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晓树:纪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49)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19日 转载)
    来稿
    零六年五月九日
     韩寒写了〈〈长安乱〉〉,黄航开始写〈〈圆明园乱〉〉,在课上他写,下了课他还写。黄航间或写着武侠小说《偏安恨》,他喜欢向刘述说内容,几乎每天都写六页。 (博讯 boxun.com)

    
    黄不耐烦地在宿舍里通告:
    “五一后找工作、五一后找工作!”
    “现在我也应该搬书了。”
    黄想要把书搬到出租房里,打算大三一结束,就搬到外面住,现在就开始着手前期的准备工作。
    
    刘建华觉得自己好象什么都不在乎了,变得冷漠极了,他痛恨自己这样。
    
    上现文选,老师点名。
    整整四年的学习都需要严格的点名来控制到课率,对于不到课的学生,都给予相应的处分,旷课三十节,马上开除。对于类似的事情,好象学校在收完学费后很乐意去做。
    五个人都说(通)过了,刘建华就满心地涕泗。考过者可以离开,不再需要听课。看来上大学,原不是为了来听课的。
    
    小豪:
    “晓慈,你已经工作了?!我挺佩服你的,而刘没事就往外面跑,什么意思啊!”说完,乐乎乎的。
    “我一个每月生活费3000的哥们,这次用500花了一个月,说要‘体会体会’贫苦的生活。”
    刘建华这时明白马加爵到底是怎么死的。当年新闻后,母亲老是不停地叨念:
    “怎么现在连大学生都杀人啊?!”
    
    晓慈在水房里吹口哨,曲子传得远。
    上午自习完,刘建华背着书包往外走,晓慈问:“上哪?”
    答:“图书馆看书。”
    回:“你还看什么书啊?”
    刘建华一声幽息,坼裂了呆板的表情,换成了戚戚的脸庞,拖着沉重的身子,慢腾腾地走了。
    
    小豪边梳着头发边叙述:
    “现在大四的几个学生在买我们学校的假证了。据说一模一样。”
    “刚来的大叔管绿化去了,今天来的阿姨又嫌工作时间太长,不知道明天又是谁来。”
    “学生不办假证,就算你再有才华,连工作都找不到,这都是被逼的,而买了假证一旦被发现了,也会被人看不起,反正两样都看不起,叫我们怎么办?”
    
    刘建华烦闷得很,去二机房上网,遇到刘卫保老师。
    老师关心地问:
    “你现在过几门了?”
    “我。。。。我。。。。。。我已经不考了。,”
    “你不考了?那你不是浪费这么多钱吗?!学都白上了,真是的!”
    “我。。。。。。我。。。。。。”
    
    五一放假后,三机房的灯暗了,电脑全搬完了。
    
    
    零六年五月十日
    刘同学在图书馆看书,笔停了,走到很远处的小卖部去买。这段时间他不太敢去超市。有点怵。
    晓慈在宿舍里恣肆地歌唱,还是那个流行歌曲的曲调:“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
    宿舍里谈及改编自泰戈尔的“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黄航认为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是银行里有那么多钱,却没有一张属于自己,知道明天就要死了,却不知道今天为什么还活着。
    而刘觉得自己好象一条濒临死亡的鱼,被抛到了地面,没有呼吸。
    
    晓慈在旁边。
    “中国移动真他妈的欠揍,在宿舍里信号越来越差了!”
    
    黄航的朋友招财,做菜都是煮出来的,用他的话说:
    “诶,每次都忍不住加一勺水。”
    招财是一个乐观而有情趣的人,某日,黄与其同一餐桌,黄航极其耐心而又诚恳地劝其慢点吃馒头,他回:
    “我已经。。。。极力压住吃馒头的速度了!”
    其时,馒头早已过半。招财不喝酒,喝了酒他就想打人。
    黄进其屋,欲打苍蝇,他极其严肃地迅速用手阻拦:
    “等等!这是我养的!”
    
    从今天起,黄航开始在床上练习仰卧起坐,他的目标是想把肚子上的一块腹肌变成六块。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晓树:纪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48)
  • 晓树:纪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47)
  • 晓树:纪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46)
  • 晓树:纪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45)
  • 晓树:纪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44)
  • 晓树:纪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43)
  • 晓树:纪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42)
  • 晓树:纪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40)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39)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38)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37)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36)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35)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30--32)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33-34)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27-29)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22-26)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22)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21)
  • 晓树:纪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41)
  • 晓树:我会不会是第二个马加爵?
  • 晓树:我在永乐上班的日子(3)
  • 我是普通老百姓,得出一个结论:现在民不聊生!/晓树
  • 为什么人人不平等?/晓树
  • 无题/晓树
  • 老师的教导/晓树
  • 深夜的祷告/晓树
  • 一个人的百年——纪念余虹先生/晓树
  • 2007年的中国/晓树
  • 晓树:我的爷爷
  • 晓树:为什么大陆网页的热点都那么挑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