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78章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05日 转载)
原题:我和一个偷吃了禁果的女孩的故事

    
     作者: 一记 (博讯 boxun.com)


第七十八章
    
     驶离城区约莫半个多小时后,我们到达了一处类似疗养院的建筑。由于没有城
    市的喧嚣,所以这里显得格外清幽,小桥、流水、燕亭、鸟鸣……倘若我不知道今
    天来的是医院,我还真以为这里是哪里的一个度假山庄。医院周围稀稀拉拉的有几
    个人在锻炼身体,也有几个人在长椅上品茶阅卷,这样的生活对我来说几乎是可欲
    而不可求的。
    
     突然我发现有人抓住了我的胳膊。
    
     “怎么这里都是白色的房子……”海棠抓住我胳膊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听海棠这么一说我才发现原来医院的所有的房子都是通体的白色。
    
     “医院么,总归是白色的,护士都被叫作白衣天使呢。”我笑着回答。
    
     海棠和我们的心态是不一样的,这解释了为什么她对这些白色的建筑如此敏感,
    甚至敏感到恐惧。
    
     我能理解海棠现在的想法,只是我无法体会海棠现在的心境。
    
     “这里能让你尽快好起来。”我用手轻轻的拍了下她仍然紧抓着我胳膊的手。
    
     海棠没有说话,只是低下头跟在四眼和琼的后面。
    
     正在这个时候,小雨的电话过来了。
    
     “哥,起来没有?”小雨甜甜的声音。
    
     “哦,起来了,我都在医院了。”我随口回答。
    
     “啊!医院,你怎么了?!”小雨的声音一下子紧张起来。
    
     我突然记起来小雨并不知道今天的事情。或许她已经淡忘了关于海棠吸毒的事
    情。
    
     “是的,我……再去复查一下。”没办法,只得善意的谎言。
    
     “哦,后天我们就开学了,实习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了,所以和你说下。对了,
    晚上要不你来我们这里,以后实习了就很少有时间了。还有……还有就是等你来了
    再说吧。”小雨没有想到今天我会陪海棠来医院,所以很自然的想到周末我是有时
    间的。
    
     “恩~ 可以,到时候我们再联系好么?”我无法肯定到时候是否真的有时间。
    
     我们在一名护士的带领下来到了二楼的一间办公室,和一般的医院不一样,这
    里的办公室没有酒精味,取而代之的则是淡淡的檀香味。
    
     “你好,费法医生,我们是leo 的朋友。”一进门,四眼就和里面坐着的医生
    打招呼,四眼提到的leo 就是介绍我们来这里的四眼的朋友。
    
     办公室里坐着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外国医生,后来四眼告诉我,这个医生是德
    国人,因为他妻子是中国人,所以他后来随同他夫人来到中国定居。
    
     “哦,你们好。”费法医生放下手中的报纸起身过来和我们招呼。不过他的中
    文确实不怎么样。
    
     在经过短暂的寒暄后费法医生让护士拿了几张表格。
    
     “女士,能知道你接触的是哪种药物么?”费法医生将表格交到海棠手上,
    “一会检查的时候请你按照上面的要求填写。”
    
     “我……我……”海棠从进来到现在一直没有说话,所以面对费法医生的问题
    一时都说不出话来。
    
     “别紧张,女士,这里都是你的朋友,包括我。”费法医生和蔼的笑容和长者
    特有的气度给了海棠一些勇气。
    
     “大……大麻。”海棠好不容易说出了这两个字。
    
     “哦,漂亮的女士,你身上的香水味太合适你今天的着装了。”费法医生突然
    岔开话题,“对了,前不久我的朋友为我夫人从意大利带了些香水,有种很奇特。
    它涂抹以后没有什么味道,但是只要你微微出汗,它就开始发挥作用。你要不要试
    试?”
    
     说着,费法医生起身到一个柜子里拿出一小瓶香水。
    
     “一会检查好了或许你可以试下这个。”费法医生将香水放到海棠面前,“这
    算是我们初次见面我送漂亮女士的礼物。”
    
     费法医生特有的德国绅士风度让我大为折服。
    
     “医生。”四眼突然冒出来,“我没用香水,现在能让我试下么?”
    
     “哈哈……”费法医生爽朗的笑了,“这个香水对男人是没有用的,你出了汗
    后它是不会有香味的。这就是为什么把男人叫臭男人了,哈哈!”
    
     费法医生的幽默让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子缓和了很多。
    
     “倘若你只是吸食了大麻一种药物的话,那你能告诉我你已经吸食了多少时间
    了么?”我想这才是费法医生真正想知道的。
    
     “一年多。”海棠这次回答的利索多了。
    
     “好了,现在你可以按照表格上的要求去检查了,等结果出来我们再谈好么?”
    费法医生叫了护士进来。
    
     “别忘记我给你的礼物哦。”医生嘱咐海棠,“对了,如果您愿意,我是否有
    幸能请您共进午餐?”
    
     海棠一愕,然后微笑的点点头。
    
     费法医生所指的检查也就是常规检查,但是还是很耗时间。四眼在我们从费法
    医生办公室出来以后就离开去办他自己的事情了。临近中午的时候,海棠已经基本
    检查完毕,一些报告需要等吃过午饭才能出来。
    
     正如费法医生和海棠约定的,待海棠完成最后一项检查后,费法医生准时出现
    在了检查室门口,准备约海棠一起吃中饭。
    
     “非常抱歉,我希望中午能和海棠小姐两个人吃饭,希望两位不要介意。”费
    法医生很有礼貌的向我们解释,“医院的食堂在旁边的楼,一会护士会带你们过去。”
    
     倘若我猜的没错,我想这也是费法医生治疗病人的一种方式。毕竟当病人和医
    生两个人的场合,病人更容易向医生诉说自己的病情,更何况是午饭时间,更是一
    个比较轻松的场合。
    
     一切进展的都很顺利,下午报告出来以后费法医生希望海棠能够入院接受半个
    月的治疗。正当琼陪着海棠去办理相关手续的时候我问了费法医生关于海棠的情况,
    因为往往医生在病人面前都可能会有点保留。
    
     “你清楚毒品的毒性么?”费法医生反过来问我。
    
     我摇摇头。
    
     “你朋友吸食的大麻是在英国普通人中,甚至是学生人群中比较常见的毒品。”
    费法医生和我解释,“相对其他毒品来说,大麻的成瘾性和危害性都比毒品等其他
    毒品小的多。但是这也是在同样量的程度上比较的,既然我们都说大麻是毒品,因
    此如果从定性的角度说,那也是很有危害性的。”
    
     “您能否告诉我海棠现在是否能完全治愈,什么时候能治愈。”我直接问他。
    
     “这取决于她的心态,也就是说主动和被动的问题。我前面了解了她目前对于
    大麻的情况,从心态上说她现在已经是主动想把毒瘾戒掉,这是一个很好的条件。
    但是目前她所采用的方法显然是不正确的。”我想费法医生所说的方法或许就是之
    前海棠采用的黄连或者其他方法,不禁感觉惭愧。
    
     “倘若她能一直保持这样的心态,且能积极配合治疗,保守估计两年时间应该
    可以完成治疗。”费法医生很有信心的说。
    
     “两年!”我很惊讶,“这么长时间啊。”
    
     “呵呵,和其他病人相比较已经很短了。”费法医生笑着说。
    
     “那她难道要在这里呆两年?”我想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哈哈,你怎么会这样想。我的意思是总共的治疗时间,不是在这里住院时间。
    海棠小姐在这里住院应该十多天就可以。你知道么,今天中午和她的聊天我能感觉
    她会积极配合我的治疗工作。”费法医生的解释让我松了口气。
    
     “那这两年内的治疗是否会影响到她的正常工作呢?”我想这个是海棠最关心
    的问题。
    
     “应该不成问题,只要她的工作环境并不是给她非常大的压力,而且她平时休
    息的好,注意锻炼的话……有时候工作也是一种治疗。”费法医生的回答让我彻底
    放心了。
    
     说是病房,其实比较类似于单间的公寓,有个小阳台。一人一间的格局也让这
    里的病人能很自由的在这里生活上一段时间。我帮海棠把行李从车里带出来,经过
    简单的整理,就已经完成入住的工作了。
    
     “你还有其他事情吧?要不你忙你的好了。”海棠突然对我说。
    
     或许小雨只是让我晚上去她那里吃个晚饭而已,就如同以前一样。不过前面小
    雨好像还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只是当时不好询问,所以感觉有点奇怪。
    
     “呵呵,是小雨的一个朋友在这里。”我说的是阿海,“可能是他回去的时候
    有些行李或者其他什么,想我送送他去车站。”
    
     尽管理由是编的,但是我觉得也比较充分。
    
     “现在不急,一会再说好了。”因为这里到小雨学校大概需要五十分钟时间,
    所以按照现在的时间计算,即便是晚上去小雨那里,现在也太早了,毕竟我不是真
    的送阿海去车站。但是我这样说,也不啻于给自己留了个后路,避免一会走的时候
    比较尴尬。
    
     约莫三点钟的时候,四眼回来了。
    
     “你们看我给你们带了什么?”四眼兴奋的拎了两大袋东西。
    
     琼一把抢过,放在桌子上捣鼓起来。
    
     说真的,四眼这小子细心起来还真的比女人都细心。他怕海棠一个人在医院里
    面寂寞,所以特地买了很多瓜子零食、杂志书籍,看的琼直在旁边说:“你这个死
    鬼,怎么没看见你对我这样好啊!”
    
     四眼来了后我就不担心了,于是起身告辞。走的时候我告诉海棠,有什么事情
    就给我电话,我明天再来看她。
    
     在小雨学校的门口,我又看到了类似当初我在大学年代迎接新校友的场面。尽
    管有足够宽敞的大门,尽管有足够多的保安,但是我还是放弃了从学校大门开车到
    小雨宿舍的念头,因为无论是大门口人流还是学校两旁一辆挨着一辆的车都告诉我,
    即便我的车子能进去,也无法找到停车的地方。
    
     好不容易在一个银行旁边停好车,我步行了十分钟才到小雨的学校。下午四点
    左右,正是除上午十点报到高潮外的第二拨高潮。每个学院的高年级学生正在帮刚
    报到的新生拿行李的拿行李,引路的引路,好不热闹。
    
     我给小雨打了电话,告诉她我到了。没有想到小雨周围很嘈杂,说了半天我才
    明白原来因为人手不够,所以她被学院老师叫了去帮忙接新生。我挂了电话,开始
    找这个学校金融学院的新生迎接点。
    
     在如同赶集的人流中,我走过一个又一个的接待点,终于在体育馆门口看到了
    金融学院的牌子。
    
     “很忙啊?”我走到小雨背后拍了她一下。
    
     正在记录新生报到人数的小雨吓的马上转过来。
    
     “哦,吓死我了,我的眼睛都花了,你看看今年有这么多新生。”小雨涨红了
    脸在我面前挥舞了下手中的点名册。
    
     “小雨,你还有事情的话你先走好了。”旁边的一个女孩子对小雨说。
    
     我一看,原来是小雨寝室的,她来过我家为同学庆祝生日,所以认得我。
    
     “哦,太好了,那麻烦你了。”小雨如蒙大赦,“喂,接新生也不用情绪高涨
    到站在桌子上吧!”小雨顺便训斥了一个站在桌子上看新生(基本是女生)的学弟。
    
    ----------
    小说阅读网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77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76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75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74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73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72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71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70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69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68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67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66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65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64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63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62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61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60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59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