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31940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南京牢房巡礼21日——回忆与思索》第I篇(1-3)/周祖德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8月11日 来稿)
    编者按:本纪实著作的作者和博讯无联系,稿件由看过书稿的友人转发给博讯。
    
     周祖德 南京老三届知青   (博讯 boxun.com)

    2009年8月初稿  
    
    时间: 11月3–23日,1998年
    地点:南京 马群查报站 –公交治安分局 - 市看守所 – 石佛寺劳改营
    目录: 
    
    第I篇:马群查报站
    一. 被捕
    二. 马群查报站
    三. 民警张爱民执法:老周你不能死!
    四.缴纳嫖罚5000元
    五.论张爱民思想与实践
    
     第II篇: 南京市公交治安分局
    一. 眼镜张局机关违法办案
    
     第III篇: 南京市看守所
    一.入仓与牢房格局
    二.我的牢头陆哥
    三.“市看” 伙食
    四. 放风天网插翅难逃 革命先烈“市看”显灵
    五.陆哥监室管理先进经验
    六.父亲的牢头彭真
    七. 查 房
    八.写复议腰酸背痛 买香烟大姐无情
    九.关于嫖赌案的思索
    十.不肖子“市看”会师 窑哥儿曲线自救
    十一. 好报告细耳正聆听 石佛寺相邀催声急
    
     第IV篇 南京市劳动教育收容所
    一.惯例废除不知晓 电棒未落几晕厥
    二.胡班长
    三.布娃娃出口加拿大 抓质量国货扬国威
    四.收监式一日复一日 化学战七天三五回
    五.坐牢随想
    六.情哥哥囹圄泪花流 莫把商场作情场
    七.警察囚犯一条心  同仇敌忾化险情
    八.环保佳肴旺火秘制 革命先辈理想成真
    九.戴警官警靴贼亮亮 起纷争狱囚意愤愤
    十.拎灰改造赏红颜  青春呐喊逐浪高
    十一.关于纪念品的话题
    十二.关于劳教的思索
    十三.高墙电网拦不住  牢狱深处友情深
    十四.狱囚搬砖长龙阵  警督浩荡查案情
    十五.金所长怒斥弈棋手 启发式教育有威严
    十六.忽闻召见出牢狱   难友惜别泪满襟
    
    第V篇 南京市公安局
    一.和谐生活须崇尚 金所长市局还原
    二.阶下囚成座上客 公安局长声声惭
    三.画蛇何需添足  求真精神缺失
    四.李警官义愤难平 敬重叹服也依法
    五.功过岂可相抵  法制思维为先
    六.关于5000元嫖罚的思索
    七.水西门派出所见闻
    八.吴庭长
    九.假如我是真的
    十.洗钱
    
    附件1:狱中简略日记 11月3日 - 23日,1998年
    附件2:南京市劳动教育收容所98届学员手册(1)学员入所须知;(2)五不准;
     (3)入所学员行为规范;
    附件3: 南京市公安局关于撤销对周祖德治安处罚和收容教育的决定
    
第I篇: 马群查报站


一.  被 捕
    
    1998年11月3日,在南京的一座楼房里,与平常一样,我在上班。这天风轻云淡,是秋日的一个晴天。
    
    上午快十点时,我在电脑前忙着什么,办公室门打开了。一人推门探头问,周祖德在吗?办公室只有二人。我的同事热情应声:在在!并转向我说,你朋友来了!
    
    原来,此人前些天就来找过我,当时我在广交会上,没碰见,他打了声招呼,自称是我的朋友,之后就离开了。
    
    见有人来找,我即应声。因近视有点看不清,我立身趋前,想看看来人是谁。看清了此人三十岁左右,面色红润,营养很好的样子,但我并不认识他。
    
    他请我到门口说一句话。在楼道里,他说是公安的,有点事要我跟他走一趟。在电梯里下楼时他问道:“知道为什么来找你吗?”,我回说:“不知道,但是我问心无愧,也不怕什么”。这时他也没多问,还保持着常人的状态。
    
    警察找上门,自然是凶多吉少。但实在说,当时我真的是平平静静,还真猜不出找我能有啥事。而且我当即决定,既然是他们来找我,我则不必主动开口,不猜题,不做multiple choice,而让他们先说什么事。
    
    后来得知来人叫张爱民,南京市公交治安分局马群查报站民警。
    
    到了楼下,看见门口停着一辆警车。张爱民让我坐后排,自己坐副驾。开车的是个年轻人,因对南京道路不熟,开错了方向。张爱民当即摔下脸子恶狠狠地破口大骂:你妈那个B,开那去了! 对此,我感到非常吃惊,因为自文革见识红卫兵暴行以来,还没见过这种恶劣之至的人际关系。
    
    这开车的唯唯诺诺,一句不敢回嘴。后来才知道,这些人都是苏北农村招来的保安。他们之中很有些在家乡就算不上良善之辈,更没有为进城务工预作准备,比如学一门技艺。所以他们木匠瓦匠全不会,一无长技。又嫌粗活劳累钱少,别无它途,只好来投奔警察,忍气吞声地受这份罪。
    
    后来观察到,其实保安也有机会狐假虎威,勒索一点警察的残汤剩羹,也算是一种补偿吧。比如最明显的,他们会积极跑腿为笼子里的犯人买香烟。只不过给20块买包10块的,是不带找钱的。积少成多,一天也能骗几十元,不无小补。记得一句顺口溜是:“……四等警察保安队,地痞流氓大杂烩”,还真说的很到位。马群查报站的保安,实则打手。以下以打手称之以符其名。
    
    这里提请注意一下: 对于张爱民和马群查报站其他民警的语言,本文不得不稍作引用,不然无以描述他们的执法形象;但也不打算全文引用,以免污损读者的品味。他们使用的是南京的一种下三濫语言。比如张爱民嘴里一分钟冒三次的,不是男性生殖器,就是女性生殖器。张爱民之流不是医生,也不是生物学家,而是警察,而警察的工作是执法。然而,在中国的法律出版物上,包括“警察法”在内,是找不到与生殖器相关的内容的。所以我认为,一个警察成天把男女生殖器挂在嘴上执法,是于法无据的。
    
    当然了,从科学发展观的视角看去,人的众多器官都是真正的 – 而不是假的 - 做到了生而平等,没有那一个器官比另一个器官高贵,所以生殖器不分男女都绝不代表下流。问题是中国民俗不鼓励这种语言。你见过北京的外交部长或“两会”代表使用这种口头禅的么?
    
     话说走到半途,开车的换了一位戴眼镜较廋的年轻人,岁数同张爱民差不多,模样有点文质彬彬。也姓张,也是马群查报站的民警,以下以眼镜张称之。他一边开车一边对我说,你知道找你什么事吗?我回答说,是你们来找我的,我当然不知道。他说告你吧,你是嫖娼! 我一听之下感到很吃惊,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你自己最清楚。我说我不清楚! 这时,他看我不认帐,就拉下脸一字一顿,以与他年龄不相称的夸张而威严的语气说:好-,现-在-不-同-你-说,过-会-你-会-承-认-的!他还警告我,你-这-样-是-要-吃-苦-的! 唔-,要-吃-苦!
    
    他稍后还告诉我,我于某日晚在南京玄武门的园梦酒店撘识了吸毒卖淫女xx燕,然后骑摩托十几公里,载着她回到我在南湖的家办事。这是我第一次听说自己的嫖娼经历。但是于我而言这只是天方夜谭,是根本没有的事。
    
    我1947年出生,两岁不到就迎来了伟大领袖的阳光雨露,幸福地成长到1998年的51岁。苦头还真没少吃,就差坐牢的历练了。由于生活中少了这一课,所以当时我还未开窍,尚不能领悟警察语言的玄奥。比如我当时就无法理解,这位眼镜张为什么对我寄以如此之大的信任,百分之百地相信我一定会承认嫖娼。
    
    很快,眼镜张的预言就在我身上兑现了。

二. 马群查报站
    
    车子下绕城公路进入马群查报站,眼镜张不容分说,把我关进一个囚笼。这里一看就知道是租用的民房,是个二层建筑。关人的铁笼子原来一定是关狗的,位置就在楼梯肚,为关押人犯略作了加强,有三平米大小,头顶是楼梯肚的斜面。里边是三边墙,一边铁栅栏,水泥地中开一孔,是为小便之用。地面靠里还铺有臭不可闻的破棉絮,上面大片黄斑污迹,供人犯习地休息。
    
    我大声抗议,问这眼镜张,你们办案要以法律为准绳以事实为根据,你们凭什么抓我进来,事实在那里?!这眼镜张说,卖淫女那儿有供词,绝不会错。我驳斥说,难道你们办案是听卖淫女调动,指那打那吗?那去把她请来对质一下!
    
    他横蛮地说:你好好想想,滿大街那么多人,为什么不抓别人单抓你! 过一会忽而又换了温和一点的口气说,我看你还是识相点,事情做了就做了,一人做事一人当,多大个屌事啊!找个朋友送5000块来,不就结了?马上放你回家!
    
    同样的理由稍后我也向张爱民多次提出,得到的答复与眼镜张如出一辙。他们根本听不进,毫无效果。
    
      照理说,警察是执法者,是执行国家的法律,他们给出抓人的理由,应该在法律上有依据。如果倒过来,因为抓我进号子了,而满大街人没抓进来,就证明我犯罪了?这个理论我实在想不通,当时就感觉,这不符合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
    
    这时已到中饭时,这位眼镜张民警去厨房吃饭。厨房在囚笼左前方,在秋日的阳光下,我看见张爱民也来进餐了,还夹着一瓶酒、领着几个打手走过去。经过牢门时,可以观察到张爱民的趾高气扬和几个打手的猥琐,形成鲜明对比。有的打手还拎着买来的熟菜。不一会,厨房就传来张爱民的大声笑骂叫闹声。
    
    他们自己到点吃饭,至于囚笼里的犯人要吃饭,就不属他们考虑的范畴了。
    
    中国是一个讲究级别的国家,或许级别要在区看守所以上,犯人才有饭吃?我们是关在基层的市公交治安分局马群查报站铁笼子里,对这一级犯人的饮食,财政可能是没有预算的。所以马群查报站依法不问,我们也就依法没饭吃。
    
    下午警察都出门了,我急于离开这个囚笼,敲打铁门一再抗议。这时只有几个打手把门。一人说,你也别闹惹麻烦,我们管不了你的事,有什么事等他们(警察)回来再说。想想说的也在理,只好在笼子里等待了。
    
    笼子里已经关着一位吸毒分子。这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有机会与吸毒分子零距离。之前只在报纸上读过电视上见过,觉得距自己很遥远。
    
    这位先生守着小便孔,几个小时一刻不停地在呕吐。这掏心挖肝的强烈呕吐简直让人受不了,吐出粘稠的绿诞糊满嘴角,一直挂到下巴上。小便孔直径约7-8公分,一转边也给他吐的绿色粘液堆积,我在一旁感染的也差不多要呕吐了。
    
    此后无论何处,只要看见有人呕吐,我就会无法阻止地想起这位吸毒分子,想起马群查报站,想起民警张爱民及其同伙眼镜张。这也是这次事件给我留下的宝贵的精神遗产之一。

三.张爱民执法:老周你不能死!
    
    一直等到天快黑时,张爱民押着三个犯人回来了,也关进囚笼。这时已将原先那位吸毒分子关入另一囚室,我们这间铁笼子关了四人。快天黑时,他们开始殴打我,下毒手,细节恕不详述了。
    
    在整个过程中,张爱民在一旁欣赏。他喝了酒面颊喷红,非常开心兴奋的样子。他立在囚笼门口,隔着铁栅栏一边看一边反复地大声喊叫:老周,你不能死啊,你千万不能死啊,你死了我就麻烦了!......还说,老子板倒的人多呢,你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做官的有钱的老子板倒有多少?老子要搞得你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他不停地吹嘘自己能耐无边,板谁谁倒。其中“老子要搞的你倾家荡产家破人亡”,是他一遍又一遍地跳着脚吼叫着说的,力度之大不容置疑,至今犹在耳边回响。
    
    我当时就想,板倒谁要靠法律。首先必须有当事人违法犯罪在先,后由国家执法机关依法追责。如果某人因罪证确凿而定案,乃属咎由自取。这里很严肃的一件事是要讲究法律,法律是基础,而执法者个人的能力与性格当在从属地位。
    
    自古至今,中国从来就不是一个讲究法律的国家。千百年来,一提到打官司提到法律,人民拥有的惟一权利是怀抱美好的愿望,盼望出包公、出清官、甚至出好皇帝。
    
    盼星星盼月亮,中国人民终于盼来了这一天。中国出了个邓小平,他力行改革开放,把苦难深重的国家和人民引上了正路。在这条道上,尽管时有挫折,有时甚至很严重;尽管与旧社会不免藕断丝连,咱中国总算是千般依依万般不舍,一步三回头地往前走,与愚昧与落后渐行渐远了。
    
    在历史学上断代是一门学问,不知道是否也能给中国的愚昧与落后断代?在伟大领袖的时代,世界科教文突飞猛进,实现人类登月,而中国却是一个推行愚民政策,迫害知识分子,山呼万岁的国家;
    
    回望过去,无论国家眼下还面临什么问题,与我的青年时代相比,中国在政治与经济上都已经取得了无与伦比的进步,这一点是无庸置疑的。因此,我想,如果可以的话,中国摆脱愚昧与落后的时间,或可划在1976年?在之后的岁月里,邓小平无疑是第一位的人物,而作为一位历史人物,则必然要面对自己的施政实践,面对历史的无情评判。然而,当年若没有邓小平个人的政治权威与影响力,并以此开道,即不可能冲破中国的愚顽落后,中国也不可能迈开改革开放的步伐,因而有如今的成就。
    
    在明清以来很长的历史时期里,中国人的对外交流,好象是人家坏的东西一学就会,比如鸦片是外国传来的,而吸食鸦片自明清以来在中国蔚然成风,烟馆遍及城乡,嗜好者成千上万,似为中外交流之空前成果,极具中国特色。
    
    而对于人家的教育,科学,文化,对于人家的社会制度、意识形态,似乎也是进步的学起来困难重重、举步维艰;落后的一学就会,无师自通。
    
    这方面例子不胜枚举。例如1870年,清廷批准了曾國藩、李鴻章的提案“考選幼童派遣留學美國”。这本是摈弃八股,开拓教育的好事,甚而于中国的自强与现代化都有意义。谁知道,幼童到了那边,參加棒球隊、足球隊、賽艇隊,學習音樂、舞蹈,习洋教,穿西服,剪辮子,甚至还同洋妞闹恋爱,到了“全盤西化”的危险边缘。
    
    在这种情况下,谁再支持留洋,那就是不讲政治了。朝廷里讲政治的人认为,留学生学会了洋人的“声光电化”,却败坏了天朝正统,这事不行,决不允许“卫星上天,红旗落地”!因此到1881年就干脆召回不办了。是啊,咱中国愚昧落后,丧权辱国,那都是小事,天朝正统是最要紧不能丢的。
    
    历史证明,对于学习西洋、或曰学习和借鉴世界各国创造的优秀文明成果一事,中国人自清未至此时此刻,从来是不以为然,是不大怎么肯学的;肯学的倒是中国人一向看不上眼的东洋人小日本;谁知道,等小日本学会了两下子,以后竟毛遂自荐不请自来,给中国人当先生,最终,让中国人从东洋先生那儿学到了许多东西;在这方面,咱南京人是有特别大的学问的。
    
    我还想说的是,日本善于学习和借鉴世界各国创造的优秀文明成果,是名不虚传的;比如,日本学中国,它并不学中国人随地吐痰,只揀好的学,连文字也用中国的,并不认为有辱国体;到了19世纪中叶明治维新以后,开始学习西方,也只是“西学为用”而已,迄今已100多年,虽有成就,甚至到了“脱亚入欧”的地步,然而还远远谈不上“全盘西化”,日本还是日本,并没有学成了外国,尚没有一个人到了日本,还以为自己是到了伦敦或纽约的;而中国在学习和借鉴别人的优秀文明成果上,还没怎么动弹,就有人天天瞪着眼、大呼小叫地防止“全盘西化”,生怕给人家吃了呢?在西方面前,难道中国就这样脆弱,给人家吹一口气,就鸡变鸭“全盘西化”了?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全盘西化”成功的先例呢?
    
    在民主与法制/独裁与专制的问题上,前者是舶来品,自然是从根子上就有悖于中国国情的,不但万万学不得,在很长的时期里,甚而连提一下也涉及人身安危;而后者虽系中国正宗嫡传,然不免有局限与瑕疵,因此还要虚心学习外国,以结合中外精髓而收奇效,最后以酿成国家与民族巨祸而草草收场。
    
    这说明,在我们中国的文化里,似乎有一种抵制文明进步的基因。中华民族的这种可悲的状况,在邓小平时代才终于有了改观。
    
    改革开放后,法律在建国方略中才真的有了地位,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来越重要。
    
    是的,中国在法制方面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进步。然而,法制有一个最大的缺点,那就是,它不是一个产品,是可以用各种量具或仪器来测评的;法制必须依靠人的思维作判断,而中国的执法机关及其人员的素质参差不齐。因此,在执法实践中,有法不依、执法不严、钱大于法,权大于法、情大于法的现象比比皆是。但是,法律的执行权干脆由流氓打手执掌,象人渣荟萃的马群查报站那样,在南京其实也并不多见。
    
    在殴打我的过程中,民警张爱民表现了病态心理,是为虐待狂,以观赏殴打为乐。在波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德国看守之中就有这样的虐待狂。
    
    从张爱民所作所为可以看出来,他完全不担心我在警局之内挨打,虽然这是公然违反“警察法”的。在南京市公交治安分局马群查报站,打人已为惯例,这是一个无法无天的所在。张爱民惟一担心的,是怕我给打死了,死在他们单位里,这就可能给他惹上麻烦。
    
    然而,张爱民是懂得科学执法、懂得打人艺术的。这里要讲究几点:第一不能自己动手,而是叫犯人打,以便出了事可以推卸责任掌握主动;第二火候要控制好 – 不能不痛,否则无以震慑,使犯人按照他们的意思录口供;也不能过度,如若人死了,那就是事故了。所以张爱民非常关爱我的生命,亲自在一旁吆喝,指挥,控制打人的尺度。
    
    犯人死在监狱里旧称瘐毙。中国的监狱至少自民国以来就有不喜欢瘐毙的优良传统。如果读者能耐着性子看完本篇故事,就能在稍后的章节里弄明白,如果民国的监狱没有这一优良的传统,那就没有我,更不会有今天的故事。我本人的存在就是这一优良传统的佐证。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条马克思主义的光辉理论也在我身上发生了效力。我今天能活着在此写这篇小故事,就无可辩驳地证明了民警张爱民的科学执法,完全保障了我的生命安全。在张爱民的直接关爱下,我老周果然实现了他的意志,没有死,还活着,对于这一点我惟有在此表示感谢了。
    
    在殴打我的过程中,张爱民一直站在牢门外大喊大叫,反复强调:你还是认了吧,不要吃苦! 此时,从民警眼镜张提出“吃苦”理论,直至上了张爱民亲自导演的实践课,我终于明白“吃苦”是怎么回事了。
    
    有一阵子,与他的同事眼镜张一模一样,张爱民忽而也一改凶神恶煞的语气,缓和下来,以关心的口吻说,嫖娼算多大个屌事呢?你打电话喊个朋友送5000块过来,马上放你回家,保证不告你老婆!
    
    眼镜张和张爱民不约而同地都把嫖娼称作屌事,这可能是其上级规定的关于嫖案使用的行业术语,听起来相当不文明。但客观地说,还算是实事求是。正是男人这个惹事生非的器官代表生殖系统代表内分泌代表主人闯了祸。冤有头债有主,所以要惩办其主人了。
    
    这时天色已晚,张爱民要下班了。临走前他还愉快地喷着酒气,把醉脸冲着我笑着说:老周,你是老牛吃嫩草啊!讲这话时观其神色即知,此时他头脑中有着无比丰富的遐想,思想的火花早已飞向理想王国,所以喜形于色了。
    
    我还算是个注意观察生活,注意吸收新思维的人,但“老牛吃嫩草”,还是第一次听说,当即将之收入我的词汇库。民警张爱民不吝赐教,让我学会了这个熟语,也证明了孔夫子之言“三人行必有我师矣”力透千年,迄今仍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值得一提的是,在处理本案时,从开始到结束,民警张爱民始终没有使用过一句法律术语,真的,一句也没有。他的言行举止完全是街头的二流子。如果不是看他穿警服开警车,真的不敢相信这是南京的一位民警。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29111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艾鸽诡谲派长篇小说《后宫》连载82牢房花烛夜2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连载81牢房花烛夜1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和为贵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学马列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小宠儿”
·史振行申诉:我爸非李刚,无错有责坐牢房
·杭州吕耿松,刚出牢房又进大墙? (图)
·关押聂丽娜母女的牢房曝光,婴儿疫苗接种耽误 (图)
·计生抓人勒索巨款,男女混住关押一间牢房(图)
·广东省党校变"牢房"背后是地方维稳下的恐慌
·青海藏族女访民辛金梅:被关男牢房遭轮奸(视频)(图)
·小熊:深圳从改革特区变为民工牢房
·“中国第二个大邱庄”——法制国家、和谐社会、养老院内设黑监狱、牢房、关押上访人员、国法何在?党纪何在?
·从《小琳起舞恰恰恰,……》的热到《被关男牢房遭轮奸的女访民》冷!/寒夜
·丁慧莉:奥运前被拘留 12平米的牢房关13人/上海维权(图)
·牢房是反共训练基地
·北京地下牢房加剧残害访民!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六十四年前的“春晚”-重看1956年《春節大聯歡》有感
  • 筆力千鈞訴衷腸-魯迅元配朱安遺文述評
  • 川普和刘强东都属于“疑罪从无”
  • 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 从诸葛亮到蒋介石,战略僵硬为哪般?
  • 复活节还是圣诞节
  • 人生就是活见鬼
  • 人生就是等死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一至一百八十六毕汝谐(作家纽
  • 人生就是莫名其妙
  • 人生就是莫名其妙
  • 纪晓岚承认自己是满洲人的狗
  • 冲天大火是创造历史的契机
  • 刘强东和明大女生很有夫妻相
  • 公营事业、官办企业就是不行
  • 共和国卫士的三十年报应
  • 博客最新文章:
  • 余志坚注定饮恨2020?谁给了韩国瑜致命一击
  • 周劍岐台湾政坛七十年未有之变局
  • 余志坚长春前副市长王学战被降级曾因强拆致死案记过
  • 徐永海圣爱团契科学研究:表象差异测查、磁悬浮发电机、名可名非
  • 周劍岐海军青岛阅兵“看不舰”
  • 余志坚中国财富幻觉的背后是千万家庭的庞大债务
  • 金镳挣扎情景剧
  • 罗勇泉精神分裂者的自我救赎
  • 许之远民间组织虚张声势,百官吊唁啼笑皆非
  • 旭升有话闪烁其词意欲何为
  • 茉莉精神分裂者的自我救赎
  • 余志坚巴黎圣母院这把火,把“黄背心”的火点燃了
  • 心灵之旅两年过去,仍然没蹭上timing
  • 杜垣另辟蹊径谈台选玩弄话术藏祸心
  • 章小舟当头一棒难翻身愿望政庇难成真
  • 马山挣扎境遇中的情景剧
  • 谢选骏有两个中国就会有两个达赖喇嘛
    论坛最新文章:
  • CNN说中国或不理美废豁免令续向伊朗买石油
  • 安倍和马克龙举行会谈讨论雷诺与日产合作
  • 通用华裔工程师涉偷涡轮技术予中企 遭美斥责
  • 美国制裁伊朗石油 国际市场油价上涨
  • 六四民运人士张健病逝德国终年48岁
  • 斯里兰卡复活节恐袭 报复新西兰清真寺枪击案
  • 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贸易居新疆第一
  • 欧盟选举:默克尔可能换岗?
  • 特朗普6月访英及来法参加诺曼底登陆纪念仪式
  • 一带一路峰会敏感 资深媒体人高瑜等再被“维稳”
  • 奥地利总理参加一带一路论坛 呼吁制定规范
  • “996福报”让马云等跌入国际公关滑铁卢
  • 金正恩即将访俄与普京会晤
  • 北京抗议美国取消进口伊朗石油豁免
  • 律政司长夫大屋僭建罪成 罚款了事 司长早脱身
  • 巴黎圣母院给建设新欧洲带来希望
  • 韩国瑜参选5点声明 球又抛回国民党党中央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