成本的降低、而降低交易成本在于保证交易安全、保证信息水平、通畅。此时市民社会间的横向沟通越充分,行政权力干预越少,保障越充分则交易成本越低。此时社会就是一个契约型社会,契约社会只能是法治社会。市民社会独立于政治权威,成为社会的中心,政治权威让位于市民社会并为其服务。行政权力充当守夜人的角色。此时的社会分工才能细分,细分意味着合作,合作意味着谁也离不开谁,谁也离不开谁意味着社会结构的稳定与和谐。市民社会安定,政治权威才无被革命之虞。
      1、经济不能过度依赖于出口,否则经济命脉永远掌握在别人手里。应越来越多地依赖于内需来发展经济。通过对国内分配向低收入者倾斜、提高金融水平的提高来拉动内需、促进就业、保证经济安全是国家经济的战略性问题。重工业的发展,依赖于轻工业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金融水平的提高,依赖于社会行为的可预,社会行为的可预依赖于信息的通畅、水平,纠纷解决程序的有效。没有强大有序的市民社会的经济支撑,军事力量、国防力量只能是空中楼阁。这也是苏联为什么被军备竞赛拖垮,而美国没有。国民党为什么被中日战争拖垮,而英国没有的根本原因。战后的日本、台湾大规模私有化,而是他们能在70年代崛起的主要原因。
      2、明析产权仅仅能减少交易纠纷、降低交易成本,促进经济发展。但以非正义的方式明晰产权所引发的社会矛盾与冲突却会增加社会交易成本,阻碍经济发展。所以应尽快公正转让国有资产,改国营为“还产于民”。管理层收购与员工层收购并举,国企职工应分得相应(参照福利分房制度吧)的股权。国企市场化、社会化、以激活股市。开放农村土地市场,允许其自由交易(抵押),以土地入股。扩大农民的融资渠道。拆迁补偿由政府联系多位开发商,被拆迁民众招标竞价。开发商与民众签定协议。商业性开发不能受到行政权力的扭曲。
      3、落实金融法,证券法!金融体系不受地方四大班子干预。禁止内部交易、禁止操纵市场市场、禁止短线交易。大宗股票交易控制,打击股票市场的财务性(而非资产性)重组。按WTO规定,给予民营企业同外资企业相同的经济参与资格。民航、电信、银行、新闻、民企与外企同等资格,防止民族资本流失。废除经济法中对民企、外企、国企的不平等规定。
      4、逐步打开风险投资渠道、开放民间银行、证券公司等民间金融机构、开放民间融资渠道,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局面,以降低交易成本,拉动内需。改以住的银行为主导的金融体系为股票市场主导。建立信用体系,各银行信用体系联网。提高不诚信者、金融投机者参与经济活动的门槛、社会风险,都依赖于信息披露体制的建立与实施。
      5、金融水平,股权交易、风险投资的发展前提是市场透明度,是信息披露制度。信息披露机构独立化、中立化是前提!在广泛复杂的市场经济里,信息的自由流通涉及到太大的公众利益。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哪个政府能够雇佣足够多的监督管理员,揭露并矫正市场中的不良行为。政府的监督由于缺乏有效的激励机制,反而变成为寻租与腐败的温床。一个自由的,不加审查的新闻媒体则不仅可以独立地提供完整的、公正的市场信息,而且他们能成为中国市场经济的重要纠错机制,媒体将公司做假与商业腐败曝光,是一种最自然的金融风险的规避手段。可见新闻自由对经济的促进作用。开放对新闻媒体的钳制,改善新闻自由环境,首先改善经济类新闻的自由,保证市场透明、信息对称,以促进对信息依赖度极高的金融市场的发展
      6、信息的充分与水平化,只会增加民众对经济趋势的确定感,加大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度,使社会行为更加可预,从而降低交易成本。加大新闻监督的力度。制约行政权力干预、扭曲市场信息,为政治与经济划界。行政权力只能保证市场信息的畅通,交易的安全、有序。不得干预经济,操纵市场。加大对政府不作为的监督,依靠媒体制约政府行政失当行为。充分开放财经类媒体信息的通畅和新闻监督,让舆论监督有效,让媒体不爱约束地充分日光,这样,每个人都会自然地对自己的行为注意很多,腐败、不等不恰当的行为就会少很多。
      7、成立同业协会等NGO组织。行政权力先扶持,后服务,不得干预!建立行业自律机制、相互监督,保证行业有序竞争;促成反倾销等国际性的经济诉讼,减少企业在此类诉讼中的搭便车行为,以保证民族资本的利益。(根据科斯定律,促进弱势经济主体间联盟,降低其合作成本,更能公正且有效率地配置资源,减少由群体事件所带来的极高的成本,进行帕累托改进。)
      8、同样根据科斯定律,建立农会,独立出工会。降低弱势群体的合作成本,处理诉前的民间纠纷,商业纠纷,劳资纠纷、降低纠纷解决的交易成本。公正且有效率地进行分配,保障经济弱势群体利益。扶持建立民间的NGO,收集民意。在政府与民众之间起勾通作用。借鉴香港的NGO制度。发展独立的慈善基金,教育基金,去除消协的行政色彩。能由NGO完成的事,政府绝不插手。无法定职权的行政事务交由NGO管理。同时公开NGO收支帐目、信息反馈及问题解决情况。政府的经济发展项目、扶贫项目、交由NGO公开进行,扩大NGO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相应的财政拔款直接划拔到NGO帐号,避免行政机构层层截流。
      9、社会保障体制的落后使中国的储蓄率是美国的4-5倍,这也使得中国经济增长过多依赖于出口,内需严重不足,从而制约经济发展。教育贷款、失业和养老保险、社会保障制度的完备于有利于降低储蓄率,释放经济的活力。扩大内需在于提高社会保障,同时也有助于解决当前突出的民生问题。除去最基本的社会保障之外,贷款、保险性的业务应鼓励民间金融机构进入。这样不仅能减少政府的财政负担,更可增加居民的消费、投资倾向。
      10、公立与私立医院分级管理,医保由保险公司出面,招标定价,确诊后按比例由保险公司与参保人共同给付,医疗费用超出招标价的医院自行负担。并逐步扩大保险赔付比例。教育补助:按学年发学票,学票记名不可转让,由学生按面值自由选择支付。教育机构凭票领取财政补助。
      11、高校大规模裁减行政(没有理由行政编制是任课教师的2-3倍)、后勤编制。使其社会化,市场化。助学贷款的发放统一交给政府机构管理。减化贷款程序,因信用制度不完善而带来的交易成本、融资困难绝不能由贫困学生埋单。
      12、高校成立学术委员会,校长的招聘与任命由学委会通过产生。学委会由骨干教师与学术权威按比例产生。学校预算由学委会表决通过。行政职务实行聘任制,由校长提名,学委会通过。弱化虚化党委对校务的干预。(没有几所知名大学是有党委的)职称的评定由市或省高校联合成立的学委会予以评定。
      13、学者独立对公共事务发表意见,进行预测。媒体应充分给予学者表达意见的渠道。监督经济的良性发展,对信息进行专业化的分析与整理,指导社会行为的可预。舆论主导不应过度以民意为主导,应由学者间的争鸣为主导。防止民粹主义的抬头。(《物权法》的受阻可是看作是大陆滑向民粹的信号。)
    
    
      二、警察制度(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法治社会意味着行政权主导转变为司法权主导。警检一体化是必然方向。警察权接受检察权的指导,意味着行政主导变为司法主导,这是建立法治社会的必由之路。警察作为市民社会与政治权威的连接处,其地位是重要的。民众有主人的感觉才会有主人翁的意识,才会有耻且格。警察制度的优劣,直接关系到市民社会的秩序优劣,警察的失范也必然导致市民社会的混乱。2004年的高检对人大的报告称国家工作人员因侵犯公民权利而导致犯罪的比率增加了17.1%,2006年未见报告。在大陆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定罪的,天知道这背后不构成犯罪的,是一个怎样的天文数字。法治社会应该法院主导而非警察主导,在3月颁布的《行政处罚法》中,丝毫没有看到检察院,法院在对行政处罚的监督权、裁判权。这样有利有提高破案率,还是提高错案率?公安部抓那么多权干什么?想要破坏法治?
      14、目前的问题是对警察权力制约过多,对公安局权力制约过少!该打在公安局身上的板子,全由警察来背黑锅。当务之急是削弱公安部在司法中的权力,同时赋予一线警察更大的自由裁量权,同时公开办案程序,接受媒体监督。并且保障警察的权利!对警察的行政处分,应交由检察院核准、通过。不由上级任意决定,警察的错案追究标准为程序上是否合法。程序合法的错案也因办案人无主观过错而免责。基层警察凭什么要为体制所致的错案背黑锅?(主办佘祥林案的警察上吊的悲剧不能重演。)确定警察的权利,削弱领导的生杀大权,这样程序正义才有现实基础。
      15、必须扩大警察的自由裁量权,保障民权与打击犯罪之间并不冲突,简化警察办案事前程序。在保证警察有充分的自由裁量权后,同时加大事后监督力度,加大办案与取证的公开渠道,接受媒体监督、立法机构监督。效率与正义并非不可兼顾。对持枪、械程序应当减化,以保证警察执行公务过程中人身安全(现在要搞到枪支不像以前那么困难了)。
      16、加强检察官在警务工作中的作用,警检一体化。警务工作由检察机关全面指导,立案后检察官介入,对讯问,取证工作的方向及合法性进行审查。警察权接受检察权的指导,意味着行政主导变为司法主导,这是建立法治社会的必由之路。警检的配合能够提高破案率,完善证据的合法性,制约公安刑讯逼供,降低警察个人的办案责任风险、制约了公安局的权力。行政拘留、劳教等人身自由刑处罚决定不能由公安局决定,应交由治安法庭裁判。不能由公安部门当法官,公安部门大独揽也意味着大责独担,而最后为责任埋单,成为替罪羊的往往是普通的基层警察。
      17、把行政级别与警衔级别分离。优秀的警务人员下一线,行政级别工资与警衔工资区别开。提高警衔工资,减少行政级别工资差异。提高一线警察的工资侍遇。缩小因行政级别所带来的工资差异,提高协勤工资待遇。减少公安多余内勤、行政人数,补充一线警力。逐步规范协勤,该纳入编制纳入编制,该清退的清退。目前警方的破案率只有15%左右,这绝对不是警察的责任,行政部门间的条块分割、各自为政、相互推诿、利益重叠冲突是导致行政效率低下的直接原因。看来警察制度的背后是改革行政体制。
    
    
      三、行政体制(管得最少,服务得最多的政府,就是好政府。For people, by people, of people)
    
      1776年,亚当·斯密在《国富论》的扉页上写道“尊敬的女皇陛下,请您不要干预经济,你不干预经济经济就会向前发展。”70多年后,这个“蕞尔”小国成为日不落帝国砸开了“天朝”大国的国门。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凯恩斯站出来主张政府应该积极干预经济,之后下凯恩斯的主张下,美国走出了低谷。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如何取舍?在斯密时代,经济关系是简单的,市场中交易双方的信息比较对称。交由看不见的手足以调整经济关系。而在凯恩斯时代,复杂的金融、股票市场导致信息不完全、不对称,这就导致了投资的过热,通胀。而此时的政府,所应积极介入的限度,与亚当时代是没有矛盾的,强大的政府最有能力收集公布市场信息,对资本市场进行预期估计。使市场中信息最大限度对对称。降低投资风险、交易成本。使社会行为可预。的当市民社会产生不能解决的问题的时候,行政权力应积极介入,充当守夜人的角色。维护社会秩序、公正。行政管理职能严格按法定程序操作,行政服务充分给予自由裁量权。
    
      17、改革行政任命制度,提高行政效率。行政人员分成三大块,选举官员、政治任命官员、公务员。行政长官由选举产生。强化地方行政长官的绝对领导权,行政长官对地方人大负责。政治任命官员为各行政部门领导,先由行政长官提名(提名权牢牢地掌握在选举官员手里),再由人大通过、任命(人大认为不合格的官员不通过,由行政长官重新提名)。政治任命官员掌握行政自由裁量权。同时作为选举官员的亲信,对选举官员负责,避免相互推诿的行政不作为现象,以制度促进行政部门间的相互配合协作,提高行政效率。公务员通过考试选拔录用。公务员严格按法定程序办事,不受换届选举的影响。行政权与监察权分离,政治任命官员由人大进行考核。(让行政官员的眼睛主动观注民意,也是在为北京上访的压力减负。)
      18、财政预算由各部门官员提出,人大通过,财政预算公开,接受监督质询。禁止政府有财政外收入。行政部门直属的事业单位(如工商局的信息服务中心、国土局的不动产登记查询中心、土地公司等等)一律撤销,费用改事业性收费为行政性收费。免费查询工商登记资料、不动产登记资料等,行政机关无权用国家所有的档案、信息进行经营行为。(这些行政职责常常被转给内设的事业单位,且开据税务发票,变成经营性行为。而避免非营利性的行政收费审批程序。)
      19、经济扶贫、开发项目不再交由行政部门(行政权力不得参与市场经济),改由省级财政通过招标直接下拔给NGO,签定行政合同,公开进行招标程序。事后审计资金用途。NGO公开收支情况,制订实施计划,地方媒体、人大监管。行政法没有规定的职权,统统交给NGO操作,加大给NGO的拨款。扶持NGO的发展。
      20、政府收集市场信息,定期公布经济预测(房地产市场空置率、各行业投资风格预警等等)、建立企业信用档案。个人、企业诚信记录。媒体公布民众对行政官员的支持率。
      21、行政机构门前挂长官旗,长官在办公楼内时挂旗,外出降旗。公布长官办公日程安排。简化行政程序,办事程序制度化,行政许可办理程序公式示化,一站式办理。降低市场信息成本,风险成本。
      22、建立慈善免税制度,给予善款的捐赠者以相应的税收减免。鼓励这种比税收成本更低的方式来重新分配。征收土产税,房产税、遗产税、消费税。
    
    
      四、司法制度
    
      法治社会是以法律调整为中心取代行政管理为中心,那么扩大法院的职能,弱化行政色彩,强调法官的独立是基础。法院内部的行政色彩、司法体制内的行政色彩都应当予以消除。法律不是政治的走狗,是在政治权威,与市民社会划等距的规则。而法官是神圣的居中裁判者。
    
      23、法院脱离行政化、脱离司法权地方化。全国人大统一管理法院人员、经费、装备等行政事务。改二审终审制为三审终审制,法院预算由人大直接划拨。收支审计,不受地方政府控制。弱化党委对法院的影响。规范诉讼收费,其它诉讼费用按实际支出收取。结束政法委对司法工作的干涉,司法独立。取消审委会,结束审而不判,判而不审的荒唐时代。
      24、法官由同级人大任命,法官终身制,年满70岁可全薪退休。法官有固定,确定的薪俸,由议会决定,任期内薪俸不得减少,必须高于行政官员。法官非依法律判决,不得停职、免职、减俸。成立法官行为委员会,行为不检的法官,由其提出弹劾议案,人大通过。不得再涉足司法(包括律师)工作。任命优秀的律师、法律学者担任法官职务,提高法官素质。法官必须同时约见双方当事人,不得单独约见一方。司法警察保护法官居住地,来访签名登记。
      25、法院内部权力分配制度化(不需要法院内部的行政事务有自由裁量权。),减少行政性事务。审判长,审判员一侓改称法官。法院院长、庭长由法官挂名兼任,行政长官提名,人大通过任免。常务由法院内部书记员负责,法院内行政职务并不具有对法官的管理职能,取消法院内部行政副职。
      26、取消人大对法院的监督(特别是个案监督)。落实法官独任审判。法官专业化,学者化。法官的独立前提是不受行政,人大、媒体、民意、法院领导的影响,不考虑政治、不考虑民意,仅仅只对法律负责。法官不参与公益活动、社会活动。取消法官的政治学习,各级法院之间不存在领导关系,禁止请示审判。判决书阐明法理依据。媒体可以公开报道法院审判过程,发表评论,以影响立法。如果媒体报道有碍司法独立,那么只能证明司法还没有真正的独立。
      27、成立宪法法院,建立违宪审查制度,宪法法院由9位大法官组成。大法官由国家元首任命,全国人大通过。大法官终身制。宪法法院处理法律的违宪审查,行政权力分配纠纷、处理选举诉讼。并对宪法条文作出司法解释。
      28、对于自由刑,公安局不能有裁判权。建立治安法庭,行政拘留、保安处分由治安由检察院提出,法庭裁判,制约公安局的权力,规范公安局的程序。建立民事公诉制度,检察官负责公事公诉的起诉职能。降低民事起诉条件,免去小额诉讼的其它诉讼费用。行政赔偿与行政违法基于同一行政行为,只能作为一个诉。不能拆成两个。成立小额法庭,简化程序,保证弱势群体利益。
      26、法院车辆不得用警车牌号、法警制服编号区别与警察。完全区别于行政标志。
    
    
      五、选举制度
    
      市民社会要成为社会的中心,行政权力以市民社会为中心。选举制度既是保证,又是体现。行政长官的选举,政治官员的任命、对政府预算的监督,法案的通过,都离不开选举制度。我们对民主最直观的感觉,不就是选举制度吗?
      27、结束政协的养老院现状。改制为咨议局,或下议院。由单独个人(需募集到一定人数的支持)、各党派推荐,经普选产生。前三年可议而不决。公布提案与议案内容。接受媒体采访。下议院席位由各党派按得标比率分配。人大代表由下一级选区选举生产,不由选区人数决定代表数,各选区代表数均等。农民与城市人口选举权平等。
      28、划分选区,在该地居住一年以上的有民事行为能力的公民获得该地区的选举权。武装力量、司法机构成员、警察、行政官员、选举产生的官员、文职官员、不得成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候选人。犯人、法官、因贿选而被取消选举权期间内的,在该选区居住未满一年的,没有选举权。
      29、竞选费用由财政统一平等划拨。其余可由竞选人、党派可募集捐款,人个捐款每次不得超过1000元,组织捐款不得超过2万元,个人捐款总额不超过1万,组织总额不超过5万。选举官员2-3位进行简单多数决。,由人大常委提名,或由各民主党派提名。公开辩论,宣传其施政纲领。在程序上严格地设立选举监督程序、公布各参先主体的竞选费用。
      30、议案由政协委员联名提出,政协下成立委员会。政协主席由政协委员选举产生,主持会议进程。议案由相应的委员会负责。委员会审议后,并提政协通过。后交人大通过或返回制定修正案,交政协再次审议通过。
      31、逐步开放党禁!
    
      立法、立法(政治不要引火烧身。)
      法律制度的建立并不能巩固现有的政治体制,须知法律人本应成为改革的保守派,现在却为改革的推进派。且中国的政治体制从来就不是由法律所巩固的,那是英美法系的传统。而英美法治的建立本身就不是由皇权主导的。法律之目的在于维护市民社会之公正、有序、和谐、安定。而市民社会之公正、和谐才使民众无革命之心,政治权威才无被革命之虞。在法律中掺杂过多的政治因素只能导致法律本身权威性的丧失。法国民法典之所以避开了革命之劫就在于法民法典并没有成为巩固拿破仑的地位的工具,而是一部真正的万民法。所以政治切莫引火烧身!
      31、建立报穷制度,打击老赖以保护债权人利益。
      32、尽快通过《物权法》,删除《物权法》中意识形态的条款。台海两岸法律制度应当趋同。其实大陆高校法学专业的学生,基本上看台湾学者(郑玉波、王泽鉴、史尚宽)的民法论著。大陆民法向台湾民法和靠拢是迟早的事,立法的过于滞后是危险的。政治过多地干预民法只会引火烧身。
      33、完善选举制度的法律。修改《选举法》,改革行政官员体制。
      34、修改《行政处罚法》(虽然他是今年3月才生效的)扩大检察院的职权、法院审判权,成立治安法庭。
      35、尽快通过《行政程序法》。
      36、为警检一体化制定制度。
      37、尽快为新闻制度立法。保证社会信息通畅,行为可预。
    
    
    后记:
    
      终于写完了,看过点西哲的我,总想找点逻辑主线把这一切串起来。个人的独立自由,只能在市民社会实现,市民社会能使国富民强,而保障市民社会的警察体制得做出相应的改革,但行政体制不改警察制度是没有办法改的,之后司法要为行政权力划界裁判、行政权力以市民社会为中心又要通过选举来实现、立法又是公民当家作主,为司法裁判提供依据。这似乎是一项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改革。很繁杂,很庞大。改革正在过大关。这点毫无疑问,为什么大陆那么多经济学者转而关注制度经济学?吴敬琏一把年纪去学什么是宪政?大概他们也知道政治体制已经成为经济发展的最大障碍。以前那个政治挂帅,行政领导的社会,已经落后了。土地、拆迁、股市、教育、医疗、就业、上访,这些林林种种毫不相干的社会问题无一不把矛头对准了政治,对准了政治体制。政治正在引火烧身。
    当年国父中山先生由主张经济改革,转而走上政治革命的道路。必定也是看到了同样的问题。其实这些问题显而易见,无非历史的循环。
    
      又看了一遍写完的东西,觉得太过书生气,似乎这根本就是一个梦,一个不切实际的梦。不过什么是实际呢?嘲笑书生不切实际的当权者,自己有没有感觉到恐惧呢?中国哪一次革命不是打出极具书生气的浪漫的政治口号呢?而这群书生哪一个没有向当权者呈上那不切实际的主张呢?希望告别革命,希望改革道路能够走得通,并不等于事实上就能够让所有国民同心同德搞改革。谁也做不到这一点。解决之道在于通过主动变革来化解动荡的危险因素。上访意味着广大的民众还没有把矛头对准政治体制,他们还没有对体制完全失望。他们还在希望当权者的开明。这正是改革的大好时机,不过时机不会等我们太久。等到墙倒众人推的时候,再改革,往往就没有机会了。就像不能把国家的希望完全寄托在统治者的开明上一样,也不能把国家的希望完全寄托在民众的忍耐力上。
    
    转自中国泛蓝联盟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