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王力雄:公主神话——西藏与中国的历史关系(1)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1日 转载)
    王力雄更多文章请看王力雄专栏
    
     (博讯 boxun.com)

     德国电视二台驻北京的记者刘登立在美国长大。他父亲曾是国民党军队的军官,后来在美国定居。从小接受美国教育的刘登立与父亲有很多不同看法,其中一个方面就是中国与西藏的关系。父亲告诉他,西藏自古就是中国的,一千三百多年以前中国唐朝就把文成公主嫁给了藏王松赞干布。当时还在上中学的刘登立反问其父,那时候尼泊尔也把公主嫁给了松赞干布,为什么西藏不是尼泊尔的?把他老爸问得干瞪眼。
    
     很多中国人都是通过文成公主的神话认识中国与西藏的历史关系,似乎中国把公主嫁到哪,哪就从此属于中国了。这是一种有些可笑的逻辑。事实上当时的西藏非常强大,势力范围向西越过帕米尔高原,波及阿拉伯和土耳其控制区,向北到今日的中国新疆和甘肃的河西走廊,向东曾经占领中国四川、云南的大片领土。那个时期的藏民族以征服者的姿态,在整个中亚到处安营扎寨。唐朝开国的李氏家族本身带有突厥血统和文化背景,把联姻当作一种平定边疆的政治行为──可想,嫁一个公主远比调遣大军来得便宜。王室的女儿多得很,何况帝王并不嫁自己的亲生女儿(文成公主亦只是宗室之女)。唐朝前后嫁到“诸蕃”的公主有15人之多1。在嫁文成公主之前,唐太宗李世民就已经把弘化公主嫁给吐谷浑王,将衡阳公主嫁给突厥处罗可汗之子。对当时那些游牧民族的首领,能得到一个让他们倾慕的文明社会(唐是中国古代文明的鼎盛朝代)的公主,那相当于底层粗人娶贵族小姐,心理意义远远超过婚姻本身。当时的藏王松赞干布知道了吐谷浑王娶了唐朝公主,也向唐朝提出了同样的要求。
    
     不知是因为松赞干布态度倨傲,还是因为那时唐太宗对西藏没给予充分重视,反正一开始唐太宗没同意。松赞干布大怒,带领大军先讨伐吐谷浑,继而攻入唐境,并致书唐太宗:“若不许嫁公主,当亲提五万兵,夺尔唐国,杀尔,夺取公主”2,何其豪迈。
    
     固然,以唐朝之强,不至于屈服松赞干布的武力,不过双方打了一阵互有胜败的战争,足以使唐太宗认识到吐蕃(西藏的古名)不可轻视。当松赞干布再次缓和姿态,撤兵并重派使者带礼物到长安求婚时,唐太宗便立刻同意将文成公主许配给松赞干布,连其所派的求婚使者都被赐予了琅琊公主的外孙女为妻,可见太宗抚慰吐蕃之心的迫切,所以文成公主进藏在一定程度上应该算是无奈。
    
     文成公主之所以比其他外嫁的公主更留名,大概主要是因为她被嫁得最远,嫁到最荒僻的地方,一去三十九年,至死没回中原,因而从惜香怜玉的角度更值得同情。她在去吐蕃的路上哭得连河都改变了流向(青海境内倒淌河之名的来源),此传说足以反映后人对她的怜悯。文成公主死后三十年,唐朝又有一位金城公主被嫁到吐蕃。她的传说就更惨了。金城公主为雍王守礼的女儿,被中宗嫁给吐蕃。中宗亲自送金城公主出长安百里,在当时的始平县与公主分别时,中宗悲涕嘘唏,为表达伤感,特赦免始平的死罪犯人不死,免始平老百姓一年徭役,把始平的县名改为金城(今陕西兴平县),将他与金城公主分手之地命名为怆别里。此说可见为了换取与吐蕃的和平,唐朝皇帝不得不割爱的程度。而原本吐蕃使者是说为吐蕃王子求婚,等公主到了吐蕃,真娶她的却变成了藏王。公主那时仅十三、四岁,而娶她的藏王赞普,据说老得满头白发和胡须,竟然看不出脸在哪一边3。
    
     不能说中国的公主进藏对发展中国与西藏的关系没有作用。比如松赞干布自打娶了文成公主,吐蕃十年没有再对唐朝用兵。然而十年在历史长河中不过是一瞬间。松赞干布死后,文成公主守寡二十九年,其在世之时吐蕃与唐就不断发生冲突。以后的百年期间中国几无宁日。有人历数那一时期吐蕃与中国的大规模战争如下:
    
    
     “唐高宗咸亨四年(公元六七三年)命薛仁贵率师十余万以讨吐蕃,为吐蕃大将钦陵所败;武后如意元年(六九二)吐蕃入寇,武后遣武威将军王孝杰大破之;万岁通天元年(六九六)吐蕃寇凉州,官军败绩;长安二年(七0二),吐蕃入寇,四役皆破之;玄宗开元十二年(七二七)吐蕃入寇,王君奂大破之;十六年肖嵩败吐蕃于祁连;代宗广德元年(七六三)吐蕃寇长安,郭子仪击败遁;德宗贞元二年(七八六)吐蕃入寇陷监州等地;贞元五年(七八九),韦皋大破吐蕃,隔年又连破吐蕃,获其大将论赞热;贞元十六年(八0一)吐蕃又大举入寇。”4
    
    
     其中公元763年,吐蕃竟能攻陷大唐首都长安。而当时的吐蕃首领赤松德赞王就是金城公主所生的儿子。德宗年间,吐蕃仅从河陇一地就掠走五十万青壮大唐百姓为奴隶5。唐穆宗长庆年入使吐蕃的刘元鼎行至吐蕃龙支城时,以往战争中被俘的唐军将士“耋老千人拜且泣,问天子安否,言:顷从军没于此,今子孙未忍忘唐服,朝廷尚念之乎?”唐代大诗人白居易一首名为《缚戎人》的诗,描写一个曾被吐蕃俘虏的唐人之悲惨经历,则是更加生动传神。6
    
     讲了这么多公主,为得是说明以一相情愿的立场,距离事实真相可能远到怎样程度。固然,正经从事史学研究的人还不至于把嫁公主当成国家主权的证明,但是过份夸大文成公主对西藏的重要性,却是一种相当普遍的现象。似乎是因为文成公主进藏才使西藏有了文明,包括医疗知识、技术工艺、烹调知识、蔬菜种子,甚至西藏的佛教都是文成公主带去的。就算这中间有若干真实,然而过份强调,就成了一种民族自大的倾向,似乎只要汉民族嫁出去一个女儿,就能改变另外一个民族的文明和历史,并且成为两个民族世世代代不可分割的根据。事实已经证明这不过是一相情愿的神话。
    
    
    
    1 一之,《文成公主与汉藏关系》,载《西藏史研究论文选》,西藏人民出版社,1984年,页110。
    
    2 一之,《文成公主与汉藏关系》,载《西藏史研究论文选》,西藏人民出版社,1984年,页111。
    
    3 恰白•次旦平措等,《西藏通史──松石宝串》,西藏古籍出版社,1996年,页119-120。
    
    4 贺觉非,《西康纪事诗本事注》,西藏人民出版社,1988年,页3。
    
    5 通鉴卷226,页5。
    
    6 《缚戎人》全诗如下:
    缚戎人,缚戎人,耳穿面破驱入秦,天子矜怜不忍杀,诏徒东南吴与越。黄衣小使录姓名,领出长安乘遽行。身被金疮面多瘠,扶病徒行日一驿,朝餐饥汤费杯盘,夜卧腥膻污床席。忽逢江水忆交河,垂手齐声呜咽歌,其中一虏语诸虏,尔苦非多我苦多。同伴行人因借问,欲说喉中气偾偾。自云乡贯本凉原,大历年中没落蕃。一落蕃中四十载,遣着皮裘系皮带。惟许正朝服汉仪,敛衣整中泪潸垂,誓心密定还乡计,不便蕃中妻子知。暗思幸有残筋骨,更恐年衰归不得。蕃侯严兵鸟不飞,脱身冒死走逃归。昼伏夜行经大漠,云阴月黑风沙恶,惊藏青冢塞草疏,偷渡黄河夜冰薄。忽闻汉军鼙鼓声,路旁走出再拜迎,游骑不能听汉语,将军遂缚作蕃生。配向东南卑湿地,定无存恤空防备。念此吞声仰诉天,若为辛苦度残年,凉原乡并不得见,胡地妻儿虚弃捐。没蕃被囚思汉土,归汉被劫为蕃虏,早知如此悔归来,两地宁如一地苦。缚戎人,戎人之中我苦辛,自古此冤应未有,汉心汉语吐蕃身。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力雄连载结束,提供全文下载》
  • 王力雄:在上帝发笑下思考
  • 王力雄:需要借助“民主的暴力”
  • 王力雄:宗族组织的集体犯罪
  • 王力雄:贵州村庄为何满街屎尿
  • 王力雄:为何开发商总是能打垮业主
  • 王力雄:不让非政府组织成为私人领地
  • 王力雄:自救之道是把国有企业交给职工
  • 王力雄:为共产主义牺牲的人意义在哪
  • 王力雄:缺少是非的改革在中国已成怪兽
  • 王力雄:中共正在为新制度创造条件
  • 王力雄:借鉴文革 上下夹击
  • 王力雄:让中共高层掌权的时间更长
  • 王力雄:给中共转换一个舞台
  • 王力雄:用无党政治取代多党政治
  • 王力雄:以“滚雪球”实现政治变革
  • 王力雄:帮助中共当政者思考
  • 王力雄:大陆面对台独如何能从容大度
  • 王力雄:哈萨克族如何免受维吾尔族压制
  • 王力雄:“我赞同达赖喇嘛的中间路线”/德国之声
  • 王力雄:民族问题的从量变到质变
  • 王力雄:“加班禅”的走向(图)
  • 王力雄:没有铁路就万事大吉吗?(图)
  • 入狱的经历是个收获-专访《我的西域,你的东土》作者王力雄 (图)
  • 王力雄:妥协换取不了自治(图)
  • 王力雄:道德是一体的(图)
  • 王力雄:如何应对“活佛证”(图)
  • 王力雄:不能自毁与汉人之间的纽带(图)
  • 《亚洲周刊》专访王力雄:达赖喇嘛已经不会再往后退了(图)
  • 王力雄:一个汉人的西藏经历(图)
  • 王力雄:僧团领袖的逆向淘汰(图)
  • 王力雄:权力、金钱和宗教的“三角”(图)
  • 王力雄:最怕的就是僧团领袖堕落(图)
  • 王力雄:西藏城市化的担忧(组图)(图)
  • 王力雄:格尔木的新藏人(图)
  • 王力雄:囊玛的变迁(图)
  • 王力雄:西藏导游之争(图)
  • 王力雄:西藏山河做赌场(图)
  • 王力雄:写一篇藏人的[白皮书](图)
  • 王力雄:香港浸会大学涉嫌伪造新疆统计数字
  • 王力雄:西藏事件的责任该由谁负(图)
  • 王力雄:达赖喇嘛是西藏问题的钥匙
  • 王力雄:香港中文大学网站的假报告(图)
  • 王力雄:穆合塔尔的罪-《我的西域,你的东土》摘录(图)
  • 刘自立:三权分立是唯一方法─和王力雄先生一商
  • 王力雄:达赖喇嘛的棋局(图)(图)
  • 民间智囊群体如何存在——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八)/周巨川
  • 政改离不开民间智囊群体——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七)/周巨川
  • 与中共达成默契——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六)
  • 怎样使中共主动发起政改——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五)/周巨川
  • 关于“共产新说”——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四)/周巨川
  • 思想走多远,政改就能走多远——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三)/周巨川
  • 政改需在“信仰框架内”运作——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二)/周巨川
  • 王力雄:兽皮“时尚”是如何产生的?(图)
  • 政改的两大基础——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一)/周巨川
  • 从梅西的学术讨论会到蜂巢的绿色对话(王力雄访问纽西兰之二)
  • 王力雄:我要走出大山(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