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甄偉东:年味
(博讯2006年12月29日)
    甄偉東 (河南作家 歐洲導報社轉原創來稿首發)
    
     當日曆重新翻開逐漸變薄的時候,當鞭炮稀稀落落劈劈啪啪爆豆的時候,當人們的臉上漸露喜氣洋洋的時候,年味就開始氤氳擴散在空氣中和人們的心中。 (博讯 boxun.com)

    
     過去過年意味著吃幾頓可口的飯菜,這對於平時肚裏難有幾滴油的人們來說真是莫大的口福。但現在人們對於吃可以說已經五花八門了,什麼都敢吃,什麼都能吃。那場令人不寒而慄的非典對於人類吃的顛峰猛摑了一記響亮的耳光。過年對現在的人來說,吃並不重要了,平時該吃想吃的早吃過了。所以有些人在過完年後抱怨說,過年真沒意思。
    
     年不論你喜歡與否,它還是不慌不忙地按時來臨了。過年了,該回家看看父母了。於是,我和妻兒坐上擁擠的火車、轉乘快要爆炸的汽車,千里迢迢終於回到了農村老家。看著曾經熟悉的院落,心中不免湧起許多親切和回味。進門先喊一聲“媽”,記得兒時上小學回家時也是先喊這一個意韻無窮的字。“回來啦!”“嗯。”簡短的問與更簡潔的回答很快結束。其他毋庸贅述,我一下子就回到了濃濃的親情包圍中。父母一生節儉,但一見我們回來,首先是在孫子的小臉蛋上親了又親,然後趕緊做了幾道不算拿手的拿手菜。
    
     農村老家過年是必吃幾頓餃子的,沒有餃子這年就有點不像年了。母親和好面、弄好餡,我擀片,父母來包,兒子由媽媽照管,大家各負其責。母親邊包邊嘮叨村子裏誰娶了媳婦,誰家生了小孩,哪位老人去世了等等。我認真地聽著,就如同母親小時候在給我講故事。父親也很高興,但沉默寡言的父親不會用語言來表達。母親說,父親平時基本不打掃院落,而當我們回來以後他幾乎每天都要把院落仔仔細細打掃一番。
    
     包好的餃子放進滾沸的水中,滾幾個滾兒就熟了。兒子嚷著吃包包,一口咬下去,咯嘣把小牙給硌了一下,趕緊吐出來,是枚閃閃發光的硬幣。奶奶邊笑邊說“孫子運氣好”。這是奶奶特意為孫子準備的過年禮物。
    
     大年初一清晨,我和父親一起去祭奠逝去的親人。一個個鼓起的墳堆是一個個曾經鮮活的親人。放上幾掛鞭炮,燒上幾遝紙錢,奠上幾盅白酒,以表達生者對逝者的祭奠與懷念。回去的路上,父親總給我說起爺爺的身上中了幾顆子彈,大伯又怎樣在當兵的時候死於災禍,被追認為烈士......
    
     以後幾天走走親戚,會會兒時的夥伴,談談工作,講講以後的打算,然後互致祝福。晚上閑來無事,讀讀喜歡看的書。一晃年就過完了,又該上班了。於是告別父母,與妻兒坐上乘客爆滿的汽車、轉乘擁擠的火車回到了城市裏的家。開始上班,但心似乎仍在回味親情、團圓、悠閒........但新的一年的打算也該付諸行動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