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山村年味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07日 转载)
    
    今天是腊月二十一,离过年还有九天了。深居在小城市里,如果足不出户的话,很难体会到那浓浓的年味。有位叔叔调侃说:“你最好不要去东头街,否则你就会因为过年而心慌。”因为,此时,大街小巷里陈列了各种各样的过年必需品,看着这些,你就有急着要去办理采购的愿望。有一条街更是“满街红”,里面摆满了鲜艳的花束和火红的对联,满街流动着喜气。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使我不禁联想起了家乡——那个偏远的粤北山村里,此时会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呢?
     (博讯 boxun.com)

    
    
    记得小时候,我们过年可热闹啦,从农历二十开始,家家户户开始忙着准备过年的用品。小山村里总共还不到二十户人家,所以每到杀猪的时候,我们总喜欢相互间约好时间,轮流着请邻里帮忙。天刚蒙蒙亮,猪叫的声音划破了山村的寂静,接着大家就开始忙活开了,有的做饭烧水,有的忙着开膛、切猪肉、洗大肠。整个门庭都氤氲着浓浓的水汽,热水和猪肉的味道掺和着散发出一股浓浓的年味,乡民们相互谈论,显得热闹不已。
    
    
    
    大家一起品尝过猪肉之后,主人又要开始忙活下一项任务了,他们把猪肉用盐腌好,然后拿到太阳下晒,经过烟熏火烤等一系列繁杂的工序,把它烘干之后,肉香味美的腊肉总算是做好了。
    
    除了做腊肉,还有一个非常重大的事情就是做腊肠,做腊肠特别讲究,没有一定经验的人是做不好腊肠的,能把腊肠做得香甜可口,真的要结合天时、地利、人和等因素。哪怕是差点香料,做出来的腊肠都不会好吃。所以,在外地工作生活的乡里人宁愿长途从家乡邮寄过去,也不愿意买那些市场上的腊肠。
    
    
    
    杀完猪之后,就是做点心。粤北人比较喜欢煎炸的东西,在山村,一直流行着过年做油角、糖弯、牛耳朵、蛋散、糕饼的习俗。我觉得乡民们做这些,不仅是用来招待客人,更是为了衬出那浓浓的“年味”,应承过年的喜庆。
    
    每到这时,都是孩子们最开心的日子,因为这时终于轮到我们发挥了。最有趣的是做“油角”。那时,主人们总喜欢请来一帮心灵手巧的孩子,大家一起围坐在簸箕前,一边捏花,一边聊天。我们在暗暗地比着谁的速度快,谁做的最漂亮。有的人家做得多,差不多需要一天的时间。中餐我们就吃猪骨粥,很难得有我们小孩子聚餐的时候,而做油角,正好给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新鲜有趣的方式,大家齐聚一堂,体验大家庭的感觉,幸福涟涟。
    
    
    
    到了大年三十,家家户户的门前都贴满了鲜红的对联,香火台上都插上了蜡烛,神台上摆着供奉的猪肉和米酒。团圆饭上,乡民们都拿出了一年的“收获”,摆上丰富的菜肴,三十晚上的扣肉,卤肉,炸鱼,腊肉腊肠是必不可少的菜式,大家团聚在桌子前,互相祝福,其乐融融。有的一边看春晚,一边等待着新的一年的到来,一到夜晚12点,隆隆的大团炮响彻山村的上空,燃放的炮竹像比赛似的,次第响了起来。据说,谁家的鞭炮声越响,他们家今年的福气就越旺。所以,每个团炮在引火之后都像鼓足了气,涨红了脸的娃娃,欲喷吐出最猛的气流,发出最震撼的声响,那声音以排山倒海之势轰鸣,一浪高过一浪。
    
    
    
    到了大年初一,大家互相去拜年,走亲访友,我们那里有个习俗就是在进门之前要放一扎鞭炮,预示喜庆,同时也是为了给别人一个惊喜。正月门前的鞭炮纸屑都不能扫,而且谁家的鞭炮纸屑堆积得越厚,则福气越旺,气焰最盛。晚上管理区组织的香火龙则走村串巷,到家家户户去拜访,远远望去,龙身上插着的香火似鳞片闪着点点红光,龙在山上的阶梯里攀爬,好像一条巨龙在缓慢腾空。最后,它走到广场上,村民们抱着一大蛇皮袋到操场上一边看着它们舞动,一边放鞭炮,有的鞭炮在龙身上爆炸,急得香火龙直打转,此时,香火龙舞得更激跃了。它一会逃窜,一会向人群致意,耍着各种花招,显得虎虎有生气。把人群都逗乐了,直乐得大家拍手叫好。
    
    
    
    正月里的庙会香火一直烧得很旺。来自四面八方的人,都争先恐后到庙会里去祈福和祷告,问一年的运势和吉凶。也算是求个心安吧。不管它算不算迷信的范畴,但它已成为了一个习俗,流传至今,引得所多人都慕名前往。
    
    而如今,我从农村搬出来已经七八年了,很久没做油角,我打了个电话给堂妹,问她家什么时候做,我想回家帮忙。可是堂妹的回答却是,我们现在都已经有好多年不做了。听说,现在走亲访友,乡民们也不喜欢放鞭炮了。山村的年味已经再也不似曾经了。经济的发展带动了乡民们的生活,如今的乡村正在往城市靠近,模仿城里人过年,越来越简约,不知这是一种进步,还是遗憾。总之,它已成了一个趋势,那些最简朴的民风民俗却似乎在慢慢地淡化。我留恋的那一股浓浓的山村年味,只存在于记忆中了。
    
    
    出自:一颗飘落人间的尘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甄偉东:年味
  • 抒萱:海外春节联欢会和央视的猪年春节晚会观感——我在美国看中国的年味和华人社会的阴盛阳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