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27909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新国梦三十丶哭牛/谭松年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9月09日 来稿)
    谭景林对于自己的小舅不顾亲情暴打自己的父亲非常不满,回到家里几天都不和老婆说话,这时的陈少容已经身怀六甲,对于自己的弟弟打自己的公公她也非常内疚,她真不知道如何表达,手掌是肉手背也是肉,这也不是一般的私怨的打,所以她唯有任由老公生气,不作任何表态。
    一九六六年的春节就快来了,天色开始变得昏暗,雨水渐渐多起来,谭佐豪的风湿又发作,新伤旧患,痛起上来简直要命,这天他又在山波上打滚,西游记束手无策不知道如何是好,正在这时牛群中两只最好打架的公牛又打起上来,看见这这种情况,谭佐豪说:
     “大黑和二黑又打起来了你先去把他分开”

    “那你那么痛那么辛苦怎么办?”西游记道。
    “我在这里歇歇就好” 谭佐豪道. 于是西游记赶快拿起竹枝向大黑和二黑跑去,只见缠绕在牛角上的绳子已经松脱,西游记迅速拿起牵在大黑鼻子上的绳用力拉,企图将大黑拉开,谁知四只牛角像被胶水粘在一起一样动也不动,以前村里的人救牛打架都是用丫叉叉着一捆稻草点着火,然后放到四只牛角上烧,牛最怕火,见到火会马上掉头走,才能分开,但在这荒山野岭,那里有这些东西呢!谭佐豪远远看见这种情况,忍着痛大叫:
    “西游记!别管它!先把其他牛赶离现场!”熟悉农村生活的人都知道,牛群中有两只牛打架,其他牛全部会虎视眈眈,弄不好就会群斗混战,你追我赶,会给人命财产造成损失,谭佐豪这样一叫,提醒了西游记,他迅速丢下大黑的绳,拿起竹枝把头抬得高高瞪着大黑二黑打架的牛群赶到山坡背面。这时谭佐豪已经没有痛得那么辛苦了,他站了起来,只见大黑用尽全身气力顶着二黑的角,二黑不够力了退了几步,但马上又向前冲,只听得“卟”一声,四只牛角又粘在一起了,“卟,卟,卟”两对牛角左右上下格斗,八蹄下面陷了八个大坑,谭佐豪站走到十多米的远处监视着,准备等它们一有松动马上把大黑拉开。这时只见大黑的角尖插入了二黑的眼睛里,二黑的眼睛开始流血,终于二黑忍不住剧痛掉头就跑,大黑见状岂能放过你,紧追不放。谭佐豪一看糟糕,它们不是往村里跑吗!村里那么多小孩非常危险,这时他忘记一切痛了,马上走近路跑回村里,他一边跑一边大叫:
    “牛打架,快入屋迴避” 刚到村口,大黑追着二黑过自己了,这时只见远远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在巷中玩,眼见二黑就到了,谭佐豪向着那小孩大叫:
    “快趴低!”那小孩听到叫声回过头来,看到牛冲来了,迅速趴在地上,这时二黑已经到了,它跃起四蹄跳过了小孩,大黑也到了,它也跃起四蹄跳过了小孩,两只牛一前一后向村边的山沟飞去。谭佐豪抹出一身冷汗,迅速跑过去将小孩抱回他家的屋里,然后又向山沟跑去,毕竟他已经年老,再加上全身疼痛,等他上气不接下气的走到沟边时发现大黑在沟边吃草,怎么不见了二黑,他心里紧张起来,就在附近找起上来,忽然他听到深坑内有牛的叫声,他马上走过去看看,原来牛已经坠入深坑,被深坑卡住了,这时西游记也已经赶着牛群过来了,看到这种情形他马上往田朗叫人来救牛,社员们看到牛已经接近坑底,就拿了两条长木杉企图将牛抬拉到宽阔的地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拉出来,但一对牛脚已经折断,于是新任的崇步生产队队长决定就地把它杀了。谭寸希火冒三丈,即时要民兵将谭佐豪绑起来,召开现场大会,声讨谭佐豪工作失职,令生产队蒙受损失,谭寸希用力压低谭佐豪的头,一掌打在谭佐豪的脸上,谭佐豪感到脸火辣辣,一股咸味涌出口来,口角流血了,就在拳头像下雨般落在谭佐豪身上的时候,人群中一女人的声音大叫:
    “要他为二黑哭丧!”谭寸希一听
     “对啊!”
    两个民兵迅速往谭佐豪的大腿一踢,谭佐豪失去平行,向着牛跪了下来,台下那女声又大叫:
    “要他哭出声才行!”谭寸希一手抓着谭佐豪的头发:
    “哭”谭佐豪被人这样侮辱又怎哭得出声呢!谭寸希见他不哭又大叫:
    “一定是打得你不够痛!哭不出!”对着谭佐豪的脚跟又是一脚.
    “呜!呜!呜!”谭佐豪真的大哭起来,他一哭疼痛难忍,二哭自己冤枉受屈,正在杀牛的社员和开会的社员都哈哈大笑起来!
    第二天,谭佐豪还是要忍痛开工,这时刚好有个陌生人走过,看见谭佐豪滚来滚去,便过来问西游记:
    “他这是干什么?”西游记对这个陌生人说:
    “他这是风湿!被人打的!”那个陌生人摇了摇头“唉”叹了一声,他说:
    “你回去用糖鸡屎煲水喝吧!”说完便走了,西游记扶起谭佐豪不好意思的说:
    “对不起!昨天要你一个人承担罪名!”谭佐豪苦笑了一下也不敢说什么,西游记继续说:
    “其实, 这两只牛几次三番斗个你死我活,早就应该人道毁灭,虽然他大力,能干活,但这样下去迟早会出大事,到底熟轻熟重?现在死了一只倒好了,免得再出乱子!”谭佐豪点头表示同意。
    话说谭景林看到父亲做这份工作吃力不讨好,便写信与香港的两个姐姐商量,谭月仙收到弟弟的信,马上写信回来:“父亲你又要被人斗,被人打,又要去放那么多牛,你那么大年纪了,如何能应付得了呢!你还是申请病退吧?我们姐妹会寄钱回来给你过生活的!”谭佐豪听从女儿的意见,准备在过几天年尾分配后就向生产队提出退休,谁知道这天放牛回来生产队队长见到他,便过来对他说:
    “明天开始你不用放牛了”谭佐豪心里想原来生产队也怕我再误事, 辞退我了, 他暗暗高兴,求之不得了,就这样谭佐豪就再也没有工作了。在风湿疼痛与百无聊赖之际,他想起了那天那个陌生人的话,于是他真的找到了糖鸡屎试试,饮了几天,果然有效,痛楚减少了七八成,轻很多了,谭佐豪夫妇非常感激这个陌生人。
    
    今天是一九六六年的春节,虽然父亲发生了那么多事,但眼见老婆就快生了,谭景林还是先忘记不开心的,高高兴兴过年,希望老婆能生一个儿子,另外两个姐姐寄了很多食品回来他们过年,这使谭景林非常兴奋。早早夫妻俩便带着女儿回父亲那里帮忙杀鸡丶杀鹅,贴挥春,就这样一家人过了一个欢乐的春节。
    正月初九早晨,陈少容感觉到肚子痛,她告诉了丈夫,谭景林觉得要马上要去医院了,便用单车拉她去了明城医院,办好了入院手续,还未到午时陈少容就生了个儿子,谭景林开心到不得了,抱着新生婴儿亲了又亲,两天后陈少容便出院回家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42286623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新国梦二十六丶游戏民生/谭松年
·新囯梦 二十丶盼家书/谭松年
·新国梦 十九丶分田地/谭松年
·新国梦 十八丶苟且偷生/谭松年
·新国梦 十七丶继续斗争/谭松年
·新国梦 十六丶祸及双儿/谭松年
·新国梦 十五丶天怒人怨/谭松年
·新国梦 十四丶做地主/谭松年
·新国梦 十三丶送金项链/谭松年
·新国梦 十二丶卷土重来/谭松年
·新国梦 十一丶劫后小阳春/谭松年
·新国梦 十丶土改大会/谭松年
·新国梦 九丶陷阱/谭松年
·新国梦 八丶回乡/谭松年
·新国梦 七丶暴雨前夜/谭松年
·新国梦 六丶风声紧/谭松年
·谭松年因在博讯发表军队国家文章被国保约谈
·平反土改发起人谭松年遭国保问话
·地主阶层在农村中的作用/谭松年
·平反土改发起人谭松年停放在楼下的车遭人放火
·中国农民迫切要求平反土改/谭松年
·广东省高州市一小学生被斩/谭松年
·新国梦二十八丶崩基/谭松年
·新国梦二十七丶开苞/谭松年
·新国梦二十四丶险丧黄泉/谭松年
·新国梦二十二丶大清算/谭松年
·新国梦二十一丶回婆家/谭松年
·中共新政的首要任务是使其执政合法化/谭松年
·汪洋不是好东西/谭松年
·中共建政后农业政策的成败得失/谭松年
·中共是踏着地主的鲜血非法取得政权的/谭松年
·中共已经失去领导军队的合法性/谭松年
·中共将冤屈进行到底/谭松年
·一个“中国远征军”老兵的遭遇/谭松年
·王立军是“自行离开”的吗?爆美领事馆避难过程/谭松年
·革命者集结须要及人性丑恶面与土改真相/谭松年
·小悦悦是从那时候开始酝酿的/谭松年
·土改真相:地主是怎样炼成的,平反土改问题症结所在/谭松年 (图)
·只有地主群体最有资格获诺贝尔和平奖/谭松年
·再论 “耕者有其田”/谭松年
·1000万保障性住房与4000万失地农民/谭松年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