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30159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南京牢房巡礼21日——回忆与思索》第III篇:南京市看守所(1-5)/周祖德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8月16日 来稿)
    作者:周祖德 南京老三届知青
     2009年8月初稿  
     时间: 11月3–23日,1998年 (博讯 boxun.com)

     地点:南京 马群查报站 –公交治安分局 - 市看守所 – 石佛寺劳改营
第III篇: 南京市看守所


一 入仓与牢房格局
    
    斜阳西沉,我戴着手铐,由眼镜张开车,没几分钟就进了南京市看守所。原来,南京市公交治安分局在清涼门大街,南京市看守所紧靠大屠杀纪念馆,两处相距不远,甚是便利。
    
    南京市看守所业内称“市看”。本人作为其一名狱囚,若称其全名会显的很生分,好象是个外行,所以在此也称其为“市看”以彰亲切。
    
    办理了人犯交接手续后,眼镜张便扬长而去了。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想这些家伙如此办案难道不怕出事,又将如何收场……?
    
    我现在已升级,成为“市看”的人了。我们犯人先在牢房的门厅依次排队,然后狱吏点名,领着进入监房的走廊,送进仓。我进的是2号牢房,也称2号仓。其地点就在“市看”大门对直的三层楼房一楼中门东侧。一进仓,只听得背后铁门咣当一声巨响关闭,不免心惊胆战。而且由于牢房里灯光昏暗,外亮里暗反差大,瞳孔必须调整,一时间什么也看不清。恍忽中,只见几个蒙蒙瞳瞳巨大的人影泰山圧顶般地圧过来,搞得很恐怖很紧张……
    
    过了几秒,等瞳孔终于调节到位,才看清楚了。原来“市看”的牢房是这样的:长方型、大小20平方,左边是通道宽1米,通道尽里左侧是蹲坑和水池;通道对直一个铁门通往放风的院子。右边是矩形木板通铺,高60公分宽2米一通到底,着朱色漆。
    
    刚才嚇人听闻的高大人影,是号子里的领导层来审查新犯了。他们站在通铺上显得高大无比,这是新犯所不能预料的,所以搞的非常吓人。当然如果下次二进宫,已经知道监房的格局,有通铺可站人,有心理准备,那就没事了。
    
    可能有人会说我夸大其词,这点小事那么吓人,也别太夸张了吧?其实我并不是个一惊一咋的人,但当时的确是惊心动魄!若不相信,请容我打个比方。比如你青天白日回家,老婆想同你开个玩笑,把家里窗帘都放下,蒙黑屋子,然后在门口放个椅子站在上面给你开门,你看看效果如何?或是反过来……这个玩笑你敢给老婆试一下?
    
    进了大牢,人们才知道牢狱之内种种的出其不意甚至惊心动魄,给人精神上以极大的锤炼。难怪有人以“山上下来的”为荣。对此,坐牢之前我毫不犹豫地认为,这是坏人以耻为荣。亲历之后,才明白其实这也是偏见。现在我也永远地、不可逆转地加入了“山上下来的”队伍,明白了坐牢是有着丰富内涵的,其历程远不止法律书上的条款那么单调乏味。所以,过来人有骄傲并非一点道理也没有,经历了常人所没有经历过的事,为什么不能骄傲呢?

二. 我 的 牢 头 陆 哥 
      通铺上站立的人虽然让我受惊吓,但并没为难我,只指令我到一个人面前接受内审。后来知道此人叫陆哥,是2号牢房管理层一把手,亦称牢头。
    
    陆哥1.7米,四十来岁,精瘦,穿着整洁,头发梳理整齐,特别是那双眼睛炯炯有神,在阴暗的牢房里忽闪着。
    
    内审地点设在通道尽里,紧贴放风院门的铺位。后来才知道这儿是监控镜头死角,因此,陆哥将之定为他白天办公与休息的专座。
    
    他首先审问我什么事进来的,家住哪儿。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时,我已经觉察,牢里吸毒的比嫖娼的地位高,所以我说是吸粉进来的,住南湖。殊不知他熟练地搜查我口袋,掏出一张纸,上面写着我嫖娼治安拘留15日。他说你怎么撒谎啊。接着又查出20元钱,也依法没收充公了。当然依的不是刑事诉讼法,也不是其他的什么法,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班房大内法。我平时骑摩托,那20元是加油用的。后来有难友告诉我说:你走运了!原来,陆哥也住南湖,所以对我特别友善。
    
    上述这张判决书是警察眼镜张递给我的,当时我看也没看,往口袋一塞。被捕那天穿的是牛仔服,上衣只有一个浅口袋。
    
     很快,审问与搜查完毕后,陆哥忽皱眉捏鼻作恶心状说,你身上臭死了,快去洗澡!
    
    原来,在马群查报站遭爆打,蹲又臭又脏的笼子,身上已经发臭。我当然愿意洗澡,但是因为入狱匆忙,没带换洗衣服。陆哥在了解我的实际困难后,立即扔过来短裤,衣服给我换,还吩咐手下递来一块肥皂头。我从来没穿过别人的衣服,但是在牢里没办法,很不情愿地接过来,仔仔细细察看了一下,的确都洗的很白很干净,洗澡后就换上了。
    
    当时并没多想,事后说给朋友听,他们都说我太鲁莽了。说情愿穿自己脏臭的衣服也不能接受牢里来历不明的衣服,这是非常危险的。牢里有的是吸毒嫖娼分子,带病的百分比超常。穿他们的衣服,特别是内衣,传染上爱滋梅毒伤寒霍乱咋办?现在事隔多年了,这些病我还一样没有,完全证明了陆哥对我是负责任的。
    
    我拿着衣服进入小小的蹲坑间,这里一平米见方,是全号20多人的洗澡间,洗衣间和厕所。我脱衣后还听见陆哥一声吆喝:你嫖娼进来的,把鸡巴洗洗干净啊! - 全号难友没人笑话,因为这是他的规范工作语言,对每一位嫖娼犯都作如是要求。我也因为有马群查报站民警污言秽语的教育在先,开始习惯这样的语言了。
    
    我在“市看”时间仓促,未及同陆哥说上话。如果时间稍长,比如家人在黑社会找对了路子,及时花钱营救,让我蹲完15天的治安拘留,就有足够时间与陆哥熟识一点,能与陆哥说上话了。
     
    (此处“黑社会”系泛指。我认为,一切吃公家饭之人士,不在办公的时间地点受理业务、并且不按国家规定的程序与条例办事者,只要符合其中一条,即为黑社会成员)。
    
    如果这样,我想,我一定会发扬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精神,向陆哥建言,他的关于把鸡巴洗干净的指示其实是可以省略的,以节省行政资源,提高行政效率并减轻其工作压力,理由如下:
    
    洗澡的实质就是把人体的外部器官洗干净,自然也包括鸡巴在内。试想一下,把全身其他地方都洗干净了,而特地保留身体中段的鸡巴一处不洗, 这无论是泡澡还是淋浴,在操作上都是难以实施的。因此,洗澡时把鸡巴洗干净,是一个自然完成的行为,而对于一个自然完成的行为,就不必下达指令了,这就象历届中国政府从来不必下文提醒人民别忘记吃饭一样。
    
    蹲坑间靠放风的院门,所以有点日光。我在南京市公交治安分局牢房里喝了一肚子自来水,现在要小便了。我赫然发现,小便是淡红色的。无疑这是在马群查报站挨打受了内伤,体内流血所致。

三. “市 看” 伙 食
    
    11月4日和5日,我在“市看”一共睡了两夜,吃牢饭五顿。现就其饮食作一介绍。
    
     牢房铁门上部设计了一个开口,开锁即可送入饭菜。有了这一科学设计即不必频开仓门,减少越狱几率。
    
     “市看”一日三餐,菜单早中晚完全一样,是为划成方块的白米蒸饭一人一块,外加主菜萝卜干 - 总结一下,即“市看”正式的伙食是白米饭加萝卜干。萝卜干通体橙色半透明,点缀着红色的辣椒未 – 这就是“市看”誉满全球的金条萝卜干!
    
    另中、晚两餐有汤供应。其烹饪方法是,先将一大锅水煮沸,夫然后扔进数片切碎的菜边子,再少滴几滴油、丢一把盐即成。
    
    此汤在烹饪学上归类于汤的最低形式,在营养学上也不一定如何了得;然而,它却具有发人幽思回味往事之功效。原来,这是久违了的毛泽东时代食堂的免费汤,吃完饭可伸碗过去请人打一勺。我喝汤时仔细看了一下并作了估算:若把每碗汤里的菜边子捞出拼合起来,总面积当不超过20平方厘米。
    
    另外,三餐都有开水供应,盛在廉价的红色塑料桶里。本来以为用塑料桶盛开水,高温让塑料分解,一定会有难闻的气味,所以一开始时我没肯喝。后来渴的实在没办法,只好请人舀了一碗,喝下去却发现并无气味。实践证明,塑料桶盛开水的时间长了,在高温下能分解的物质都分解完了,于是也就没有气味了,是很卫生的。
    
    看来市级看守所虽然有国家对囚犯的伙食拨款,犯人保证有饭吃了,而不至于象基层单位马群查报站那样小气,关30小时交5000元嫖罚才给一包方便面。但是,这种拨款是非常节约的,只能保证人体对蛋白质、脂肪和碳水化合物的最低需求。通俗点说,吃这种标准的伙食只能保命不死人而已。长期吃白米饭金条萝卜干喝毛泽东汤或许会造成身体的损害。
    
    好在“市看”是临时羁押性质,犯人只在这儿过渡,轻的15天之内就回家了,其他的判刑后即去监狱服刑。再说这儿的犯人并无劳役,呆在人满为患的牢房里几乎无法动弹,体能消耗少,不需要多少营养。
    
    例如,一个犯人,以一天以上十次厕所,来回最大距离十米计,一天也就步行100米,加上放风一会儿,其他时间只有在铺位上干坐。
    
    或许,正是由于监狱当局考虑到以上情况,怕犯人吃多了而体能无以消耗,以至于精力过剩,从而引发打架闹事。因此监狱从其管理的特殊角度出发,有意把卡路里放低一点,使犯人一个个有气无力,以致于无心争斗,从而确保牢房的安定和谐? 这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吃这种伙食尚不至于闹出健康问题,可能并无先例,只是我杞人忧天而已。
    
    我被捕前为控制体重已禁肉三年多,严格地不吃肉,所以“市看”的伙食于我正好接轨。又因为才进仓,遭受肉体与精神的折磨,也根本没胃口。开饭时胡乱扒两口即完事,一块米饭都嫌多,完全没在意吃的是什么。据说,这是新犯人的老问题,要适应一段时间胃口才能正常过来。
    
    
    另外还必须指出,“市看”除了国标伙食外,只要有钱即可加菜,这是不限制的。我看见陆哥向厨房订菜,与出钱的难友分享。因为我在“市看”坐牢的时间短,未及参与其事,因此还未品尝有些什么风味的菜,是粤帮还是京帮,在中国四大菜系中属于那一类。

四. 放风天网插翅难逃 革命先烈“市看”显灵
    
     放风的时候,后铁门开启全体犯人进入一个封闭的小院子里,有十来平方。顶部是用双层钢网罩着的。每根钢筋有拇指粗,网眼密密麻麻、小的连拳头也伸不出。
    
    媒体隔三差五就报道,国外有人驾直升机劫狱,与犯人里应外合升天而循。随着中国经济与技术的进步,这种事在国内说不定也会发生。然而,咱南京“市看”绝对安全,对此早有防控,装有双层粗钢筋隔离网,直升机降下来也没辙,犯人真正是插翅难逃。关于监狱防空,咱南京“市看”的经验可总结为低科技打败高科技,值得国际推广。
    
    
    牢房人挤人空气混浊,根本无法动弹。放风时能合法地走动一下,活动活动筋骨呼吸几口新鲜空气,这个机会我们犯人一般是不会放弃的。然而我是新犯,才抓进来还生疏,又有伤痛,所以只是立在一旁。
    
    放风时,只见陆哥精神抖擞地领着五六人转圈跑步。他真的是满面春风,甚至说有点兴高采烈也不为过。他催促别人跟上,轻声有力地喊着:快一点快一点快一点!
    
    在玄武湖,在紫金山,在住区小道上,遇见这样的慢跑者,那正常不过了。可是,这是什么地方......?请不要搞错,这儿可是咱南京市的1号看守所“市看”,是监狱啊!
    
      院子实在太小,所以陆哥一行跑步转圈几秒钟就从我面前绕一次。他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让我震惊,引起我的联想。当时我脑子象过电影似的,出现了“红岩”中华子良、江姐等革命先辈的形象 – 我发誓说的是真话。此事也证明了,在我们的学生时代,党和国家实施的革命英雄主义教育,在我们的心中深深地扎下了根。
    
    人遇挫折,跌入大狱而泰然处之者,非陆哥莫属矣!他以身作则,处处模范地遵守狱纪监规,配合监狱当局工作,在犯人中享有崇高的威望。

五. 陆哥监室管理先进经验
    
    我二号牢房在陆哥英明正确的领导下,生活那真是一片和谐,达到了祥和安宁、莺歌燕舞的境地。因此,如果不予以纪录和总结,必为我中华民族历史遗产的一大缺失。有鉴于此,本人特此代拟陆哥监室管理先进经验如下:
    
    1) 维持牢房和谐严格制止打斗:只要有吵嘴打架的苗头,陆哥当即呵斥制止, 绝不手软。
    
    2)科学管理,合理组织:号子里人多地狭,拥挤不堪,如果不加以组织,势必形成混乱。陆哥根据号子里的条件,因地制宜地安排一切,使生活井然有序。
    
    这里只举一个例子大家就知道,号子里如果没有组织,生活会是什么样:
    
    牢房的厕所兼洗澡间、洗衣间总面积约一平方,仅可勉强站立一人。试想,在人满为患的情况下,20来个犯人每一个人都自己去洗碗,则必将发生争先恐后而打乱秩序,破坏监狱和谐。为此,陆哥设立了二名专职餐管师,负责接餐,分饭菜,打汤,打开水,洗碗等工作,一举而彻底解决了问题。所以我们”市看”2号牢房的难友,别看是坐牢,却有饭来张口,饭后碗筷一推下馆子的派头。
    
    3)讲究卫生,清洁一流:
    
    A. 专职餐管师由两名小偷担任;每次饭毕,陆哥喊“小偷,洗碗!”,并亲立一旁督察,看洗的干净不干净。陆哥任命小偷担任餐管师颇具科学眼光,因为吸毒犯和嫖娼犯沾染病毒的可能性大,而小偷就卫生安全多了。从医学的视角看过去,牢房里小偷的手最干净,能有效地避免疾病的传播,从而保障了广大犯人的身体健康,也就是维护了人权。
    
    B.组织抺铺板一日数次:水池边设立抺布搓洗师岗位,再经专职二传手传递给三至四位负责抺铺板的;抺布搓不干净或铺板抺的不干净,陆哥均面责无情。他就着号子里昏暗的灯光察看铺板是否抺干净了,这一认真负责的形象,始终铭刻在我的记忆中。
    
    C.被子叠放整齐,堪比解放军:一个号子关20来人,每人一至二条被子。每日除了晚上正规睡觉,因为考虑到犯人无所事事或卡路里吸收少,为减少体能消耗计,监狱当局还另行安排一场午觉,因此需一日二叠被。
    
     据本人观察,陆哥非常重视叠被,将之视为监狱建设的一件大事。每次叠被操作时,他均在一旁督察。叠到最后,被子立方体中间总有凹陷。这个技术难题,别人都束手无策。这时只见陆哥亲自出马,拿一条被子折进去,填平凹陷,再添上几条被子。最后,陆哥还会退后一步左右察看。被子山要横平竖直,完全符合几何学上关于立方体的定义,才能使他满意。
    
    4) 统筹睡觉
    
    或许有人会说,睡觉? 号子里有的是大通铺,躺下来就是了,这算个什么事? 对此,我要大声地说,错! 在”市看”,睡觉绝对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
    
    由于“市看”业务红火,一间号子原本最多撑下15人,现在硬要塞进20多,人口密度之大自由世界人士无法想象。因此,无论是晚上睡觉或午睡,都是一件大事,不作科学安排必定是无法实施的。
    
    这是什么原因呢?原来,在监舍里,平躺睡觉是根本不可能的。原因是,如果我们犯人一个挨一个、人挤人并肩躺下,其间不留丝毫缝隙,这时已经大大超过了监舍的长度。所以,平躺睡觉不可能,这是根据数学的原理得出的科学结论,是不容置疑的。
    
    若要平躺睡觉,只有三个解决方案,其一是增加监舍的面积,其二是减少犯人人数,其三是轮班睡觉;而这些都是一时难以实施的。
    
    幸而陆哥是一位具有科学头脑的人。他考虑到,前胸至后背的距离小于肩宽,而人类又天生能侧身睡觉。因此,遵循以人为本的原则,并依据数学的原理和人体工程学的原理,陆哥把人犯作科学搭配,个子大的配个子小的,头脚颠倒侧身睡。这样,每间牢房可以容纳的人数,就大大地增加了,从而提高了牢房的利用率,为国家节省了经费。
    
    中国有一句话叫爱国不分先后。经过坐牢的历练,我还要补充一句,叫爱国不分地点。坐牢也一样为国分忧,不耽误爱国,如陆哥即是。
    
    在铺板上、在水泥地通道,滿滿当当到处是头脚颠倒的人。夜里上厕所,得弯腰低头挑着脚,仔细寻找人体间的缝隙,小心踩着人。
    
    陆哥照顾我睡铺板,并不因为我是新来的让我睡水泥地。他本人则享有特权,铺位定在进门处一号位。这儿的优点有三:一是一侧是墙,相邻干扰减半;二是距蹲坑最远,可避秽气;三是避免了入厕难友从头顶跨越。其铺位宽约70公分,仅可平躺而已,然其辽阔与奢华已是众犯向往而不可多得的了。
    
     陆哥作为牢头,为了维持狱内秩序,真的是日理万机禅精竭虑,享受舒适一点的待遇,既符合中国讲究级别的特殊国情,也是得到我们广大犯人的谅解和赞同的。
    
    这里插一句 - 我希望,今后在修订“监狱法”时,应该本着维护人权的精神,就每间牢房的最大关押人数作出数据化的具体规定。原因是,规定一间牢房关押15人或20人,其实并不科学,因为牢房有大小宽窄,犯人有高矮胖瘦。
    
    还是这样好,比如,以法律的形式规定,在牢房有合理宽度的基础上,其长度应大于或等于全体犯人肩宽的总值;换句话说就是,一间牢房关押的全部犯人,其肩宽总值必须小于或等于牢房的长度;在达到这一数据时,即为饱和,此时不得再押其他犯人进仓,否则视监狱违法,以保障犯人的最低关押标准。
    
    5) 誨人向善:我有幸聆听了陆哥与小偷的重要谈话。二贼都还年轻,二十出头。问在那儿翻把子的,答曰堂子街夜市。陆哥语重心长地教导说(原文):你们就是偷,也不能偷老头老太,下岗人员,他们那点钱可怜了。只能说若你们一定要偷,那碰到时髦的青年男女,掏一把也就算了,不能做伤天害理的事!这一说法,是与党和政府关心老年人和下岗人员的政策精神相一致的。
    
    6) 技术培训: “市看”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人员流动性大。而号子里正常的生活秩序,缺少了职能人才则无以维系。因此,人才培养这一块,陆哥是责无旁贷的了。比如叠被子,他就考虑过培养我当接班人的,已经着手培训了。由于我忽然离开投入劳教,辜负了陆哥,只得在此表示遗憾了。
    
    我看得出来,陆哥是南京那种会生活、懂情趣、追求完美的男人,虽然身处劣境却安之若素。号子里一切公开透明,并无隐私可言。一次我看到他走到专座那儿,亦即监控镜头死角处,掀开一块铺板,俯下身子把整只右臂伸到铺板底部,变魔术一般掏出来小镜子、剪刀等 - 原来,“市看”牢房深处还设有秘密仓库!然后,陆哥举着镜子照着,一丝不苟地梳头发理胡子。所以他一直保持整洁,改变了自古以来人们认为狱囚就应该是蓬头垢面的错误印象。这也是改革开放后新一代犯人的新形象,给“市看”狱容狱貌添砖加瓦。
    
    还有一次,看见他摸出一个打火机,又摸出半支寸把长皱巴巴的香烟,大概是受了潮,打几次火才点着,在他的专座上很珍惜很享受地吸着,没几口就烧完了。香烟在牢房里极为稀缺。听说,烟瘾大的犯人实在没办法,只好利用提审出监的机会,一路在地上拾烟头回来吸。有时搞的连警察都看不过去,心酸,也送上几支烟。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真的不敢相信,连陆哥这样的干部犯,也清正廉洁如此,只拿得出半支烟!
    
    在牢房里,无论是吃穿用,处处都洋溢着一种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有倒退几十年,重返毛泽东时代的感觉,不禁让人想起了在伟大领袖领导下,中国人民那忍饥挨饿,物资匮乏的艰难岁月。
    
     坐牢而能意外地重温青年时代,本人不禁大为感叹。当时要不是身在牢房,真想站在大铺上一展歌喉,引吭高歌一曲革命红歌以抒发情怀:
    
    红米饭那个南瓜汤哟咳罗咳,
    挖野菜那个也当粮罗咳罗咳,
    毛委员和我们在一起罗咳罗咳,
    咳!餐餐味道香,味道香咳罗咳.
    ………………………………
    
    咱中国人喜欢推选英模代表,计有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劳动模范,全国扶残助残先进个人, 全国老年维权示范岗 全国巾帼文明岗等等等等……。如果今后有推举全国模范牢头的,我投陆哥一票,其事迹如前。
    
    要知道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实上犯人 - 除非是依法剥夺了公民权的 - 也都享有公民权,在狱中仍享有选举权与被选举权。他们因犯罪而接受法律的制裁,但是其享有的公民权这一法律地位并不因此而动摇,中国公民享有的政治权利,犯人依法同样享受。因此犯人在依法接受处罚的同时,也有依法享受名誉的权利。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22508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南京牢房巡礼21日——回忆与思索》第II篇:违法办案/周祖德
·《南京牢房巡礼21日——回忆与思索》第I篇(4-5)/周祖德
·《南京牢房巡礼21日——回忆与思索》第I篇(1-3)/周祖德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恐龙的故事也能激动人心吗
  • 注定饮恨2020?谁给了韩国瑜致命一击
  • 长春前副市长王学战被降级曾因强拆致死案记过
  • 中国财富幻觉的背后是千万家庭的庞大债务
  • 民间组织虚张声势,百官吊唁啼笑皆非
  • 巴黎圣母院这把火,把“黄背心”的火点燃了
  • 有两个中国就会有两个达赖喇嘛
  • 白痴才说新西兰是天主教国家
  • 精神分裂者的自我救赎
  • 一个人的赎罪
  • 佛教徒借刀杀人
  • 斯里兰卡政府为何转移视线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三至一百九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斯里兰卡的今天就是缅甸的明天
  • 掩盖六四屠杀等于准备惊天爆炸
  • 徐文立:韓國瑜溫良恭儉,當然不讓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中国人有国际主义的基因
  • 民主先声骄兵必败定结局
  • 宋时雨三十年反思系列之九
  • 谢选骏人权也是一种商品
  • 晓凤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 邱国权人生之终极结局是什么?
  • 地火诗集“亿元巨贪”刘向东被判无期:家中现金发霉
  • 周劍岐湖南前官员因贪获判缓刑期间在洗脚店被杀
  • 余志坚中国富豪史玉柱被警方带走本人发声
  • 黑色的花朵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 周劍岐中共四大行资不抵债财政罕见锐减
  • 自由魂狐狸扮观音,还是狐狸精
  • 张成觉两首悼陈毅词
  • 余志坚公募基金没落的背后:对A股未来无信心
  • 罗勇泉军师饭碗被砸真失意教主痛失造谣忽悠地--写在《政经看民视
  • 孟浪两年过去,锅瘟龟的“爆料革命”仍然没蹭上timing
  • 孟泳新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二部分)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
    论坛最新文章:
  • 一带一路第二届峰会:北京化解西方疑虑的时刻
  • 民调数据:台湾民众并不担心两岸军事冲突
  • 回声报:”一带一路“引担忧 冲击地缘政治
  • 台:超过十个友邦已向世卫提案邀请台湾出席
  • 巴黎以“航行自由”回应北京抗议
  • 印度曾多次警示斯里兰卡防范恐袭
  • 金正恩表示他与普京会谈有大量实质性内容
  • 申诉后印度法院解禁 抖音可“抖了”
  • 葡萄牙电力公司拒绝长江三峡集团全面收购
  • 北京抗议法国护卫舰穿越台湾海峡之举
  • 中国鱼子酱倾销美国 高价美食成了廉价小吃
  • 戈恩再交5亿保释金保释获得批准
  • 中国称「一带一路」将设机制防债务风险
  • 英美台忧占运领袖判刑阻吓港人自由 陆重申内政
  • 占运四人入狱促泛民议员连手拉香港特首下台
  • 张伦的悼念:愿张健老弟走好安息
  • 为苏格兰独立举办公投的主意又浮出了水面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