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12278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一元钱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08日 来稿)
     一天,和孙女一起到商店买东西,一位顾客付款时口袋里的一元钱硬币掉到地上,滚了好远也没发现。孙女眼明手快急忙奔过去拾起来,走到那位顾客身旁:“叔叔,你的钱掉了!”那位年轻的顾客看了看孙女,笑笑说:“谢谢小朋友,奖励你买冰糕吧!”“谢谢,我不用。”孙女边说边将拾到的一元钱硬币放到了那位顾客的手里。
    
     回家的路上,我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在表扬了孙女的同时,让我回忆起我上初中时,因为一元钱曾给我带来的许多尴尬和痛苦,并如同讲故事一样将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了我的孙女: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初期,远离父母家人的我开始了在城市的中学生活。当时的生活条件很艰苦,又遇上了三年自然灾害,好在学校有食堂还有寝室,吃住问题学校都给解决了。在那个艰难的岁月,每星期我都从农村老家回来一趟,背上母亲粗粮细作精心为我准备的一书包干粮,放在我的寝室里,便是我日常生活的主食,也节约了我不少粮票、菜票。为了将母亲费尽心血、含辛茹苦地给我制作的干粮匀着吃上一个星期,每天三顿饭都需要计划着,即便有一天觉得没吃饱,也只得忍着点饥饿,或者多喝上一碗汤挺上一天。冬天还好一些,遇到夏季、秋季,一书包馍吃到后几天,剩下的总会发毛、变质。尽管如此,我也舍不得丢掉,在没人的地方悄悄地擦掉上边已经变质的白毛,配着简单的菜和稀饭,津津有味的吃下去。因为在我的心灵深处,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书包里的每一粒干粮都包藏着父母的心血和期盼啊!
    
     然而,日常的生活消费,仍然不时给我带来痛苦和难堪。有一次,因为我将自己的菜票、粮票借给了别的同学,知道中午的菜票饭票已经没有了,又不好意思向那位同学伸手要,就利用课间操时间,急忙到另一条街的干爹家去借五角钱以应付这一两天,准备从老家回来后就还给他们。到了我七叔从我不会走路时就让我趴到地上认下的干爹家,干爹上班没在家,我对干娘好话说尽,结果一分钱也没有拿到,让我眼含泪水回到了学校,使我至今对她耿耿于怀。还有一次,我知道第二天的饭票不够用了,离回家还有两天时间,这两天怎么过去?我便利用中午时间跑到离学校三四里地的伯父家,想在那里混一顿饭,然后再借一元钱;不巧的是,他们家里有客人,很内向的我不仅不好意思在那里吃饭,连借钱的事都没好意思说出来就默默地离开了,一出伯父家的院门,满腹委屈的我控制不住内心的伤感,忍不住哭了起来。没想到路上遇到了我叔叔家的一位堂兄,他追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才将没钱买饭票的事说了出来,他马上从怀里掏出了一块钱塞到我手里(当时这一块钱足可以让我用三四天了),此情此景,我至今难以忘怀啊!以致使我到现在还是逢年过节都要带着礼物专程去看望他。
    
     一元钱,现在来讲,的确不算多,甚至有人见到地上有一元钱都懒得捡起来;但是,我当时所处的那个年代,一元钱啊,却能解决我好多天的生活费啊!一元钱,在不同时代、不同人眼里,它扮演着不同角色,演绎着不同的故事啊!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471926411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唐士军:公开向民间社会寻求“一元钱资助”
·从“一元钱工作餐”看中国腐败
·舒文:向冯正虎捐款一元钱
·误会了,马云“一元钱”说法的真正由来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恐龙的故事也能激动人心吗
  • 注定饮恨2020?谁给了韩国瑜致命一击
  • 长春前副市长王学战被降级曾因强拆致死案记过
  • 中国财富幻觉的背后是千万家庭的庞大债务
  • 民间组织虚张声势,百官吊唁啼笑皆非
  • 巴黎圣母院这把火,把“黄背心”的火点燃了
  • 有两个中国就会有两个达赖喇嘛
  • 白痴才说新西兰是天主教国家
  • 精神分裂者的自我救赎
  • 一个人的赎罪
  • 佛教徒借刀杀人
  • 斯里兰卡政府为何转移视线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三至一百九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斯里兰卡的今天就是缅甸的明天
  • 掩盖六四屠杀等于准备惊天爆炸
  • 徐文立:韓國瑜溫良恭儉,當然不讓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中国人有国际主义的基因
  • 民主先声骄兵必败定结局
  • 宋时雨三十年反思系列之九
  • 谢选骏人权也是一种商品
  • 晓凤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 邱国权人生之终极结局是什么?
  • 地火诗集“亿元巨贪”刘向东被判无期:家中现金发霉
  • 周劍岐湖南前官员因贪获判缓刑期间在洗脚店被杀
  • 余志坚中国富豪史玉柱被警方带走本人发声
  • 黑色的花朵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 周劍岐中共四大行资不抵债财政罕见锐减
  • 自由魂狐狸扮观音,还是狐狸精
  • 张成觉两首悼陈毅词
  • 余志坚公募基金没落的背后:对A股未来无信心
  • 罗勇泉军师饭碗被砸真失意教主痛失造谣忽悠地--写在《政经看民视
  • 孟浪两年过去,锅瘟龟的“爆料革命”仍然没蹭上timing
  • 孟泳新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二部分)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
    论坛最新文章:
  • 一带一路第二届峰会:北京化解西方疑虑的时刻
  • 民调数据:台湾民众并不担心两岸军事冲突
  • 回声报:”一带一路“引担忧 冲击地缘政治
  • 台:超过十个友邦已向世卫提案邀请台湾出席
  • 巴黎以“航行自由”回应北京抗议
  • 印度曾多次警示斯里兰卡防范恐袭
  • 金正恩表示他与普京会谈有大量实质性内容
  • 申诉后印度法院解禁 抖音可“抖了”
  • 葡萄牙电力公司拒绝长江三峡集团全面收购
  • 北京抗议法国护卫舰穿越台湾海峡之举
  • 中国鱼子酱倾销美国 高价美食成了廉价小吃
  • 戈恩再交5亿保释金保释获得批准
  • 中国称「一带一路」将设机制防债务风险
  • 英美台忧占运领袖判刑阻吓港人自由 陆重申内政
  • 占运四人入狱促泛民议员连手拉香港特首下台
  • 张伦的悼念:愿张健老弟走好安息
  • 为苏格兰独立举办公投的主意又浮出了水面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