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26707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南京牢房巡礼21日——回忆与思索》第I篇(4-5)/周祖德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8月13日 来稿)
    编者按:本纪实著作的作者和博讯无联系,稿件由看过书稿的友人转发给博讯。
    
     作者:周祖德 南京老三届知青 (博讯 boxun.com)

    
     2009年8月初稿  
    
     时间: 11月3–23日,1998年
     地点:南京 马群查报站 –公交治安分局 - 市看守所 – 石佛寺劳改营
    
第I篇:马群查报站


四.缴纳嫖罚5000元
    
    这时已是晚上十点钟的样子。自从进了这暗无天日的马群查报站,我一口水没喝一口饭没吃,遭呵斥受毒打,有理无处说。事实证明,虽然这里是国家的公安机关,但是绝对不是一个说法律讲道理的地方,使我的精神与肉体遭受了极大的摧残。
    
    我只想早一刻出去,离开这个匪窟。我相信了他们反复强调的话,只要交5000块马上走人。于是去他们办公室录口供,按照他们的指点,我某日带卖淫女回家做了什么。由于并无此事,而是在暴力胁迫下承认的,心中不服,于是在口供笔录上作了一个记号。当时想用UV,即under violence暴力胁迫,但是,我这人行文简略,感觉两个字母太长,临时决定就写一个“F”。于是在所有我签署的文件上,都留有F,即false的缩略,这个字想必学英语的年轻人都认识。
    
    马群查报站鼓励犯人找钱,因此我获准打电话。当时天色已晚,把这事告诉妻,让她夜半惊魂,显然不妥。只得电告一位朋友,说出了点交通事故,请他拿5000块来救一下急。这位朋友听说出了紧急情况,很快乘出租车送来了3000,因为夜色已晚,他身边只那么多现金。值班民警要求赶快把余下的钱送来,还骗我们说,足了数马上走人。所以这位朋友又出去不知在那儿湊了2000,再次送来。我并未与朋友见面,是隔离开的。这位朋友半夜三更帮我找钱,我非常感谢。
    
    
    5000块交付后,这位值班民警轻松下来,垂询我吃过东西没,说着就让一个打手开了一包方便面。这就是我在马群查报站关押30多小时惟一的一次进食。我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是晚上11:45。
    
    我前面说了,我们这一级犯人依法是不应该有伙食供应的。所以这一包方便面,完全是马群查报站的民警,从自己的已经进嘴的利益里抠出来给我的。依法他们完全可以不这样做。但是,出于人道,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我交纳了5000元嫖罚,而从这笔钱中他们有公开的返利,所以,说不定也有奖励我的回扣性质。当然了,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宁愿相信他们是出于人道,是法外施恩。
    
     方便面是黄色包装“福满多”牌的,价值约0.50元,味道很好,多年过去了,余香犹存,是我吃过的最好的一包方便面。
    
    当时我非常气愤,一心想出来后,连夜即去南京市公安局告发这一帮流氓打手。我问值班民警,钱交了,该放我走人了吧。他骗我说现在还不行,要明天上班领导来了发话才能放。
    
    我只有在囚笼里席地而坐,忍受身体的痛疼,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这里说一句题外话。1966年,我们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了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当时我19岁,是南京市十三中高三毕业生。
    
    这一年夏天红卫兵到处抄家打人。对红卫兵的行为,我们敬爱的林副统帅不赞同,下指示说,要文斗不要武斗,武斗只能触及皮肉,文斗才能触及灵魂。那时虽然我还年轻,还只是个中学生,而且按照当时的教育,大人物发话哪就是绝对真理,我们必须不加思索地全盘接受,而自己是不能有思想的。对大人物怀疑,在哪个恐怖的年代是十分危险的。
    
    然而事实证明,无论那朝那代,人的思维活动是无以扼制的。我这个中学生当时就思索,难道一个人身体受鞭挞遭酷刑,灵魂却能置身事外?难道一个大活人,他的身体与灵魂可以断裂而各自独立?这个道理怕说不通。
    
    多年以来,我对林副统帅的这一英明论断始终抱着怀疑态度,但是因为自己并没有经受过拷打,而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所以,这个疑问只好长期搁置心头。
    
    终于,有幸在南京马群查报站受了拷打,因而获得了发言权。现在,我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林副统帅的理论有错误 - 武斗不但触及皮肉,同时也触及灵魂,二者为有机整体不可分割,酷刑拷打直接影响人的灵魂与行为。
    
    另外还必须指出,林副统帅在这儿说武斗,似用词不当。武斗应为双方对打,而这里是指一方对另一方的单向武斗,实为殴打。
    
    今天提及此事,只是举一个例子,说明大人物不一定垄断真理,小人物不一定永远没有真理。

五.   论张爱民思想与实践
    
    
    南京市公交治安分局民警张爱民在办理本案的过程中,明确地、反复地、大声地宣扬了自己的思想,即要把犯罪嫌疑人搞的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思想,这个思想就是张爱民思想。
    
    本人荣幸地应张爱民亲自邀请深入牢狱,以挨打和鲜血为代价,全程参与了张爱民思想的理论与实践活动。因此,无论在理论上或实践上,本人对张爱民思想都有深刻的领悟。所以,分析和研究张爱民思想的工作,就历史性地落在了我的肩头。
    
    翻遍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颁布的各种法律,无论是宪法、刑法,民法、会计法、审计法、还是警察法、监狱法或者是其他法律,都没有要把犯罪嫌疑人搞的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提法。毛泽东时代实施的孟德尔-摩尔根遗传学派血统法,改革开放后也已废止多年。违法犯罪之极,不过死刑而已,而且是由犯罪者本人领受,并不株连九族。尚无一人判了死罪,而致全家男女老幼也跟着绑赴刑场枪决的案例。
    
    此外,就财产而言,除了经济犯罪和涉及民事赔偿的,要判处没收违法所得和赔偿,并没有要把当事人搞的倾家荡产之说,罔论家破人亡了。
    
    本案是嫖娼,我的惩罚是5,000元罚款加劳动教养一年。对此,尽管我认为有严刑峻法之嫌,但是尚不至于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可见,就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而言,张爱民思想并无依据,是无以立足的。
    
     那么,为什么在20世纪未,中国会出现张爱民思想?它的理念又是从何而来呢?说到这里,我们看一下中国古代的牢狱。
    
    清康熙时,有安徽桐城文士方苞入文字狱。 其案发大致是,其好友戴名世出书《南山集》,其中引用了同乡方孝标在《滇黔纪闻》中记叙的有关桂王抗清的史料。方苞为《南山集》作序。后经人检举《南山集》攻击清廷,至戴名世被杀,方苞涉案,并于康熙五十年(公元1711年)被捕。开始下江宁狱,不久解往京师,下刑部狱,初定绞刑,后经大学士李光地多方营救,于康熙五十二年三月释放。方苞留有“狱中杂记”,生动翔实地记录了18世纪中国监狱的黑暗。
    
    方苞描述了牢狱中种种折磨囚犯的暴虐手段。狱囚如果不贿赂,那怕是判绞决的犯人也要“三缢加别械,然后得死”;“又某氏以不孝讼其子,左右邻械系入老监,号呼达旦” - 芝麻绿豆案件的当事人,狱吏也下毒手迫害。对于狱吏残酷折磨囚犯的行为,方苞一一列举,并指出这些做法都是为了达到勒索最大化的目的。
      
    其实在明清时期,监狱的制度与法规已有明细条文,达到了相当完善的程度。但是,这些制度与法规并不能得到切实的执行,囚犯仍处于悲惨的境地。善待狱囚的条文充其量只是为了体现统治者的仁厚,并无实际意义,而法纪废弛使狱吏有了无限的勒索空间。
    
    方苞为后人留下的狱中见闻,如今成为了解清代牢狱的不可多得的宝贵资料。 
    
    张爱民思想的发生与方苞时代,时差近三百年;从实质上分析,张爱民思想较之清朝狱吏,是毫无进步的。因此我认为,张爱民思想并不是新生事物,而只是中国古已有之的司法黑暗的现代版和中国古今司法糟粕的萃取。同时,张爱民思想也是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其他法律的,如“警察法”和“监狱法”。
    
     然而,张爱民思想较之清朝方苞时代的狱吏,却也有高明之处。那就是,张爱民系统地汲取了中国司法的数百年黑暗,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对其作了高度的概括和总结,把种种折磨和勒索狱囚的手段千头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那就是“老子要把你搞的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本案发生在1998年,此时经历了2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已经算得上是一个文化昌明、信息发达的进步国家。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包括警察的教育程度也已经大大提高,而南京却发生了张爱民思想,这样一种抱残守缺坚持落后,与时代完全脱节的思想。这对张爱民个人或许不算什么悲剧,因为他的执法行为已经证明,他只是一个下三濫的货色。
    
    然而,对于南京市公交治安分局,却不能不说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悲剧和耻辱。这是因为在20世纪未,作为一个国家执法机关,竟然拥有如张爱民和眼镜张这样的一批属员。这绝不是偶而的,而是充分地证明了该局疏于职守,放弃了对下属的教育和监督,致使张爱民之流竟然得以将国家的公安机关借为平台,培育、发展和实践了这一具有中国特色的张爱民思想,从而成为张爱民思想的发源地。
    
    张爱民思想为什么如此强调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呢?国家设立的惩戒尺度,张爱民之流为什么一定要予以扩大呢?
    
    原来,无论谁犯了什么罪,落到了张爱民、眼镜张及其同伙手里,打骂只是开胃汤,其作用是通知你,你已经处于一个开不得半点玩笑的严肃场合。接着就予以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张爱民思想的理论教育。因为只有这样,不但让你本人遭殃,还要撘上全家搞的倾家荡产,并且这还不够,还要降至零点以下,家里还得死人,你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头脑才能清醒,从而断绝一切幻想,老老实实地掏钱免灾,达到他们敲诈勒索的目的。张爱民思想是威力无穷的精神原子弹,震慑犯罪分子,让他们感觉无论掏多少钱,与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相比,都是合算的,是为明智的选择。
    
    从治国安邦的角度来看,在人民法制意识淡漠并且认同吏治腐败的前提下,比如清朝,牢狱的黑暗暴虐并非一无是处。因为人民一听到打官司就闻风丧胆,起震慑作用,使民众敬畏官府而安分守己。
    
    因此不容否认,恶警人渣张爱民和眼镜张之流殴打折磨犯罪嫌疑人,对于维护治安震慑犯罪,并不是一丝一毫的积极意义也没有的。
    
    然而时代在前进,邓小平开创的改革开放历经几个十年,中国已经不是改革开放前封闭愚昧的中国。从高层到街头百姓,许多人都改换了头脑,注入了新思维。人民早已不认同吏治腐败,同时普世价值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同。在我入狱前一月,即1998年10月5日,中国政府签署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迄今已十多年。一般认为,此公约近年有望为人大批准。此外,中国政府业已加入多项国际人权公约,并且多次颁布人权白皮书。我相信,随着社会的进步、民主与法制的健全,散发着封建尸臭的张爱民思想一定会扫入历史的垃圾堆。
    
    另外,关于张爱民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即家破人亡理论,在南京至少有过一次尝试。
    
     出狱不久,我在电视上看到一则新闻,报道南京一位退休教授嫖娼落网。缴纳罚款自不必说,大概因为年龄的原因,劳改营已经不肯接纳,所以没有投送石佛寺。不意事发后警方未能保密,致使媒体如蝇逐臭上门采访。我看见电视上老先生脸部以“马赛克”遮羞。此公约70岁,还说了无颜见人之类的话。
    
    事后不久听说,迫于羞愤和社会压力,这位退休老人自杀了。
    
    老人悲哀地死去了,给家人留下了阴影,给社会留下了一个不愉快的故事。然而,老人以生命为代价,至少证明了他是知道礼义廉耻、重视舆论监督的。许多活着的人,甚至自以为光彩照人的人,反而远不及矣。
    
    我并不认同老人的做法。至于如何评判本案,想必各有各的看法。我相信,老人的冤魂,一定会追索本案的有关人士,去同他们辩明一切。
    
    后来,听说南京警方要求以此为戒,不做过头事,可见还是有理性的,并没有在警务活动中贯彻张爱民思想。
    
    以我的观察,积极鼓吹和实践张爱民思想的人,是以张爱民本人和眼镜张为代表的一帮警界败类。
    
    多年过去了,民警张爱民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思想和他那张酒后充血的脸,他的愚蠢与癫狂,在我的记忆中长久地挥之不去。今特为张爱民思想立传,以为不朽的纪念。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485092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南京牢房巡礼21日——回忆与思索》第I篇(1-3)/周祖德
·周祖德等3名涉嫌舞弊候选人落选中科院院士
·我与周祖德校长的“公交”/张能立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蹭热点藏祸心孤注一掷走绝路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七至一百九十二毕汝谐(作家纽
  • 六四鲜血购买的经济奇迹
  • 处处谎言的回归直播
  • 说谎者垂死挣扎邪教主洗脑失败
  • 中共大使:不懂普通话还谈什么人权
  • “零的突破”仍是空
  • 中国钢琴家文革遭迫害为保双手哀求打脚
  • “袁府”大院有何秘密?官方调查疑点重重
  • 從保爾‧柯察金看中共的洗腦伎倆
  • 六十四年前的“春晚”-重看1956年《春節大聯歡》有感
  • 筆力千鈞訴衷腸-魯迅元配朱安遺文述評
  • 川普和刘强东都属于“疑罪从无”
  • 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 从诸葛亮到蒋介石,战略僵硬为哪般?
  • 复活节还是圣诞节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选举与外行——外交政策为何缺乏连贯性
  • 大字报一个小丑的谎言
  • 谢选骏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
  • 民主先声末路的尴尬表演
  • 谢选骏随意吹牛可能致命
  • 三鹿毒奶追踪上当者自学成才
  • 谢选骏法兰奇不懂中国
  • 中華聯邦自治國談談什麼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17之一全球戰略佈局-2)
  • 璋㈤夐獜鏂囬泦鈥滃崕鍫傗濊繕鏄滃し鍫傗
  • 晓凤凰血观音——“佛面”老鬼“罗刹”心肠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九至二百零四毕汝谐(作家纽约
  • 谢选骏法兰奇不懂中国
  • 余志坚美情报部门警告:必须立即发展5G
  • 周劍岐战略竞争美国为何如此重视科技战
  • 谢选骏恐龙的故事也能激动人心吗
  • 黑色的花朵化身无良神棍妄蹭台选新热点碰瓷商界名人欲造人狗咬现象
  • 余志坚注定饮恨2020?谁给了韩国瑜致命一击
    论坛最新文章:
  • 金正恩专列抵海参崴 将与普京举行峰会
  • 北京一带一路高峰论坛 大国首脑多数缺席
  • 呼吁美方换谈判代表不果 金英哲被撤换
  • 金正恩访俄寻求普京战略支持
  • 日美贸易谈判日本面临三重苦
  • 费加罗报:外国势力可能渗入斯里兰卡系列恐袭
  • 中国最高检宣布正式逮捕前国际刑警主席孟宏伟
  • 媒体曝英国政府将批准有限度使用华为5G技术
  • CNN说中国或不理美废豁免令续向伊朗买石油
  • 安倍和马克龙举行会谈讨论雷诺与日产合作
  • 通用华裔工程师涉偷涡轮技术予中企 遭美斥责
  • 美国制裁伊朗石油 国际市场油价上涨
  • 六四民运人士张健病逝德国终年48岁
  • 斯里兰卡复活节恐袭 报复新西兰清真寺枪击案
  • 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贸易居新疆第一
  • 欧盟选举:默克尔可能换岗?
  • 特朗普6月访英及来法参加诺曼底登陆纪念仪式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