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军统剑指汪精卫 (七) 张重阳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19日 来稿)
     六 夜袭高朗街河内刺汪行动组策划的几次软行动均未奏效,却没有放慢实施硬性行动的步伐。行动组经过昼夜对汪宅的长期监控侦察,基本弄清了汪精卫卧室的位置。高朗街27号朱宅的三搂,正面有两个房间,一间较大,置有床铺就寝的用具设备,汪白天大部分时间在此起居、会客和与同伙商量事务,另一间较小,同样有完整的睡觉设置,汪在夜晚则与陈壁君睡在此房,显示出汪精卫的老谋机警,唐英杰还根据侦察的情况依样专门画了草图并具报戴笠。1939年3月中旬,戴笠综合各方报来的情报分析,汪精卫近期有离开河内的迹象,为避免汪精卫一伙脱开罗网,于是戴急报最高当局,经蒋委员长批准,戴在3月19日电令陈恭澍“着即对汪逆精卫以予严厉制裁”。 3月20日早上,汪宅现场监视员报告陈恭澍,说汪一伙正在打理行装,准备全体外出。过了约2小时左右,又报告说汪精卫一行人坐了两辆黑色的小轿车往河内郊区红河方向驶去,实际上是汪等去数十公里外的丹道镇三岛山麓游玩,陈恭澍以为汪等想逃离,随即率领行动组携带武器驾车急追。双方车辆迫近时,陈恭澍看到两辆车上坐了9至10人,除了汪精卫和陈壁君以外,还有其它几人。当他们追赶过红河达莫桥时,汪精卫一伙的两辆黑色轿车己经停在前面不远的空地上,由于不能靠得太近,防止汪等发觉,再则阳光刺眼,一时皙辨不清汪精卫到底坐了那辆车。正当行动组犹豫的时候,汪等两辆黑色轿车己启动,朝来的方向快速驶去,显然汪等己觉察到有人在跟踪他们。行动组也立即调转车头紧追,但在经过商业区一带,汪精卫的车辆利用交通信号灯转换之机,摆脱了行动组的追赶。就在陈恭澍和行动员驱车焦急追找汪精卫的车辆时,那边汪宅的现场监视特工己来报告,汪等两辆黑色轿车己回27号。陈恭澍随即率人赶回,嘱继续加强监视。此后整个白天行动组的眼睛始终盯住27号内的一举一动,汪精卫等一伙也未离开汪宅一步。3月21日下午4时,在汪宅现场监视的特工魏春风报告汪精卫和陈壁君在室外草坪上讲话,好象在争吵,陈恭澍立即带了二名行动员赶到27号外,己经发现草坪上空无一人。两次机会错过,陈恭澍非常恼火,决定于夜里实施突然出击。当夜月黑风高,高朗街一片肃静,少有人出行活动。深夜11时40分,陈恭澍带领六名行动员开着车出发,在接近汪宅附近的一个巷道时,两名越籍警探拦住他们,要严格检查,相持之下无奈之中,陈恭澍把口袋里准备的4500元钱全部掏出送给警探,几经周折,越警挡不住金钱诱惑,终于全部放行。陈恭澍一行到了27号附近,他对行动作了分工,自己留守在车内接应,张逢义、陈布云在汪宅外放风,王鲁翘、唐英杰、郑邦国、余鉴声则越墙进入汪宅。布置完毕唐英杰施展功夫轻轻跃上墙头,观察后未发现动静,然后将王等三人拉了上去。唐、王等四人跳入院内,有人不小心踩翻了墙角的一个花盆,发出了“吱咯”的声音。“什么人?”住在一楼的侍卫喝问道,唐、王等人立即闪身躲在大树后面。这时一搂的后门打开一条缝,汪的侍卫听到声音出来观察动静。“啪、啪”,王鲁翘举枪就射,侍卫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唐英杰立即乘势带人飞快地冲进后门,提着枪堵住了汪待从房间的房门,“都不要动,谁出来老子就打死谁。”汪的一个卫士还想往外冲,“啪”又是一声枪响,卫士己捂着左臂倒下。这些卫士出境时都无法带出武器,他们被堵在屋子里干着急。就在唐英杰堵住汪卫士的房门之时,王鲁翘带人飞快地冲上三楼,直朴靠北面的那间汪精卫的卧室,王猛烈连撞几下,都没有撞开,房门己在里面锁上,而且非常结实。王正在焦急之际,唐英杰提着利斧赶上来,唐抡起大斧用力向房门劈去,只几下就将房门劈了个大洞。室内台灯还亮着,王鲁翘借着昏暗的灯光朝里看,看见床下趴着一个男人,己瑟瑟发抖,挣扎着硬往床底下钻,背部屁股完全暴露在外,依据体形判断此人就是汪精卫,王毫不迟疑端起勃朗宁手枪,“啪、啪、啪”连发三枪,弹弹命中,直打得血溅四壁。枪响过后,王发现床下还有一个女人,估计此女就是汪的老婆陈壁君,王便甩手又是“啪、啪、啪”三枪,他正想进去验明正身,可是房门就是打不开。王认为汪精卫夫妇命再大也必死无疑,便指挥人马迅速从楼上撤了下来越墙而出。“怎么样?”,陈恭澍见撤回的唐、王等人钻进守候的车里忙问道。“两人己经上路”,王鲁翘拍着胸脯无比轻松地说,“陈组长你放心,凭我的枪法下汪精卫、陈壁君这次必死无疑,就是几个汪精卫也做了枪下鬼,等着好消息吧。”“好!”陈恭澍高兴地拍了拍方向盘,汽车一加油门飞快地消失在茫茫的夜幕之中。正当陈恭澍等行动员想举杯庆祝的时候,报来的情报并没有令他们高兴,汪精卫和陈壁君并没有死,中弹的是曾仲鸣夫妇。原来曾仲鸣听说汪精卫等被人追踪,就带着妻子方君壁来汪宅探问,也许是为了安慰汪,曾与妻子当晚就留了下来,并住在汪的卧室里。当行动组跃入汪宅发出第一枪后,汪夫妇就被惊醒,汪精卫正准备出房探看,他的女婿何文杰与女儿汪文惺跑上来,“有剌客,赶快进屋”。他们将汪夫妇推进了房内,刚刚进屋,王鲁翘就带人冲了上来。汪等人听见有人正撞击对面的房门,接着就是利斧劈门的声音,汪等人吓的七魂出窍,趴在地板上大气都不敢出。连续的枪声响过之后,四周慢慢平静下来,对面屋子里不时传出曾仲鸣夫妇痛苦的呻吟声。何文杰打开房门,走道里己经无人,便冲进曾仲鸣夫妇的卧室,昏暗的灯光下曾仲鸣夫妇倒在血泊里,只看见曾的胸脯泊、泊地往外冒着鲜血,其状极为恐怖,何文杰吓得不知所措,赶紧叫汪文惺打电话报警。十几分钟后法国警察赶到。随后救护车将曾仲鸣夫妇送到医院,曾仲鸣经医生全力抢救仍回天无术,还是死在手术台上。方君壁右胸中一枪,另二枪中在臂和腿上,在医生的全力救护下才保住性命。(待续)2008年4月19日 _(博讯记者:张重阳)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重阳:军统剑指汪精卫(六)
  • 军统剑指汪精卫(五)/张重阳
  • 军统剑指汪精卫(四)/张重阳
  • 军统剑指汪精卫(三)/张重阳
  • 张重阳:军统剑指汪精卫(二)
  • “四个伟大”的由来与結果/张重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