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北京遭遇“垃圾围城”(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31日 转载)
    
    来源:网易新闻
    
    北京遭遇“垃圾围城”
    
    北京市通州区梨园地区39°52′60″N116°37′30″E 某小区外的一片空地,每天都有数辆次机动三轮车前来倾倒垃圾,而每隔三两天便会就地焚烧一次,伴随着浓烟的是刺鼻的气味。
    北京遭遇“垃圾围城”


    
    北京市丰台区永合庄垃圾填埋场39°49′01″N 116°16′04″E 填埋场周边有北京著名的经济中心总部基地和国内外著名的旅游景点世界公园,还有10个住宅小区和10多个村庄,涉及人口七万多人。类似规模的大型填埋场北京共有16座,在占用了大量土地资源的同时还对周边自然环境以及人类生活产生了严重的影响。
    
    
    京津高速铁路建设工地的残留物 39°49′48″N 116°34′04″E 这里几年前是京津高速铁路的一处工地,面积超过10万平方米,混凝土地面厚50厘米;周围大片土地被混凝土残渣浇筑,100多公里的铁路沿线不知还有多少类似的工地残渣。
    
    
    北京市通州区永顺县,一位拾荒老人在这垃圾山上建造的住所,精心堆砌的砖墙意味着在此长久居住,但伴随着老人的猝死这里已是人去屋空,只有不远处的粪坑依旧弥漫着漫天的臭气。
    
    
    北京市通州区宋庄镇疃里社区 39°56′36″N 116°42′18″E 这里几乎天天都在着火,伴随着浓烟的是刺鼻的气味。 这200多只绵羊整个冬天都在这里翻拣着可吃的东西,不洁净的食物使绵羊极易发病,绵羊的主人需经常给这些绵羊注射抗生素类药物。
    
    
    
    北京市朝阳区高安屯垃圾焚烧厂周边环境 39°56′36″N 116°36′56″E 高安屯垃圾焚烧厂总投资超过8亿,是国内第一座也是最大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但是垃圾焚烧所排放的二恶英、飞灰以及重金属含量是否达标饱受争议和质疑。事实上,附近包括通州以及朝阳常营的几十万居民早已深受影响。
    
    
    北京市昌平区小汤山镇官牛坊 40°09′06″N 116°22′14″E 这座垃圾场就在一条小河的边上,河水不可避免地遭受到垃圾的污染。而附近的奶牛养殖场每天都在河里饮牛,喝足了水的奶牛照例扫荡一遍垃圾场,搜寻可吃的东西。
    
    
    北京市大兴区黄村镇垃圾转运站 39°42′10″N 116°22′54″E 很难想象这是一座垃圾转运站,确切来讲就是一座垃圾场,且没有任何的环境保护措施;垃圾渗滤液混合附近一座工厂排放的污水对地下水源造成不可逆转的污染,而其周边全是蔬菜生产区,浇菜用水取自地下。
    
    野火、浓烟,伴随的是刺鼻的气味,数百米外的居民楼在灰色的烟雾中迎接着清晨的到来。在这片小区旁边的空地上,每天都有数辆三轮车来这里倾倒垃圾。每隔两三天,这里的垃圾都会倾倒焚烧一次。
    
    河边是一片散发着臭味的垃圾场,红的、白的、黄的、灰的、黑的,各色垃圾堆满了一地。附近养殖场的几头奶牛每天都踱步来到小河边喝水,喝足水的奶牛习惯性地来到垃圾场上咬咬啃啃,搜寻着可吃的东西。
    
    ……
    
    这不是张艺谋电影里的穷乡僻壤,也不是贾樟柯关注的边远小县,这是王久良相机镜头里的北京。在广东连州国际摄影家年展上,自由摄影师王久良以一组《垃圾围城》的作品获得了年度杰出艺术家金奖。
    
    在消费主义泛滥的今天,在一切以GDP为导向的时代,王久良这朴素的愿望要实现是何其不易。这个山东汉子反问,“难道你不觉得,整个社会的方向或许就是错的么?”他希望政府能看到这一点,好好停下来想想,“改变观念比下狠手处理一两个垃圾场有用得多”。他也期盼有更多的人能看到他的作品。为此,他放弃了《垃圾围城》的版权。
    
    自从《垃圾围城》获奖后,媒体蜂拥而至,南方一家知名报纸的记者表示可以推荐目前偶尔还要靠圈子里好友接济的他当摄影记者。但他婉言谢绝了,因为他还想再说点自己想说的东西。王久良觉得,自己的事业承载了很多人的希望,这或许就是他的历史使命。“我看到了一个事实,说出我自己想说的话,坏人心里有所顾忌,社会变得好一点点,我就觉得这是幸福。”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千只乌鸦大学校园读“夜校” 嘎嘎叫成一片(图)
  • 北京遭遇垃圾围城 一个摄影师眼中的映像(图)
  • 北京是个大染缸
  • 视频:北京街头老人和卖东西的差点打起来(图)
  • 看完绝对心如止水 北京每平米17万的房子啥样(图)
  • 北京:无处不在的塞车
  • 北京人口爆炸
  • 中国内地最奢侈十大城市上海北京杭州位列三甲(图)
  • 北京CBD白领订购大量盒饭来自黑加工点 (图)
  • 香港地铁让北京地铁变成白痴
  • “自助图书馆”现身北京街头 像取款机一样方便(图)
  • 放弃北京体面白领生活 另类海归偏僻山区种油茶
  • 北京天桥难寻鼓曲影子
  • 城市地铁示意图 北京地铁图像灰太狼/图(图)
  • 北京同性恋选美开赛前被叫停 负责人“失踪”(图)
  • 网友绘城市地铁示意图北京地铁图像灰太狼(图)
  • 北京大学生拦公交踢民警获刑
  • 北京伪政府调研密云5元黑出租车
  • 北京某高校“C语言门”女主角清秀照片曝光(图)
  • 北京律师李庄案二审将于2月2日开庭
  • 北京访民走投无路要逼反,阳光公益继续救援(视频)(图)
  • 刘晓波的律师指北京市中级法院滥用公权力/中国人权
  • 保定访民李桂芝回到北京(图)
  • 北京起灭门案 凶手鉴定为精神病免刑责
  • 北京异议人士胡石根近日连遭不测人身安全堪忧
  • 北京市人代会1月30日闭幕 将选举市级领导
  • 上海访民到北京申诉遭拆迁委屈
  • 北京市民起诉财政部 要求公开三峡建设基金收支
  • 北京回龙观医院用相声疗法治疗精神病
  • 北京人大会议主席团:迟到代表将被安排“专座”
  • 北京称将召开新疆工作座谈会
  • 北京警方向外国游客发放“安全提示卡”(图)
  • 第四次中日韩外交高官磋商将在北京举行
  • 北京最早明年底拟征收物业税
  • 北京多所打工子弟学校面临强迁 余名学生将失学
  • 北京十余所打工子弟学校被强令搬迁 校长集体上访
  • 马天林律师谈北京律师户籍歧视
  • 北京开始清理访民 许正清面临第三次强拆
  • 强烈要求北京市府为我主持公道!/高洪明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7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市两法院早己变成枉法的温床(二)/吴业夫(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六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市两法院早己变成枉法的温床/吴业夫(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五封上访信/吴田丽
  • 湖南地方政府以“公共利益”名违宪违法侵害拆迁户遭联名到北京控告(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四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检查院第一分院己成法院枉法裁判的帮凶/转业军人吴业夫(图)
  • 致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第二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市副市长陈刚与房地产商李辙的腐败问题
  • 北京军区总医院泌尿外科公然行骗
  • 北京火车南站清洁工的控诉(图)
  • 北京工业大学左铁钏为其儿子谋取高额回扣
  • 北京军转干部单春游日坛坛公园被殴打!
  • 北京市民高洪明给奥巴马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 茶香阁:北京市军转干部集体上访原国家人事部!
  • 北京维权女军医单春维权未果 又遭开发商和警察双重暴力(图)
  • 深圳访民赵国莉被深圳市地方政府和公安十多人在北京住处强行绑架回深圳市!
  • 北京莲石路、京广线铁路噪音太大
  • 昌平法院袒护嘉鸿房地产公司 北京稳定在哪(图)
  • 在北京被民警谢振昌、王艺铭殴打残废
  • 北京黑监狱惨无人道 16岁中学生被打成脑震荡
  • 北京密云村支书腐败滥权玩弄妇女致民怨沸腾
  • 不应建北京海淀六里屯垃圾焚烧厂(图)
  • 北京“金地·格林小镇”附近臭味源集体实地考察
  • 北京雍景天成抓阄抽取车位的的黑幕揭秘
  • 北京要求下访,莆田中院竟还是闭门拒访?
  • 赵国莉诉北京朝阳公安分局警察诱骗拘留解决上问题
  • “两会”的折磨何时了——北京“两会”折磨蒙冤农妇一家七年整/陈伯才
  • 遍地的腐败 北京内退人员没有尊严
  • 关注当局无理要求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停业半年
  • 湖南百姓彭北京先生给官员的决斗挑战书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今天数十名北京访民,到治安总队申请游行
  • 北京名流花园小区众保安被指殴打抗议停热水业主
  • 集体腐败:北京1074套豪宅挑战中共底线
  • 残奥会后北京白色恐怖依旧 杭州访民刘训连紧急呼救
  • 480名硕博士起诉北京“中国学位论文数据库”侵权
  • 北京朝阳区居民:求求你,让我再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 北京公安局杀害李桂芬女儿冤情
  • 建军节感伤4-北京武警女军医转业遭陷害 维权遭迫害!(图)
  • 北京奥运会指定医院发生共产党殴打国民党事件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北京政府人员强迫守望家庭教会信徒登记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
  • 北京政府人员冲击北京守望家庭教会
  • 国人财产被抢——谁能保障参加北京奥运人的安全
  • 3月23号我在北京办暂住证的经历(愤怒)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旅日华侨苗女士在北京的遭遇/田伯
  • 官商一体 违法拆迁 百姓遭殃----北京东八里庄三年危改拆迁实录
  • 北京西城强拆:昔日亿万家产 今朝沿街乞讨/张振新
  • 北京恶霸村党支部书记吴国林害死我家两条人命/张书英(图)
  • 北京丰台王佐法庭张怀斌、幺龙暴力执法,殴打转业军人王伟平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郭小林:殇周达(外一首)-记一位“北京支边青年”
  • 北京注册会计师查账发现疑点,遭到官商联手迫害/王向明
  • 揭开北京高级法院一手导演的一事二诉二理的黒幕/王卫平
  •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詹荣妹控诉上海(图)
  • 田宝兰对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寒的公开举报信
  • 中国最贪的村干部----北京海淀安宁庄杜氏兄弟坐拥数十亿人民币
  • 讨薪-近日北京街头发生的无耻一幕!(图)
  • 北京万杰医院---一个黑洞医院
  • 穆正新:关注北京奥运的辱华措施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北京宝马车主将骑车人拖进车内狂殴!
  • 奸人告密,醋浪滔天:北京金五星旧书市场覆灭记
  • 北京市房山区窦店镇刘平庄村村官乡官黑社会化!
  • 绿色奥运,还是“烂”色奥运?北京某个副市长看上了摩根中心...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北京除夕强拆血案 警察围观
  • 北京地税局丧心病狂!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三位现任政治局常委批示不管用,北京高级法院认错一年有余坚持不改
  • 在天不高皇帝也不远的地方----一个北京打工妹的讲述
  • 北京交警滥用职权违法犯法控告书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北京强拆户鞠鸿怡:值父亲逝去一周年际 写给父亲的信
  • 光天化日之下,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踏平我的家
  • 北京维权人士陈宽遭到数百家媒体口诛笔伐
  • 北京严禁网络议政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张耀杰:北京城区怪现状:行骗者大行其道,举报人投诉无门
  • 一个北京家庭浩劫中幸存的家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北京居民对北京市政府控诉书等两件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北京:你难道要与全国人民交恶?
  • 北京长安街平静地控诉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mzxtd: 党中央国务院撤北京市长的事,有悖中国法律
  •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 北风: 天呐!全国一半的病人在北京,请看高部长数据:
  • 古都北京 ——有人在拆定时炸弹!
  • 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华惠棋的祷告呼求
  • 北京市丰台公安分局如此抓人 评论
  • 北京市丰台公安分局如此抓人
  • 民工如厕罚50元?北京一公厕刺眼标语让人心寒(图)
  • 强夺民宅,如同强盗:在北京竟然会发生这样肆意践踏法律的事
  • 北京一公厕“为了国际影响” 竟然分中外“坑”
  • 北京警察的兽行!
  • 北京大学全体暑期留校学生给江泽民的公开信
  • 坚决反对使用韩国现代车做为北京唯一出租车型
  • 北京地产商买凶逼迁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 黑龙江警车北京街头撒野 撞人后又殴打被撞者
  • 北京告急!一个巨大黑金利益网正大规模地圈地和掠夺老百姓的财产!
  • 北京观察:北京鸦灾,不祥之兆
  • 北京性骚扰
  • “日本醉鬼围殴北京司机”续:北京市民被激怒了!
  • 日本人北京街头逞凶 聚众殴打的哥扬长而去
  • 钟馗: 论多伦多北京邪会的“民族意识”(另三则)
  • 北京奥运: 洋人之外,又多了好多国人怀疑的眼光
  • 北京,你知道我在这里过得有多苦吗?
  • 落户北京比移民美国还难户籍改革是大势所趋
  • 质疑高考的公平性:为何北京地区录取线那样低?
  • [惨! 惨! 惨!] - 北京舞蹈学院车祸死难者在天之灵怎能瞑目!?
  • 北京西站"话霸"公然勒索 警察视而不见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驱赶穷人拆民房 北京迎奥委招民怨
  • 北京已不再对马英九抱幻想将淡化国共合作(图)
  • 北京打不赢的网络战争——网民“非法献花”掌掴谁?
  • 北京打不赢的网络战争——网民“非法献花”掌掴谁?/牟传珩
  • 中美火药味浓 北京卖美国国债以示警告
  • 北京“禁报令”的警示/毕研韬
  • “北京寒流”席卷全球 中国越来越傲慢
  • 全民挖祖坟 北京笑了:老毛纪念堂在地上
  • 拘押赵达功表明北京的严冬进一步降温?/姜维平
  • 让人绕的官员比北京的缩头乌龟好/汤志勇
  • 北京应急处理能力亟待提高/方明理
  • 港商收购多维网大本营为何迁至北京?/姜维平
  • 北京山水文园腐败真相
  • 于时语:蚩尤后代的困境与北京的软力量机会
  • 从北京环卫工人连续除雪4天昏倒说开去
  • 秦光荣保护外,孟苏铁还有后台在北京/王平
  • 下午小半天,卖了近80亿,北京卖地卖红了眼/杨昱
  • 北京政府还在鼓励私家车/沈湘平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三封上访信/吴田丽
  • 胡锦涛的纳粹式的“2009公民权利年”/骆春秀(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