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漂亮女研究生为救亲人被迫沦为“代孕妈妈”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17日 转载)
    
    来源:荆楚网
     莫小凤老家在安徽省凤台县一个小乡镇,一年前,她从安徽芜湖考上了省城合肥一所大学的研究生,学哲学。她家境不好,所以决心自立,决不能向家里要钱来读研。为此,在熟悉了省城的环境后,她就开始琢磨着找点事做了。 (博讯 boxun.com)

    
    很快莫小凤在合肥市宿州路一家健身馆找到了一份当服务员的临时性工作。在这里,她认识了一位名叫诸琴的阔太太。
    
    2005年7月的一天,诸琴约莫小凤出来吃饭。吃饭的时候,诸琴忽然对莫小凤说:“小凤,姐有件事求你,你看能不能帮上忙。”莫小凤忙问是什么事。诸琴忽然流下泪来,说她和莫小凤一样,也是从乡下到城里来打拼的,夫妻俩通过近20年的努力才打拼出现在的家业。本来他们有个幸福的家庭,一儿一女都非常争气,没想到一年前他们的儿子遭遇车祸身亡……而她因为子宫长瘤,做了切除术,失去了生育能力。现在她们想要个孩子,希望莫小凤能帮忙找个人。莫小凤听到这,慌乱得不知如何回答,连忙推说有事走了。
    
    当晚,莫小凤和同学吃饭时,不知怎地提到了找工作的事。说是去了一趟招聘会,那些单位竟然只给研究生开1200的工资,听说是念哲学的,竟然理都不理。
    
    为救亲人被迫当代孕妈妈
    
    莫小凤接到家里的电话,说父亲帮人建房时从屋顶摔下,受了重伤。她急忙赶回家。母亲说家里的钱几乎都花光了,说完还抱怨她死读书,不管家里事。莫小凤心里也感到十分的内疚,毕竟她是家里的老大,却从没有对父母尽过孝心。
    
    莫小凤不知该怎么办,这时,诸琴的电话又到了,她还在催问莫小凤代孕的事。莫小凤挣扎了半天,吞吞吐吐地说:“诸姐,你看我怎么样?”
    
    实际上,诸琴当日请莫小凤帮忙,就是看上了健康漂亮的她,她丈夫也悄悄观察过莫小凤,十分满意,只是没好意思直接对她说,这时莫小凤应允了自然求之不得。莫小凤提出如果自己代孕,第一不跟诸琴的丈夫同居,必须做试管婴儿,第二诸琴得提前支付5万元给父亲治病。诸琴当即答应了。
    
    答应了诸琴后,莫小凤安排好父亲,又回到了学校。她跟诸琴和她的丈夫马国林签订了一份《代孕怀孕生子协议书》。协议上除以上两条,还附加一条,如果是女孩,甲方(诸琴夫妇)不再付钱;如果是男孩,甲方愿另付5万作为奖励。2005年7月初,在诸琴夫妇的安排下,莫小凤在江苏南京一家大医院给做了试管婴儿受孕手术。莫小凤还向录取她的学校申请休学一年,专门用来怀孕生孩子。
    
    2006年5月3日,莫小凤生下了一个八斤重的男孩。一直陪伴在她身旁的诸琴搂着丈夫高兴地叫道:“老公,我们有儿子啦!”
    
    女研究生难舍母爱违反协议
    
    根据协议,孩子生下来之后就没有莫小凤的事了,谁知孩子总是闹病,医生说可能是因为缺少母乳喂养,在诸琴的要求下,莫小凤只好再当一个月的“奶妈”。之所以叫“奶妈”,因为他们规定,这期间莫小凤除了负责给孩子喂奶外,其他一切事情都由诸琴来做,包括莫小凤平时想抱孩子都不行,说是为了防止他们之间培养出感情。本来莫小凤对孩子还没有太深的感情,她也在内心不断地说服自己,孩子是替别人生的,但喂了几次奶后,孩子慢慢成了她的心头肉。毕竟是母子连心,那种难以割舍的感情是不需要如何培养的,所以每次当莫小凤喂完孩子,诸琴把孩子抱走时,孩子会哇哇大哭,莫小凤心里就像刀割一样难受,而且这种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强烈。
    
    也许是诸琴看出了什么,几天后,诸琴夫妇就找莫小凤谈话说:“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们的合作也该结束了,希望你以后能严格按照协议执行。”马国林也说:“如果你想用那笔钱去创业,我们可以帮助你,你很快就能成为一个小老板,但你必须记住,孩子从此跟你无关,我们之间也只是普通的朋友。”
    
    一天晚上,莫小凤忽然梦到孩子被人偷走了,急得她大哭。醒来之后,她连夜跑到诸琴家,一定要看看孩子。孩子当时正因为戒奶在闹夜,看到妈妈后一下停住了哭泣,瞪着一双大眼死死地盯着莫小凤看,然后向她张开了小手。莫小凤忍不住泪流满面,一把把孩子抱在怀里……
    
    从那以后,每隔几天,莫小凤就要找理由去看看孩子,每跟孩子在一起,她都会感到特别欣慰和幸福。诸琴觉得这样下去不算个事,就建议莫小凤赶快找个男朋友,说这样也许就好了。为了便于她日后嫁人,诸琴还拿钱给莫小凤做了腹部妊娠斑美容。莫小凤也不想总是这样打扰人家,她只是实在管不住自己,觉得这样也好,也许真的能把孩子忘掉。
    
    远走高飞,天堂里的母子幸福吗
    
    在诸琴的介绍下,莫小凤很快跟诸琴一个生意上的客户小张谈起了恋爱。小张是做针织品批发生意的小老板,家境很好,人也不错,莫小凤对他很满意。但不知为什么,小张总觉得莫小凤跟自己在一起时,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两人的关系也总隔着一层看不清的东西,问她怎么了,莫小凤死活也不愿意说。
    
    小张哪里知道,莫小凤还是没办法在心里放下孩子啊!她想到,小张是诸琴介绍自己认识的,自己的事早晚会穿帮,如果到了那一天,自己将如何面对?诸琴也是当母亲的人,莫小凤这样没事就跑来,自然知道她是为什么来的,但又没办法拒绝,所以后来,如果莫小凤来了,她就会想办法把孩子藏起来,不让他们见面。可那是个活生生的孩子啊,哪能藏得住!诸琴也急了,2006年8月初,她干脆把孩子送回了安徽宣城市沈村镇乡下老家,把孩子交给了自己的母亲照顾。
    
    为了看孩子一眼,莫小凤开始悄悄打听诸琴夫妇的老家在什么地方。打听清楚后,8月中旬,莫小凤一个人悄悄前往诸琴夫妇的老家宣城去找孩子。
    
    莫小凤先是找到了马国林家,没有孩子。于是她又找到十几公里外的诸琴家,终于发现了自己的孩子。乡下人带孩子是很不讲究的,当时莫小凤看到刚刚才三个多月大的亲生儿子浑身上下黑乎乎的,正光着屁股躺在地上的一张凉席上睡觉,苍蝇在他身上飞来飞去,他一只脏兮兮的小手还放在嘴里。她的心猛地一疼,差点哭了出来。但是她知道,不能暴露目标,于是她装成过路人,走进诸家问路,然后又讨了一碗水喝,在睡觉的儿子身边默默坐了十几分钟,才控制住自己想抱的欲望,怅然离开了。
    
    回到合肥后,莫小凤开始悄悄做起了准备。她写了一封信,在信中对事情作了交待,让诸琴夫妇不要找她和孩子,然后请一位要好的同学在诸琴夫妇找来时把信交给他们。2006年8月27日,她一个人来到宣城。当天晚上,她躲在诸家附近的小树林中观察,发现因为天太热,诸琴的母亲带着孩子在家门前露天乘凉睡觉。等他们都睡着了,莫小凤悄悄地抱起孩子溜了……
    
    第二天上午,有人在离诸琴娘家不到一公里的水阳江里,发现了一具女尸,诸琴一下子就认出那是莫小凤!但孩子呢?就在这时,有人又在不远处发现了孩子的尸体,诸琴夫妇一下子扑过去,但一切都晚了……
    
    此后,警方尸检后确认,莫小凤和孩子都没有任何外伤,属于自然溺水死亡。结合莫小凤个人情况,警方分析认为,可能是因为她不会游泳,对当地情况不熟悉,加上“偷”了孩子,“做贼心虚”,抱着孩子慌不择路,在江堤上不小心失足落水……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武汉网站替人借腹生子 A级代孕妈妈标价10万
  • 百姓杂志:中国代孕妈妈揭密(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