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心情文学〗画地为牢(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1日 转载)
    
〖心情文学〗画地为牢

    不知道是宿命还是戏弄。我爱上一个女人,一个已婚的女人。
    
    朋友说我荒唐,无知,精神分裂。可是,感情何错之有?
    
    初遇她时,感觉如相恋很久,象多年不见的恋人,前世忘记喝下孟婆那碗最浓最苦的汤。我一眼便能洞悉她的心事,她有一丝怕,惶恐。
    
    有人说,人是带着前世的记忆来的,只是被封锁了。每个人身上都有一颗痣,偶尔会浮现出似曾相识的记忆,象神秘的咒语。
    
    我以为自己足够聪明,完全可以猜到或者估计她的所有。
    
    我用三周的时间恋上对方,习惯于彼此每个早晨的定时问候,享受着甜蜜,心安理得。我以为这次的恋会是久久。
    
    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不是一个人的一厢情愿。如果感情是可以分出胜负的话,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赢了,但我很清楚,从一开始我就输了。
    
    有一天她问,大海后面是什么?我说是另一个大海。她说那沙漠的后面呢?我说等同。她笑,说我是个很绝望的人。或许吧!我说。
    
    她的理解里大海后面应该是沙滩,沙漠后面应该有绿洲。我说那是所有有希望的人全部的理解。现实中有那么多的希望,谁又赠我一分一毫?
    
    有时候我会化身甲,告诉她你是如此美丽,任何男人都无法抗拒,有时候我会化身乙,告诉她你是如此平凡,是如此的与众相同。
    
    一个感情上受到挫折的人,或多或少会找个方式来麻痹自己。其实甲和乙都无非是我的马甲,两个身份背后,藏着一个受伤的男人。
    
    花什么时候开是有季节的,爱什么时候来却没有人知道。
    
    有一天我故意问,你会不会在偷空的间隙里想我一秒钟,哪怕是一秒。她说今天加班,联系明天的加班。不置可否。她是那样善于掩饰,这样的女人很多人一生都难碰上一个。
    
    我很沮丧,沮丧得想要就此逃去。我说要么干脆一刀捅死我,让我死个痛快。要么告诉我,别让我天天受折磨。
    
    活在想象的空间,被一层朦胧包围,找不到方向,我等待不到答案,答案越久心就会越痛。用一包烟也封锁不住渗透进来的疼,尼古丁麻痹着我最后一丝力气。
    
    有时候很想逃离这座城市,逃离这种空虚无聊复印着的生活。醒来,开店,卖货,收钱,吃饭,睡觉,再重复。一天两万块的营业额也开心不起来。有时候一个人跑去郊外,仰望天空,给云彩一个微笑,低下头,捂住伤口轻声呻吟。
    
    疼痛关头,想起年少的曾经。在那个可以朝三暮四的青春过渡期,可以凌晨开车去看滇池,吃树叶烤的漆黑鸡翅,看一场两小时的电影,玩弄女孩的感情一次又一次。为她们怦然心动,为她们倾尽所有。年轻的她们印在我脑海里深刻记忆又深刻忘记。现在终于爱过恋过伤心过,心开始慢慢坚强也渐渐麻木。
    
    每个人的童话里,自己就是那个最英俊的王子。骑着白马,面对千百仰慕者,潇洒的挥挥手,骄傲的擦肩而过。什么巫师巨魔,一剑封喉。美丽公主从城堡里走出,张开双手紧紧拥抱,高高站在万千人鼓掌的城堡之上,此生的幸福从此开始。有时候我们宁愿天真,相信公主会爱上自己,自己一定拥有着最真的爱最美的心灵,这场恋会轰轰烈烈完美无暇。
    
    但现实中美好的故事并不存在,所以我们只能选择童话将自己封锁。
    
    一个人该怎样保护自己,我很清楚。如果不想被人拒绝,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拒绝别人。问题是,我做不到。所以我只能等着被拒绝。
    
    因为我始终在寻觅着,寻觅一个爱或者不爱的理由,或者一个重新开始的理由。我知道她的左右而言他是因为需要借口,我又何尝不是在诸多借口中安于现状?哪怕一声卖力的呐喊也不过是屏幕里弹跳而遁的回音。
    
    当然,我是真心希望,她能快乐一些,这比什么都重要。爱不是占有,它有时候只是莫名其妙闪现的奇异火花,有如烟火,绚丽而短暂。而我,即便被拒绝,也会试着慢慢习惯。习惯一个人躲得远远,找一片幽静的树林睡去,找一个湖游得远远。
    
    有时候很多事情发生和结束都是自然而然。我在正月初五,飞去一座陌生的城市,看她。48小时后离开。走前那天,在KTV,用一个半小时我们喝掉三十多小瓶啤酒。我醉得不行,睡得死死。她送我回酒店,留下字条,简单的交代,没有其他。那些娟秀的字,我想我会永久保存。多年之后,可以重新翻阅,呼唤记忆。
    
    有时候我们根本没有时间也来不及去思考一件事情的对与错。只是去做了,值得那么做而已。我只能给自己找个借口,即便有时候其实自己也难自圆其说。
    
    我心里一直存有遗憾,在我最美好的那些年轻岁月里,我最喜欢的人却不在我身边,如果一切可以重新开始那该多好。
    
    我清楚的记得,曾经有一个女人,在云和山的那端等我。说只要我愿意,她等待我随时的召唤,不会有怨。我知道那其实不过是她跟我开的一个玩笑,她只是希望我能够记住有她这么一个人。有时候你越想忘记一个人反而会记得越清楚。我曾经听人说过,有些东西当你一旦不再拥有的时候,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叫自己不要忘记。
    
    人生中总有些事是你我都不愿再提起的,也有些人是你我都不愿再看到的。因为他们曾经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或者你做了对不起他们的事情。有个人每年都会给我留言,这个人很奇怪,每次都是一个字:安。这个习惯维持了好多年。今年的情人节,她给我捎来了两个字。爱你。
    
    对于太古怪的事情,我向来不能接受。但是我发现她这个习惯很好。或许若干年之后,我也会在每年的情人节里,给那个我爱的女人留下一个字:安。
    
    毋庸置疑我的聪明,但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例子实在太多。就好象棋手在未下完棋就已经预知结局一样。在我身上,始终有一种悲天悯人的气息。我恨,因为茫茫人海中,永远有我得不到的女人。我狠,因为芸芸众生里,常常有被我拒绝的女人。在矛盾的挣扎中我走不出自己布下的陷阱,被关押在情的囚笼中永远忘记飞翔。
    
    有人说,一个人有烦恼是因为记性太好。从那天开始,我忘记了很多事情,唯一的印象,就是我曾经喜欢一个叫聪的女人。
    
    走的那天,风朝北吹,我逆风而行,南下。泪在脸上慢慢变干,不知道我爱的那个女人,会不会为我流一滴眼泪。
    
    烟越抽越凶了。逃到KTV,那里是个典型虚张声势的男权社会,所以转眼间我便烂醉。那么再唱支歌吧!就唱那首K歌之王,虽然千百次的重唱过,这次却特别累。完美。
    
    我终于决定。也许我们就此错过,但就算从此陌路,为这一次的爱情,通通可以葬送。
    
    点燃一支烟,给她留言:感谢你给我一个人的情人节的灵感,感谢你给我一个完美爱情故事的灵感,感谢你对我这么若即若离让我明白原来是这种爱才最痛苦。我最多会怪你,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所有的快乐都要比我多,留下我独自一个人去面对所有的不知所措。
    
    找到一个人,搁浅一份爱情。
    
     文/洪错(爱尔兰的雪club.xilu.com/erinsnow)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