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30--32)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05日 来稿)
    来稿
    30
     普通的学生们每时每刻都感受到了学习、工作、生活的压力。她们/他们常常找人倾诉。如果去超市买东西,她们就跟老板娘讲,但是最后总还是叹息着离开超市;有人不由自主地反复向不认识的陌生人述说自己的心酸,但是别人总是用怪异的不理解的眼神来回应,好象是新一代的祥林嫂。 (博讯 boxun.com)

    他们向老师述说的时候,老师不能理解:
    “诶,算了吧,你们现在有什么压力呀,等你们真正踏入了社会就知道了。。。。。。”
    有时候他们突然想起以后其他同学都有了文凭,找到了稳定的工作,有了自己的事业,而自己却一无所有,总是很心酸。
    刘建华会去学校的网吧打CS,他开始觉得打CS就象是生活,都象梦幻一样,就算你打得分数再高,关了电脑,什么也没有了,生活也是这样。
    他很倒霉----
    去学校商店买手机充值卡,怕自己撕坏,转而请女服务员撕。遗憾的是,在她撕下纸条后,并没有得到密码。
    一个不认识的学弟向刘建华借一本书,约好晚上等在某处,等了老半天,冻坏了。第二天,学弟很有礼貌,过来道歉,生活就是这样。我们的教育把我们都变得不再为他人考虑,这只是独生子女的人文缺失呢,还是另有其他?
    
    刘建华寒假没回去的日子里,表哥堂姐都结了婚。他觉得自己活得好累好累,有东西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躺在床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不想和任何人说话。他觉得自己的心好象崩溃了,躺了很久,有东西麻了。
    刘这个傻瓜的多愁善感常常简直是有些可笑,他又开始为这个世界上那些许多为了生存而放弃了自己从小的追求、理想和信念的人而哀伤,他们妥协于残酷的现实,破灭自己的梦想,甚至有时候献出自己的灵魂和最宝贵的东西。
    他常常诘问:
    “我们学习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他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的生活一天天混沌起来,当他看到其他人那么勤奋,那么认真学习时,他总是深深地叹一口气。他总在心底里问自己:“从小到大,我都是照着老师说的去做,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后来,他不得不在教室里当众承认自己很苯。
    我在想,如果这件事对于那些有着当年佼佼者心态的人而言,要让她们/他们在众人面前轻声地说出这句话,内心该是一种怎样的情思。
    众人都很安静,自顾自看书。
    
    如果一个学生考试没通过,只能是自己没有努力和很笨的缘故,这是众人公认的法则,并没有第三个原因,这是老师的教导。这如同你没有钱一样,只可能是因为你没努力奋斗的原因。中国人哪,向来只看结果,不问过程。
    刘建华开始常常把自己关在宿舍里,一个人昏沉地背诵:“仿佛负载万物的大地,这一座美好的框架,只是一个不毛的荒岬;这个覆盖众生的苍穹,这一顶壮丽的帐幕,这个金黄色的火球点缀着的庄严的屋宇,只是一大堆污浊的瘴气的集合。”
    
    
    31
    大三的宿舍有四个人:刘建华,黄航,晓慈,还有小豪。在晚上他们会开卧谈会,讲一些漫无边际的话题,来舒缓一下白日里的烦躁或是无聊----------
    “聂各庄有一条恶狗,我今天被狗咬了!可恶的是那警察和狗主人认识!”晓慈抱怨到,他瞅了瞅外面,又迅速钻进被窝里取暖,着实可爱。
    “我以后想生一百个孩子,以后过年的时候,都叫我‘爸爸、爸爸、爸爸、爸爸。。。。。。’,那肯定很爽。”小豪坐在床上梳着头发。
    晓慈听了听,笑着:
    “女孩子都以为我很强,都想跟我做,哈哈!”这笑声的分贝显然很高。
    
    “《青年文摘》上登了陆步轩的《屠夫看世界》,你们应该看看。”黄航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我们为什么要读书呢?为了回报,为了过更好的生活。不是真的想搞什么学问,研究技术 ,现在念书不就是为了好生活、好工资吗?现在的女孩子喜欢的就是钱,钱,钱!没有钱,她可以和你谈恋爱,可以和你做爱,就是不会和你结婚!有了钱,培养感情就容易多了!”黄航越说越冲动。好象以前在感情上受过什么委屈,今天终于爆发了出来。
    
    刘建华感叹:“普通高校的证书多,好找工作,民办高校重自考,不好找工作。诶,前途渺茫。”
    “是啊”黄接着话茬:“现在的社会是实用的社会,研究生好象出路也不好。”
    “有人说,清华的鱼都比别的地方好看,诶,在别人的眼里,北京就两所大学。”刘继续叹着气。
    “现在的学费太贵了!”小豪摸了摸板寸。
    “我看‘九年义务教育’应该改成‘九年受罪教育’。”
    “我们学校出去在中关村找工作的,他说我们学校的文凭--------毛用!”
    “我们老师说,清华每年平均至少有几个人自杀,还问我们学校有没有?”小豪开始有了精神。
    
    “每次自考都是一次高考,要考几次高考才能考完?要考多少次才能读研,要等多久才能到博士考试?!”
    “诶,你们看新闻了吗?”黄航一惊一诈。
    “九九情色论坛的罪犯竟然是河南某中学的一名教师,不知道灵魂工程师怎么会做这些事情。”
    刘建华望着黄航,说:“我看这次05年11期的《蓝盾》,其中有一篇《芳芳考研的故事------象牙塔丑闻内幕》,她们原来是这么考上研究生的啊。”
    “哪样啊?”晓慈狡黠着。然后不等回答,又神秘地喊:
    “哦。。。我知道了。西西。”
    “不过现在只要获得国家承认的东西,不管你怎么样。。。。。。现在这种事情多了去了。”晓慈继续笑着。
    那么道德呢?灵魂呢?同学们思忖而且疑惑着。
    “或许她们也有她们的难处吧。”有人轻轻吐话。
    “你们看看《蓝盾》05年12月这期,有一个‘卖春创业’的故事,我看了之后,挺有感触的。现在这个世界啊, 真是笑贫不笑娼。诶。”其实他还看过《家庭与事业》中的《爸爸头上的草末儿》,写到他的心里头去了。他深深地知道贫困大学生的生活。
    “诶,你们知道那个北师大才子吗?好象叫##来着。”黄发问,
    “他从农村考入国家一级学府,为什么还要自杀呢?真是搞不懂,那么好的学校。”
    “你们知道柳剑峰吗?他是研究生,出走了,他说自己没有能力。”
    “为什么要出走?”一哥们问。
    “难道是生活能力低于学习能力?”
    “是不是生活压力太大了?房价高,看病贵,生活费高,还要买车的钱。。。。。。即将踏入社会的学生都有这种巨大的压力吧。”
    刘略有所思:
    “也许,家长、老师和社会对他的期望值太高,压力太大了。”
    一泓沉默。
    
    32
    须臾片刻,大家开始了自由的零碎式谈论。
    “我们老师说,他一同学在日本留学学电脑,学完后替朋友修电脑都不会,和半个电脑盲一样。”
    。。。。。。
    “你们知道吗,外国对我们中国的医学教育是不承认的 ,认为能力太差,手术老是失败,总是死人。”
    “在中医这样良好的传统土壤下,不能茁壮成长,真是太可惜了。”
    “我去309医院就医,亲眼看见一个病人疼个半死,旁边的医生一边忙着收拾一边交付给另一个医生,说:‘帮帮忙,我忙着去写学术报告。。。。。。’”
    “是啊,现在医生都是论文、学历重要,这是和他们的待遇有关的,他们也没办法。所以,给老百姓看病就已经不重要了。”
    “现在国家的重点是经济建设嘛,又不是真正的爱民建设。”
    “《现代女报》上老是有高级知识分子的犯罪记实,真是搞不懂,那么高素质的人,受着别人这么高的尊重,怎么还会干坏事呢?”
    。。。。。。
    “村里人问,你在北京上学啊,。。。。。。。。。。北京大学挺好的。”
    “同学问我,你在哪上学。。。。。他说,哦,野鸡学校。然后他接着问,那么野鸡学校怎么会在人民大会堂开学典礼呢?我顿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在火车上不是有负责广播的吗,可以点歌。它上面放着:‘北京理工大学的一位同学。。。。。。’我也找到广播台点歌,她们说,这个学校不能点播。”
    。。。。。。
    “我们现在的学历文凭考试图什么?划了很小的范围,相当于抄,能学到什么?不就是为了一张文凭吗?!”
    。。。。。。
    “网上又有新闻了,一对父母被一所民办高校骗了好几万。”
    。。。。。。
    “书上记着,读书使人的眼睛变亮,但是你们看,现在有些人的眼睛读得都很混沌了。”
    “我们的班级成员还有大四转下来读‘学历文凭’的,学校还有大五部落呢。”
    。。。。。。
    小豪拿起象棋比赛的奖状端详。
    “我们花了近10万,为了什么?我们学校的毕业证就是这么一张纸,国家还不承认,诶。”
    “我读书是为了家人,又回不去,如果回去了,乡里人会怎么看我?”
    “我回去了,怎么办?他们会嘲笑地说:‘大学读三年就回来拉 ?’”。
    。。。。。。
    “常常有报道称,不要夸大大学生的自杀现象。”
    。。。。。。
    “老师说,人穷志不穷---------有啥用?!依我看,你还是穷!现在是穷的人越来越穷,有钱的人,越来越有钱!”
    。。。。。。
    “现在的医院,没钱就不给你动手术,等死吧!什么救死扶伤,狗屁!”
    “你们听说了吗,刚毕业的医生,治死人的特别多,治伤的就更别说了。”
    。。。。。。
    “但是,我们一个老师认为现在的教育没什么问题。”
    第二次的沉默。屋子里好象空了一样。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33-34)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27-29)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22-26)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22)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21)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06--08)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12-20)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09-11)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03-05)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02)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01)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前言)
  • 晓树:我在永乐上班的日子(15)
  • 晓树:我在永乐上班的日子(14)
  • 晓树:我在永乐上班的日子(12-13)
  • 晓树:我在永乐上班的日子(11)
  • 晓树:我在永乐上班的日子(9-10)
  • 晓树:我在永乐上班的日子(8)
  • 晓树:我在永乐上班的日子(6)
  • 晓树:我会不会是第二个马加爵?
  • 晓树:我在永乐上班的日子(3)
  • 我是普通老百姓,得出一个结论:现在民不聊生!/晓树
  • 为什么人人不平等?/晓树
  • 无题/晓树
  • 老师的教导/晓树
  • 深夜的祷告/晓树
  • 一个人的百年——纪念余虹先生/晓树
  • 2007年的中国/晓树
  • 晓树:我的爷爷
  • 晓树:为什么大陆网页的热点都那么挑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