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长篇连载《刺杀马英九》之九/郑存柱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九
    
     2008年2月2日 凌晨 1:35 台北 1989年6月4日凌晨 北京长安街 (博讯 boxun.com)

    
    他看到了火光,就在前面不远的立交桥下面,一辆军车停在那里,已经被点着了,火光在风中飘逸,一闪一闪,忽明忽暗,一些人影在旁边晃动,看不清面孔,却看得见面孔上的悲痛和愤怒。
    
    枪声突然响起,就在耳边,不知道军人刚才躲在哪里,但是突然就“劈劈啪啪”地响起了枪声!
    
    是的,是枪声,是真枪实弹,有子弹打在立交桥的石墩上面,迸发出闪亮的火星。不是谣传,刚才从前面跑回来的学生说的是真的!
    
    他的脑袋一片空白,他怎么也无法相信眼前的现实。经过一个多月的游行和绝食,天安门混乱不堪。但是来自香港的援助,却使学生们得到了休整的可能。重新立起来的一排排整齐的帐篷,分配给以外地高校为主体的大学生们;大部分同学也响应号召,陆续离开了天安门,离开了北京,回到各自的学校复课。大家都在等待即将召开的人大常委会,等待着重新回到法制的轨道来解决问题,消除分歧。但是却突然就变成了暴乱,军车、坦克、火光中耀眼的钢盔,耳边清脆的枪声……
    
    已经来不及思考,他抓住女朋友的手,她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怔怔地立在那里,不知所措。
    
    黑暗中慢慢地有一排排鬼魅般的人影在向前推进,鬼魅之中有一处处的亮点在不时地闪耀,伴随着一阵阵的枪声。
    
    “快跑!”他大喊着,紧紧扣住她的手指,拽着她向黑暗之中跑去。他们的身边有人扑通地倒下,一声不吭,是自己的一个同班同学。有人刚停下来想救助,却也被精准地击中,倒在同学的身边。密集的枪声把他们赶着,使他们根本无法停留,无法回头。
    
    他俩逃到了街道旁边的人行道外,一人多高的灌木带之后,竟然是黑压压一片的市民。他们全都被一次次播放的电视通知惊醒,被突然响起的枪声惊醒,像上次执行戒严的时候一样,纷纷走出家门,走到大街上试图再次阻挡劝说军人。但是今天晚上,军人不再沉默,他们开始用坦克和子弹回答。
    
    有来自医院的医护人员站了起来,他们要去大街上抢救被子弹击中的学生,有的已经没有动静,有的却躺在那里挣扎。
    
    但是挡在他们之间的,却是一排端着钢枪的士兵。他们刚向前迈几步,枪声便再次响起,有几个市民倒下了。
    
    “刽子手!”
    “法西斯!”
    人们愤怒地向着军人喊起来,枪声再次响起,再次有人倒在人行道上。
    
    医护人员只好放弃大街上受伤的学生,开始抢救身边的市民。
    
    他和她的身边有一个胖胖的小伙子,刚才还给他们挪个地方,把他们从灌木里面拉到自己的身边,却被不幸击中,仰面倒在地上。胸口的血汩汩地从体内涌出来,刚才还有力的大手却软绵绵地耷拉在身边,他张了张口,想说着什么,却终于没有声音法出来。他们急忙把他抬到市民准备的一辆平板车上面,向附近的医院奔去。
    
    医院里面已经满是受伤的人,院子里、过道上都躺满了人,有的已经没有了气息,医生们紧急地处理着刚刚送来的还有气息的学生和市民,护士们的脸上都挂满了泪水,但是大家都没有哭出声来,只是咬着牙,急急地处理着伤口,和死亡在时间中赛跑,希望可以多抢救一个学生。但是死亡是早就预谋设计好了的,没有死亡,哪里有独裁者的强权!手无寸铁的学生,饮恨死去的学生,他们还在等待着万里委员长回国,等待着召开人大会议呢。然而几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却设计好了他们的死亡。他们瞪大着眼睛,瞪着黑暗的天空,瞪着曾经描绘出的美丽的空中楼阁。他们无法瞑目!他们不甘心瞑目!
    
    他俩走出了医院,紧紧相依着。她的身体在不停地颤抖着,他也无法控制,无法抑制着自己不要颤抖。他的手紧紧地攥成拳头,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信念和意识了,似乎只有这样下意识的举动才可以控制住自己,支撑住自己。他是一个男人,他不能崩溃,他要保护她。
    他们不知道要去哪里,心中没有目的地,只是茫然地走着,却不知不觉,又重新走回了天安门。更多的学生从前面撤回到天安门,大家聚集在纪念碑的周围,等待着,等待着一个国家对未来的杀戮,等待着一个民族对理想的毁灭。
    
    “我想回家。”
    她轻声地对他说,她一直在微微颤抖着。
    
    她抬起恐惧的双眼央求着他。她才十九岁,刚刚开始一个美丽浪漫的青春,刚刚品尝到美好爱情的甜蜜滋味。她本不应该看到暴力,看到死亡。
    
    “我不想死。”
    她终于嘤嘤地哭出声来。
    
    纪念碑周围的学生依然群情激愤,慷慨激昂,依然在一遍又一遍地唱着《国际歌》: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要为真理而斗争”
    
    这是广场上大家唱得最多的一首歌,这本来是共产党所代表的阶级对抗另一个剥削自己的阶级的战歌,但是却成了学生们对抗今天的共产党所异化成的独裁的战歌!多么荒诞的历史,多么残酷的讽刺!
    
    他扶起来,他们要离开。她有求生的权利,她不需要用年轻的生命来证明崇高和伟大,而所谓的崇高,所谓的伟大,已经在今晚的枪声中化作了粪土!
    
    天安门城楼以及和广场之间的大街已经被军人占领,大会堂里面也不断涌出来一批批荷枪实弹的军人。他们从纪念堂的东侧离开了广场,然后再折回到北面的大街。他们想再一次地看一眼倒在大街上的同学。
    
    尸体还在那里,有身着白色服装的医护人员多次试图去抢救,却多次被枪声拒绝。
    
    他们只好继续向前,想回到学校,回到安全的地方。身后再次响起了枪声。他们拐进一个巷口。她终于抑制不住,扑进他的怀中放声大哭起来。他只是紧紧地拥着她,他不知道怎样来安慰她。大街上有军车轰隆隆地开过,凡是发现人群便是一阵“突突突”的机枪扫射。他只好把她的脸埋在自己的胸膛,他不希望她的哭声被大街上失去理智的疯狂的军人听见。
    
    她的身体突然抽搐了一下,停止了哭声,她抬起头,两眼无神地看着他。他低头轻轻地吻着她的双唇。在那个爱情还是非常的神秘和浪漫的年代,这是他和她的第一次吻。他不知道,也决不相信,这也是他们的最后的死亡之吻。
    
    她的嘴唇颤栗着,她想接受这个爱情的吻,但是她已经没有了一丝力气,她的爱情花蕾刚要绽开,却被无情地毁灭。她想听到爱人在自己的耳边说出“我爱你”的真情表白,但是她的意识却已经悄悄地离开自己的大脑,她想好好地看一眼自己的爱人,两眼却开始迷糊起来,慢慢的,慢慢的,这个恐怖的死亡之夜,这个疯狂的屠杀之城,终于从她的眼前消失了。
    
    她的青春之血,从后背的弹口流出,依然是那么鲜活,那么炽热……
    
    …………
    
    他逃出了中国,他来到了泰缅边境,成为了割据一方的一名军人。他需要枪,因为他需要把那个带着一副文明的眼睛的刽子手亲手送上地狱!他成为了一名狙击手,多次消灭了对方的要角。当战争不再,恢复和平的时候,他离开了金三角,成为了一名传奇的刺客,一时名震东南亚。
    
    但是他的唯一真正的刺杀对象,就是那个带着黑边眼睛的刽子手。他一直留意着他的行踪。最好的机会来了,2002年的夏天,这个刽子手终于来到东南亚出访,他经过精心的策划,本可以有机会将他消灭,却因为突发的事件使自己功亏一篑。再后来,刽子手从他一直贪婪不放的权力巅峰退下,从此深居简出,他再也没有机会为自己的女友复仇了。
    
    她却一直在自己的心中,每当他遇到和她相像的女孩子,他总是会想方设法去接近。而当他每次接到一个工作,得到一笔资金,他就必须要先找到一个这样的女孩子。她的音容笑貌会再次浮现,她的年轻的生命也在女孩子的身体里面复活,而他也可以继续那场突然中断的爱情。如果没有找到这样的女孩子,没有找回那场刚刚开始却永远失去的爱情,他就会退回定金,放弃执行。时间一年年的过去,她的面容也一点点地模糊。但是他却更容易找到女孩子,有的是一弯眉毛像她,有的是莞尔一笑神似,有的只是具有相同的白净的肤色,却都在他幻觉中之中变成了她。
    
    小艾再次回过头看一眼他,有点吃惊,一行浊泪从他的双眼慢慢爬了出来,滚过沧桑的脸颊,落在枕头上。已经潮湿了一片。她的心一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女性温柔而善良的天性使她无法悄悄地离去,她知道他的内心深处一定有一口痛苦的泉眼,虽然被岁月所掩埋,但是总会在不意间流出悲伤。她脱去浴衣,再次躺在他的身边,双手揽着他的头,他的脸,用自己温热的胸,安抚着一个陌生的、孤寂的、冰冷的灵魂。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长篇连载《刺杀马英九》之八/郑存柱
  • 长篇连载《刺杀马英九》之七/郑存柱
  • 《刺杀马英九》之六(附说明)/郑存柱
  • 长篇连载《刺杀马英九》之五
  • 长篇连载《刺杀马英九》之三、四
  • 长篇连载《刺杀马英九》之二 /无名氏
  • 长篇连载《刺杀马英九》之一 /无名氏
  • 刺杀马英九就是台独重大事变 (图)
  • 南方朔:独派狗急跳墙可能刺杀马英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