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1869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艾鸽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此毛非彼毛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31日 来稿)
    艾鸽更多文章请看艾鸽专栏
    
     (人类历史上第二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文学屏幕) (博讯 boxun.com)

    
    第二十一章:此毛非彼毛
    
    危楼晓望,凭阑幽意几般,目断巫山,新愁叠积。
    中南海内,人际关系复杂微妙,一举一动都有可能形成政治。
    毛新与薄熙来时常有走动。源于毛。
    两人的今天,是毛的硕果。
    俩人都自我宣布是毛派,却大相径庭。
    毛新今天特别有兴致,约来薄,海阔天空地乱聊一通,然后,才切入主题。他想进一步了解薄对毛泽东思想的忠诚度,尽管已经考验过无数次了,如果是恋人早该发生关系了。可他们总停留在吻手的阶段。
    毛新拿出最贵的皇家茅台酒:“人家说我们是毛派,毛派就毛派,干杯!”
    薄熙来舔了舔瓶底:“我是毛到底。”
    毛新耳朵舒服:“好个毛薄熙来。”
    薄熙满脸堆笑:“我永远是毛的学生。”
    
    毛新迷着眼睛在笑。他的內心复杂而微妙。祖辈的国业也是家业,他明白老毛为何疑心重下手恨?莫不是跟古帝王学的?汉武帝听看天象的人说,长安的监狱里有天子气,就怕别人夺他的江山,派人到监狱里,把犯人不管轻重统统杀掉。反右及文革,不都是疑心别人要与他轮流做江山,或夺皇位,于是大开杀戒。谁料得,两脚登天,尸骨未寒,老婆都被人投入十八层地狱。帝王的位置就只有一个,别人觊觎一下都要杀掉。岂容公开竞争?
    
    而此时的薄,已经觊觎很久了。他的脑海中九龙翻腾,岂有不挣皇位之理?古今帝王,岂有种乎?在薄看来,如果毛新可以做皇帝,他为什么不能做?论从政经历,论手段霹雳,论老辣阴险,他毛新远不在话下。想当年,薄一再邀胡来重庆,胡坚决不去,莫不是当心鸿门宴?后王立军案爆发,薄成了他的打黑对象。薄后来咸鱼翻身,第一件事情,就是做了王立军。“狱中自杀身亡”,甚至报上还刊登了他死前的“悔过书”。
    
    毛新的眼中,如果利用的好,薄“是个人才”,至少是消灭政敌的人才。尤其令他不胜感动的是:薄“言必称毛”,“重庆模式就是毛泽东思想的模式”。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你我都是毛的传人呀!”他这是试探:看薄有没有野心?薄老谋深算地瞟了他一眼:“不敢!煦来的眼中就只有一个毛的传人,那就是你。”其实,他心中想的真话是:“普天之下,除了我还有谁可以做毛的传人?”而在内心深处,想的就更离谱了:什么他妈的毛泽东思想,老子薄家文革中受的罪还少吗?也就是看到毛不管犯多深的罪孽,不但没事,反而光耀千秋。原来,权力就是真理。薄在毛这里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学做毛泽东!这是他崇毛的原因。
    
    望着皇后裔太子,薄想起上辈的悲幸,更坚定了他废毛新自立为皇的心思,可话从口中出来,如同话被蜜糖水泡了三天三夜:“我不仅今生今世要拥你为皇,我的重孙玄孙们都要拥你的后代为皇,如有二意,天打雷劈!” 毛新一边劝进酒,一边心忖着:“这小子,嘴上说的好听。不过,确实可以利用一把。”他试探性地:“你看,我们紧急状态委员会里,有对我不忠的人吗?” 薄一听,机会来了,就奏了陈杠一本,列举了他罪状:一,与红歌手联盟主席联姻,试图控制整个执法系统;二,红歌手联盟在他的影响下,已经不是重庆式的唱红打黑了。冤案累累,民愤极大。三,他老婆与紧急状态委员会的人员走动频繁,似有另立皇位之嫌。四,陈杠当初抬出毛新,称是权宜之计。
    
    毛新听罢,半响不说话。他觉得其实两个“光辉助手”,都在窥视他的皇位。可眼下,他得考虑:是利用陈杠先把薄废掉,还是利用薄先把陈杠废掉?!
     ---未完待续---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484083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图)
·艾鸽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联邦设计图
·艾鸽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成通天人物
·艾鸽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掀起新高潮
·艾鸽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草民犹可哀
·艾鸽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月下生秋意
·艾鸽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公共情妇续
·艾鸽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专政
·艾鸽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未名湖演讲
·艾鸽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学生会主席
·艾鸽长篇预警小说 《红劫》:崛起的一代
·艾鸽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北戴河之夜
·艾鸽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艾鸽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艾鸽长篇预警小说 《红劫》:红歌手联盟
·艾鸽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艾鸽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连载:超级文字狱
·艾鸽长篇科幻小说 《红劫》:咸鱼闹翻身
·艾鸽长篇科幻小说《红劫》连载:社会角落一幕
·凯迪屏蔽《艾鸽词录天下民生系列》
·艾鸽的64历史小说《自由的诱惑》正在受到病毒攻击(图)
·强烈抗议天涯"紊枫""忌燎"盗版艾鸽的长篇小说《后宫》
·艾鸽词: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艾鸽《七律》辞旧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减字木兰花 (图)
·艾鸽词:水调歌头(辛亥百年)
·艾鸽情诗《在我心灵的宫殿里》
·艾鸽情诗《我心之露》
·艾鸽情诗《游向你的眸波》
·艾鸽诗歌《时光咏叹调》
·艾鸽《现代社会观》
·艾鸽诗歌:《在夏天的雪地上》
·艾鸽诗歌《失踪者》---纪念汶川大地震三周年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双调 蟾宫曲 巫山云 (图)
·艾鸽:题叶利钦的墓志铭 (图)
·艾鸽诗歌《你含苞欲放的美》
·艾鸽《辛亥启示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王若望九周年祭)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雨霖铃》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