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30585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南京牢房巡礼21日——回忆与思索》第II篇:违法办案/周祖德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8月14日 来稿)
    编者按:本纪实著作的作者和博讯无联系,稿件由看过书稿的友人转发给博讯。
    作者:周祖德 南京老三届知青
     2009年8月初稿   (博讯 boxun.com)

    
     时间: 11月3–23日,1998年
     地点:南京 马群查报站 –公交治安分局 - 市看守所 – 石佛寺劳改营
    
第II篇: 南京市公交治安分局眼镜张局机关违法办案

    
    第二天,即11月4日晨,我在笼子里再三追问他们领导来了没,我说钱已经交了,应该放我出去了。直到上午快11点,才看见眼镜张从牢门经过,我又提出了同样的问题。他挂着脸说,可能不那么简单吧,你的问题很严重喔! 由于我与他已有接触,因此对其人之理解,较昨日初入匪窟时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我听得出,事情有了变化。此人说话装腔作势,摆出大人物派头,不象张爱民那样平易近人。
    
    回想起来,民警眼镜张是有一些法律意识、有一些城府的,因而滑头得多。勒索来的钱分红自然少不了他,但是,他知道打人是违法的有风险的,于是就有心回避留一手。如果说张爱民自己不亲自动手,而教唆犯人打人,是上了保险,那么,眼镜张就上了双保险 – 打人的事他让张爱民出彩,以便出了事好让张爱民去扛。这就是为什么在殴打我的过程中眼镜张刻意不露面,其实,他与打人现场只隔一间屋,直线距离5米以内。
    
    中午,又看见张爱民夹着一瓶酒,率领几名打手、提着买来的烧鸡盐水鸭进厨房就餐。这时已经听说,除了嫖案因利润丰厚而不另行收费外,马群查报站对每一位抓来的人,还收取50元“办案费”,而且是不给发票的,所以他们吃有花不完的钱。也难怪张爱民、眼镜张一伙天天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把分钱。在马群查报站,生活之快乐有如梁山泊、威虎山。
    
      等他们酒足饭饱,这眼镜张也抺着嘴过来了。实事求是地说,他好象还没怎么多喝,没张爱民那样好酒量。他对我说,送你走啊,就让我出了笼子上手铐。此人不可理喻无法交流,所以我也一声不吭,不问往那儿送。只在心里想,无论到那儿,也比警匪一家的马群查报站好。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上铐子,感觉有点象百事可乐的广告,叫什么冰冰冷透心涼。一定是因为我的级别低,铐我的那把手铐,其直径是固定的,而没有能戴上王洪文用的那种先进的、具有越挣越紧功能的手铐。
    
      车行三十分钟,大约下午两点,来到一个公安机关。后来才知道这里就是南京市公交治安分局,即马群查报站的上级单位。眼镜张把我带到一间大办公室,其位置就在清涼门大街局大门对直的那幢楼的西侧。当时房间里至少还有二名警员在办公。
    
    在办公室,眼镜张问我要不要举行听证会。这样一个蛮横无理的坏蛋居然来征求我的意见,我立刻意识到,这一定不是出于他的本意,而是执法的一项程序。因此,对于举行还是不举行听证会,我依法享有决定权。我立即大声问他,听证会是什么意思。
    
    懾于局本部的威严,眼镜张收敛了许多。这时,他既没有以大人物的姿态,也没有用装出来的和缓口气,比如骗我交5000块时那样,而是没好气地解释说,就是请我工作单位的,新闻媒体的,居委会的还包括我老婆女儿来听案情。我当场大声明确地表态,我要求举行听证会! 张即回答,好,那就请扬子晚报的电视台的你老婆女儿来参加吧,我说好,没问题!
    
      我说过,在这间办公室里还有其他警员办公,他们一定听到了我们的对话。所以,后来我一直很好奇,在三周后针对张爱民和眼镜张的反调查中,这些警员有没有站出来作证,证明有一位犯人在他们的办公室大声要求举行听证会?我相信应该有此项调查的,这是因为犯人当众要求举行听证会,而实际上没有举行,其中一定有问题。
    
    他们能不能站出来作证是警察集体的试金石。如果这些人为了怕事,为了包庇同事而哑口无言,不敢站出来作证,那警察的队伍,或者至少南京市公交治安分局的队伍就真黑了。若执法者本身就缺失起码的正直与法律意识,民众能指望他们执什么法呢?
    
    走出这间办公室,到了一个角落,眼镜张威胁我说:你要什么听证会啊,我看你是还想吃苦!唔,还想吃苦! 我说过,对于他的“吃苦”理论,此番经过在马群查报站的实践,我已经深刻领悟,完全理解了。我非常担心再把我拉回警匪一家的马群查报站去吃二遍苦受二茬罪;他逼迫我在一份文件上签字,说这样就没事了,要不然就还要吃苦。为了早点摆脱他,我也就按照他说的签了字,也照例写上记号F。
    
    民警眼镜张的违规执法使国家的法律程序无以实施,阻塞了案件审查程序。而且这眼镜张胆大包天,在局本部都敢违法办案。结合马群查报站的野蛮工作作风,即充分反映出南京市公交治安分局对属员的法制及纪律教育松懈放任到什么程度了!
    
    此后给我开了单间,关入留置室。
    
    南京市公交治安分局牢房概况:
    
    称留置室,意即临时关人而不作长期服刑用。有十来平方,矩形木板铺,漆淡绿色,不算太脏。厚重铁门,窗户很小很高带铁栅,姚明来了也够不着。犯人头枕那一块因为睡的人多有点发黑了。卫生设施有自来水和白瓷蹲坑。比起肮脏恶臭的马群查报站铁笼子,那真是奢侈太多了!我在那儿以手捧水抺了一把脸,再捧水漱了口,做了一点清洁。然后就着水龙头分多次喝足了水,感觉好了一点。
    
    我说过,自前一天上午9点至第二天下午,在马群查报站关押约30小时只给了一包方便面,其间连一口水也没喝过。在这几十小时里,我或站或坐或挨打,一刻没躺下过,很感疲乏。所以,在这间留置室里,我美美地躺下,还睡着了。下午四五点时眼镜张来提人,我也就依依不舍地告别了这间牢房。在这次下狱的经历中,这是我住过的条件最好的单间。
    
    饮食:由于我的关押时间是午后至晚饭前,没有招待属正常。所以开饭时间是否有供应,吃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 自来水管够喝不限量。
    
    (待续)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17808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南京牢房巡礼21日——回忆与思索》第I篇(4-5)/周祖德
·《南京牢房巡礼21日——回忆与思索》第I篇(1-3)/周祖德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恐龙的故事也能激动人心吗
  • 注定饮恨2020?谁给了韩国瑜致命一击
  • 长春前副市长王学战被降级曾因强拆致死案记过
  • 中国财富幻觉的背后是千万家庭的庞大债务
  • 民间组织虚张声势,百官吊唁啼笑皆非
  • 巴黎圣母院这把火,把“黄背心”的火点燃了
  • 有两个中国就会有两个达赖喇嘛
  • 白痴才说新西兰是天主教国家
  • 精神分裂者的自我救赎
  • 一个人的赎罪
  • 佛教徒借刀杀人
  • 斯里兰卡政府为何转移视线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三至一百九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斯里兰卡的今天就是缅甸的明天
  • 掩盖六四屠杀等于准备惊天爆炸
  • 徐文立:韓國瑜溫良恭儉,當然不讓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中国人有国际主义的基因
  • 民主先声骄兵必败定结局
  • 宋时雨三十年反思系列之九
  • 谢选骏人权也是一种商品
  • 晓凤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 邱国权人生之终极结局是什么?
  • 地火诗集“亿元巨贪”刘向东被判无期:家中现金发霉
  • 周劍岐湖南前官员因贪获判缓刑期间在洗脚店被杀
  • 余志坚中国富豪史玉柱被警方带走本人发声
  • 黑色的花朵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 周劍岐中共四大行资不抵债财政罕见锐减
  • 自由魂狐狸扮观音,还是狐狸精
  • 张成觉两首悼陈毅词
  • 余志坚公募基金没落的背后:对A股未来无信心
  • 罗勇泉军师饭碗被砸真失意教主痛失造谣忽悠地--写在《政经看民视
  • 孟浪两年过去,锅瘟龟的“爆料革命”仍然没蹭上timing
  • 孟泳新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二部分)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
    论坛最新文章:
  • 一带一路第二届峰会:北京化解西方疑虑的时刻
  • 民调数据:台湾民众并不担心两岸军事冲突
  • 回声报:”一带一路“引担忧 冲击地缘政治
  • 台:超过十个友邦已向世卫提案邀请台湾出席
  • 巴黎以“航行自由”回应北京抗议
  • 印度曾多次警示斯里兰卡防范恐袭
  • 金正恩表示他与普京会谈有大量实质性内容
  • 申诉后印度法院解禁 抖音可“抖了”
  • 葡萄牙电力公司拒绝长江三峡集团全面收购
  • 北京抗议法国护卫舰穿越台湾海峡之举
  • 中国鱼子酱倾销美国 高价美食成了廉价小吃
  • 戈恩再交5亿保释金保释获得批准
  • 中国称「一带一路」将设机制防债务风险
  • 英美台忧占运领袖判刑阻吓港人自由 陆重申内政
  • 占运四人入狱促泛民议员连手拉香港特首下台
  • 张伦的悼念:愿张健老弟走好安息
  • 为苏格兰独立举办公投的主意又浮出了水面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