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社会万象] .

何频谈多维新闻网
请看博讯热点:政治体制改革

【博讯2003年6月07日消息】    多维媒体创办人、董事长何频6月3日接受了温哥华FM961「人物高峰会」节目主持人黄晴雯专访。以下是访谈内容整理稿:

   中国人需要一个开放的新闻平台彼此了解对方 (博讯boxun.com)

   黄晴雯:何先生您好。过去有华人传媒亦欲以「超越意识形态,包容不同观点」的信条而建立全球性中文媒体,但始终无法如愿,您认为多维新闻网做到了吗?多维做到「多维」了吗?

   何频:黄小姐您好,加拿大的观众好。每次加拿大媒体访问我,我都有一种与家乡人对话的感觉,加拿大是我的第二故乡,好多好朋友都在加拿大。

   过去很多有志者做全球性独立中文媒体之所以失败告终,除了政治和经济因素,很重要的原因是传统媒体的传播方式的局限,多维媒体先走的是网络媒体的路子,多维新闻网可能比任何一家传统中文媒体覆盖的国家都要多,但这不是说多维有多了不起,而是高科技的功劳。

   多维还不能说是已成功的媒体,专业水准还远远不够。但我可以说的是,多维成立这些年来一直坚守了包容不同观点的原则,这既是多维的理念,也是读者的需要。

   多维跟一般中文媒体甚至西方媒体都有不同之处,因为一般媒体有比较明显的意识形态、党派和利益集团的倾向。在新闻不自由的地方,媒体角色比较固定单一,新闻首先是政府的工具;而在新闻自由的地方,不同立场的媒体可以构成多元的新闻传播,大众可以选择。

   我们用多维这个名字,这就明示了我们不同于其它媒体的不同之处,我们希望不只是一种声音。

   多维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至少因为两点,一是中国人的生活形态、政治制度比任何国家、民族都要复杂,大陆、港澳、台湾的社会制度、生活方式差异很大,还有海外华人,但是彼此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大家需要一个开放的新闻平台彼此了解对方,多维正是这样一个平台;二是中国正在一个复兴、转型、发展,融入世界主流文明的阶段,但对中国的前途,统一或独立,制度的模式等等,有不同的看法,包容这些不同的观点,可以使我们更理性地选择未来之路。所以,你看到多维发表的文章并不是在宣示一种立场。

   多维如何选择信息来源

   黄晴雯:多维如何选择信息来源合作机构与合作模式?如何确保多维的信息不会在质与量上向某个立场或某种利益倾斜?

   何频:多维和许多国际媒体和中港台媒体都有合作关系,一些有官方政治背景的媒体包括北京的新华社、中新社,台北的中央社均向多维提供新闻,我们也转发美国之音的稿件,很显然,这些媒体的价值取向不同,我们转发时都注明消息来源,读者不难作出判断。

   多维人力不多,编辑记者主要抓两点,一是密切关注全球局势,争取最快的速度用中文报导突发新间,多维的新闻之快有目共睹;二是抓独家和深度报导,尽量寻找别的媒体没有注意到的角度。多维的报导每天都大量被其它媒体引用。

   多维不会为了平衡而平衡,关键在于是否准确传达了各界、各派、各种势力要传递的信息,不同立场的观点是否表达出来。我不认为多维已经做得很好,但我们从来没有有意不顾新闻事实而向某种利益团体倾斜。

   现在不是一言兴邦一言丧邦的时代

   黄晴雯:多维的评论文章撰稿人是如何邀请的,议题如何设定,何以有些评论会引起尖锐批评,指某些很活跃的撰稿人有政治背景?

   何频:多维是一家全球性媒体,读者层次比较高,我们每天都收到来自全球各地的主动投稿,不少稿件的思想深度、知识背景令人惊叹,不亚于知名专业作者。多维主要依靠他们来丰富多维的评论内容。有些人专门只投多维,我们就会考虑冠以专稿。现在十来位写专稿的作者,彼此观点很不一样,很显然,他们的观点并不一定代表多维的立场,我们往往是因为他们观点不一样才发他们稿呢!

   我对大多数来稿的作者背景不了解,甚至对有些专稿作者也不了解。当然,了解作者的背景有助于理解他要传达的意思,但我们不能因为他的某些观点而去将他归入某种政治背景。

   看一篇文章最重要的在于是否在理,如果你不同意,你可以反驳吧。大可不必因为某人的观点就以为天会塌下来。现在不是一言兴邦或一言丧邦的时代,这是一个多元的时代,可以讨论的时代。即使有人真有所谓「政治任务」,又如何呢?他的观点会引起更多讨论,有利于大家判断是非。

   多维与政治组织的关系

   黄晴雯:多维新闻网因为独家报导《中国六四真相》一书而名噪海内外,对六四也一直有热烈讨论,多维与海外民运有什么关系?

   何频:多维新闻网与海外民运的关系就象你们电台与海外民运的关系,是媒体与被报导者的关系,没有除此之外的经济或政治关系。他们发新闻稿给各家媒体,也会给多维,多维也可能登也可能不登。多维也登过批评海外民运的文章,有些民运人士对多维也有批评,认为多维反映共产党、中国官方的观点太多。

   我想说的是,《中国六四真相》并不是多维新闻网的独家报导。当时与多维新闻网同时获得授权报导的有:《金融时报》、《纽约时报》、CBS,都是一些国际上最顶尖的媒体。其他媒体都是跟着上来的。

   不同的是,多维就《中国六四真相》展开了很多讨论,有不少人赞扬这部书的贡献,也有人批评。

   「小骂大帮忙」是一个不错的评介

   黄晴雯:信息的守门过程反映了媒体的性质与立场,如果用「亲中反共」来形容多维新闻网,您同意吗?

   何频:不同意。多维谈不上「亲中」也谈不上「反共」,多维作为独立媒体,要说亲,亲的是事实,要说反,反的是虚假。

   多维发表的文章有批评中共的也有支持中共,有利于民族兴旺、人民福祉的就支持,有违于民族兴旺、人民福祉的就反对。你不能看某一些人的文章就下结论说人家是亲共或反共。多看几天多维,就不会这样作简单结论。

   有人说多维对中国政府是小骂大帮忙,这是一个不错的评介:小骂就能大帮忙。其实,多维还有小骂小帮忙、大骂大帮忙。该骂就骂,该帮忙就帮忙。我们批评掌权者是希望他理性,如果能帮助中国政府的决策更有利于百姓,为什么不能帮呢?我担心的是,大家讲了半天,什么作用也没有。

   你讲到守门员的作用,你问得很好,可惜我们做得不太好。因为多维新闻网是二十四小时都发稿,编辑又分散在全球不同时区,每个编辑的自主权都比较大,守门的水准不一样,这是我很头痛、很不安的地方。

   多维的经营策略和困难

   黄晴雯:您讲到了媒体的困难。网站的生存是不容易,财务危机时有所闻,多维当前的经营策略和困难是什么?

   何频:多维最大的困难是我不是一个很好的经营者,我是董事长、大股东、CEO,但我每天绝大多数时间是在看新闻,而不是在看财政数字。多维的营收状态并不很好,现在还在亏损。但是一些企业家、律师、房地产商、电影业者看到了多维的未来,多维已多次获得融资。

   我们已组织了一支专业经营队伍,还在扩大之中。

   我们很小心地使用经费,我们也希望通过部分内容收费来改善多维的财政状态。从过去我们尝试的情况来看,效果还不错。我们很快将增加内容收费功能,相信有不少网友理解、会支持一家独立媒体的生存。

   我们也开始涉足传统媒体,《多维时报》在新泽西、纽约、费城发行就很受欢迎,广告效果不错,上个星期在亚特兰大也出版了《多维时报》,我们还将在更多地方寻找合作者。

   政治和市场压力都可能伤害新闻品质

   黄晴雯:您17岁就进入新闻界,在不同的媒体领域,做过电台、杂志、报纸、电视、网络工作,在市场机制与政经氛围不同的地区中国大陆、台湾、香港、美加工作过,您怎样看新闻与传媒产生的发展?

   何频:过去的新闻媒体主持者理念成份大,媒体受政治的压力比较大。现在新闻媒体受市场影响大,经营者不再局限于传统知识分子,越来越多的是企业家。

   过去媒体总想引导人改变思想,现在媒体做得最多的是想诱惑你花钱,想的是迎合受众,而且想当然用低俗内容迎合受众。政治和市场都可能伤害新闻品质,坚守专业精神就变得很重要。

   新闻媒体具有公众性,但他不是政府、不是法院,要使受众不受诱拐,可行的办法是大家都有自由办媒体,媒体多了,老百姓就不那么容易受骗了。

   黄晴雯:您怎样看911之后的美国爱国主义与新闻自由的关系?

   何频:911恐怖分子袭击的不仅仅是世贸中心、五角大楼,而是全体美国人民的心,包括美国的媒体也出现了恐惧,新闻自由在这种气氛下受到了影响,许多人已经批评了美国媒体表现的偏激、傲慢、政治正确,这样批评的问题确实存在。

   但是,作为中文媒体的工作者,我更多地看到中文媒体与他们相比水准太低,我们的专业精神、我们的影响力,与人家相差不是一般的远,是太远太远。

   中国领导人很务实缺胆识

   黄晴雯:SARS会使中国新闻自由提升吗?

   何频:SARS在任何制度的国家内都可能出现,制度并不一定是决定性的。但是具体到这次SARS蔓延,暴露出的确实是中国的体制问题:因为对信息、新闻的高度垄断,信息保密,没有及时公开,使民众不能及时有效地防范,加剧了瘟疫传播,还祸延别国,损害了中国的信誉。

   但我不认为SARS教训会使中国新闻自由状态会出现大的改变,因为它和政治体制连在一起。

   中国领导人现在很务实,但并没有表现出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胆识。没有新闻自由,不能在国际上发出强有力的声音,光只有经济实力是不会得到人真正尊重的。

   不过,中国的媒体水准上升很快,我看了几百份中国杂志报纸,在财经、文化、体育、国际新闻领域,水准超过了台湾、香港和海外的中文媒体。

   黄晴雯:台湾政党轮替之后,是新闻自由,还是新闻界自已沉沦了?

   何频:既有新闻自由,新闻界也有沉沦。台湾地方太小,政治冲突太大太多,媒体离政治太近,媒体整天都是政治八卦。另一方面,新闻界受经济压力很大,开始学香港媒体的低俗路线,有的比香港走得还要过头。可惜了那些本来有很好人文素养、专业素养的新闻界人士。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