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新疆少年被拐至东北行窃供老板吸毒享乐(图)
(博讯2005年11月21日)
    新疆少年被拐至东北行窃供老板吸毒享乐
    
    被抓获的4名犯罪嫌疑人本组图片由本报记者王辉摄
        
    新疆少年被拐至东北行窃供老板吸毒享乐


    
    现场缴获的仿真枪获得线索
    
      ■少年被麻醉后从新疆拐至盘锦
    
      ■另有两少年身陷盗窃团伙窝点
    
      亲历解救
    
      ■记者假扮路人跟踪犯罪嫌疑人
    
      ■4名犯罪团伙头目被当场抓获
    
      再曝内幕
    
      ■每天偷5部手机、300~500元现金
    
      ■漏网头目可能还另有拐卖团伙
    
      新闻回放:新疆少年法尔克和麦尔丹被拐骗出来当小偷,他们被民警抓获后感到欣喜,因为他们摆脱了“老板”的掌控和毒打。因是未成年人,警方将他们转送救助站。但4神秘人物先后赶到救助站,以“奶奶”、“父亲”等假身份冒领少年。两名少年一直牵挂着另一名被控制的男孩阿里木......
    
      首次报道题目:《少年行窃被抓假奶奶“认亲”》
    
      根据两名被拐少年提供的线索,本报记者随同盘锦警方及救助站人员,终于将拐骗、威逼少年盗窃的犯罪团伙的4名成员抓获,并成功解救了另外两名被拐少年。
    
      已被拐卖5年之久、经常被毒打……获救少年暴露出更多耸人听闻的遭遇。而在警方的政策感召下,打手也自曝内幕:“老板”用孩子们偷来的钱吸毒。
    
      被拐:头被蒙住又被扎针
    
      醒来时已经在火车上。到东北以后,才被允许说话,因为他们说话没人能听懂。
    
      连日来,法尔克和麦尔丹(音)一直在盘锦市救助站里焦急地等待着亲人的到来。
    
      11月18日晚上,法尔克的叔叔和麦尔丹的父亲经过三天两夜的奔波终于抵达盘锦。见到父亲的一刹那,麦尔丹搂着父亲痛哭流涕……
    
      法尔克似乎也有说不完的话,一直向叔叔讲述自己的遭遇。法尔克的叔叔告诉记者,孩子的父母在家里忙走不开,他来接孩子回家。
    
      昨日8时,麦尔丹的父亲告诉记者,他和妻子在老家开了一个杂货店,每月大约有500元钱的收入,还有一个6岁的女儿。儿子今年读小学五年级,在全校40多名学生中排第二。麦尔丹失踪后,他与亲朋好友找遍了吐鲁番市都没找到,于是在当地报了警。
    
      麦尔丹的父亲说:“昨天晚上,儿子向我讲述了自己被拐骗的经过。9月2日,麦尔丹和我朋友的儿子阿里木(音)一起在街上玩,被两个人用布袋蒙上脑袋,接着胳膊上又被扎了一针。当他们醒来时,已经在火车上,醒来后的三天里,一名中年男子不让他们吃饭,也不让说话。后来,到东北以后,才让他们说话,因为他们说话没人能听懂。”
    
      “我是10月25日在街上被扎针以后给带走的,扎完针啥也不知道了!”法尔克说,自己被扎的可能是麻醉针。
    
      寻找:犯罪团伙落脚点
    
      法尔克直奔当初自己居住过的房间,可屋里一个人也没有……
    
      法尔克和麦尔丹成功逃离盗窃团伙后,始终挂念一直被拐骗的阿里木。采访中,麦尔丹通过翻译多次哀求记者:“你一定要救救我弟弟阿里木。”
    
      法尔克说:“那里边除了阿里木以外,还有一个男孩,大伙都说是老板的儿子。”
    
      针对法尔克和麦尔丹所述情况,盘锦市救助管理站副站长孟祥龙决定,与盘锦市刑警支队阵控大队民警联动,去法尔克和麦尔丹曾住过的地方进行实地调查。
    
      昨日10时许,在法尔克的带领下,记者随警方及救助站工作人员首先来到兴隆台区中兴商业城北侧的一个废弃的楼房内。一名男子告诉警察:“前不久,确实有两名新疆人想在这租房子,但后来走了。”
    
      随后,大家又来到盘锦火车站北侧的一个旅店内。店主介绍,大约十多天前,确实有四五名新疆人带着几个孩子来住宿。如今早就退房了,当初也没进行登记。
    
      紧接着,法尔克带大家来到不远处的兴达旅馆内,法尔克直奔当初自己居住过的房间,可屋里一个人也没有……
    
      营救:发现犯罪嫌疑人
    
      “叔叔,阿姨,那个新疆人,一边走一边打电话的那个人……”
    
      辗转两处均扑了空,尽管如此,大家没放弃最后一条线索。11时40分许,大家抵达盘锦市光荣院路东侧的一片平房区。法尔克说,前边有一间平房,在逃出来前,曾在那住过。
    
      车刚停下,“叔叔,阿姨,那个新疆人,一边走一边打电话的那个人……”法尔克惊慌失措,然后,抱着脑袋扎进救助站叔叔的怀里。
    
      按计划,本报记者假扮路人走上去,与其擦肩而过,确认此人的确是新疆人,他的两条眉毛很有特点,连在了一起,成“一”字型。埋伏的警察为不打草惊蛇,并没有立即实施抓捕。记者与另一名救助站工作人员实施近距离跟踪。
    
      抓捕:4名团伙成员落网
    
      在现场,民警搜出4把仿真手枪,还有一根半米长的木棒,一把菜刀、一把斧子。
    
      两三分钟后,“一字眉”拐进一间平房。记者一挥手,警察上来和记者一同推开房门。
    
      屋子里一片狼藉,剩菜剩饭堆在屋地上。虽然天已经亮了,但窗帘紧闭。两名十多岁的新疆少年规规矩矩地坐在炕沿上,两名新疆女子,还有“一字眉”和另一名年龄稍大的男子站在屋中央。
    
      警察迅速将两名新疆男子摁倒在地。“谁也不许说话,都蹲下!”为防止四人互串消息,孟祥龙禁止四人说话。
    
      经过简单核实与辨认,警方确认两男两女即是拐骗法尔克和麦尔丹的盗窃团伙的头目。在现场,民警搜出4把仿真手枪,还有一根半米长的木棒,一把菜刀、一把斧子。随后,两男两女及被解救的两名少年被带回盘锦市救助站。
    
      坐在炕沿上的两名新疆少年目睹警察抓人,非常配合。后来确认,其中之一就是阿里木。
    
      痛诉:我被拐骗5年了
    
      我5岁时,就被人骗出来,一直到现在,实在不愿意再偷别人的东西了
    
      进入盘锦市救助管理站,阿里木见到小哥哥麦尔丹,哇哇大哭。
    
      随后,记者拨通了阿里木家里的电话。阿里木听到妈妈的声音哭得更伤心,记者听到电话的另一端也传来哭泣的声音。
    
      阿里木身旁穿绿毛衣的男孩也哭了。记者通过翻译知道,他叫毛沙江(音),今年10岁,家住阿克苏市。他并不是老板的儿子,也是被拐骗出来的。他的妈妈名叫麦尔安尼沙(音),爸爸名叫达吾提(音)。在他的记忆中,妈妈是卖羊下货的,爸爸是卖包子的。
    
      毛沙江告诉记者:“我5岁时,就被人骗出来,一直到现在,特别想回家,实在不愿意再偷别人的东西了。”他脱下裤子说:“这都是他们打的……”记者看到毛沙江的后背和屁股上留下道道伤疤。“我们偷不来钱,打手就打我们,每次至少被打二三十棍子!”
    
      “偷来钱给老板买毒品”
    
      被抓获的盗窃团伙打手曝少年行窃内幕
    
      在警方与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的政策感召下,盗窃团伙打手“一字眉”连续吸了几根烟后,交代了该团伙的犯罪内幕。
    
      “一字眉”掏出身份证。他叫吐尔逊·阿不都热依木,32岁。他告诉记者:“团伙的头目叫史立克,平日大家伙都尊称他为老板。今年10月,我接到史立克打来的电话,说是在辽宁营口开了一家烤羊肉串的烧烤店,希望我能过来帮忙。我到了以后,史立克对我说,‘这帮小孩就是咱们赚钱的工具!你啥也不用干,就给我看着他们!’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也同意了。”
    
      吐尔逊·阿不都热依木交代,黄色头发的女子是老板的媳妇叫组木热提,年龄稍大的女子叫布组热汗。布组热汗也是新疆人,在营口流浪时,被老板收留,负责给孩子做饭。另外一个男子叫吐拉捕·努尔(47岁,新疆库车县人),在盘锦市双台子区烤羊肉串,后来,也加入了这个团伙。
    
      吐尔逊·阿不都热依木称,自己是团伙中的打手,孩子们偷不来钱,他就用木棒或巴掌打孩子的屁股。平均下来,每天都能偷到5部手机,现金也能偷300元到500元。偷来的财物,孩子交到他手里,他再交给老板。老板每天都会给大家伙几十元零花钱。
    
      对于老板的行踪,吐尔逊·阿不都热依木说,他也不知道,老板不与他们住在一起。但他知道,老板经常住在宾馆或酒店里享受,白天除了喝酒,就是吸食大麻。他用孩子们偷来的钱买毒品。至于毒品来源,他却说不知道。
    
      据法尔克讲,他曾亲眼看到老板吸食白粉。
    
      昨日下午,按照审讯情况,记者与警方再次行动来到史立克的住所,但已是人去楼空,他的手机也是暂时“无人应答”。
    
      截至发稿时,记者获悉最新消息,史立克可能返回乌鲁木齐,他在那里可能还有一个专门负责拐骗少年的团伙。因为法尔克和麦尔丹已经逃出魔掌,所以,他有可能返回老家,物色新人选!
    
    华商网-华商晨报 (博讯记者:小芳)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