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70章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02日 转载)
原题:我和一个偷吃了禁果的女孩的故事

    
     作者:一记 (博讯 boxun.com)


第七十章
    
    中医室里,一位年迈的老医生为我把脉。
    
    其实我老早就想看中医,只是一直没有时间,另外我对煎药这个工作还没有很
    好的心理准备。正所谓中药治本,西药治标,我一向对我国几千年承袭下来的中医
    甚为推崇,因此尽管以前图方便吃几颗西药就认为能解决问题的想法在这个时候已
    经让我觉得不太现实了。
    
    老中医缓缓收回手。
    
    “你颈椎不好,心律不齐,这段时间胃气湿寒(好像是这么说我的胃的),另
    外……”老中医一下子说出了我很多毛病,就仅仅是把了一下我的脉象。
    
    “还有另外什么?!”我有点急了。
    
    “还有暑气。”老中医不急不徐的说。
    
    对于终于中医寒热干湿、五行坤然的理论我是异常钦佩的,我国传统中医的博
    大精深乃非吾辈凡骨所内洞详。
    
    经常伏案工作和长期开车确实让我的颈椎不如以前灵活,心律不齐公司体检的
    时候医生也和我说过,至于暑气……我就无从考证,但是我仍然深信不疑。
    
    “那医生,你看……最近我的胃有特别不舒服。”我把以前胃病的基本情况和
    医生讲了。
    
    “胃病主要还是要养好来的,平时吃点馒头,这种土方子还的有效果的。我这
    里给你开个方子,也是帮你调理。记着胃病主要是靠调养的,如果没有必要的话尽
    量少吃胶囊之类的药物,对内脏损伤比较厉害。”老中医熟练的写了一张处方给我。
    
    等我从中药房出来的时候我居然拎了两大袋的中药。总不能就这样回小雨妈妈
    的病房吧。于是我先把中药放到自己的车上。
    
    回到小雨妈妈的病房,阿海和他父亲已经来看望小雨妈妈了。
    
    “不好意思,我上午处理点事情。”我进门和他们打招呼。
    
    “哪里,你有工作就忙你的好了,我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小雨妈妈客
    气。
    
    “哥,怎么样?”小雨见我进来,马上从沙发上站起来,快步走到我身边小声
    的问。
    
    “一会说。”我简单的会意小雨这里不是说这个话题的地方。
    
    果然,小雨的这个举动引来了阿海父亲的不满,尽管是没有任何其他异常,但
    是他眼中的一丝怨愤却逃不过我的余光。显然在他看来小雨的这个动作是过于关心
    和亲昵。相比之下阿海则毫无反应,但是正是他的毫无反应,却让我反而觉得背上
    凉凉的。
    
    “怎么了?小雨。”小雨妈妈看刚才小雨的一番动作的不寻常连忙问小雨。
    
    “是啊,有什么事情?”阿海父亲也赶紧问,虽然可能他这样问也是想知道具
    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总感觉他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
    
    男人可以被女人蔑视,因为很多时候女人在蔑视男人是因为她自以为是,至少
    我是这样认为的。但是男人受不了被男人蔑视,起码很多男人是这样的,而我就是
    这样的人。男人遭到同类蔑视的时候往往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比如挥动拳头,
    比如咬牙切齿,又比如想我这样说一些平时不会说的不给人面子的话。
    
    “啊,是这样的。”我很严肃的走到阿海父亲面前,故意略微提高了声音,能
    让阿海父子和小雨母女都刚好能听到。
    
    我微微停顿了一下,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前天您说您想想办法托托医院的关系,之后我也找了找我在这里的朋友,虽
    然说帮不上什么忙,但是刚才和他打了个电话问了,听说也是托了个小关系。”说
    了这几个字后,理性又回到了我的身上,突然发现这样说话实在唐突,但是事实上
    已经来不及了,我发现阿海父亲的脸色有点难看。
    
    “虽然是说打了个招呼,但是估计没有什么用。”我话锋一转,“本来也想问
    问您那边怎么样。”
    
    小雨惊讶的看着我,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会这样说。
    
    “这个……这个……”阿海父亲老脸通红,不知道说什么好。
    
    “其实也没关系的,现在做好了就好了。”小雨妈妈并不知道我刚才做了什么,
    所以还真以为是是去打电话了,于是帮忙打圆场。
    
    “其实正如你刚才说的,现在在医院托关系是很不容易的。”阿海父亲赶紧趁
    小雨妈妈圆场的时机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是啊是啊,现在路子不好走啊。”我坐到阿海身边感慨,也给阿海父亲一个
    台阶。
    
    其实刚才和阿海父亲的对话在我坐下来一分钟后我就后悔了,因为我不知道阿
    海父亲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倘若他的思维和他的外表一样,那我绝对放心他无法察
    觉我刚才的话是处于有心,但是……阿海……。如果为此得罪了阿海一家,我想不
    管怎么说将来阿海家和小雨家交往还是比较密切的,不能因为我随心的一句针锋相
    对而使他们两家之间产生什么隔膜。
    
    我偷偷的看了一眼阿海,他的脸上依然毫无表情。我想他要不是一个迟钝的人,
    就是一个城府很深的人。
    
    虽然说我是特地来这里看小雨的,但是在小雨妈妈看来我是来这里出差的,所
    以我不得不经常在外面转转,回来后大可说是办事情去了。由于胃痛,所以下午我
    选择了回酒店休息。
    
    我和酒店的服务生说了很长时间这个中药怎么放怎么熬,服务生才明白的向我
    点点头,拿了我的要帮我去煎药了。其实我只是把医生告诉我的重新说给服务生听,
    若是让我自己做我是怎么也做不好的。
    
    想到自己已经两天没有洗澡了,赶紧冲进卫生间给自己享受了一把清爽。我知
    道等酒店帮我把药煎好需要很长时间,于是先去楼下随便吃了点东西,虽说面对众
    多美食,但是我只是喝了点西红柿鸡蛋汤。等我返回房间的时候我的药还没有送到,
    于是只得在床上蹂躏电视机的遥控器——一遍又一遍的翻电视节目。
    
    约莫一个多小时后,我的药才送过来。服务生用保鲜膜将药盖好,生怕中药的
    味道在楼道里面留下浓重的气味。
    
    良药苦口,莫过于此。我挣扎着喝完一碗药的时候,我一下冲到桌子旁边,大
    口喝水。由于吃着中药,所以我没喝茶水,光是矿泉水硬性把中药的味道冲淡。然
    后虚脱的躺在床上蒙蒙胧胧的睡着了。
    
    这辈子第一个10年吵醒我睡觉最多的是我母亲,第二个10年吵醒我睡觉最多的
    是闹钟,而第三个10年吵醒我睡觉最多的就是电话。估计下一个10年吵醒我睡觉最
    多的会是我的孩子。
    
    嘈杂的电话铃声肆无忌惮的在我安静的房间里面叫嚣,职业习惯迫使我睁开困
    顿的双眼,抓起手机接电话。
    
    “兄弟,我们惹上麻烦了。”对面是四眼极度气馁和无奈的声音。
    
    麻烦?!
    
    能让四眼如此沮丧的麻烦看来是一个大麻烦。我的睡意一下子挥出我的身体。
    
    “到底什么事情?!”我坐起身来紧张的问。
    
    “不怎么好说……”四眼支支吾吾,我想看来是和我有很大关系了。
    
    “和我有关系?还是你又犯了什么错误?”我连忙问他。
    
    “和你我都有关系。”四眼仍然让我找不到头绪。
    
    “你说!”我简单的两个字让四眼感觉到了力度。
    
    “唉~”四眼长长的叹了口气,我感觉事情不是很妙,因为这种状态下四眼叹
    气,这样的前奏意味这出了很大的问题。
    
    夏天的结束却带着闷热,尽管房间里空调把温度调配的很好,但是我依然感到
    异常的焦躁。来小雨家乡的几天,虽然有小雨妈妈的事情,也有胃痛的侵袭,但是
    工作上的事情确实是放松了很多。四眼如此气急败坏的给我电话,我想我得要做好
    充分的心理准备。
    
    我点起一支烟,重重的吸了一口。
    
    “你说吧。”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
    
    对面传来打火机的声音,显然四眼那里也开始冒香烟了。
    
    “你能冷静的听我说吗?”四眼突然这样和我说,这让我本来渐趋冷静的心情
    又一次翻涌。
    
    我没有说话。
    
    “是海棠。”四眼简单的说了三个字,就是这简单的三个字却让我全身一颤,
    拿着香烟的右手开始不听使唤的颤抖,烟灰直直的落到了白色的床单上。
    
    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因为实现我全部的猜测都在工作方面,一点也没有往海棠
    方面想。四眼突然提到海棠,我猛然想到海棠是我这段时间生活中最不确定的因素。
    
    所有人都不知道海棠吸毒,所以当他们知道事情的时候可能是惊讶甚至恐慌,
    而我是知道海棠吸毒,所以当四眼提到海棠出事情的时候,我突然吸了口凉气,种
    种猜测如洪水猛兽般冲进我的脑际。
    
    过了很长很长时间,我才感觉自己回过神来。
    
    “海……棠,海棠出什么事情了!”我几乎咆哮着,似乎眼角有一滴热热的液
    体即将倾泻而下。
    
    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着我的全身。
    
    ----------
    小说阅读网/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69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68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67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66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65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64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63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62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61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60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59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58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57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56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55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第54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53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52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51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