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87章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07日 转载)
原题:我和一个偷吃了禁果的女孩的故事

    
     作者: 一记 (博讯 boxun.com)


第八十七章
    
     有时候我觉得虽然我和小雨她们仅仅相差不到十岁,但是考虑问题的角度已经
    完全不同。昨天,或者早上还沉浸在痛苦中的小梅,下午还没到晚饭时间就已经和
    小雨跟平常一样在聊天了。偶尔几句声音高点的我能听到,大概也就是一些琐事。
    当然,或许她们也谈论关于阿海的事情,只是我没有听到,但是我感觉我已经无法
    理解小梅和阿海的这段在我看来有些无厘头的感情邂逅。
    
     两个女孩子在客厅看电视,我则在房间里面休息。两个小时过后,小雨和小梅
    的声音渐渐少了下来,估计也告了个段落。
    
     “我们晚饭……家里吃还是外面吃?”我走出房间。
    
     小梅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我想被人知道自己的一些私事后反应总会是这样
    的。
    
     “我们买菜自己烧吧。”小雨总是喜欢乐衷于自己做的菜。
    
     “买菜去?”我一看时间也差不多是去买菜的时候了。
    
     “我和小梅去就可以了,你不用去了。”小雨站起来整理起来自己的手袋。
    
     “今天看来我是要去的,因为海棠拜托我去帮她买些毛线和针。”我无奈的说,
    对于买菜我确实提不起任何兴趣。
    
     “那刚好我可以在这里看电视。”小梅刚站起来,听我这样说,马上又坐下去
    了。
    
     “太好了,去年冬天的时候我就想买,今天刚好顺便也去买些。”小雨仿佛抓
    住了什么机会一样有些雀跃。
    
     和以往一样,和小雨一起去买菜,我的责任就是拎菜。好在就一顿晚饭,所以
    也没有几个菜。菜场旁边就是有卖小百货的,小雨在里面挑选了很长时间才选好自
    己要的,这和我进去、选择到购买不到五分钟的速度简直天壤之别。
    
     “要不要给小梅带点?”我随口问。
    
     “她?呵呵,你别折磨她了。”小雨笑着说。
    
     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我们出来的时候小梅没有说帮她也带上这些女儿家的基本
    工具了。
    
     不知道是我没有和海棠说清楚还是海棠没有和琼他们说清楚,我们才吃完饭,
    琼的电话就过来了,居然说他们在等我吃饭。我很歉然的告诉她小雨她们在我这里,
    我们已经吃过饭了。琼没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我想她是有点生气了。琼平时
    对其他人完全不是这样,只有我们这些老朋友她才会对我们耍耍小孩子脾气。感觉
    就好像一个高贵的公主在你面前跺脚撒娇,亦或者叉腰劈腿的指着你的鼻子发脾气
    一样让人难以看到她的另一面。只是这次我不太明白琼怎么会这样没有礼貌的直接
    挂我电话。
    
     也正是也琼的这个电话,小雨和小梅感觉到我晚上还有事情。
    
     “有事情就早点和我们说么,我们走了。”小梅起身。
    
     “呵呵,没什么,只是给海棠带点东西过去。”我感觉有些过意不去。
    
     “哦,就是你刚才买的毛线和针?”小雨惊讶的问我。
    
     我点点头,我无法和她们解释这个事情,我不能说海棠现在正在医院戒毒,这
    是海棠的私事。
    
     “走啦走啦,哦,你怎么也要送我们过去吧?”小梅突然转身和我说。
    
     “稍微等等,那里的药还没有煎好。一会我们自己回去好了。”等我还没有来
    得及回答小梅的问题,小雨就抢先说了。
    
     我想起一会去海棠那里和送小雨她们回去也并不是完全不顺路,就笑着说:
    “还是我送你们过去吧。”
    
     刚到医院,就看见琼在大厅等我。
    
     “哦,你怎么在这里?”我笑着问她。
    
     “从海棠的房间能看到这里车子的进出。”琼冷冰冰的给我解释,“跟我来!”
    
     很少听到琼用如此语气和我说话,我觉得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几乎是被拽着,我被琼拖到了大厅角落的一个休息区。
    
     “怎……怎么了?”我惊魂未定,完全找不到任何我值得琼发脾气的理由。
    
     琼没有回答,只是冷冷的看着我。
    
     “是四眼……哦,他在哪里?”我被他的眼神看的很不舒服。
    
     “和他没关系,他下午来过了,晚上有事情。”琼的语气中完全找不到任何感
    情色彩。
    
     我选择沉默,把给海棠的东西放在一边,然后抽出一根烟点起来。
    
     就这样,我和琼对面对的坐着,谁也不说话。
    
     一分钟不到,一位护士走过来。
    
     “对不起,我们这里不能抽烟。”她很有礼貌的端来一个器皿,里面装着水,
    示意我将香烟放进去。
    
     医院毕竟是医院,我按照护士的指示,将才抽了几口的香烟灭了。
    
     “你到底在想什么?!”琼的第一句话让我感觉诧异。
    
     “什么我在想什么?”我只得反问。
    
     琼再次选择沉默,这让我感觉周围的气氛很不舒服。
    
     “你到底要说什么!”我微微有点生气,琼很少如此这般。
    
     “我要说什么?我还问你要做什么!”琼把原本放在膝盖上的手袋用力的放到
    身体旁边,“昨天,昨天你走了以后一直到今天你都没有来看过海棠。要不是海棠
    下午要求你来看她,今天你会来看她么?”
    
     “我……”琼的责问让我感觉有点口干舌燥。
    
     “我什么我!”琼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不要不承认,你们打电话的时候
    我和四眼都在旁边。”
    
     我不知道怎么解释,或许我还没有办法解释。
    
     我自己问自己,如果今天下午没有和海棠约定晚上来看她,那我今天是否真的
    就不来了。在我还没有得到答案之前,琼气乎乎的把身体向前倾,看来依然不放过
    我。
    
     “我不想你编些什么理由来糊弄我。”琼的一滴唾沫星子点在我脸上,让我感
    觉琼已经出离愤怒了,“那个叫小雨的女孩子是么?今天我早上给你家里打电话,
    就是她接的吧。别说我听到有女孩子在你家是什么感觉,光是她说话没有礼貌态度
    又差,就算你再没有品位也不至于让这样一个女孩子在你家吧!”
    
     我惊讶了,知道琼对小雨误会了,因为上午我和小雨在商场买东西,在我家里
    接电话的是小梅。而当时小梅心情正不好,所以可以理解她和琼通话的时候情绪很
    不好。看来这是激怒琼的其中一个原因。
    
     “那你为什么不给我打手机?”我无奈的笑了笑,我总不可能对现在这种情绪
    的琼说还有一个女孩子在我家吧,那是火上加油的自杀式举动。
    
     “打手机是么?”琼冷冷的笑着,“是哦,如果我打手机我就不会发觉原来你
    还金屋藏娇呢。”
    
     “什么金屋藏娇啊!别说的这么难听好么?!”我不希望如此了解我的一个朋
    友用这样的词语还指责我。
    
     “我有说错么?当时你不在吧,你就这么放心的把你的房子叫给这个叫小雨的
    女孩子?”
    
     如果说刚才琼说的“小雨”其实是小梅的话,那现在她说的小雨即便是真的小
    雨,我也是会很放心的让她一个人在我的房子里面的。
    
     “那又怎么样?!”我沉着声音应对,不知不觉见已经觉得自己怒火中烧了。
    
     “呦,看看,倒是你还有道理了。”琼完全不理会我的怒火,“你看不起海棠
    了对么?你认为她吸毒了就废了对么?那我告诉你,她现在治疗很配合,费法医生
    说再过几天海棠就可以只依靠少量的药物就可以出院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看不起海棠了?!”我迸出简单的几个字。
    
     “你是没有说过,但是你的做法就是表达了这个意思。”琼毫不怵我几欲喷火
    的眼睛,“就算是我和四眼,在海棠住院的第二天都会找个时间来陪她,更何况是
    你,更何况今天是周末。”
    
     “我和你对海棠来说有什么差别,不都是最好的朋友么?!”我淡淡的说,努
    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当然不一样!难道你就不知道海棠还爱着你,而且回来以后一天比一天爱的
    深?!”琼几乎低吼了起来,“难道你不知道海棠看着你着两天对她的冷漠她只能
    一个人偷偷躲起来哭?”
    
     听到这里,我原本即将爆发的情绪突然冷却了下来,而且冷却的很快,几乎让
    我有点想发抖的感觉。
    
     “首先我希望你能冷静下来,听我说两句。”我刚想摸出香烟,突然记起这里
    是医院,刚才护士已经提醒过我不要抽烟,“其实你上午在我那里接你电话的女孩
    子不是小雨,至少我认为小雨是不会这么没有礼貌的。那女孩子是小雨的同学小梅,
    当然我意思不是说小梅没有礼貌,而是她感情上出了问题,所以情绪才这样差的。”
    
     接着,我把昨天和今天的情况大致和琼讲了一下,当然仅限于不涉及小梅隐私
    的部分。琼听了我的解释,认真的盯着我的眼睛看了一会,点点头。
    
     “那也不能解释你对海棠这段时间的冷淡。”琼的语气恢复正常。
    
     “我只是觉得作为好朋友……”我想进一步解释。
    
     “不要作为好朋友好么?你知道海棠还爱着你,而且从海棠和我说的她回来以
    后你对她的照顾,我也能感觉到你对她还是有感情的。你不要否认。”琼坐正了,
    把刚才因为过度激动而散乱在额前的刘海捋到耳后,“海棠是我最好的朋友。不错,
    两年前海棠确实伤害到了你,而且我也知道你被伤的很深。但是事情都过去两年了,
    现在海棠回来了,她现在已经和她这两年来的生活完全分离,你为什么就是不能原
    谅她呢?人都会犯错误,虽然海棠的这个错误犯的很大,但是能改了,你就为什么
    不能给她一个机会呢?”
    
     面对琼的询问,我无法给她答复。
    
     “刚才我说你嫌弃海棠,对不起,是我说重了,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但是
    我想你心里至少对现在海棠的这个状态还是有想法的,这点我可以肯定。”琼不愧
    是我的好朋友,判断的很到位,“那么你能告诉我,如果海棠治疗成功了,你是否
    还可以接受她?”
    
     “你现在不要问我这样的问题好么?我是否接受她和她是否治疗成功是没有决
    定性的联系的。可是你知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意思。
    
     “是不是那个叫小雨的女孩子,她还是个学生,她还很小。难道你……”琼突
    然提到了小雨。
    
     “不,你误会了,她……她只是我认的一个妹妹。”
    
     “只是妹妹?只是这样简单?”琼疑惑的问。
    
     “是的,我和海棠的事情和小雨无关,你不要多想。”
    
     “下午四眼走了以后,我在海棠面前提起你,不知道为什么,说着说着海棠就
    哭了起来。下午……哭了一下午,伤心和悔恨让我看了实在心痛,是绞痛!”琼又
    把话题转回到海棠,“海棠是多么优秀的女人,连我都自愧不如,她现在只是有这
    么一个污点,你为什么就不能再接受她,再象以前一样对她好?”
    
     “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你不要这样迫我好么?”无端的想起两年前及这两年
    来我的经历,我的手微微的颤抖。
    
     “琼,你不要再逼他了……”
    
     我一怔,整个人顿时僵在那里,几乎窒息了。
    
     “海棠!你……你怎么下来了?!”琼惊讶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我知道海棠就在我左手边的不远处,但是我却竟然一时间没有勇气转过去看海
    棠。
    
     “海棠,你……”琼的声音有些颤抖,与刚才质问我的语气相比就如同一个犯
    了错的孩子。
    
     “哦,我看你下去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下来,呵呵,一个人在房间里挺无聊的,
    所以我就下来看看。”海棠的声音依然如同从前,只是在我听来多了一份凄美。
    
     “刚才我……”琼从看到海棠起就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完整的话。
    
     这次海棠没有说话,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我又似乎能读懂她现在的心。
    
     我依然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看到一对漂亮的纤足出现在我的眼帘,尽管朴实无
    华的拖鞋和医院统一的病号服几近掩饰,但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是海棠的曾经
    无数次我把她拿在手里把玩的双足。
    
     我感觉到我的手心开始微微出汗,本能的想抬起头看着海棠,但是才微微一抬,
    就再也没有勇气继续下去。
    
     “我要的东西你给我带来了么?”海棠幽幽的说。
    
     我不由自主的调整了一下呼吸。
    
     “带来了。”我把旁边放毛线和针的袋子望沙发扶手的地方推了推。
    
     一只光洁柔软的手慢慢的向那个袋子伸去,我突然感觉那个过程好长,长到似
    乎可以用年来计算。
    
     原本以为要窒息的感受完这个拿起袋子的过程,却没有想到我的注意力尽然被
    一滴自上而下,打在沙发上发出微弱的却又极具震撼力的液体所完全牵制。
    
     我猛的抬起头,海棠深深的皱着眉头,一只手扶着脸颊,以防止另外一面的泪
    水也掉落下来。
    
     琼没有骗我,海棠确实哭过,而且很厉害,因为她的双眼通红,眼睛很肿,倘
    若不是琼先前告诉过我,我还真差点叫出声来。
    
     “对……对不起。”尽管声音很轻,但是我还是能感觉到海棠想尽量一次性说
    完这三个字,可惜散乱的呼吸还是让她无法完成。
    
     “海……”我站了起来,顺手把袋子拿起来,递到海棠手里。
    
     在和海棠的手接触的一刹那,我分明感受到了她的手冰冷刺骨。
    
     我记得那还是南方九月的天气……
    
    ----------
    小说阅读网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86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85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84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83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82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81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80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79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78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77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76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75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74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73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72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71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70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69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68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