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历史系毕业生赚"苦肉钱" 为大学教授代孕一次6万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13日 转载)
    
    来源:济南时报 
       目前许多行业都不同程度受到全球金融危机影响,就业问题更是让很多求职者头痛。然而几个“济南代孕网”近期却“逆市火爆”。采访中记者发现,目前代孕行业尚处于法规“灰色地带”,不受法律保护,代孕工作者更是面临种种尴尬和无奈。近日,两位代孕妈妈接受采访时称——“工作完成,一次能赚6万元,我们挣的是‘苦肉钱’!” (博讯 boxun.com)

    
      “代孕网”:曝光吧,这是最好的宣传
    
      互联网上,记者发现冠以“济南代孕网”的网页就有六七个,大都人气火爆。“代孕网”一边招聘代孕工作者,一边向不孕不育者推广代孕服务。
    
      记者了解到,代孕的基本流程为:客户缴纳2000元左右的订金→中介机构筛选代孕妈妈,初步定下人选并联系见面→签署意向协议并体检→客户满意后签订正式协议,缴纳一半中介费约5000元→客户负责安排代孕妈妈生活起居→进入人工授精或试管婴儿医学周期阶段→受孕后分批支付代孕妈妈补偿金和另一半中介费用→孩子出生后亲子鉴定,并支付代孕妈妈最后的酬金→结束合作,若无异议销毁合同。
    
      12日中午,记者以应聘代孕者的身份拨通了“济南代孕网”的电话。对方一男子称:“如符合我们的招聘条件,报酬6万元到12万元不等,总共分5次付清。”
    
      当问及代孕是否合法时,该男子含糊其辞:“法律上很难有保障,我们是民间组织,会跟你签合同,你放心。”
    
      当记者亮明身份后,该男子称:“给俺曝光吧,这对我们来说,是最好的宣传!”
    
      代孕妈妈:生活所迫,赚“苦肉钱”
    
      李芳(化名),山东平邑县人,28岁;张丽(化名),山东泗水县人,22岁。
    
      她们已经是有孕在身的代孕者,12日下午见面之前,记者已与她们在QQ上聊了很多,并取得了她们的信任。之所以与记者见面,她们想说服记者:“代孕者其实干的是与人为善的工作,尽管内心很痛苦,境况很尴尬。”
    
      12日14:00左右,在泉城广场名人堂附近见到她们时,李芳和张丽都戴着帽子、墨镜,脖子里的围巾把半张脸都挡了起来,两人已经怀孕三个多月了。她们均称,自己需要一个尽快挣钱的机会,而做代孕者是很好的途径,代孕成功后能有6万元的报酬。
    
      李芳说:“我在大学里学的是历史,3年前毕业后,开始了打工生涯,先后辗转过几个城市,干过小职员、在一些工厂里打过工。这几年,平均每个月收入1500元左右吧,刚够自己花的。去年父亲得病,家里欠下七八万元外债,怎么还啊?我在网上看到有代孕的工作后,就去应聘了。听说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为一名大学教授代孕的,他妻子不能生育,结婚十几年了没有孩子。我想,代孕者也是为他的家庭做好事儿。孩子的胚胎是合成的,与代孕妈妈并没有遗传关系。”
    
      记者:“家里人知道你现在的工作吗?”
    
      李芳:“不知道。我经常给家里打电话,说在公司上班,常出差,工作很忙。”
    
      记者:“代孕期间都做啥?”
    
      张丽接过话说:“很无聊啊。天天住在客户租的房子内,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看电视,偶尔上网。我也是家里遇到事儿了,想急着挣点钱。中专毕业都三四年了,到现在我一分钱也没攒下。”
    
      记者:“做代孕者,有什么感受?”
    
      李芳:“社会不理解,而且游走在法律边缘,更怕别人知道。怀胎十月生了孩子,还要送人,怕到时也舍不得啊。更怕遇到剖腹产,将来丈夫发现肚子上的疤痕,怎么说啊。”
    
      记者:“在济南干代孕工作的多不多?”
    
      张丽:“光我们知道的就有二三十人,代孕网站有六七个呢。好多代孕工作者都很年轻,念过大学。”
    
      记者:“这次之后,你们还会继续干下去吗?”
    
      张丽:“看看再说吧,如果这次能顺利赚到钱,就干点别的去。我们之所以能与记者见面,就是想让记者听听我们的心声,希望能得到社会的理解,这样我们心里会好受些。”
    
      专家:代孕必须立法
    
      记者注意到,几乎所有的代孕中介网站都没有标明地址,而与此对应的是,代孕网站广泛利用各种网络即时聊天工具与应聘者或客户进行联系。
    
      对此,省卫生厅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对于代孕行为,虽然法律没有做出明文的禁止性规定,但我国卫生部两个行政法规——— 《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和《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都规定:禁止代孕和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但两部法规在很大程度上只是针对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并没有法律约束力,也无法规范代孕市场。
    
      采访中,各界人士几乎一致认为:应当对代孕进行立法。所有的代孕需求方、代孕妈妈,甚至包括一些代孕网站的负责人,也希望通过法律净化市场。
    
      中华医学会伦理学分会主任委员李本富认为,长远而言,我国代孕合法化是必然趋势。目前有关部门不允许代孕的主要原因是相关法律不健全,一些在代孕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还无法解决。但他同时强调,即使代孕合法化,也要防止商业性代孕的出现。当然,给代孕妈妈适当的补偿是应该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