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31278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南京牢房巡礼21日——回忆与思索》第III篇:南京市看守所7-11/周祖德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8月19日 来稿)
    作者:周祖德 南京老三届知青
     2009年8月初稿  
     时间: 11月3–23日,1998年 (博讯 boxun.com)

     地点:南京 马群查报站 –公交治安分局 - 市看守所 – 石佛寺劳改营
第III篇: 南京市看守所


七. 查 房
    
    1998年11月5日晨,在“市看”2号牢房,随着铁门轰然开启,狱吏来查房了。四名警员正装免冠列队而入,互相间隔约一米,面对犯人直立,威武严肃,很有一点正规化现代化的味道,确乎展现了警察的风采,这一幕也深深地嵌入了我的记忆。 
    
    这只是监狱的一次例行查房,而不是大事张扬、摆造型做样子、骗骗上级忽悠民众的中国特色表演。一次例行查房就能摆出这样一个阵式,实在是真功夫!所以,本人愿以坐牢的亲身经历,证明“市看”治警有方,没有白吃纳税人的供奉。
    
    为此我也一直感慨,同为南京警察,“市看”与马群查报站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我们犯人则由陆哥率领,早已分前、中、后三排密密麻麻坐在铺板上。面对警察,牢房里气氛森严鸦雀无声。一名看样子是警长的问有什么情况。陆哥作为牢头,代表我们全体犯人报告一切正常。我则报告并没有嫖娼,是遭毒打被逼承认的。警长向我询问案情后说,可以写复议材料,并指示陆哥给我纸笔。我当时就注意到,他是以一种相当勉强的态度同陆哥说话的。由此可以看出,这位警长有很好的训练,举止得当,给我留下非常好的印象。
    
    所以,虽然陆哥在2号是牢头,我们的正统帅,但是其地位并不得监狱当局认可,并不是由组织部下文任命的,充其量仅是默认而已。
    
    出狱后咱关注这些事了,才知道监狱是不能以犯人管理犯人的。但是我前面说过,以超密度关押20多人的2号牢房为例,若真个无人管理,那肯定乱套;也不能派警察进驻,这无异于让警察坐牢。所以监狱当局在牢头问题上走投无路, 只得采取模糊政策,走钢丝打擦边球了。
    
    经过坐牢的历练,我真的非常理解,监狱需要牢头,牢头应该是一个中性词。除非以后中国完全实现四个现代化,社会全面小康,每个犯人都有条件住单间了,就象我在南京市公交治安分局那样,到了那时候,牢头狱霸的问题就自然消亡了。
    
    所以我认为,或许应该修正法规,允许设立牢头?由那些表现较好有立功意识的犯人担任,如陆哥。这样就可以把潜规则公开化。当然也不能让牢头演变为狱霸,也要建立一套制约机制才行。但是,若要这样做,其基础是警察的高质量。因为如果主事者本身就是歪的,一定会搞的一团糟……。行了,这远不是我操心的事,只是提出供大家思考吧。

八. 写复议腰酸背痛 买香烟大姐无情
    
    查房结束后,陆哥即奉旨给我纸笔写复议材料。其实纸和笔在号子里也是禁品。对于这一违规,警察装作不知道。陆哥只有一支笔,还有一小迭劣质信纸。号子不是学校不是图书馆,桌椅板凳一行没有。陆哥指示我在牢门处写,这里只要不是开饭时间或新犯进仓,就没有干扰,是全号最安静的角落。
    
     没办法,只得把通铺当桌子。坐在地上写吧,矮了,够不着;蹲着写吧,一会儿就血流不畅而两腿发麻;有时候只好半跪着写。确实,坐牢不是来享福的,一切只得将就了。
    
    没多久就写了五六页。其间陆哥往来巡视多次,焦虑之情溢于言表。他是担心笔芯里的墨水,着急说:你把水用光了以后就没的用,少写点少写点! 对此我当然不能认同,还是照样写下去。陆哥虽然很不满意,但还是表现了一位领袖的理解与胸怀,并没有强行干预。我也理解陆哥,他并不是小气,连笔芯里一点墨水也计较。只是在牢房里笔也是违禁品,如果墨水用完了,陆哥得动脑筋另搞一支,也是个麻烦事。
    
    号子里有一位中层,他的癖好是站铺板透过铁窗欣赏走廊风景,此人也是我进仓时站铺板者之一。他观察到女清洁工正在清扫走廊,于是从铁窗扔出二十元,轻声有礼貌地恳求着:大姐,帮买包烟吧!
    
    我们中国人以大声喧哗的坏习惯著称世界,可是我发现在大牢里,人人都能科学地控制自己的音量,文明对话,不发出过大声音。当然主观上是怕警察发现,而实际效果则避免了浪费能源和干扰他人。比如,此人首先表现了耐心,不是女清洁工在走廊一头老远就招呼她了,而是等她扫地前行进入四米时,才发出轻声呼唤。这时候他的音量只放到四米,五米的地方就听不见。而且随着女清洁工的接近而逐次降低音量,只保证她一人听见,这是一种很文明的说话方式。
    
     当时我正斜靠牢门伏案疾书,坐不是、站不是、蹲也不是,两腿酸麻。看见有情况,也立身透过铁窗外望,好让腿部的血液流通一下。这时,只见这位女清洁工头也不抬,继续埋头扫地,似乎什么也没听见。扫到到铁门这儿时,终于有反应了。只听见她轻声、言简意赅地回答说:不行哎,对不起,砸饭碗! 再扫到了地上的钱那儿,她快速拾起,闪电般扔回号子,又低头扫地了。
    
    对于女清洁工的拒绝,我感到欣慰,说明监狱的管理到位,监规教育深入人心,力及清洁工,使她们有所警觉,不做违规的事。否则这些善良的女人很可能出于同情而帮助犯人买烟 - 举手之劳就惠泽他人,何尝不是一种快乐!
    
    有一个问题至今百思不解 - 号子里有的是不要钱的劳动力,“市看”怎么舍得花钱请清洁工扫地?

九. 关于嫖赌案的思索
    
    除了涉毒人员和嫖娼犯,我们2号牢房还有至少三名小偷,交通肇事的司机和因经济案件进驻的林总经理等。
    
    三名小偷让我感到非常欣慰。他们的存在充分证明,在经济大潮冲击下,南京警方仍然坚持了警察抓小偷这一传统作业。
    
    其实,抓小偷并不是一般人想象的那么容易。抓贼务需抓赃,否则无以惩处,而这在实践上很难把握。因此抓小偷与抓嫖赌不同,是麻烦而又没有油水的。2009年初,南京市公安局一位副局长在电视上感叹说,办一个300元的窃案,公安的成本有十倍。虽然如此,但是公安仍在贴本办着。
    
    而抓嫖抓赌,非但无亏空之虞,反而能以罚款养国库,警察自己也获现金收入,是乃一石二鸟富国强警的好事。比如,南京警方若把抓小偷的警力移师嫖赌,顿时就能扭亏转盈。问题是,这里也可能发生弊病,举例如下。
    
    我一朋友喜欢打麻将,他告诉我,有一回正在牌桌上,警察忽破门而入,熟练地从各个角落搜罗出一大把票子,抓在手上逐个问是谁的。赌客都是正常人,谁也不傻,都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赌资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现在去认业已转手的别人的钱,并且按钱数定罪,只有呆子才干。因此依法这些钱就成了无主的了,为此我朋友怀疑警察不干净。
    
    以嫖罚为例,5000元并没有实行收支两条线。警察有公开的分成,国家拿大头,办案民警个人拿小头。而实际上呢,在很多情况下,恰恰是相反。
    
    其原因是,嫖客不仅出了白钱,还出了黑钱。白加黑的总付出,国家并没有拿大头,却甘当他人挡箭牌,承担着拿大头的名分,致使嫖客及其家属及其亲朋好友及其左邻右舍,或曰人民大众,外加捞钱的警察本人,不得不产生藐视国家的心理,将国家视为呆瓜。这里还不提那些胆大妄为吃肉不吐骨头、连皮带毛整吞的民警。
    
    中国有一句古语说得好:君无戏言。那么,国家又何来戏言?国家的统治公信力何等重要!在这样那样的事务上,如果国家长期为痴为傻,是无以立威的。
    
    警察充分掌握卖淫嫖娼分子的心理:他们不但畏惧法律,还非常害怕出丑,怕家庭和社会的压力,因此落网后,多半是选择出钱消灾,自认倒霉,能脱身就是万幸。处于这种心理状况,他们只有认宰,鲜有敢讨价还价的。警察也码准了这一点,得以上下其手,浑水摸鱼。
    
    在嫖赌问题上,国家收了小几成罚款,甚至只背负收钱的名义而并无进账,GDP并不因此而腾飞,事情也没有管好,反而闹的队伍锈蚀、威望受损,这算是那门子的事?
    
    另外,就警察队伍的建设而言,也不无忧虑。试想一名青年报考警校,他的理想是什么呢?第一当然是有稳定的职业较高的收入。其次,可以有所作为,比如抓小偷抓强盗以至破大案,就象电视上那样;甚而可以抓国际间谍,那是多么激动人心多么令人尊敬啊!
    
    谁知道人各有命,穿上了警服,国际间谍摊不上,却派去抓嫖,秘密跟踪嫖客与妓女,目送进屋而在外埋伏。只见阴暗的角落,共和国庄严的警徽在头顶熠熠闪光。工作标准是嫖客的性高潮,码着嫖客射精了,就大喝一声冲进去,抢起地上的湿纸巾、避孕套作证据,抓个现行。如果火候不到,嫖客还没射精就冲入,就罚不到全额5000元了,给国家和个人造成损失。
    
    抓卖淫嫖娼是依法办事不错,可是一个青年警务工作者,成天跟踪嫖客,暗处蹲守,一门心思地静候嫖客射精,然后轰门捉奸,这个事做久了,会成个什么人呢……?真的是不堪设想啊!是的,稍微有点自尊心的警察,也不好意思吹嘘自己的抓嫖故事。对此,我只能建议,青年民警必须有40岁以上的老成警员带队,才能参与抓嫖。
    
      我看一点明清小说。古时候出头做这种事的人通称泼皮或帮闲,顾名思义是社会上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之徒 - 当然那是过去的事了。
    
    案件无分高低贵贱,现成有国法摆在那儿,是违法犯罪就得抓。杀人放火、大盗间谍要抓;小偷扒手、卖淫嫖娼也不能丢手,关于这一点,想必是没有争议的。
    
    警察立功,其名誉称号大致有:小偷克星,反扒模范,刑侦神探,破案能手,辑毒英雄,人民卫士等等。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光荣称号没有一项是给嫖赌的。谁听说警察里出过妓女克星,抓嫖神探,或是辑赌英雄的呢?从北京公安部到各省市县公安表彰大会,尚没听说评出这类英模人物来。
    
    这就形成了这样一个矛盾现象:一方面,嫖赌案是许多警察的最爱;另一方面,对这类案件的办案人员,上级却抱以偏见,舍不得予以大张旗鼓的褒奖,就象破了杀人抢劫案那样大操大办。这显得有失公正,好象案件也有高低贵贱之分似的,嫖赌成了下三濫的案子。严格地说,这是有违法制思维的。
    
    同样是依法办案,这类案子理直气壮地去办了,却不敢予以理直气壮的表彰,好象总是有点不清不白臭哄哄的味道。要不然反嫖抓赌几十年,怎么不评几个英模出来呢?开个全国抓嫖反睹英模大会,请妓女克星、抓嫖神探、辑赌英雄上电视,披授带,戴红花,中央领导接见,那是多么风光啊!
    
    这是什么原因呢?说穿了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上级对警纪不具信心。如果警纪严明,执法百分百照章办事,对违纪零容忍,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总而言之,如果法律条文粗陋,执法细节缺失,执法人员素质低下,那么,即便是光明正大地依法办案,民众却往往看不见打击犯罪、彰显法律与正义的层面,却更多地看到了执法人员的贪赃枉法,因而必将发生各种负面的舆论,给法律和执法队伍抹黑,也阻绝了人民建立法制的信心,这样一种严重的后果!

十. 不肖子孙“市看”会师 窑子哥儿曲线自救
    
     2号牢房的难友印象中有一半是涉毒人员,对此我感到震惊,想不到毒品问题在南京如此严重!有一位30来岁瘦削的难友还挽起袖口,让我察看他手臂上的针孔:双排成人字型,象大雁南飞时在天空的队形。
    
      折进大牢的一些人认为是运气不好或术业不精,比如小偷。但是把吸毒的抓进来,我认为这是他们的幸运。若在外面,他们的结果一定更糟糕,进来了至少可以断绝毒品有益健康。
    
    有一名涉毒者听口音好象是西北人。他对南京十分看不起,以卑夷不屑的口吻说,南京人做海洛英小气巴拉的论克,他们论公斤! - 要知道,藏匿海洛英50克就可能判死!此人品德不行,半夜起来偷菜吃遭检举,受到陆哥的严肃批评,外加本号一位中层的一巴掌。
    
    我喜欢看一点鸦片战争的故事。看到英国人在印度种鸦片,然后漂洋过海不远万里卖到中国来。不禁想到,那为什么英国人不就近卖给印度人?难道英国人动了耶稣心肠,爱印度人,担心他们的健康和国家吗?显然不是,只能说印度人不认这个东西,在印度卖不掉而已;
    
    英国人在中国卖鸦片,纵有千般罪,但是有一点我想说,他们并没有派英国大兵布满中国城乡,用刀枪抵住中国人的后心,逼人掏钱买,中国人至少还有权利选择买与不买。然而不幸的是,我们的选择是前者。
    
    小时候,每读之,我痛恨中国人的不争气,以一个不良嗜好而至国家卷入灾难,割地赔款、丧权辱国!
    
    长大后,认识深刻一点了,才明白中国人的不争气,其实远不止于鸦片。即使没有鸦片,以中国社会的守旧和愚昧,其后的命运也绝然好不到那里去,中国近代史并不会因此而改写。
    
    我已经说过,在坐牢之前,除了电视之外,还从未见识过吸毒分子。到了“市看”的牢房里,与这么多吸毒分子济济一堂,真是感叹万千!
    
    若在清朝,信息闭塞,鉴于吸食鸦片有提神醒目的片刻之效,由此而推出理论,说什么吸鸦片能避瘴气益健康,视为高雅享受,进而发展到举国上下无论富商巨賈还是贩夫走卒,人手一杆烟枪。
    
    如今信息通达,毒品之害路人皆知,为什么这些人还是非要走这条道呢?他们劳命伤财,触犯法律,并且因此而坐牢,搞的里外不是人,这是为的那门子事?他们真正是中华民族的不肖子孙啊!
    
    在2号牢房,嫖娼犯除我之外计有:江宁刘先生,45岁样子,健壮爽朗,在牢里谈笑风生,心态很好;江宁一位瘸足人士,30来岁,很健谈,说在他那儿嫖娼根本不算回事。他还告诉我他没钱交罚款,很大度地放言,随便警察怎么处理;还有合资企业的一位会计先生,靠40岁,较胖戴眼镜,好象姓钱,成天靠墙躺着一言不发,等待狱外营救;南湖的丁先生,近30岁,也很开朗。
    
    丁先生问我,在外面托人花钱没有?我很吃惊,反问为什么要这样,咱不就是治安拘留15天吗?他说,若不赶快找人花钱,还要送石佛寺劳教一年,哪就麻烦了! 他是张爱民抓进来的,家里已经托人给张爱民送了4000元,所以他满15天就可以回家了。我本来以为在这里熬15天就可以出去,想不到还要送劳教,真吓了一跳。
     
    后来,瘸足人士因为残疾,劳教所是不肯收的,所以虽然没交罚款,也只得让他走人。刘先生,会计先生和丁先生均未现身石佛寺,是家人花钱营救的结果。后来得知,如果进了石佛寺想出来,费用要大几万。所以我的经验是,出了事要及时到黑社会请托花钱,出几千元就避免了劳教一年,这个当时的时价,是很公道的。
    
    一方面,嫖娼了警察把你抓进来,这绝对是依法办事,谁让你嫖娼的呢?这没的怨天尤人,只有怪自己了;
    
    另一方面,张爱民、眼镜张之流的警察,把你抓进来那是履行职务,端人碗受人管身不由己;然而,他们其实是讲人情有义气的,而且很菩萨很优惠,帮忙从不漫天要价。以丁先生的案例为证,给了张爱民4,000元,甚至比国家罚款还便宜,就免了一年牢狱之灾。对于这个报价,若还嫌贵,还要讨价还价,那真是不讲良心了!
    
    这里提醒一下,这4,000元是额外支出的黑钱。国家罚款5,000元的起步价,是雷打不动不能少的。
    
    难友里还有一个健壮的年轻人,仪表不俗,自称是解放军,打架进来的。我对这个说法很怀疑,因为据我所知,为区分军民,部队的一切涉法案件都自行解决,地方上的看守所不能关部队的人。此人在狱吏查房时听了我的案情后主动对我说,如果你真的没嫖,那就给市政法委书记写信告!但是,我俩官场知识都不够,怎么也想不出南京市政法委书记的名字,只知道省政法委书记叫李明朝。他说,你怕什么就给李明朝写。
    
    我进来的第二天,正是嫖娼犯刘先生出狱的大喜日子。 早餐后,号子里一片忙碌,难友们忙着写条子,托刘先生到自由世界给家人打电话。陆哥的一支笔可派上用场了,在难友的手中传来传去。写条子的人,每人都有陆哥派发的小小一片纸,约手机大小,只能写很小的字,然后折成很小的一块,慎重地托付给刘先生。刘先生也愉快地担当起通讯员的职责。先出狱者为难友带信乃为号子里的优良传统。

十一. 好报告细耳正聆听 石佛寺邀请催声急
    
    11月5日下午,我在“市看”2号牢房已经把复议材料写好,准备交给看守所当局了。 
    
    6日晨,号子里的有线广播通知犯人听报告。这时,陆哥忽然提名我作报告纪录。原来,陆哥看我写复议材料一口气下笔好几张纸,于是认定我是识字的。陆哥尊重人才爱惜人才,于是又把那一枝宝贵的笔交付给我,还发了几张劣质信纸,让我作报告的纪录。
    
    我是老三届知青出身,长期做体力活谋生。在邓小平时代之初,老三届知青除了高考上大学之外,还有不少人上了职大,夜大,电大……统称“五大”生,我也是其中之一,自嘲为野鸡大学毕业,简称野大生。尽管如此我还是要说,我本人衷心感谢邓小平时代前期给予我们的这一学习机会。
    
     当年上夜大的学费,一年几十元,是按国家政策在单位报销的,回想起来很感动。这是改革开放的新时代国家和领袖给予我们的温暖,是一种前所没有的感受;那时候,我这个老青年才第一次发现,我们自小知悉的关于国家与领袖关爱青年的说教,只有到了邓小平时代前期,才不是一种遥不可及的神话。
    
     我们“五大”生的文凭是不值钱的。然而,陆哥在几十人里不挑别人,恰恰挑中我作纪录,这雄辩地证明了“五大”的教育卓有成效,使我们多识了几个字,成为有用的人。这既是我个人的光荣,更是我们全体“五大”生的荣耀!
    
    在报告开始前,一位狱吏敲打铁窗,很客气地询问,昨天要写复议材料的是那位?你东西写好没有,能给我看一下吧?我随即把复议材料经难友手手相传,递过铁窗交给他,对他说,已经写好了,请你看完后就这样交上去吧。
    
    报告人是所长,内容是关于看守所犯人的管理问题。他念的不快,我完全可以逐字逐句纪录。但是也有问题,那就是我对犯罪问题知识欠缺,有些专业术语因长期不接触一时还听不明白。记得所长说到纹身时,我就没听懂,不知所云– 这两个字与常人的生活实在太遥远了。幸亏陆哥在一旁即时讲解,我才弄清楚怎么回事,得以顺利地纪录下去。
    
    非常遗憾的是,我作纪录不久,仅五六分钟就忽告中止了,使我丧失了一次学习监狱知识的机会。现在事情已过去十多年,报告的内容我也记不完全了。但是,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报告人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这个报告一听就知道是他本人的作品,是他工作的心得和结论,而不是抄来的或别人代写的。他每读一句,我隔着广播都可以感受到,他字字珠玑很珍惜地念着讲稿,对自己的发言有充分的自信和骄傲。
    
    我对这位未曾谋面的看守所长有良好的印象,希望此人现在已经爬上去了,因为南京警界需要象他这样,真正能把心思用于工作的人。结合我所观察到的南京市看守所的管理和警员的表现,我认为这是一个成功的单位,对得起人民的供养和国家的责托。
    
    话说我正专心致志地作纪录时,牢房走廊忽然喧嚷起来,在呼喊名字,还有开启铁门的咣当声。听见有人高喊:周祖德!
    
    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急切之中听难友说,是石佛寺劳改营来提人了。我赶紧收拾一下自己的几件衣物,跨出了2号牢房。这时只听见陆哥急促一喊:老周等等! 回头一看,他已经指挥难友赶紧把我的被子扔出来了。后来才知道,这是妻花了80元在“市看”服务处买的新被子。陆哥注意到我是转监服刑,不是释放回家,被子仍有用处,因此将之交还,让我带到新的牢房使用。真亏陆哥在最后一刻还注意到这个细节,我真的非常感动!
    
    这时又听见陆哥隔着铁窗大喝一声:把皮鞋脱下来,你是光脚进来的!
    
    原来有一位难友大概是提去服刑了,此人不知道是在如何的紧急情况下被捕的,进仓时连鞋也没穿。现在他借着提人的混乱,套了一双别人的皮鞋就走,不意让火眼金睛的陆哥发现了。我看这人很尴尬,显然是理亏,默不作声地把鞋子脱下交回牢房 - 陆哥在急迫关头维护了监狱的公正!
    
    这时我想起了复议材料,急匆匆地问那位拿了我复议材料的狱吏:这个材料怎么办,请你交上去吧?这位狱吏不慌不忙地将之折起交还我说,到了那边(石佛寺劳改营)一样可以复议的。我只好接过来放在上衣口袋里。
    
    我前面说了,我穿的是牛仔衣,口袋很淺的那种。复议材料折成一长条,只能放进一半,另一半露在外面,很扎眼。这时,这位狱吏又好心地提醒说,你把它放好,不要给他们看见了。这时恰好看见来提我的还是马群查报站的人,明白了他让我提防的是谁。没办法,我只好把材料别在腰带那儿夹着。到石佛寺后发现已经揉烂不能用了,这是后话。
    
    这里要感谢难友丁先生,幸而是他预先知会我,有送石佛寺劳教一说。要不然石佛寺来提人的时候,那真是一个惊喜,我会莫名其妙的。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394050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南京牢房巡礼21日——回忆与思索》第III篇:6:父亲的牢头彭真/周祖德
·《南京牢房巡礼21日——回忆与思索》第III篇:南京市看守所(1-5)/周祖德
·《南京牢房巡礼21日——回忆与思索》第II篇:违法办案/周祖德
·《南京牢房巡礼21日——回忆与思索》第I篇(4-5)/周祖德
·《南京牢房巡礼21日——回忆与思索》第I篇(1-3)/周祖德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蹭热点藏祸心孤注一掷走绝路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七至一百九十二毕汝谐(作家纽
  • 六四鲜血购买的经济奇迹
  • 处处谎言的回归直播
  • 说谎者垂死挣扎邪教主洗脑失败
  • 中共大使:不懂普通话还谈什么人权
  • “零的突破”仍是空
  • 中国钢琴家文革遭迫害为保双手哀求打脚
  • “袁府”大院有何秘密?官方调查疑点重重
  • 從保爾‧柯察金看中共的洗腦伎倆
  • 六十四年前的“春晚”-重看1956年《春節大聯歡》有感
  • 筆力千鈞訴衷腸-魯迅元配朱安遺文述評
  • 川普和刘强东都属于“疑罪从无”
  • 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 从诸葛亮到蒋介石,战略僵硬为哪般?
  • 复活节还是圣诞节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选举与外行——外交政策为何缺乏连贯性
  • 大字报一个小丑的谎言
  • 谢选骏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
  • 民主先声末路的尴尬表演
  • 谢选骏随意吹牛可能致命
  • 三鹿毒奶追踪上当者自学成才
  • 谢选骏法兰奇不懂中国
  • 中華聯邦自治國談談什麼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17之一全球戰略佈局-2)
  • 璋㈤夐獜鏂囬泦鈥滃崕鍫傗濊繕鏄滃し鍫傗
  • 晓凤凰血观音——“佛面”老鬼“罗刹”心肠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九至二百零四毕汝谐(作家纽约
  • 谢选骏法兰奇不懂中国
  • 余志坚美情报部门警告:必须立即发展5G
  • 周劍岐战略竞争美国为何如此重视科技战
  • 谢选骏恐龙的故事也能激动人心吗
  • 黑色的花朵化身无良神棍妄蹭台选新热点碰瓷商界名人欲造人狗咬现象
  • 余志坚注定饮恨2020?谁给了韩国瑜致命一击
    论坛最新文章:
  • 金正恩专列抵海参崴 将与普京举行峰会
  • 北京一带一路高峰论坛 大国首脑多数缺席
  • 呼吁美方换谈判代表不果 金英哲被撤换
  • 金正恩访俄寻求普京战略支持
  • 日美贸易谈判日本面临三重苦
  • 费加罗报:外国势力可能渗入斯里兰卡系列恐袭
  • 中国最高检宣布正式逮捕前国际刑警主席孟宏伟
  • 媒体曝英国政府将批准有限度使用华为5G技术
  • CNN说中国或不理美废豁免令续向伊朗买石油
  • 安倍和马克龙举行会谈讨论雷诺与日产合作
  • 通用华裔工程师涉偷涡轮技术予中企 遭美斥责
  • 美国制裁伊朗石油 国际市场油价上涨
  • 六四民运人士张健病逝德国终年48岁
  • 斯里兰卡复活节恐袭 报复新西兰清真寺枪击案
  • 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贸易居新疆第一
  • 欧盟选举:默克尔可能换岗?
  • 特朗普6月访英及来法参加诺曼底登陆纪念仪式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