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军统剑指汪精卫(五)/张重阳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四.敲山震虎

    戴笠和军统局行动组的人员经过一系列紧张的准备工作,开始进入实际的操作。首先加强了对汪系滞留在香港的人员和逃至河内的人员的监视跟踪,并采取分化打击的威慑措施,意在警告汪精卫一伙收俭投降卖国的汉奸行为,趁早悬崖勒马。
     汪精卫逃至河内时,香港成为汪派人员活动的前沿地带,先后到港的汪系人员有四川省党部主任陈公博、铁道部长顾孟余、中央宣传部代部长周佛海、艺文社主任陶希圣、中央立法委员林伯生、江宁县县长梅思平、外交部亚洲司司长高崇武、外交部情报司日苏科长周隆痒等人,汪精卫的老婆、中央监察委员陈壁君则负责香港与河内之间的联络,不断地在两地往返奔走,传递情报和消息。高崇武和梅思平则在香港进一步与日方人员接触和洽谈。陈壁君在香港住在九龙塘汉口道26号3楼,陈公博、陶希圣、梅思平等住在九龙塘约道5号。大家心里都明白,汪精卫出逃河内后,一干人都己成为军统特工注意的对象,所以人人都提心吊胆、藏头缩尾、深居简出,不大敢公开露面。为了对汪系人员分化瓦解,戴笠一方面与当时住在香港告罗士打酒店706房的杜月笙密谈,商讨具体办法,另一方面指示军统局香港区长王新衡调动香港区的全部力量,加紧对汪派人员的秘密监视,摸清他们的祥细居住地点和日常行踪,以分析判断汪精卫居留在河内的时间和下步动作方向。 (博讯 boxun.com)

    戴笠在香港除了部署河内的行动,也开始对汪派在港人员进行打击。中央立法委员林伯生被定为第一个打击对象。汪精卫发表的《艳电》以及许多投降亲日理论都是在以林为社长的《南华日报》及以林为主任的《蔚蓝书店》发表和宣传的。为了抑制汪派人员的卖国气焰,戴决定先拿对投降活动极为活跃的林开刀。
    戴笠命令香港区情报员、香港《珠江日报》编辑刘大炎利用记者的身份到设在香港荷李活道49号《南华日报》社和设在皇后大道华人行7楼6号的《蔚蓝书店》找林伯生接触,另外派香港区书记刘方雄指挥特工跟踪侦查林的日常出入途经和轨迹,伺机行动。之前,戴曾派人传话给林,约其在香港思豪饭店谈话,想借此给林发出警告信号,但林置之不理、我行我素。刘方雄即指挥行动人员于1939年1月13日晚上进行伏击,但结果是错杀了一个和林伯生长得极为相似的陌生人。这一夜林因有事留在《南华日报》社通宵未归而侥幸活命。1月17日中午,陈壁君在九龙塘汪宅约周佛海、梅思平、陶希圣、林伯生吃饭。饭后下午3时林被香港警察厅政治部约去谈1月13日晚的暗杀事件,完毕后林伯生因与梅思平、陈春圃等人相约去告罗士打饮茶,于是林伯生出警察厅后就步行前往。当林行至香港历山大厦门前时,刘方雄再次指挥两名行动特工从背后跃击,用袖藏的铁棍对准林伯生的头部猛击,林当场昏死过去,两名特工中一人当场被港警擒住,另一人乘乱逃走。林伯生被警方秘密送到玛丽医院治疗养伤多月才出院。
    林伯生多次遭到追杀重挫了汪派在港人员的锐气,一个个都悄悄隐蔽潜伏起来,一个白天不敢出门,只是晚上利用夜幕掩护进行一些活动。汪精卫在河内得到林伯生情况的报告后,更是惊恐万状,步步提防,先是逃离河内的闹市区,躲进离河内西北约80公里的一处名叫“丹岛”的地方,当陈恭澍查明此处后,于1月28日率行动特工追踪到“丹岛”山中,汪精卫闻知随即转移,躲进了河内市哥伦比亚路高朗街27号朱培德夫人的别墅里。
    (待续)
    2008年4月5日 _(博讯记者:张重阳)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军统剑指汪精卫(四)/张重阳
  • 军统剑指汪精卫(三)/张重阳
  • 张重阳:军统剑指汪精卫(二)
  • “四个伟大”的由来与結果/张重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