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流感来袭 儿科医生最怕家长闹事 不吃喝也接诊不完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月25日 转载)
    

    流感来袭,儿科医生吃午饭不超过十分钟
    
    儿科医生晁爽急步走进门诊病房,一放下东西,立马给来访的记者递来口罩,“赶紧戴上,这儿全是病毒。”
    
    全天门诊加夜班,她已经连续工作一天一夜了。
    
    对晁爽和她的同行来说,今冬格外难熬。北京流感肆虐,她所在的清华长庚医院5位儿科医生全数上阵,这里头还有两位孕妇。儿科在超负荷运转。
    
    某种程度上,晁爽和同事们是在一个“循环”中战斗——紧缺的儿科医生越劳累,流失越严重,留下的人就更累。
    
    2017年由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等机构发布的《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基础数据)》(下称“白皮书”)显示,最近3年,中国儿科医师流失人数为14310人,占比10.7%。当前中国儿科医生总数约10万人,却要服务2.6亿0-14岁儿童,平均每2000名儿童才能拥有1名儿科医生。
    
    患儿太多,儿科医生太少。
    
    “不吃不喝也看不完了。”晁爽说。
    
    晁爽39岁,做儿科医生16年了。她说,“实在招不到人,现在的医学生,我说什么他们都不愿意来了。”
    
    

    
    天通苑的清华长庚医院儿科。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齐思蕾 郑朝渊 图
    
    天天都这样,家长叫孩子哭
    
    1月19日早上6点,天通苑的清华长庚医院已经灯火通明。
    
    晁爽18日全天门诊,当天晚上还继续值夜班,只休息了几个小时。但她依旧7点出门,8点查房——带着患儿的家属已经等在门口。
    
    8点半开始叫号。因为分时预约,门外队不算长,但家长等得心焦,不时进门询问。
    
    小男孩3岁,听诊器一塞过来,哇的哭了。
    
    儿科的哭声总是连锁反应,一个孩子哭了,隔壁立马有更高分贝的回应。
    
    清华长庚医院成立不到4年,规模和历史比不得北京儿童医院、首都儿研所。但清华长庚医院是天通苑的首家三级医院。
    
    天通苑有常住人口40万,流动人口30万。这样的基数,足以让清华长庚的儿科常年人满为患。
    
    这个冬天,晁爽和同事们每个月的门诊量是3000到5000人次。这意味着每逢出诊日,她至少要听80次来自小患者的汹涌、委屈而无助的哭声。
    
    儿科又称“哑科”,孩子不会描述自己的症状,医生主要和家属沟通。但现在的孩子是所有家庭的心头肉,父母上阵还不够,有时候陪着的大人有5、6个。
    
    “孩子好说,大声鼓励、连哄带骗,怎么都能看完。”
    
    真正让晁爽头疼的是家长。
    
    

    晁爽在工作中。
    
    “你看病是绣花呢”
    
    一个家长摔了晁爽诊室的门。
    
    他的孩子得了流感,还检查出贫血、低血糖,得多吃肉。孩子不听劝,家长急了,指责晁爽:“你多说两句不行吗,吓吓他!”说完带着孩子摔门走了。
    
    晁爽的诊室光线明亮,墙上的卡通咧嘴大笑。但这对缓解诊室的气氛似乎毫无帮助。孩子在哭,家长焦躁,医生忙碌。
    
    儿科门诊成了事实上的流水线,里面的一切都如同编好的程序,医生们都是顾不得抬头的工人。
    
    过敏史、服药史、既往病史、病历,医生语速飞快,上听诊器、看喉部、查扁桃体、测流感,建议服药、雾化。
    
    大三甲医院的儿科快手,有平均3分钟看完一个病人的纪录。晁爽对自己的要求是5到6分钟。
    
    但就算按照这样的速度,晁爽和同事们入冬以来,每周的工作时间都超过80小时。
    
    但6分钟还是慢了,孩子看不完。
    
    快与慢的平衡太难掌握了。看得太快,眼前的家长不满,看得太慢,排队的家长不满。
    
    “怎么这么慢,看病当绣花呢?”晁爽回想起家长们那些抱怨的话语。
    
    有家长掀过诊室的桌子,更激动的一次,动手打了她带的住院医师。
    
    晁爽的遭遇不是孤例,儿科是医患纠纷中的重灾区。
    
    儿科医生裴洪岗是有90多万微博粉丝的大V,他在微博自嘲:“等我有钱了,要配一个保镖防医闹,配个秘书写病历,再配个律师审病历。”
    
    

    晁爽在写病历。
    
    “你真的想做儿科医生吗”
    
    下午1点多,上午门诊刚结束。病房打来电话,一对新生的龙凤胎要抢救,人手不够,作为儿科副主任,晁爽必须赶过去。
    
    40分钟后,抢救结束,午饭吃不着了,下午的门诊已经耽误了十来分钟。
    
    跟诊护士陈优方经验丰富,把饭团和酸奶递给晁爽,“给你2分钟。”
    
    晁爽测算过,如果医院兼顾门诊、急诊、夜诊和病房,儿科得有24个人,也就是说,现在仅有5个主治以上级别医师和3个住院医师的儿科,人手要增2倍以上,才可能轮转得开。
    
    16年前,晁爽决定做儿科医生的时候,带教医生让她慎重考虑。
    
    “小孩没医保(2010年开始,北京学生、儿童门诊被纳入医保报销),给小孩看病特别穷,小孩还天天哭,不会配合你,家长还跟你打架,你真的想做儿科医生吗?”
    
    但晁爽的家人没反对,她也喜欢孩子,一心一意地来了。
    
    但对于现在的医学生,“说什么都没用”,晁爽基本招不着人。
    
    据国家卫计委统计,目前全国共有儿童医院99所,设置儿科的医疗机构共有35950个。医疗机构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约为11.8万人,每千名0-14岁儿童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为0.53人,低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
    
    “医学生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在医院轮转一圈就知道了。”晁爽回想自己带过的医学生们,带教期间,都喜欢儿科,但一结束,都再也不回来了。
    
    国家卫计委2016年数据显示,医疗机构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日均承担的门诊人次数是医疗机构其他执业(助理)医师工作量的2.4倍;年均承担的出院人次数近200人次,是其他执业(助理)医师的2.6倍。
    
    此外,在职的儿科医生正大量出走。
    
    2017年5月,《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基础数据)》发布,统计显示,最近3年,中国儿科医师流失人数为14310人,占比10.7%。其中,35岁以下医师流失率为14.6%,占所有年龄段医师流失的55%。
    
    儿科用药量小、纳入医保项目有限,儿科在医院内的支出消耗大、经济效益差,也很难有创收,儿科医生排名靠前的工作量和居于末位的收入,让医学生和在职儿科医生“用脚投票”。
    
    “真的全靠家人理解”
    
    医生间有一个常开的玩笑:“孩子以后要做大夫,是打断腿还是打断胳膊,还是直接换大脑?”
    
    为什么还要坚持?
    
    “我们科室的同事都是冒着理想主义泡泡的人”,而如果孩子想做医生,“我能接受”。一天的门诊结束,晁爽轻轻一笑,起身去查房。
    
    下午6点,趁晁爽下班,宫欣打电话向妻子邀功。儿子小灰灰6岁了,刚刚拿了3个100分,张口向妈妈要一套人文地理书。
    
    “科目的成绩老师一早就发给我,现在才回,太失礼了。”门诊结束,家长们带着孩子逐渐离开,晁爽终于有机会拿出手机,查看儿子的期末考试成绩。这是晁爽忙碌30多个小时后难得的轻松时刻。
    
    儿子大名叫宫晁拓海,取名字是有讲究的,她喜欢周杰伦,心心念念的是他演过的“藤原拓海”。
    
    但也只在取名的时候讲究了一下。
    
    “野草。”别人家的孩子轮番看一整天,谈到自家的儿子时,晁爽只能用这个词形容。
    
    “医生家的孩子都是野草,他们自己活着。”晁爽说,儿科流行什么病,自己的孩子就得什么病,“都带回家了”。
    
    小灰灰有件新衣服,晁爽没见过。“这个穿很长时间了”,家里的阿姨告诉她。晁爽觉得自己的家庭全靠阿姨,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先生宫欣没有抱怨过她,也“不敢抱怨”。
    
    “我先生跟我,从确立恋爱关系到现在18年了,不习惯也习惯了。”晁爽说。
    
    这一天是周五,小灰灰又出期末成绩了,几天没回家的晁爽决定提前回家吃饭。明天,她还是要一早到医院,守在需要她的孩子身边。
    
    这条熟悉的回家路上,载着晁爽许多无处安放和消化的情绪。她自称乐观,但曾在被家长痛骂后,一路哭着开回家。她觉得愧对家庭,到了楼下,停了车,调整好情绪后才上楼。
    
    晁爽觉得小灰灰真是习惯了,他不知道别人家的孩子,总有爸妈在家陪着。
    
    一进家门,晁爽先轻轻踢踢两只老猫的肚子。可能老猫也习惯了她的忙碌,接受这样淡淡的问候方式。“仪式”过后,晁爽终于可以享受一点儿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光。
    
    几天没见到妈妈的小灰灰还不知道心疼自己,反过来心疼她。
    
    晁爽感激,“真的全靠家人理解。”
    
    来源:澎湃新闻 (博讯 boxun.com)
140121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医生一晚接诊38人后猝死 留下俩孩子最小仅5个月 (图)
·对话“劝阻吸烟致死”当事医生:出于人道向死者家属捐一万
·他睡觉时突然没呼吸 医生从身上取出这 (图)
·艾滋感染者治痔疮被拒诊,卫计委:医生个人技术不达标 (图)
·开眼!假文凭都卖到英国医生手上去了 (图)
·一名乌克兰人在医生拒绝对其救治后死亡
·医生在病人肝脏上“签名” 被罚1万英镑 (图)
·小伙背着“神秘龟甲”达26年,医生看后头皮发麻 (图)
·医院儿科医生超负荷工作全病倒 儿科停诊
·天津一医院儿科医生超负荷工作均已病倒 儿科停诊 (图)
·43岁女医生连续工作18小时 忽然倒下 (图)
·南昌一医生微博“晒”药品回扣被网络热传 院方:停职调查 (图)
·假医生谎称“妇科检查”让女患者脱衣趁机实施猥亵
·医生从西伯利亚老妇胃中发现150多个金属物体
·惊!中国超过5亿人有自己的家庭医生? (图)
·受访再谈换头手术 医生:有不少志愿者 (图)
·医生在1名美国男子头部发现致命真菌
·医生心肺复苏按断老太12根肋骨:没做错 监控可证 (图)
·女子晕倒 医生心肺复苏按断12根肋骨 (图)
·外科医生宣布:中国完成全球首例换头手术 (图)
·农民工在国外身受重伤 中国医生横跨五国为其救治 (图)
·家庭医生不是私人医生?卫计委回应了这9个问题
·5亿人有家庭医生是假的? 卫计委:签约数字没问题
·新华社:我国超过5亿人有了自己的家庭医生
·杭州10岁童被父砍76刀 医生:他很坚强 (图)
·上海医药反腐:医生受贿满5千即被解聘、吊销资格
·北京马拉松安全再升级:20人医生团队全程参赛急救 (图)
·陆男误喝甲醇中毒 医生续灌白酒救了命 (图)
·成都相亲“鄙视链” 医生护士都不要 (图)
·美德医生认为刘晓波可安全转往国外医治 (图)
·胡平解析刘晓波向德美医生明确表达出国意愿 (图)
·杨建利谈美德使馆医生到沈阳为刘晓波会诊 (图)
·杨建利:美德驻北京使馆医生已到沈阳探视刘晓波 (图)
·德医生据报已见刘晓波 美驻华使馆促北京放人
·刘晓波生命垂危 医生通知家属准备后事
·外国医生能为刘晓波诊治吗? 官方规定先要有中国行医许可 (图)
·外籍医生给刘晓波治病 官要许可证
·不懂“宰客” 莆田系女医生遭痛殴 (图)
·709案医生“辟谣”承认给在押律师用药 (图)
·青岛女医生独闯洛克线 失联7天生死未卜 (图)
·资深报人李勇揭秘毛泽东私人医生李志绥之死/博闻焦点
·赤脚医生的起源:“大跃进”时期的医疗政策
·视频:私人医生李志绥揭毛泽东性淫乱-女人是他的菜
·江青在延安被迫做人流 对医生哭喊:还我儿子
·毛泽东医生忆:主席读南宋词人叹南北分离大哭
·陈毅求死不能,抢救医生对陈小鲁说2句话 (图)
·王明“中毒”案背后:主治医生怒斥王“放屁”
·医生谈毛泽东死因:别问 中央没公布我不会说 (图)
·医生回忆:毛泽东与张玉凤大吵引发心肌梗死 (图)
·毛泽东关心林彪病情 医生暗示叶群节制性生活 (图)
·301医院六四参与抢救医生:必须承认六四大屠杀
·谁是欧洲人最景仰的中国医生? (图)
·毛泽东私人医生披露的秘闻 (图)
·神医华佗一直耻于自己的医生身份 常想入仕为官
·《红墙医生》
·毛主席为农村缺医少药震怒:赤脚医生40年温暖记 (图)
·中国传奇医生在纳粹德国救助犹太人 (图)
·抢救中被射杀的实习医生(图)
·杨尚昆的好友金日成去世后院长和保健医生均进监狱!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11)M天花板上有响动、林彪的怪病
·刘晓波逝世:《刘晓波颂歌》/王澄医生
·中国医生论文丑闻,该用什么评价医生? (图)
·急诊医生:辱母者是如何一步步成功作死? (图)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失业医生致信全国两会/徐永海
·杨子立:患者杀医生:丛林社会之一斑
·人民日报:病人为何越治越多?明天谁来当医生?
·王澄:美国医生不会治疗儿童挠骨小头脱位?兼建议 (图)
·王澄医生点评:“美国实现全民医保的百年挣扎”
·为什么莆田系医生很少被砍?
·儿科医生的问题不是“小儿科”
·汤双辉:医生游行维权与博弈过程中的法律失位
·春秋戈:患者对一位眼科医生的评论,推荐大家阅读
·松博伊:医生和教师应当是自由职业者
·杏林港妈:半老医生为儿子着急了 (图)
·曾溥旋:黄绿医生叫你「袋住先」 (图)
·医生工资由政府埋单只是表象
·刘国恩:还200万医生自由身,行不行?
·刘鹏:手术台自拍医生抱屈不如反思 (图)
·王炳章家书节选:作医生的困惑三
·王思想:医生当选市长有何不可?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