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北京CBD后花园遭水慌:囤水、抢水、调水 仍缺水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27日 转载)
    
    来源:南方周末
    

    换4个淋浴喷头,备5个桶装水,装3个小水泵,投诉不少于10次……这是中国首都通州区的居民生活常态,祸首便是缺水。
    
    调水,水量被管道周边楼盘瓜分;打井,新增水量很快被新增人口喝光。北京像是一条渴急了的章鱼,触角伸到了河北、内蒙古、山西甚至南方,“只能等待南水北调了”。
    
    家里安装了两个小水泵都抽不来水,孟生明只能选择逃离了。2013年端午节小长假,住在北京通州区的孟生明一家临时去了北戴河,名为度假,实为“躲水荒”。
    
    回家后,孟生明又花了1000元装了第三个小水泵,总算“基本改善了用水”。
    
    从通州到北京CBD,坐地铁仅需半小时,这个计划承载百万人口、打着北京CBD后花园旗号的郊区已面临愈演愈烈的水荒。炎炎盛夏,在晚上十一点之前洗个痛快澡成了孟生明等诸多小区居民的奢望。
    
    7月7日星期天,通州唯一的自来水公司——北京潞洲水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潞洲水务)在一天内接到了四百多个咨询缺水的电话。“工作日的晚上八九点、周末早上九十点、小长假最后一天。”潞洲水务总结出用水的高峰时段,缺水已是常态。
    
    “通州的供水不足问题是北京市的缩影,只是通州发展得更快一些,表现得更尖锐。”北京市水务局水资源处副调研员戴岚说。
    
    一个关键数据一直让水务人员感到强烈不安。
    
    供水安全系数是城市供水能力与日最高需水量的比值,正常情况下应是1.3-1.5,有的大城市则高达2。然而,北京市城区供水安全系数仅为1.06,这意味着水刚刚够用,脆弱的供水体系已无法抵挡管网破裂等任何突发事件。
    
    换喷头、多囤水、装水泵、常投诉
    
    通州,或是当地人叫惯了的通县,位于天安门的正东,地理优势和郊区高性价比的房价使得居民小区鳞次栉比。通州由此被称为“睡城”——下班后人们才会回到这里。
    
    吴鹏住在新华联锦园小区五楼,这是一个有约三千户居民的大型社区。在小区幼儿园家长的QQ群里,停水是常常聊起的话题。
    
    吴鹏下班后最着急的事儿,就是赶在用水高峰前给三岁的女儿洗澡。“当只有发丝细的水流流出时,你会很恼火。”吴鹏家里已更换了四个淋浴喷头,出水孔一个比一个细,只为“让水喷出来”。
    
    囤水是最简单有效的措施,吴鹏家里常备5个5升的桶装水,有时候连蒸锅也会储上水。
    
    投诉是更重要的行动。孟生明对自己的投诉都有记录:物业公司不少于3次、供水公司不少于2次、市长热线不少于5次、微博1次。
    
    据通州区水务局供排水处处长张秀捷透露,5月份该局共收到了87个《市长电话要情》转来的水荒投诉,基本集中在吴鹏、孟生明居住的通州西南部,因为通州区水源位于北部,西南部是管网末梢,同时地势偏高。
    
    投诉似乎也只起到个心理安慰。
    
    “我们也没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新华联锦园的一位物业管理人员说,她是“老通州”,家住在另外小区的四层。“你面临的问题我也面临。我们洗澡都得找感觉,凉水少,(往热水方向)拧大了烫得要命,拧小了燃气就灭了。”
    
    潞洲水务的客服人员则不厌其烦解释原因:“水源不足,发展太快,正在采取两项应急措施,8月底就会缓解。”
    
    但这些话吴鹏都不再相信。自2010年感觉水压变小之后,他不断给水务部门打电话,可水荒愈演愈烈。孟生明更是后悔自己当初从二楼换到了六楼。甚至有居民和水务公司建议分片供水:今天停十个小区,明天停另外十个。
    
    私自安装水泵成了唯一的办法,甚至一些租房者也开始自掏腰包安装。在新华联锦园不远处的通州北苑水泵厂门市部,鞋盒大小的自吸式小水泵并不是他们的产品,这些印有韩文或日文的商品非常畅销,“这几天就卖了好几个”。
    
    北京市规定不准私自安装水泵,水务人员对居民这种安装水泵的抢水自救行为表示出极大的担忧。
    
    私装小水泵容易产生“水锤”现象——水泵突然开启或关闭时,水流冲击管道,像锤子一样产生严重的水击,具有破坏作用。有的居民家中已经烧坏过水泵。而水质也会受影响,强烈水流会带走管道上的附着物。
    
    一些安装水泵的居民“自知理亏”婉拒了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但吴鹏觉得安装水泵其实是“百姓为政府埋单”。
    
    调水被瓜分,打井被喝光
    
    无论是古代京杭大运河的起点,还是新定位为“滨水宜居新城”,通州听起来都不应是缺水之地。因地势低洼,多河汇聚,这里自古就有“九河下梢”之称,北京市70%的排水都流经通州后出境。然而,地表水并不能达到饮用要求,清代时,通州就以饮用井水为主。
    
    据潞洲水务总经理助理肖春龙介绍,1986年,潞洲水务的前身通州水厂建立时,采用的便是地下水。但这里地下水资源不算丰富,在北京市的几个集中地下水源中排不上号。
    
    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水荒开始显现。早期的报道称当时“四层楼以上的居民基本使用不上水”。1995年,水厂扩建。“当时一个水厂还是可以满足需求的。”肖春龙说。
    
    地下水过度开采和外来水源不足使得缺水现象愈演愈烈。2003年,北京市自来水集团投资建设的一条名为“DN1200”的管道连通了主城区和通州的管网,这条管线从市区运来的水占到了通州城区供水量的60%。
    
    然而,外来水源只是暂时解了燃眉之急。与吴鹏的感受相同,肖春龙认为通州水荒的转折点出现在2010年。
    
    2010年,从市区运来的水已是4年前的一倍,却依然不能满足需求。整个北京都在膨胀,在通往通州的路上,DN1200的水又被截留给了新建的楼房。
    
    1999年至2011年间,潞洲水务的供水服务面积翻了一倍,服务人口增加了30%。2011年通州区耗资近千万打了12眼井,但这些井新增的水量在2012年就被新增的需求完全消纳了。
    
    而通州本地的地下水已经严重超采,有的井深达700米,是在“抢子孙的水”。朝阳和通州的交界区形成了地下水漏斗。
    
    通州开始向北京市反映这个问题。2011年北京市两会上,通州人大代表韩克非向时任北京市委书记刘淇提出通州百姓的用水困难。“刘书记当时答复,南水北调会给通州现有人口和未来新城建设预留量。”韩克非说。
    
    这已非通州一区之患,北京这座中国最重要的特大城市也已陷入缺水危机。
    
    “北京城市发展,已超出了《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年-2020年)》控制规模。”戴岚说,“当时预计2010年南水北调的水可以到达,人口2020年达到1800万。但是2010年,水没来,人口却提前突破1800万了。”
    
    1999年以来,北京市连续干旱,短时暴雨并不能解渴。北京年均水资源量仅有21亿立方米,而全市年用水量却高达36亿立方米。
    
    北京只能自家挖潜,外面借调。2003年,北京市启动了怀柔、平谷、昌平等地的应急地下水源。每年利用再生水量已达7亿立方米。2008年起,每年再从河北省调水3亿立方米。
    
    “这十年日子就这么过来的。”戴岚听上去像是一个辛苦持家的主妇,“怀柔、平谷等应急水源已连续开采10年,这些水供给了市区,也供给了通州。”
    
    紧巴巴地过日子,有限的水资源在各区县间挪腾。DN1200的设计流量为每年10万立方米,但也一直没有满负荷运送,2013年也只能给通州运来7万立方米水。而北京北边水资源略丰富的郊县也为供给城区作出了牺牲,有的郊县高层楼房开始供不上水,当地也想申请启动应急井水。
    
    近水远水齐上马
    
    2013年7月14日星期天,让新华联锦园小区张大爷惊讶的是,在“必然停水”的周末中午饭点,七楼居然水量不小。“水务部门是不是知道记者要来我家,特意调大了水?”张大爷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南方周末记者事后得知,周日的惊喜确是一项应急措施的功劳:北京市自来水集团新建的孙河供水站建成,新增了10万立方米供水量,其中一小部分供给了通州。而潞洲水务的另一项承诺——1.2万立方米的调蓄池也在建设之中,力求8月底完成。“高考、中考不能施工,今年夏天又总是下雨,耽误了工程进度。”肖春龙解释。
    
    “打电话、找媒体,各种办法都不管用。”通州人的社区论坛上充斥了各种不满情绪,实际上通州区水务局和潞洲水务也在穷尽各种办法:
    
    建调蓄池,夜储昼供;让建筑施工队不用自来水,打井用浅层地下水;建议大企业调配晚上加班时间,错开用水高峰;除非经区政府同意,新建商品房项目不予批准,近期批的都是保障房、回迁房;准备应急供水车,一旦矛盾强烈,就开到小区去……
    
    “我们是尽可能挤出几千吨水给百姓用。”通州区水务局供排水处处长张秀捷说。
    
    但这些措施依然是杯水车薪。“我们的最大日供水量是11万立方米,预测高峰的需水量是12.5万立方米。”肖春龙说,“即使1.2万立方米的调蓄池完工了,还是有0.3万立方米的缺口。”
    
    节流和开源同时进行着,2006年到2012年,北京市人口从1500多万上升至2000多万,但新鲜水使用量在下降。北京节约用水管理中心主任李会安开出了一张节水成绩单:
    
    “北京市的节水水平是全国第一。用水量从34亿立方米上升至36亿,新鲜水使用量从30.7亿立方米下降为28.4亿。”
    
    北京像是一条渴急了的章鱼,它的触角伸到了河北、内蒙古、山西甚至南方。“只能等待南水北调了。”受访的水务人员都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2014年,汩汩的南水将通过南水北调中线抵京。这项周折1277公里、移民25万人的工程,发端于鄂豫交界的丹江口水库,主要解决北京、天津等四省市二十多座大中城市的生活和生产用水。
    
    通州将建设新的水厂,届时北京超采的地下水源也终于可以歇一歇,喘口气。
    
    但吴鹏对于2014年就能彻底缓解依然半信半疑,“我们得到的承诺太多了。”或许他有一天也会逃离通州,但这无疑要有更大的资本和勇气:张大爷的邻居卖掉了200平方米的跃层房,却依然买不起市区50平方米的学区房。 (博讯 boxun.com)
32294717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英国的海盗大学
  • 一百五十萬官兵半年之內全軍盡墨
  • 孔子学院由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
  • 共产党帮助基督教锻炼成长
  • 田家英罵皇帝被殺汪
  • 新的冷战已经是全球内战了
  • 政治要为历史服务
  • 美国大学生指控「抖音」海外版窃取用户数据并传回中国
  • 为什么没有中国人权和民主法案
  • 华人战胜了洋人
  • 葉子龍盜賣禮品楊尚昆挾嫌報仇
  • 保衛自由,學講粵語
  •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葉子龍以毛名義玩女人
  • 譚震林罵江青是武則天
  • 老母猪上树——大学教育泛滥成灾
  • 人类没有多少进步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上瘾是创造力的源泉
  • 廖祖笙廖祖笙:共匪是个蛇鼠一窝的“执政党”
  • 谢选骏护国军神害死了蔡锷
  • 廖祖笙廖祖笙:习近平——又一个窝囊的党魁
  • 谢选骏美国转向帝国体制才能对抗中共的举国体制
  • 胡志伟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 谢选骏阴柔的邪恶
  • 张杰博闻薄熙来并非败于王立军谁的结局比他更惨?
  • 谢选骏国家主权的逻辑
  • 曾节明拼车经历——切身感受白川粉
  • 穿越精神的戈壁张弟兄/王姐妹:广传福音到永远
  • 谢选骏少数民族是块宝
  • 陈泱潮11.2.今日中共比當年日本軍國主義更甚、更惡劣
  • 李芳敏14400015但我跌倒的時候,他們竟聚集一起歡慶;我素不相識的聚集
  • 独往独来习近平副手败逃香港向心宁做间谍不做省长
  • 谢选骏社会主义国家为何反社会
  • 独往独来习近平副手败逃香港向心宁做间谍不做省长
    论坛最新文章:
  • 华为陷入舆论风暴
  • 惊传美国商会会长入澳门遭扣2时后驱离
  • 过半英人欢迎持英护照港人在英国生活
  • 华为有失民心后官方怪罪美国
  • 回击国际批评 中国官方发新疆反恐影片
  • 法国:改革不了的国家?
  • 德国宪法保护局呼吁提防中国 黑客袭击
  • 新曝巴基斯坦少女卖嫁中国沦奴 巴官方疑捂盖
  • 日本文件自证征慰安妇是国家行为
  • 在巴黎西南郊,一个住有大约600名西藏人的营地被拆除
  • 2021: 世界普装摄像头10亿 多在中国
  • 谣传总统选票造假 有党酿20万人监票 台湾国选会辟谣
  • 敏感时机英国军船穿台湾海峡
  • 中国兰州兽医研究所爆发布氏杆菌病 疑扩大趋势
  • 孟晚舟来信为何引发中国人反感?
  • 余文生家属呼吁世界律师大会关注 欧盟律师协会回应徐艳
  • 国民党呼吁声押杨蕙如转污点证人揪出绿营网军幕后指使者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