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南通狼山镇张明贵遭遇暴力拆迁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29日 转载)
    
    
     (联系人张玉良手机:13813728839) (博讯 boxun.com)

    
    
    
    尊敬的各级领导、尊敬的媒体记者:
    
    我们是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狼山镇桃园村三组的张明贵家庭,是当地的拆迁户。2008年3月29日凌晨1点左右,正当我们一家五口人熟睡之际,一伙身份不明的人强行闯进我家私宅,非法使用暴力,强行将全家人拖出家门,并推倒我家世代居住的房屋,实施了骇人听闻的“暴力强拆”,现将有关情况具体说明如下,请求各级领导依法作出处理,为我们老百姓撑腰作主。
    
    一,我家的基本情况。
    
    我们一家居住在崇川区狼山镇桃园村三组,户主是户主张明贵和徐汇萍。根据农村的习惯,整个家庭成员分成两户,一户是张明贵、徐汇萍、黄丽、黄梅娜为一户。另一户则为张玉良,陶美芳,张宁心。整个居住房屋的合法有证面积约182平方米,另有“超方”60多平方米。
    
    二,我家在与有关方面磋商拆迁的基本经过。
    
    2007年,我们村组被当地政府列入拆迁范围。2007年四月中旬,承担拆迁任务的华亚拆迁公司进场。当时我家拆迁范围中第一个被丈量的,初步谈了几次,因双方距离较远,故没有达成任何协议。
    
    由于我家庭成员的黄勋,黄丽,张玉良在狼山风景区工作。2007年5月10日上午,风景区领导召集黄勋黄丽参加拆迁会议,明确规定,当天晚上十二点之前一定要签好协议,否则责成黄勋,黄丽,张玉良停工,每天只以十元工资计算。
    
    下午黄勋,黄丽等开始返家做家庭成员的思想工作,晚上风景区的吴主任,蔡科长等也一同前来做工作,到晚上十二点钟之前,初步达成协议。拆迁公司当着单位领导的面,表示在合法面积拆一还一的基础上再补足20平方米和营业执照的补偿,并且提供了证明,家里所种花草在请示领导后决定补偿2万元。我为了儿女工作不受影响,能让他们正常上班,当时只得按每平方米2350元的标准鉴定下协议,同时风景区的领导还为我们争取了8800元的奖励,当时双方协商好,在按照当地风俗家中纪念老祖宗后,过10天就交出钥匙。
    
    10天后,拆迁公司来要钥匙,徐汇萍当即问,当初答应的补方和营业执照赔偿怎么办的,拆迁公司的人说,补方和执照赔偿就是没有,徐汇萍说,明明当着风景区领导的面商量好的,现在怎么会变卦?要是没的赔偿,我们一家是不同意拆迁的。拆迁公司的员工小王数次说“你家不交钥匙我就强拆你家”。
    
    2007年9月29日,拆迁公司员工小王在徐汇萍妹妹家答应补钱,还说会让你家满意的,只要你家让我们敲一只窗户,还让你暂时住在里面。等十月一日后,重新做合同。徐汇萍开了个家庭会议,认为我们已经受骗一次了,没有答应对方敲窗户,那个小王闻讯后说:“就拿你家做典型强拆。”不得已,黄勋只好再次找到单位领导协商,我们将户口本等交与景区杨书记,杨书记看了说:”你们家应该按照两户算。”并叫黄勋找袁建飞。袁建飞看了户口本说“七口人可以补方,叫家人找村里”。村里的回答是,只要袁建飞打电话写条子才好办理,后来单位一领导找黄勋说“补你10个方,”黄勋说“这10个方是算一个人还是算半个人?”这位领导说。最多给你12个方,再想多一个都没有了,营业执照也同意补偿。然而,领导到徐汇萍家几次做工作时,从未提起给12个方和营业执照的补偿。关于花草问题,领导的回答则与那晚签字说的情况不一致,这个事情一拖再拖。
    
    2008年1月底,拆迁公司小王遇到徐汇萍,问房子准备怎么办,徐汇萍回答,你汇报政府我房已经拆完,这个事情一切责任至于你们拆迁部门自己,快过年了,你们就不要再过来打扰我们了。
    
    2008年3月26日下午,区领导,景区领导,镇政府领导一同召开协商会议,没有通知户主的情况下反而通知黄勋,黄丽,张玉良前去参加会议。会议重点商量了关于补方,执照,花草,石泊等老问题。会议认为,补偿问题不太大,最后要求由吴海林主任带队到家里来谈。晚上6.30分左右黄勋先到,拆迁公司几乎同时到达。张明贵开门前问“景区领导怎么没到”,黄勋回答“他们还没有来”张明贵就说“等领导来了再开门,一起谈”。黄勋连忙打电话给吴主任,吴主任说“8时30分还有一个会议,要到10点才能过来”。黄勋告之大家,领导10点才能到。张明贵说“那就等到10点再谈吧”.在等待过程中,拆迁公司与黄勋谈了还是这几个问题,拆迁公司说,补方,执照,道路,花草,等不是我们的事。与拆迁公司没有关系,过了一段时间,黄勋又打电话给吴主任,吴主任还是说要开会,会尽快赶过来。这时拆迁公司人说“我们走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景区的黄宇飞和单万明过来了,张明贵开门他们进来了,后来吴主任赶了过来。多次打电话给拆迁公司。拆迁公司没有任何人过来,此事又没能达成协议。
    
    3月27日,拆迁公司员工小陈找到黄勋,要求做做户主张明贵等人的工作,将事情谈一下。黄勋和张明贵一家联系好,同意把此事谈一下。小陈去谈了,但提到钱和补方等问题,小陈回答这个事情我不好做主。此事情又未能达成协议。
    
    谁知道两天过后,到3月29日凌晨一点左右,就发生了暴力强行拆除房屋事件。
    
    
    
    三 、拆迁方非法使用暴力强拆我家房屋的过程
    
    3月29日凌晨1点左右,我一家大小五口人还在熟睡中,突然一帮“不明身份”的人,有的拿铁锤、铁钎、刀具强行砸开门,将我们从床上硬拉下床,张明贵被这伙人压在地上,心脏被压得透不过气来,我妻徐汇萍在挣扎时左脚严重被打伤,不能动弹。我儿子在挣扎中左脚被他们用铁钎戳了两个大洞,右脚被划伤七八处,还用衣服罩住他的脸,光着背在地上拖,至使背上多处划伤,流血不止。我儿媳和年仅8岁的孙女只穿了单薄的内衣被强行拉出门外按倒在地。
    
    当时我苦苦哀求他们,让小孩多穿件衣服穿双鞋都不允许,就这样我们一家五口在凛冽的寒风中就穿着单薄的衣服赤着双脚被他们压在地上,不能动弹,同时这帮“不明身份”的人竟然大肆抢劫,我儿媳包里的伍仟多元公款被抢。我妻子手链被抢夺,微波炉、电饭煲也不放过。在我们全家人哭喊声中,挖掘机轰的一声,房屋全部推塌,我孙女一边哭着一边喊着“我的书包,我的作业还没做完呢?”而我们三代人辛苦了几十年的财产全部埋在了废墟中(冰箱、彩电、洗衣机、电脑、电瓶车家具等)。在这伙“不明身份”的人刚开始砸墙时,邻居报了“110”一直等了这帮人和挖掘机走了后,“110”才终于赶到。在挣扎中,我妻子认出了其中一人,那人是“华亚拆迁公司”属下拆房队的工头。他们按住我的时候,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竟然在说,不要打他,他有心脏病,他就是拆房队的,还说这是拆迁公司叫他们来的,叫我们找他们去。
    
    我们万万没有想到,在构建和谐社会、法制社会,号称“平安和谐”的南通。居然会发生这样一起罕见的、令人发指的、影响十分恶劣的违法犯罪事件。我们的生命财产得不到相应的法律保护。
    
    四、事件发生后的相关处理
    
    暴力强拆发生后,好心的邻居数次拨打110,警方等这般人走后他们才过来,简单看了下就走了。当时张玉良赤着双脚追赶挖土机,叫110的人从滨江花园那边堵截这伙人,而警员却从相反的方向慢慢的过来,实际有人发现110早就躲在那边,当时叫110取证,他们不肯,还说没有带相机。等一下过来,但是我们一直等到白天也没有人过来。
    
    上午9时,张玉良到狼山派出所报案,叫他们到现场去取证,他们不肯,后来徐汇萍求他们很长时间,他们很不情愿的过来了。叫他们把留在现场的凶器带回去。给我们的答复是,这个东西是没有用的。到现场他们就拍了四张照片,刀也没有带回派出所。下午徐汇萍到桃园村大队部告知此事,张玉良到崇川区政府,一位姓陈的接待了他。五点左右拆迁协调员【姓杨的】和风景区领导四人到现场看了这个情况,他们就说这是政府拆迁。同时,张明贵,徐汇萍,张玉良因受伤严重住进了狼山医院。
    
    3月30日,徐汇萍,张玉良,陶美芳又到桃园村大队部,区里的杨办事员接待了我们,并记录了事情的前后经过。中午12.30发现现场被破坏,立即报警,同时110报警中心也备案!下午张明贵忽然晕倒,立即在狼山医院办理住院手续。下午四点多,景区派人过来接陶美芳,张玉良,黄勋,周明德等人去景区谈论此事善后。在风景区三楼,当时在场的领导有;蔡区长,余佩华,吴海林等,他们当时表示不知道此事,还说这个属于政府拆迁行为,【蔡区长在场的时间一句话也没有发表】。当时陶美芳提出三个要求,1;小孩子书包的情况需要尽快解决,2;我们一家吃,住,行,等生活问题。3;受伤人员的医治问题。
    
    下午5点左右,余主任,吴主任,蔡永梅到狼山医院看望。先解决了小孩子的书包。也协调了两套过渡房,派挖土机去现场挖掘受损过后的东西。余主任再次强调这个是政府行为,叫我们要理智处理这件事情,不许我们上访,恐吓我们如上访媒体曝光,就不再管此事件。
    
    3月31日上午8:30,风景区吴主任带队,派挖掘机,四名警员到现场扒东西,找出当天穿的衣服,电瓶车三部,电脑,洗衣机,冰箱,摄像机,电视机,床,衣物等,已全部损坏。
    
     约17:00点左右,余主任,吴主任,蔡咏梅等再次到医院慰问,余主任再次强调这是拆迁公司行为,要求我们立份清单,再跟区政府协商。
    
     4月1日 下午1:30,打电话给余主任,要求购置生活用品,无答复。 4月2日下午2:00,在风景区三楼余主任办公室开协商会议,余主任,吴主任,蔡科长,单万明,黄勋,陶美芳,要求解决吃住行问题。要黄勋向景区借20000元购置生活用品,黄勋未答应。
    
     下午,黄丽,陶美芳到镇政府,陈副镇长接待了我们,还是提出解决生活问题。
    
     4月4日张玉良到市公安局,区信访办,戴局长说:“所有问题找余主任解决。下午5:00左右余主任,吴主任,蔡科长,黄丽,陶美芳,张玉良,徐汇萍在西票务中心开了协商会议,还是协商吃住行问题。镇政府出面借20000元先解决生活。
    
    目前,我们一家有家难回,精力憔悴。我们不是要与政府作难,我们的要求也不高,为什么有些人还是如此残暴对待我们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呢?
    
    我们一家人商量了,要求是拆迁安置按两户算,房子按实际面积算,(有一方算一方)。宅基地以外的土地予以赔偿。阳台、水泥路、石坝子、花草、营业执照给予一定赔偿。
    
     另外,对此次暴力捭中的财产损失的赔偿(见清单)和家庭成员的精神损失费、医药费、误工费给予赔偿。
    
     为此,我们恳请有关方面能秉持公道,对这一恶劣事件依法全面调查,并作出相应处理,特别对有关当事人作出政纪和法纪处理,并对我们的物质与精神损失作出相应赔偿,依法保护我们的合作权益不受侵犯。我们相信,只要还是人民救星中国共产党人当家执政,只要政府还是我们老百姓的人民政府,我们一定会得到还以公道。
    
     此致
    
    敬礼
    
    
    
     当事人代表 张明贵口述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