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高薪女性青睐代孕生子 称一年生二年养太误事(图)(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25日 转载)
    
高薪女性青睐代孕生子 称一年生二年养太误事(图)

    
    一位代孕妈妈正在进行常规检查。
    
    
      自去年以来,“代孕”这个极具争议性的话题逐渐从地下浮出水面,而这种现象的出现由于挑战了各种社会规则而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
    
      连日以来,记者辗转找到一名“XX代孕网”的老板樊某华,樊某华在深圳、广州等珠三角城市大量推行“代孕”活动,并以此牟利。
    
      记者从樊某华提供的生意账目清单内发现,“代孕”似乎更受深圳“三高女”(职位高、年薪高、年龄高)青睐。近两个月内,至少已有30名以上的深圳“三高女”通过代孕网站“借腹生子”,而她们“借腹生子”的理由是不太愿意放弃百万元的年薪,不想在生孩子的事情上耽误1~2年的时间。
    
      调查:找“代孕”要付55万元
    
      一个月有12宗“业务”
    
      记者通过网络调查,近年来,“代孕妈妈”、“借腹生子”的现象已被不少人所接受。不少夫妇为了生下一儿半女一掷千金寻找“代孕妈妈”。
    
      这家“××代孕网”的负责人樊某华告诉记者,他从1999年开始接单“代孕”生意,去年以前的客户群一直以“不孕不育”的夫妇为主,要么丈夫不能生育、要么女方不能生育。
    
      但是,今年以来,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少深圳高薪女性主动找上门,她们不是不能生育,而是权衡之下,觉得花点钱“借腹生子”更划算。
    
      樊某华记得最清楚的是一位深圳4S汽车专卖店的女老板,她找到樊某华,表示自己生育能力一切正常,但她不想放下手中的生意,也有一大帮人跟着她吃饭,把所有事情交给别人打理她又不放心,所以希望花点钱请人代孕。
    
      目前,这个网站已经接受了20多名深圳高薪女性的“订单”,仅是今年10月份就有12单“业务”,这种有正常生育能力的人频繁选择“代孕”的情况是他此前没有想到的。
    
      据樊某华的账目清单计算,这项“业务”包括胚胎培植、代孕费用、怀孕期间生活费用、生产费用等,整个代孕过程客户要花费55万元的天价。
    
      客户年薪均过百万元
    
      据樊某华提供的材料显示,这12个客户都有共同特点:职位高、年薪高、年龄高。她们与俗称的“三高女”还有些不同,虽然她们同样年龄介乎于30~40岁之间,年薪在100万元以上,多为企业高管、或拥有自己的生意;但是她们却有稳定的家庭,在家庭中扮演“话事人”的角色。
    
      在这类“三高”女性中,有超过50%以上为IT软件类企业高管,其他则或为女企业家、或为出色的专业人士,如4S汽车专卖店的老板、金融保险行业的精英。
    
      这类“三高”女性年薪都在百万元以上,能轻松负担起雇佣代孕妈妈所需的55万元巨款。与“传统”的“不孕不育”客户群不同的是,这些高职妈妈并没有“不孕不育”的身体问题,她们“能生”,只是没有时间去“怀胎十月”罢了。“如果真的花上两年时间生养孩子,两年过去了,生意可能早就没有了。”一名客户曾这样向樊某华坦言。
    
      深圳光明新区某五金公司35岁的女老板谭女士告诉记者,她也有心选择“代孕”。她说,当事业黄金期与生育期“撞车”后,“三高女”很难放下辛苦打拼十多年的事业。谭女士认为,聘请“代孕妈妈”多数是为了保住向上冲的势头所作的无奈选择,保持身材这类想法可能还是比较次要的。
    
      “借主”:“代孕”是无奈的选择
    
      怕老公外遇找“代孕”
    
      吕女士今年36岁,是某通信产品工厂老板娘。她经济宽裕,拥有一辆宝马车代步,还有一辆法拉利车接待客人。
    
      “因为是家族生意,我和老公之间肯定要有个小孩,没有小孩,我老公就会有外遇。”吕女士说,找“代孕妈妈”其实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为什么不自己生呢?吕女士坦言,自己怀孕会有十个月的“空窗期”,没有办法“密切关注”老公,“万一他在我怀孕的时候有外遇怎么办?”
    
      工作太忙没时间生
    
      “借主”陈女士今年34岁,是一家高科技电子产品老板,她的公司今年销售额达4亿~5亿元人民币。
    
      本身是企业家的陈女士,家庭稳定,老公是名公职人员。早年因为要打拼事业,整天累死累活的,以为生孩子可以再等等,等着等着就已经错过了最佳生育年龄。
    
      现在,公司的业绩是上去了,但是陈女士却认为公司内部运营管理还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问题,“我现在都忙得抽不出身来,公司的主要决定还需要我去负责,更不可能说为了生小孩而长时间离开公司了。”
    事业冲刺不敢生育
    
      李女士今年35岁,是某外资连锁酒店副总裁,年薪约80万元,还不包括各种补贴和奖金。
    
      李女士是个海归博士;学成归国后,顺利地在某外资连锁酒店工作,一步步当上了酒店副总裁的职位。虽然留学多年,但是李女士和丈夫还是很“传统”的人,希望能早日有自己的小孩,组建一个完整的家庭。她并不是对自己的能力没有信心,而是因为觉得自己毕竟是一个打工的刚好又在事业的冲刺期,李女士一度很困扰。
    
      事实上,代孕在国外已经流行了很多年,李女士对这种方式还是比较能接受。
    
      自己没有经历“十月怀胎”的过程,会担心和小孩之间有隔阂吗?李女士打了个比喻说,就像当年出国留学时,自己身边有很多同学把小孩放在老家养一样,即使现在小孩由自己怀孕,以后,因为工作需要,自己还是要经常出国,小孩还是要由别人照顾,由代孕妈妈“怀”着自己的小孩,其实感觉就是把小孩交给代孕妈妈来照顾。
    
      时间宝贵花钱更抵
    
      光明新区谭女士称,女人在30岁~40岁之间,好不容易才打拼出一番事业,如果放下辛苦打拼十多年的事业,实在是不敢想,如果继续打拼,势必成为“丁克一族”?在事业与家庭的天平上,试图通过代孕方式获得后代的“三高女”们大多认为找代孕妈妈是一条既可兼顾事业又可维护家庭的方法:可以继续为自己喜爱的事业打拼的同时,拥有孩子,让家庭完整。
    
      在她的心里有一本账:怀胎十月,再加上身体恢复的时间,差不多就是一年时间,再加上孩子第一年需要母亲喂养,差不多两年时间就没有了,两年过去了,生意早就没有了。找代孕妈妈的“三高女”们平均年薪均在百万元以上,而找个代孕妈妈,她们只需要55万元。从经济的角度来看似乎更划算。
    
      在记者的接触过程中,三名寻求“代孕”的女性都表示,她们也是经过一番挣扎,才作出找“代孕妈妈”的决定。“左右为难”,是她们提得最多的词,她们表示,通过“代孕”的方式,最觉得对不起的是小孩,因为自己没有真正“怀”上他们,感觉自己把小孩交给了“保姆”,虽然出钱出力,但是却没有做到照顾小孩的责任。
    
      年龄偏大害怕当高龄产妇
    
      人到中年,不得不认老,高龄产妇的风险也在她们考虑之中。“十多年打拼下来,过着高节奏、高压力的生活,能不能顺利产下健康宝宝,无法确定。”樊某华表示,通过代孕方式生育孩子的深圳客户中,有70%左右是出于对事业的追求,但是也有不少是担心高龄产妇带来的风险。
    
      李女士告诉记者,虽然现在小孩不在自己的肚子里,但是自己也同样在学习如何做一个母亲,会像其她怀孕的妈妈一样,紧张的是要给小孩进行什么样的胎教;天气冷了,也担心代孕妈妈有没有穿够衣服……
    
      大多数找代孕的女性表示,虽然她们没有经历怀孕害喜、担惊受怕的阶段,但在这个过程中,她们也付出了大量的精力和心思,小孩生下来以后,她们会跟自己亲生的孩子一样对待自己小孩。
    
      专家:不赞成以“代孕”方式完成“社会义务”
    
      深圳大学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深圳市婚姻家庭研究会会长易松国教授对“代孕”现象表示理解,“深圳是一个移民城市,很多年轻人来到深圳以后,要打拼,他们不像在别的城市里,年轻的时候一边打拼,一边生小孩,可以让家里的老人帮忙;打拼十几年下来,部分家庭就可能选择不生育了,做个丁克家庭;部分家庭会选择通过晚育的方式或领养的方式来拥有小孩。但是毫无疑问的是,现在的工作和生活方式,已经让我们传统传宗接代的家庭观和生育观发生了重大改变。”
    
      易教授认为,以自我为中心,是现代人重要特征。站在职业女性角度来说,她们要兼顾家庭、事业、还有自我的感受,希望让家庭完整的同时,不影响工作、体型,甚至从成本考虑,职业女性找“代孕妈妈”传宗接代的做法,易松国表示可以理解。
    
      然而,易教授不赞成这种做法,“生孩子,传宗接代是每个社会人的社会义务,社会传承需要每个人尽责任和义务。”易教授说,“孩子毕竟不是产品,它能随意由别人来生产,不是自己十月怀胎生出来的小孩,无论是自己的感受还是感情,父母亲的责任感会有所淡薄。”易教授认为,从社会的角度出发,生孩子还是比拼事业更重要。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打击代孕生子行业:中国强迫代孕妇女堕胎(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