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97章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08日 转载)
原题:我和一个偷吃了禁果的女孩的故事

    
     作者: 一记 (博讯 boxun.com)


第九十七章
    
     “你好……我,我是塔雅,请问你是……”塔雅的声音完全无法让我想起童年
    时候的她。
    
     沙哑和低沉的声音让我几乎无法接受她是和我年纪相若的女人。
    
     “你好,塔雅,我就是。我母亲说过你要来我们这个城市工作……”
    
     “是的,我现在还在西安,明天的飞机。”
    
     “哦,需不需要我来接你?”这句话我只是客气。
    
     “恩……真是麻烦你了。因为我们分公司的车还没有到时间提,而我这里行李
    也比较多……,哦,当然,如果你方便的话。”没想到塔雅打电话来还真的是有让
    我去接她的意思。
    
     “告诉我航班到达时间,我到时候过来。”我发现有时候是不能客气的。
    
     塔雅把她的航班号告诉了我。
    
     “不知道到时候我怎么找到你。”这可是个重要的问题。
    
     “你找个牌子写上我的名字,我过来找你。”塔雅居然想出了这么一个传统的
    方法。
    
     “呃,这样吧,你到了就给我电话,还是这样比较好。”我自然不会接受这么
    傻的方法,“我怕到时候人太多,举了牌子也没有用。”
    
     “那也好。哦,我把我的手机告诉你……”塔雅熟练的说出了一个手机号码,
    “这是我西安的手机,到了你那里我会换号码。”
    
     想想明天要去机场接人,我突然感觉到有车不一定是好事情。
    
     晚上我给一个朋友打了电话,他是在一个物产公司的部门负责人。我拜托他找
    个合适的人带带小雨,让小雨在他公司实习。在问了些简单的情况后,他说如果小
    雨愿意,他就给她安排在电子交易部门,接触期货业务。能让小雨学到这些知识,
    我自然再三道谢。
    
     小雨知道这个事情自然很是乐意,直和我说谢谢。虽然没有经历过,但看来数
    钱的工作也并不是我们所想象的这样简单的。
    
     不过我想如果是数自己的钱那就又不一样了。(题外话……)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体会,一般飞机总是会晚点,很少,甚至可以说没有
    提早的。
    
     至少我没有碰到过航班提早到达目的地的情况。
    
     但是接人就是这样,明知道航班会延迟到,还得必须准时出现在接机出口处。
    
     与国航相比,其他国内航班更容易延迟。这次我又在规定时间到达后被通知需
    要再等半个小时。
    
     只得苦笑。
    
     顺手拨塔雅给我的电话,被告知已关机,看来飞机确实是没有降落。
    
     倘若一个人有先入为主的印象,那么当看到的情景和主观印象不一样的时候第
    一反应就是惊讶。
    
     我看到塔雅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惊讶。
    
     塔雅给我电话,我知道了她的着装。但是当我看到塔雅的时候我的下巴都要掉
    到地上了。
    
     塔雅是容貌不待笔墨,因为我狠狠盯着的是塔雅手里抱着的孩子。
    
     孩子很可爱,约莫两岁不到,坐在塔雅的手臂上不时的拨弄着塔雅的波浪长发。
    
     难道……
    
     惊讶还不止于此。
    
     塔雅随身只拿了个手袋,而她的行李则由后面的一个男人拿着。
    
     塔雅说的没错,她的行李确实多,确切的说是他们的行李确实多。
    
     那个男人吃力的拖着一个大到让我担心车子的后背箱是否能放的下的箱子,后
    面有一个工作人员帮忙推着一辆行李车,行李车上放满了打好包的箱子,一些能挂
    的袋子则挂在行李车的旁边。真让人担心那个工作人员是否能顺利的推动那辆行李
    车。
    
     “你好,塔雅。”我上前和她招呼。
    
     “哦,你好,你就是……”塔雅一走近我我就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水味道。
    
     但是我闻不出来是什么香水。
    
     “你好你好……”后面的男人挪着笨重的身体吃力的来到塔雅身边,臃肿的脸
    上除了些许汗水,剩下的就是尴尬的笑容。
    
     “这是我们分公司的负责人。”塔雅向我介绍。
    
     男人舒了口气,商务礼仪的递给我一张名片。
    
     这个男人姓黄,是西安一家公司的副总。
    
     “黄总,真是不好意思啊,让你当了苦力。”塔雅沙哑的声音让我怎么听都不
    习惯。
    
     “呵呵,没办法,谁让这孩子赖着你呢。”
    
     他们的对话让我感觉很不自在,看来我母亲的情报不一定是准确的。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的车子一装上他们的行李就处于负荷状态了。塔雅抱着孩
    子坐在我旁边,黄姓男人则和一堆行李挤在后面的位子。
    
     一路上塔雅除了告诉我要去的地方以外就没有和我多说话,更多的时候是她和
    那个男人在谈关于分公司的事情。待到他们谈到谈无可谈的时候,塔雅才开始和我
    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而后面的男人则索性靠在行李上睡着了。
    
     本不容易厌恶别人的我此刻却对坐在我旁边的这两个人突然有中说不出的烦躁。
    
     当然我那时候最想做的事情倒不是让他们下车,而是想给我母亲打电话,如实
    汇报之前发生的关于塔雅的事情。
    
     从塔雅的口中我得知,此次他们分公司的设立除了那个黄总是负责人以外就数
    塔雅级别最高,做为财务负责人。在他们之前,总公司被派到分公司的人已经到了,
    主要张罗分公司开业前的日常事务。因为国庆前他们要拜访和联络一些这个城市的
    客户,所以塔雅他们便不待分公司安顿好就过来了。
    
     尽管我和她是小时候的玩伴,但是显然当我们两个试图将话题扯到曾经据说是
    形影不离的年代的时候,我和塔雅都只能尴尬的笑笑。
    
     看来在我们的记忆里已经没有对方的印象,甚至给我感觉和陌生人并无两样,
    当然表面上我们还是装作很熟络的样子。
    
     “塔雅,晚上我请你们吃个饭,就算给你们接风。”尽管很不情愿,但是总也
    算是给我母亲一个面子。
    
     “你方便么?”塔雅轻声的问。
    
     这我才注意到她怀里的孩子已经睡着了。看她关切的样子,我不禁怀疑这是否
    就是塔雅的孩子。
    
     “你从西安过来,理应我给你接风。”我笑着说。
    
     也不知道是因为孩子睡着的原因还是我和她之间本身就没有话题,车里除了发
    动机低沉的声音以外一切都安静下来了。
    
     我的是手机可不知道现在车里有两个人在睡觉,但手机也只能吵醒其中的一个
    人。
    
     我还没有来得及接起电话,塔雅身上的孩子就被惊醒了。
    
     我歉意的向塔雅点点头,没想到塔雅却朝我皱了皱眉头,似乎责怪我吵醒了孩
    子。
    
     而后面的男人则依旧与周公打战三百回合。
    
     呵呵,这样我还能说什么呢?
    
     其实我和她并不熟……
    
     “哥!”是小雨。
    
     “哦,你怎么现在这个时候能给我打电话了?”现在虽然是傍晚,但应该还没
    有到小雨下班的时间,所以我会这样问。
    
     “呵呵,偷偷打的电话。”小雨俏皮的说,“前面和院办联系过了,关于换实
    习单位的事情。我说了理由,他们就同意我换。要我银行这里要先交代好,特别是
    工作的移交。呵呵,我这里的工作没有什么好移交的,但是我觉得还是等国庆我再
    换好了。”
    
     小雨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我只得在电话这头傻笑。
    
     “哎,刚才还问你方不方便呢,看来还是比较忙啊。”塔雅截入我和小雨的电
    话。
    
     “没什么,是一个小朋友打来的。”我侧过身向塔雅解释。
    
     “小朋友!哥,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小雨听到我对她身份的介绍表示严重抗
    议。
    
     “晚上叫上你的小朋友吧,人多热闹点。”塔雅笑着说,“就是不知道你的小
    朋友方不方便。”
    
     我奇怪的看了看塔雅。
    
     “小雨,晚上一起吃个饭,一会我来接你。我看时间来得及的话就到你单位来
    接你。”说真的,面对塔雅和那个男人要一起吃饭,我还真觉得没有什么兴趣,不
    如拖小雨下水。
    
     “哈哈,请我吃饭赔罪啊?”小雨滑头的语气让我忍俊不禁。
    
     “算是吧,呵呵,那就这样说定了。”我不容小雨拒绝。
    
     “小雨?很好听的名字,我看是一个小姑娘吧。”塔雅在我挂断电话后说。
    
     “怎么?一定是女的么?”我没好气的反诘。
    
     “先不说我听到了你手机里的声音是女孩子的声音,就从你说话的语气瞎子都
    看出来是个女孩子,而且关系和你不一般哦。”突然感觉塔雅沙哑的声音说出这样
    的话格外怪异。
    
     “好啦,这是我的妹妹。”我只能这样解释。
    
     “妹妹?我怎么没有印象你还有个妹妹啊?”塔雅企图用小时候是我的玩伴的
    身份来质疑我的解释。
    
     “呵呵,是认的。”不管她是否真的记得还是用这个来诓我,我只得说出真相。
    
     “哈哈,你心态真好,还象学生一样。”塔雅的意思就是在我这个年纪应该不
    会做出没事认个妹妹这么无聊的事情。
    
     我不说话了,呵呵,幸好我不是没事才认的小雨这个妹妹。
    
     从见到塔雅开始到现在,刚才的对话算是最亲近的了。
    
     或许母亲说的没错,我和塔雅可能小时候真的是很好的玩伴。
    
     塔雅他们住的地方是一层公寓,是他们公司租下来给分公司的员工暂时作为宿
    舍的。据塔雅说,总公司已经在给他们这些领导岗位的人找了住的地方,这段时间
    还在装修,所以国庆前只能住这里的员工宿舍。
    
     虽说是员工宿舍,但是条件还是很不错,就和酒店的标间差不多。其他员工都
    是两个人一间,而塔雅和那个黄总则一人一间。
    
     我让他们在宿舍里面休息,我先去接小雨,顺便让小罗帮我在那附近找个地方
    晚上请塔雅他们吃饭。
    
     说是说给塔雅他们接风,但是我却没有什么太好的心情。小雨见我闷闷不乐,
    便问个究竟。当她得知今天下午的事情后便笑了起来。
    
     “有这么好笑么?”真不知道这丫头有什么事情这么好笑。
    
     “我看那个塔雅是和那个男人来开夫妻店的。”小雨说的正是我接到塔雅他们
    两个人的时候所想的。
    
     “看他们的年纪似乎相差大了点,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那个孩子怎么看都不象塔雅。恩……我想不太会是我们想的那样吧。”
    我还是无法确定这样的猜测是否是对的,毕竟这只能是象现在我和小雨这样熟悉的
    人之间的闲聊,不能当着塔雅的面说的。
    
     “我们想的?哈哈,原来你也是这样想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小雨抓人辫子的
    水平越来越好了。
    
     “可是,我妈说……”
    
     “嘿嘿,看来情报有误呢。”小雨抿着嘴笑,“要想知道怎么回事情,一会吃
    饭的时候问下不就行了?”
    
     “可别,要是真的是那样,那不是挺尴尬的?毕竟塔雅没有将那个男人作为她
    的家人介绍,而是作为同事,而我也只是以商务上的晚餐成分居多。”其实我担心
    的还不是那个男人是塔雅的丈夫,怕就怕还有更不为外人道的关系。
    
     我不由的想到了那个塔雅一直抱着的孩子。
    
     小雨沉思了一会,突然笑盈盈的看着我。
    
     “哥,要不我们用这个办法……”小雨凑近我说出了她的鬼点子。
    
     尽管我很想不笑出来,但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小雨会想出这样的方法,自然捧
    腹是难免的。
    
    ----------------
     小说阅读网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96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95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94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93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92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91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90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89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88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87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86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85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84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83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82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81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80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79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78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