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北京大学生村官将领工资 为村干部替身?(图)
(博讯2006年4月03日)
    各施所长度过24天村官生活,马坊镇党委副书记称他们到来后改变村支书思路
    北京大学生村官将领工资 为村干部替身?
    
    北京大学生村官将领工资 为村干部替身?
    30大学生村官下周领首笔工资
    
    关注焦点
    
      3月7日,来自中国农业大学和北京联合大学的30名大学生入驻平谷马坊镇,经过5天的培训后被分配到各村任村主任助理。20多天过去了,大学生村官如何融入农村生活,从事何种工作,实际效果如何都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用马坊镇党委副书记李所印的话来说,“大学生村官的到来使村支书的思想有所改变,对村里的发展规划明显比以前富有远见。”
    
      下周,平谷区马坊镇的30名大学生村官将领到他们的第一笔工资,约2000元。3月7日,来自中国农业大学和北京联合大学的30名大学生入驻该镇,经过5天的培训后,被分配到各村任村主任助理。
    
      24天过去了,马坊镇党委副书记李所印从村支书与会时的发言中,对大学生村官有了初步的认识,“会上发言的10名村支书思路比平时清晰了许多,对村里的发展规划明显比以前富有远见。
    
    ”李所印认为,正是这些大学生村官的到来使村支书的思想有所改变。
    
      田间教村主任取土
    
      研究生陈娟依靠专业知识欲为村里增加致富门路,村民担心成压力
    
      前日,天空阴且不时有风掠过,在马坊镇黎羊村的田头,中国农业大学中草药专业的研究生陈娟正在田间取土,然后准备将土壤送到有关部门化验,村委会主任孙敬深则在一旁观看着。
    
      “一块土地取土至少要取5块,四个角加上中间,或者进行S型取样,这样才能了解到整块地的土壤情况,而且必须把25厘米以上的土分为三个深度,以测出三个深度的土壤。”陈娟边说边动手,她用铁铲挖了一个深约30厘米的圆洞,挖出一铲子土,纵向取了一些土样,装进塑料口袋,完成了这次取样。
    
      孙敬深说,村里的经济作物主要是西瓜,但只能种一季,村委会认为还能种植一些更有价值的经济作物,所以请陈娟在土地做试验,并给了她1.5亩的土地,让她试种适合本地生长的草药,以使农民增收。“我们对陈娟的期望很大,当然陈娟现在压力很大,我们希望她把压力变成动力。”
    
      陈娟的压力来自于村民的担心,一名在地里的村民表示,种草药主要是要有销路,但村里的农民门路不广,担心种出来不好卖。陈娟对此则表示,一旦要种植,肯定会事先联系好销路,她可以使用自己的一些人脉来搭桥。陈娟说,虽然现在试验正在做着,但还是没有确切的把握,她不会建议引进新的品种。
    
      为混脸熟找人聊天
    
      杜雯和苏杰以孩子为话题拉近与村民的距离,约定下次聊天要站得更近些,以显得亲近
    
      与陈娟依靠专业知识融入工作相比,在李蔡街村任助理的杜雯和苏杰,则通过找村民聊天的方式来让自己尽快融入到这块土地中去。
    
      3月14日,杜雯和苏杰刚刚开始工作,他们便走进村里,遇到村民就开始搭话。不过当时村民对他们还不熟悉,不少人表示听说过要来两个大学生,但并不认识他们。
    
      “你们是新来的大学生吧?”一名女村民在一个十字路口,将正在走路的他们俩拦下。女村民名叫黄琴,杜雯和苏杰急忙迎上去自我介绍。“别看我们村不大,街道都有名字,基本上都是李蔡起头,这条街之所以叫娘娘庙,是因为以前村头有座庙,虽然后来拆了,但名字却保留下来了。”黄琴用村里的历史当起了开场白。
    
      三人的谈话随着时间的进行,逐渐转移到黄琴孩子身上。黄琴说她有个男孩,12岁,读五年级,但是非常爱玩,爱看电视和动画片,“孩子比较聪明,不过不听话。”
    
      受过多年高等教育的两名大学生立即向黄琴建议,他们可以引导孩子玩游戏,让孩子在游戏中提高智力。两人还和黄琴约定,以后可以到黄琴家里辅导她的孩子。黄琴听了一直笑,连说几声“太好了!”
    
      虽然有了共同话题,但三个人交流时的距离仍有两米多,杜雯和苏杰约定,以后和村民交流时一定要站得近一些,以显得亲近。
    
      被视为村干部替身
    
      村支书史德水现场传授苏杰管理村民经验;杜雯和苏杰因整理会议记录被村支书夸奖
    
      对于杜雯和苏杰的工作,村支书史德水最有发言权。杜雯和苏杰曾整理过村委会的发言记录,这份记录由一名村委会委员用笔记录,事后被两人一起敲进了电脑里。由于原始记录使用了不少更为“简化”的文字,而且有许多错别字,再加上发言大多重复杂乱,两个人花了一个下午才把约2000字的记录整理出来。
    
      史德水第二天看到发言记录后表示,两个学生的整理把村委会成员的发言提练得相当到位,很多表达不清楚的意思在电脑里相当清楚。
    
      3月15日上午,李蔡街村的村容整治进入高潮,村支书史德水和其他村干部在村里巡查,查看村民自己整理的情况,苏杰全程跟随,杜雯由于整理文字记录,没有随行。
    
      村容整治要求村里的公共地方没有杂物堆放,村民需要把自己家周围的杂物清走。看到谁家外面还有杂物,史德水就走过去,村民如果在外面,就会迎上去,史德水会再强调一下,村民们笑着说还没有清理是因为太忙,但是很快会清理完毕,苏杰就加上一句:您受累了。
    
      村南头,一堆杂草后面,一女村民双手提着柴草,盯着在下面走路的史德水一行,史德水看到后立即笑了:“是不是要我帮你收拾啊。”“不用,很快就弄完了。”
    
      史德水告诉苏杰,“农村的事情就是这样,你必须一直催着,一直盯着,哪怕盯得村民有些烦,不然事情做不好,没有人说你好,只会说你无能。”史德水说,既然二人是村主任助理,那自己不在的时候,他们就相当于自己。
    
      用网络帮村民卖菜
    
      村民请大学生村官刘亚鹏指导如何使用农药,不少村民盼村官带来新观念,早日致富
    
      前天,在二条街村任助理的刘亚鹏正在给村里起草文件。刘亚鹏表示,做村官得有企业家精神和国际化视野,大学生的优势是视野开阔,他正在利用网络帮助村民卖菜。
    
      刘亚鹏的专业是农药学,村委会主任曹和力说,这段时间,不少村民把刘亚鹏请去,让他谈一下大棚内如何使用农药。村民刘志友是其中之一,他说之所以这样做,因为自己以前凭借的是经验,现在既然村里有学农药的大学生,为什么不利用呢?
    
      不少村民也表示,他们对大学生村官的希望非常单纯,就是希望他们带来新的观念,能够早日致富。
    
      饭后集中讨论村务
    
      将大学“卧席谈”进行到底,谈话内容传递各村信息
    
      大学宿舍每晚“卧席谈”的传统,也被大学生村官们搬到了镇里。由于都是集中在镇政府吃饭,所以他们更喜欢在晚饭后进行集体聊天,而且话题也从大学时的天马行空,变成了现在的各村村务。
    
      3月14日晚,马坊镇政府内,一群大学生村官围着两个桌子吃饭。当时各村正在进行村容整治,大学生们一见面,首先互相打听对方村庄的整治情况。杜雯说,这种饭间讨论很随意,学生们说话比较直接,没有顾忌,二十天下来,她从其他学生身上受到不少启发。
    
      镇党委副书记李所印说,有时候他和大学生村官们一起吃饭,感觉大学生的热情特别高,而且留下来的决心也很大。“以前了解各村的情况需要各村领导一起开会,现在每天都和村主任助理在一起,对各村的情况了解得更快、更多也更直接了。”李所印说。
    
      李所印称,大学生村官们下周将领到第一笔工资。采访中,一些大学生村官表示,领到钱后,由于收入比其他村干部要高,所以会把一些钱拿出来慰问村里的老人。
    
     来源:新京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纽约花俊雄和刘达政担任河南农村荣誉村官
  • 北大51人报名当村官 包括20名硕士2名博士
  • 女村官偷情出现危机 万元雇凶杀情人
  • 漂亮女村官偷情现危机 万元雇凶杀情人抛尸山洞
  • “为村官不具备贪污受贿资格喊冤”
  • 村官上任20天开枪自杀
  • 村官上任20天开枪自杀 警方称系工作压力大所致
  • 河南农民雇凶枪杀政敌 为竞选村官(图)
  • 中国每天发生多少起“太石罢村官”这样的公共事件?
  • 临沂村官强卖耕地,村民上访却遭暴打(图)
  • 从“豆粒子”到“碎石堆” —也论太石村村民“罢”村官
  • 太石村罢免村官事件:关键中国农村稳定的一役硬仗
  • 番禺区政府要求太石村立即重选村官(图)
  • 太石村民罢免村官动议发起人冯秋盛流落在外
  • 广州市郊区发生流血惨案续:罢免村官动议发起人冯秋盛流落在外
  • 温州乐清频现雇凶杀人案 雇主多是老板和村官
  • 广州市郊区发生流血惨案,防暴警暴打要求改选村官的村民
  • 村官违法违纪作案手法多样 民怨极大
  • 村官违法违纪报告:作案手法多样 民怨极大
  • 村官被抓,村民杀人
  • 湖北一名村官鱼肉村民手法令人发指
  • 昆明一村官被杀 凶手告白书内容惊人(图)
  • 河南农民自费调查暴力征税 出名后当选村官(图)
  • 广东中山村官员贪污爆发大规模警民冲突
  • 出局的“问题劳模”大多为企业负责人和霸道村官
  • 甘肃调查村民罢免“高薪村官”事件(图)
  • 农民为何穷?村官喝血凶
  • 征税乡官殴打村民 大肆敛财村官激起民愤
  • 王中陵:罢免一个村官为什么这样难?
  • 中国每天发生多少起“太石罢村官”这样的公共事件?
  • 田晓明:修改《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支持村民罢免村官
  • 宪政实践——太石村民罢村官举步维艰
  • 人民日报: 碎石堆上的民主---评太石村罢免村官
  • 贺林平:有感于太石村村民依法罢村官 (图)
  • 我为什么不评论太石村罢免村官案?/冼岩
  • 从中国农民选村官看美国公民选总统
  • 晨海:农村官吏黑匪化的“特殊机制"究竟是什么? --- 七评《中国农民调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