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代孕中介红火 代孕市场何去何从亟待法律定夺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03日 转载)
     导读 25岁的许小雅,是位“代孕妈妈”———利用自己的子宫为他人生孩子,并收取一定的费用。
     据公开资料显示,由于生活节奏加快、工作压力增大等原因,我国不孕不育夫妇占育龄夫妇的比例,已由2000年的10%上升到如今的15%至20%。“代孕妈妈”则让不育夫妇看到了获得孩子的一线希望。
    “代孕已形成了市场,但这个市场问题很多。”一位业内人士不无忧虑地说,如今的代孕就像房屋租赁一样操作,涉及到的医学、伦理、法律等问题都没有得到足够重视。
    “但凡有退路,任何一个人都不会选择走这条路。”9月8日,已怀孕3个多月的“代孕妈妈”许小雅(化名)感慨,为此牺牲的实在太多。
     在百度中输入“代孕”,可以搜到140多万条链接。记者粗略统计,其中的代孕网站有上百家。不仅在网上,即便在街头小巷,有关代孕的小广告也是屡见不鲜。
     记者以需求方的身份咨询了数家代孕网站,得到了几乎相同的答复,无论采取何种代孕方式,费用都在20万元之上。尽管价格不菲,需求方依然趋之若鹜。我国第一家代孕网站的负责人吕进峰告诉记者,他开办代孕网4年多来,代孕成功的已有1000多例。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涉及金额庞大,参与人数众多是市场形成的主要原因。
    
代孕中介红火 代孕市场何去何从亟待法律定夺

    代孕行业皆属无照经营
    在与一家专职代孕网的工作人员经过十天电话、网络联系后,记者提出了实地考察的要求。
    一天下午,在该网站工作人员的提示下,记者找到了位于北京崇文门地铁附近一座写字楼里的专职代孕网办公地点。
     那是一套40多平方米的房间,被隔成两间,外间摆着6台电脑,3位工作人员正在用QQ等联系业务。一位姓聂的女士接待了记者。
     在询问了记者的大概情况后,聂女士据此算了一笔账:给“代孕妈妈”10万元,中介费1.4万元,医院介绍费3万元,手术费6万元……总费用在25万元左右。
     记者提出,之前已向正规医院做了相关咨询,试管婴儿的手术费用在3万元左右,为何到这儿需要6万元,而且还是在收取了3万元医院介绍费之后。聂女士称“就是这么规定的”,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关于费用如何交付,她解释说:“中介费,签协议时交9000元,确认怀孕后交5000元;见到医生后支付6万元手术费和向网站支付3万元介绍费;给‘代孕妈妈’的费用则随着她怀孕的时间分期支付。”
     记者称,在之前与网站其他工作人员的交流过程中,得知专职代孕网背后并没有注册的公司。
     聂女士确认了这一信息:“我们确实没有进行工商注册,据我所知,代孕行业目前还没有注册的公司,因为是不可能被批准的。”
     记者随即提出了自己的担心,毕竟25万元不是个小数目,接着,记者指着房间问:“办公地点就这么大吗?”
     “相对于绝大多数连办公地点都没有的代孕中介而言,我们已经很不错了,而且房子是我们老板买的,不可能拿了客户的钱就搞失踪,签协议时,我们可以把房产证拿给你看。”聂女士答道。
     没有工商注册,甚至没有办公地点,这样的中介生意还能红火?
     答案是肯定的。
     聂女士告诉记者,仅在北京某一家医院,“每月我们都要做15例左右的代孕手术”。
     “原因有很多,首先,所有代孕中介都是非正规的,顾客没得选;其次,不找中介的话,没有第三方参与,如何确定费用支付和保证公平等,对客户而言更困难;最主要的是,卫生部于2001年发布实施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明确规定: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违反的处罚相当严厉,轻者警告、罚款,重则追究有关负责人刑事责任。这样,一般的客户就很难找到愿意为他们进行代孕的医院,而一些代孕网站有这样的资源。”一位业内人士分析道。
     “想想3万元的医院介绍费,6万元的手术费,有医院‘顶风作案’并不奇怪。”这位业内人士认为。
     据了解,目前北京有7家医院有资质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聂女士声称与其中好几家都有业务往来。记者采访过的所有需求方和“代孕妈妈”也都证实了这一点:代孕手术确实都是在知名医院内进行的。
     问题还不止这些。
     聂女士明确向记者表示:“如果你要双胞胎,我们可以和医院沟通一下,成功的例子还是很多的;如果你一定要个男孩,只要支付一定的费用,我们可以让医院做鉴定。”
      一方愿“借腹”一方愿“生子”
     在一些代孕网站上,“代孕妈妈”的信息被公诸于众,代孕的理由五花八门,有急用钱的,有心里寂寞的,有好奇的,有纯粹助人为乐的……但不管是哪一种,补偿费是必须的。
     25岁的许小雅在决定做“代孕妈妈”之前,考虑了整整一年,可真正面对时,“前所未有的恐惧和难过突然从心底窜了出来”,毕竟,她还那么年轻,而且尚未结婚。
     但母亲治病需要一大笔钱,代孕,是许小雅所能想到并且能够做到的惟一办法。
     母亲强烈反对,许小雅只得一遍又一遍地把从网上看到的相关信息解释给她听。代孕主要有两种,采用需求方胚胎、代孕妈妈子宫的试管婴儿;采用需求方丈夫的精子、“代孕妈妈”卵子及子宫的人工授精。不管采用何种方式,代孕方和需求方都不存在身体接触。
     争执和犹豫中,母亲的病情因缺乏治疗而加重了,这个家庭已别无选择。
     2008年初,许小雅开始接触一家代孕网站,并把自己“明码标价”12万元。之后,她向母亲保证:“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如今,她只是盼着腹中的胎儿能够顺利降生,希望自己的身体尽可能恢复到原来的样子,过属于自己的生活。
     与许小雅“渴望逃离”的心情不同,刘盛铭(化名)目前正在享受代孕带来的好处。
     孩子出生第十天,刘盛铭带他去做了一次亲子鉴定,结果显示:这个今年4月从“代孕妈妈”肚子里出生的孩子,确为他们夫妇“亲生”。整个家庭,长长松了口气。
     刘盛铭的妻子因习惯性流产而无法生育,之前,他们几乎踏遍了全国各大专科医院,却未见效果。
     2005年初,刘盛铭第一次在网上看到了代孕的信息。此后的两年,刘盛铭一直都在关注代孕,每一次从医院失落而归时,尝试代孕的念头就进一步加深。在他的一个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地记录着一些代孕网站的信息。最终,他打了其中一家的电话。
     从签协议到生下孩子,刘盛铭花费了近40万元。为了防止邻居、朋友甚至亲戚可能出现的“有色眼镜”,刘盛铭以公司外派名义带着妻子离开北京,在外地住了一年,“回来后已经有了孩子,一切都顺理成章”。
     代孕市场越来越乱了
     尽管自己的代孕网站生意红火,可吕进峰对这一市场的概括是“很乱,而且越来越乱了”。
     吕进峰说的乱有两层含义,一是在他未授权的情况下,很多代孕网站几乎完全复制了他的网站的内容,一些甚至直接打着分站或代理商的牌子;二是很多代孕网站和个人以代孕的名义招摇撞骗,对代孕市场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
     这是事实,仅以代孕协议为例,目前绝大多数代孕网站都在用同一份协议,五六千字,只字不差;而以代孕之名行骗之事,媒体已多有报道。
     但这些还不是乱的全部。
     2008年1月16日,王金华(化名)遇到了一次尴尬。
     那是他作为需求方与“代孕妈妈”见面后的第二天,对方打来电话说:“王老板,你想做自然的吗?”王金华一时没明白过来,对方接着说,如果你愿意多付些钱的话我可以考虑。
     “你当我什么了!”王金华愤愤地挂了电话,然后质问了代孕网站,该网站回应说:这完全是“代孕妈妈”的个人行为,和网站无关。
     “如果真的以性行为的方式进行代孕的话,这和卖淫嫖娼又有什么区别呢?”王金华说。
     “其实,这并不是什么秘密。”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很多代孕网站收了中介费后才不管双方用何种方式代孕,就算想管也确实很难管;也有一些网站甚至主动为需要以自然方式进行代孕的客户牵线搭桥。
     为证实上述人士的说法,记者以代孕需求方的身份联系了一家代孕网站。记者强调自然受精生育的孩子身体素质好,希望网站推荐愿意做自然的“代孕妈妈”。
     该网站工作人员明确表示:“我们没有做自然方式的‘代孕妈妈’,也不允许这样做。”
     之后,该工作人员记下了记者的邮箱。第二天,记者收到了包含两位“代孕妈妈”详细资料的邮件,其中一位赫然写着:××,20岁,做自然的。当然,价格也比该网站所称“代孕妈妈”补偿金为7万元至12万元要贵,为15万元。
     “代孕可能引发的强势群体性泛滥和超生问题必须引起注意。”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夏学銮指出,混乱的代孕市场可能会产生变相卖淫的情况,而且,医院既然敢进行被上级部门禁止的代孕手术,相关的正常手续,如进行正常的试管婴儿时当事人要出示身份证、结婚证和生育证等,可能就不必履行,超生现象就会存在。(周斌)
    ·评论·
     法律真空致代孕市场隐患多
     据业内人士介绍,虽然需求大量存在,但世界各国对代孕的立法大多持谨慎的态度。原因在于,代孕是把双刃剑,完全禁止,有剥夺无法生育妇女获得孩子权利之嫌;放开,又可能牵涉社会伦理、争夺抚养权等一系列问题。
     一名代孕网站的负责人如此形容自己的境地:“代孕中介就像一匹脱了缰的野马,或者,它从来就是一匹野马。无法在工商部门注册公司以进行代孕中介服务,所以就没必要去注册任何公司;租个门面太招人显眼,还有无证经营的嫌疑,所以就没必要有正规的办公地点;工作人员也不需要什么培训,能聊天就行。”
     另一方面,孩子出生后“归”谁?这样的争执在国际上早有先例,甚至出现过母亲为女儿代孕,最后“母亲”要把孙子变成儿子的事。
     除此之外,还有隐私权的问题,“签协议时要求提供身份证等个人信息,今后中介是否有能力保障这些信息不外泄?同时,我们并不希望外人得知孩子为代孕所生,中介如何保护此类信息?”一名需求方说。
     我国对代孕持何种态度?目前在法律上还没有明文规定。
     虽然2001年卫生部发布实施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但该办法只是一部针对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的部门规章,并没有法律约束力,也无法规范代孕市场。
     采访中,专家们几乎一致认为:应当对代孕进行立法。而几乎所有的代孕需求方、“代孕妈妈”,甚至包括一些代孕网站的负责人,也希望通过法律净化市场。
     我国首家代孕网站负责人吕进峰坦言,越来越多的人看中了代孕这块蛋糕,如今这个市场已是鱼龙混杂。在他看来,规范市场就等于保护市场,“我的网站愿意成为试点,愿意被卫生部或其他相关部门管辖”。
     虽然要立法的观点是一致的,但要立一部怎样的法专家观点不一。
     中山大学婚姻法专家鲁英是较早提出为代孕立法的人士之一,但她始终倾向于立法禁止代孕:“我国的国情与一些立法开放代孕的国家不同,在大多数人看来,代孕违反社会公德和有伤风化;同时,难以界定孩子的地位,还可能出现以代孕的形式规避重婚等违反婚姻法的行为。”
     中华医学会伦理学分会主任委员李本富则认为,长远而言,我国代孕合法化是必然趋势。目前有关部门不允许代孕的主要原因是相关法律不健全,一些在代孕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还无法解决;但开放代孕的立法是受到伦理支持的。
     但他同时强调,即便代孕合法化,也要防止商业性代孕的出现。“商业性代孕会导致大量社会问题,即便代孕合法化的国家,大多也只是允许非商业性代孕的存在;当然,给‘代孕妈妈’适当的补偿是应该的。”
    来源:法制日报 _(博讯记者:小毛先生)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