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65章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01日 转载)
原题:我和一个偷吃了禁果的女孩的故事

    
     作者: 一记 (博讯 boxun.com)


第六十五章
    
     “对了,你妈妈什么时候手术?”我差点忘记了最关键的事情。
    
     “啊。”小雨抬起头,“哦,明天或者后天。医生说不是太大的手术。”
    
     明天,或者后天。
    
     我想我这个假期要切实发扬尊老的中国优良传统了。
    
     “阿海,阿海怎么在这里?”我突然想起阿海。
    
     “早上找不到你,可是我一个人又没有办法送妈妈去医院,所以只好找了阿海
    的妈妈。哪里知道他们会全家出动啊。”小雨的解释我能猜到。
    
     “呵呵,听你妈妈的意思似乎你会是阿海家的儿媳妇哦,他们家自然倾尽全力。”
    我还是在小雨面前第一次提到这个事情。
    
     “别瞎说。”小雨红了脸,“我还小呢,更何况阿海……”
    
     “更何况什么?”我突然有想知道小雨对阿海是什么评价。
    
     “哦,到家了。”小雨叉开话题。
    
     于是我不再说下去。
    
     顺着小雨的意思,我和她先去小雨家拿点日用品之类的需要在医院用的东西。
    
     医院的病床上,小雨妈妈的精神还算好。见我进来,便热情的和我打招呼。
    
     相比之下,阿海父母的态度则要冷淡多了,估计是小雨刚才赶阿海回去在他们
    看来是我授意的,又或许他们把我彻底的当作他们儿子的情敌了。我相如果当初我
    把自己介绍成小雨的远房亲戚,比如表哥,哪怕是表叔也行,就不至于招来阿海家
    人敌视的眼光了。
    
     “我看这个也是惯例,没办法的。”阿海父亲继续他们刚才的话题。
    
     “真的要这样?”小雨妈妈似乎不同意阿海父亲的提议。
    
     “你别急了,我们再去托托关系。”阿海妈妈宽慰小雨妈妈。
    
     “什么事情?”我把小雨拉到一边轻声的问。
    
     “他们说妈妈开刀要给医生红包……”小雨解释了。
    
     “呵呵,明白了。”我能理解一些医院的做法。
    
     即便是医院明文规定不收红包,但是家属为了手术的顺利、医生的尽力,往往
    想尽办法给医生送红包,小则几百,多则上万。
    
     “那你们的意思呢?”我想知道小雨和她妈妈的意思。
    
     “我妈妈不太同意。”小雨回答。
    
     “那你呢?”我跟着问。
    
     “我……”小雨犹豫了,“只要妈妈的手术顺利,少吃点苦,送红包我也没有
    意见。”
    
     小雨的心情复杂。
    
     “那要多少?”我的意思是想了解他们商量的结果。
    
     “两千。”小雨很直接的回答,“这是阿海爸爸的意思。”
    
     两千?看来小雨妈妈的手术并没有小雨和我说的那样轻松。
    
     “可是……”小雨似乎有难言之隐。
    
     “可是什么?有什么你就和我说。”我觉得小雨应该会继续说下去。
    
     “你知道我昨天晚上去哪里了么?”小雨突然话题一转,说到昨天晚上的事情,
    确实那是一个我很想知道的话题。
    
     “哦?”我等待她继续说下去。
    
     “其实昨天我说我是去我舅舅家要钱去了。”小雨轻轻的说。
    
     “是借钱么?”我很惊讶小雨的话,因为我不相信小雨家已经落魄到需要借钱
    糊口的地步。
    
     “不是,我去要钱。”小雨的话我算是听明白了,说白了就是去要债,“前年
    他们买房子的时候问我们家借了两万块钱,说好去年还的,可是到了今年还没有还。”
    
     “这个……和你妈妈住院有什么关系么?”我找不到联系点。
    
     “妈妈是要定期理疗和吃药的,其实每个月开销都很大。但是她省吃俭用还是
    存下了一些钱。但是这些钱基本都存了定期,加上我又要开学了,所以最近能动的
    钱少了点。”小雨解释。
    
     这我是能理解的,小雨妈妈那辈人喜欢把积蓄下来的钱存在银行里,他们认为
    这样是最安全的,而且如果数额大的话一般都会存定期,这样利息高一点。但是定
    期有定期的不方便,倘若提前取出来,那相对损失比较大。
    
     “所以你们想到去你舅舅家要钱了?”我推理。
    
     “恩,是的,因为快月底了,妈妈的工资还没有到,她又要配药,我又要开学,
    所以……妈妈昨天让我去要。结果他们说现在手头紧,还不了。”小雨气馁的说。
    
     我不知道小雨舅舅家是否真的手头紧,但是心里却对他们有点反感。
    
     “这样说来你妈妈的手术……,我的意思是说我这里还有点钱。”我想如果可
    以,我这里是可以拿笔钱来给她们周转的。
    
     “不!”小雨回答的很坚决,“妈妈说不能麻烦你,况且我们也不是没钱,只
    是妈妈心疼那些利息。”
    
     “没关系的。”我笑着说。
    
     “不行,否则妈妈会不高兴的。”小雨很关心她妈妈的感受,我就不再坚持。
    
     “反正我这里还有公司的5000块钱,加上家里的,妈妈的手术还是没有问题的。”
    小雨从容的说。
    
     “呵呵,那就好,你到时候学费问题,可以来找我,不要和你妈妈说。”我想
    到时候这个问题就比较好解决了。
    
     “现在问题是妈妈觉得住院贵了,而且又要红包……”小雨愤愤然。
    
     “啊,这么回事情啊,阿海父母不是说想想办法么?”我笑着说。
    
     “他们有什么好办法啊,光会说。”小雨看来心里正因为红包的事情而不舒服,
    说话语气重了点。
    
     小雨对阿海家的态度是不友善的,这让我感到很惊讶,因为在我看来阿海家确
    实对小雨和她母亲很好,而且是非常好。我不知道小雨妈妈,甚至是阿海父母对小
    雨说过些什么,其实若说到婚姻,阿海的俊朗和帅气绝非吾辈所能企及的。让若真
    的把阿海和小雨放在一起,用天作之合来形容却不为过。
    
     “哥,你在想什么?”小雨见我不说话,以为我还在想前面她说的事情。
    
     “小雨!”小雨妈妈叫她,“过来帮阿姨倒些水。”
    
     我和小雨一起过去。
    
     “我一会给打个电话问问。”阿海父亲以这样的一句话结束了他们刚才的话题。
    
     其实时间已经到吃午饭的辰光了,但是阿海一家并没有走的意思,看来是打算
    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了。
    
     “要不我们先去吃饭,好么?”早上就吃了两片面包的我肚子早就在抗议了。
    
     “对对对,你们先去吃饭。小雨,你一会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个盒饭,我就不出
    去了。”小雨妈妈听了我的话后才发现原来已经十二点了。
    
     医院旁边的饭店都不是很大,但是里面的菜却比其他地方要贵,或许这就是有
    医院在旁边的优势吧。
    
     阿海的父亲喜欢喝点酒,而且是白酒,这让我感觉头皮发麻,因为我不知道他
    喝了点酒后是否比没有喝之前更加让人感觉厌烦。作为最客人的客人,阿海父亲自
    然邀请我和他一起享受。其实有时候有车还是有好处,我推说下午要开车,无法喝
    酒,所以就和小雨他们一样喝了点可乐。
    
     我的猜测是没有错的,果然阿海父亲在喝了点酒后就开始唠唠叨叨,大致讲的
    都是他当初在供销社的情况。我还好,毕竟还知道人民公社年代的事情,而小雨和
    阿海则一点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阿海妈妈在旁边一个劲的说他,可是一个妇孺,
    况且又长期处于家长观念,怎么能劝的动阿海父亲。
    
     小雨趁阿海和他妈妈拉阿海父亲不要再喝的时候偷偷的朝我憋了憋嘴,我则会
    心一笑。实际上有时候我们应该容忍象阿海父亲这一辈人的这种举动的,毕竟对他
    们来说曾经所承受的或者现在所承受的,永远是他们目前的能力所无法修复或者弥
    补的。长辈的发泄更多时候只能在喝了点小酒后的唠叨。
    
     我招呼服务员做几样清淡点的小菜,量少点,我们打包带走。这小店应该已经
    适应了客人的这种要求,所以在我看来很专业的拿出了一个分为几个阁层的饭盒,
    开始按照我的要求去炒菜了。
    
     醉意蒙胧的阿海父亲突然把手伸到我面前,我被他的举动吓了一条。他手上有
    一根香烟,我这才明白原来他是给我递烟。要知道我从来也没有遇到过如此粗暴的
    递烟方式。
    
     不一会就给我们打包好了。
    
     “服务员,这里买单。”我招呼着。
    
     “唉,怎么可以你来买单。这顿我们来。”阿海父亲突然大声的说。
    
     “我来,应该我来。”小雨也连忙说。
    
     “还是我来吧。”我笑着说,当然,我不知道我为什么笑。
    
     中国人的面子总是在饭桌上表露无遗,特别是在买单的时候,传统的中国人,
    我自然也是好面子的。
    
     “好了,说了我来就我来。”阿海父亲拿出醉汉的无赖脾气,按着我和小雨拿
    出钱包的手。
    
     其实我认为按照道理来说是应该小雨付钱的,但是这里又是小雨年纪最小,让
    她付钱感觉怪怪的,当然也是出于习惯,我就有结帐的意思了。
    
     “阿兰,你去把钱付掉。”阿海父亲用命令语气让阿海妈妈付钱。
    
     这时候服务员也过来了。
    
     “一共两百二十块。”服务员把单子递过来。
    
     “啊,两百二十块啊,哪里这么贵。”阿海妈妈连忙接过单子。
    
     “你们要了瓶白酒,所以……”服务员解释。
    
     “两百块么好了。”阿海妈妈想让对方打个折。
    
     “不行的,我们店里……”服务员最怕的就是中年妇女的纠缠,连忙回绝。
    
     “两百二十就两百二十,赶快付掉。”阿海父亲不耐烦的催促着阿海妈妈。
    
     那个叫阿兰的女人迟疑了一下,然后用狠狠的白了她丈夫一眼,小心的从包里
    取出钱给服务员。阿海父亲象什么也没看见一样用牙签肆无忌惮的剔着牙。
    
     估计阿海父亲回去后免不了被她老婆一顿臭骂。想到这里,我朝小雨扬了下嘴
    角,这次是小雨会心的一笑。
    
     终于阿海的父亲没有在下午提到所谓的他再去托托关系的话题,身上的酒气和
    过于浑厚声线让进来的护士几次都想把他赶出去。
    
     在检查了小雨妈妈身体情况后,医生告诉小雨妈妈,手术在明天下午进行,这
    让本身比较轻松的聊天气氛一下子沉闷起来。
    
     不多久,阿海一家就起身离开了,走的时候他们让小雨好好照顾她妈妈,明天
    上午他们再过来。
    
     “明天就要手术了,那先前你们提的事情……”我把小雨拉到一边,轻声的问。
    
     “交吧。”小雨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
    
     “不和你妈妈商量一下?”我问。
    
     “不想让她再担心了。”小雨的回答让我感到心头一热。
    
     “这个事情让我想想办法看,你稍微等下。”说着我转身出去了。
    
     其实我并不想麻烦石头,因为人情这个东西并不是这么好还的,一旦欠下人情,很多时候就算你用多少钱也是无法偿还的。但是与此相比,我又不忍心让小雨这样为难。所以我还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给石头打了个电话。
    
     我想或许真的可以帮到小雨一家。
    
    ----------
    小说阅读网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64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63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62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61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60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59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58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57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56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55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第54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53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52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51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50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49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48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47章
  • 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 第46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