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27-29)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04日 来稿)
    
    27
     第二次春节刘建华还是没有回家,他们三个记忆犹新的是,一起去奢侈地吃了一顿终生难忘的狗肉。剩下的日子里,除了泡面,还是泡面。哥仨都无奈地变成了泡面王子,以至于后来让人看到泡面就会反胃。 (博讯 boxun.com)

    第二次的僦屋经历让他们感受到了生活的艰难,在他们的庭庑里面,飘满了萧萧的异乡的风声。建华困厄极了,心情不舒畅,然后就文不加点、大笔一挥地涂了一首打油诗:
    
     理想
    不用去追求梦想
    更别去想什么爱情
    这年头
    活着,就不容易!
    小狗坐在小车里
    我们走进料峭笑嘻嘻
    寒风钻进被窝里
    我们还在夜里数星星
    除了亲人
    好象没有人再愿意关心你
    除了父母
    好象所有人都把你遗弃
    在那个黑森森的暗角里
    你蜷在那里一动不动
    活象一个恐怖的地府精灵
    别去责怪谁了
     也别去怨恨谁
    这年头呀
    谁都不容易
    谁都有无奈呀,谁都有痛楚
    抹抹鼻子
    什么都能过去
    横眉冷对朱门
    对酒当歌,
    人生又有几何?
    什么叫名?什么又叫利?
    什么叫成功?什么又叫精英?
    罢了,罢了
    让有钱的更有钱吧
    让富有的更富裕
    钻进啜泣的小黑屋里
    靠在半死不活的暖气片上
    你只需喟叹一句:
    ----------这年头,活着就不容易!
     (注:此打油诗作于2005年2月9日)
    
    
    庞戈出校后在台头村租了一个房子,那年头二哥25岁。他常常请以前的那三个哥们一起过去吃羊肉片,他们还给他买了许多漂亮的墙纸贴在他租的房子里,他就给那哥仨讲神灯、上帝、愿望和造桥的故事。
    他还说,自己已经老了。
    后来庞戈开始在北京打工,边上班,边考自考。做抄写,发传单,什么都做过。而且还受过几次骗。他还打过一次假。二哥从小就在铁轨上长大,很小就一个人出门在外求学,远离故乡,独自奔走。不知道在中国到底还有多少这样辛勤漂泊的人。
    游晓慈考过了《现代汉语》,当他拿着罗可峰的受洗证书时,很显然地忽略了有着明显语法错误的名字拼写。
    学校食堂几次变迁,到了大三只剩下一个学生食堂,而且历经了好几个老板。每换一个老板,都要重新装修一下。中文系的坐在那里,有一种沧海桑田的感触,不知不觉悲从心出。
    同班同学几乎都有丢手机的经历,有的被偷了一次,有的被偷了两次。偷了又买,买了又被偷,偷了再买,反反复复,实在不明白为什么现在小偷会这么多。曾在火车上的一位大哥告诉他:自己已经被偷了7部,简直不敢想象。
    在火车上听见乘务员抱怨:
    “还要考试!要是能学习,早就上大学了,还来这里干嘛!”
    有时候人们也会谈及大学生自杀的原因,一位大叔对他妻子翻着眼皮:“大学生自尊心太强贝,接受不了比他优秀的人。。。。。。”他还曾经听见中年男子抱怨学校收费太高:一会这个费,一会那个费,一个月近1000,上有老,下有小,觉得自己很累。
    在火车上刘会主动帮别人打开水。但经常会遇到不开心,那就是当别人问起他学校名字的时候。有一次因为一位老大爷的鄙视,也为了避开这种苦楚,刘足足在车厢的连接处腰酸背疼地站了好多个小时。
    刘建华只要在火车上听到诸如“考试”、“学校”、“不行”、“差”这些敏感词语和近似的发音,他就会很痛苦。他一般有自己的座位,他习惯于过一段时间就让给其他站着的人;他也会有没座位的时候,此时他才猛然瞅见:即使有一个座位始终空着,别人宁愿把脚搭在那里睡觉,也不愿意给那些需要的人,哪怕旁边的人酸疼地直不起腰来,他们只管自己打牌。现在我们终于可以知道人们的冷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了。
    坐在刘旁边的人,一根接着一根抽烟,列车员和警察走过装做没看见,须臾,又中气十足、理直气壮地睁眼在办公室那头喊:
    “车厢里抽烟罚款啊!”
    人满为患。在火车上的移动范围,只有几公分,而且不能睡觉,不能上厕所。去洗手间就好象是刚刚从战场上回来,地上全部躺满了死尸,人山人海,满头大汗。
    他们四个还住一起的时候,会一起计算自己半年的花费,他们相信学校也肯定在计算,因为他们的教室总是在上课的时候不供电。
    
    28
    有人看到刘建华在操场旁,意味深长地说一句:
    “我实在佩服你,什么都不考了,还待在这里。”刘象傻瓜一样呆呆地坐在那里。
    路敏在宿舍闲谈的时候说她最怕别人问她上的是什么学校。上次遇到一个黑龙江大学的;
    “你学什么?”
    “中文?”然后接着讲,“中文是个人就能考过。”
    由此我们可以知道,中国人所追求的大多并不是真正的东西,其中包括真正的谦虚。
    
    晓慈有时也会向二哥抱怨他的女友:
    “我让她多看些其他东西,对她有好处,她说自己就是为了考试而考试,把我给气死了!”
    晓慈查分结束后,会很内疚:
    “我成绩考得这么垃圾,还要向父母要钱。。。。。。”
    黄航开始在能查成绩那天起,每天都唉声叹气。他常常躺在床上叹气:“这个世道,问过了多少门,和谈钱一样伤感情。”有时候他又偾世嫉俗,语出惊人:“现在的学生,除了读书,什么也不懂。”他还煞有其事地列举了中日夏令营的故事。
    刘建华的一个朋友总说,这个学校除了造就了一个傻乎乎地坐在图书馆的自己,其实什么都没有做。实际上他们的图书馆很小很小,也就象一阅览室。
    黄航开始在晚上觉得很迷茫,好象表露出痛苦的神色,有时候就抱怨:“说起来以后是为了生活,其实还不是为了钱?!到处都是势力小人,一辈子都为钱而奔波,活着没意思!”
    
    黄航开始沉迷于大话西游(网络游戏),表面上总还是表现出喜悦的样子。刘建华知道,那不是出于他的真心。
    大三,建华看见王子杰染上了金黄色的头发,有一种颓废的气息。向他打招呼,他也不回。路敏在以后几次查分后,总是很高兴,整天乐呵呵的,别人也真为她高兴。
    许憨憨也会抱怨:“我考过自考的,却考不过校考,我只会自考串讲!”然后,她会开始准备一张大白纸,默默无闻地做着应该做的事情。
    小游有时候躺在床上,喃喃地讲:“我真想和同学互换女朋友,那该有多好啊。”一哥们小心翼翼地钻到了自己的被窝里,暖暖身体。他想起了那句有名的话:“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 ;凡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去。”
    
    29
    大三,宿舍里搬进一个会计专业的同学,朱小豪。他喜欢劈头就来:“直接材料加直接工资等于主要成本,直接工资加制造费用等于加工成本。总成本虽受产量变动的影响,但是其变动的幅度并不同产量的变化保持严格的比例。”
     “生产量乘以单位产品变动成本等于本期变动生产成本,这个值再加上固定性制造费用和期初存货,就是可供销售的产品成本,销售收入减去这个值再加上期末存货就是另外一个值。这个值减去销售与管理费用,就是净收益了。。。。。。。”由于对方语速过快,中文系的同志们常听得目瞪口呆。
    有时候小豪看见书就说自己头疼头痛,不知道他在搞什么名堂。
    
    美学老师所认识的中文系研究生的论文是关于“红楼梦所有人中谁的脚大谁的脚小”、“曹雪芹究竟有几根头发”之类的理论探讨,这导致了有些人时常是不明白这些到底有什么意义。
    为什么社会上老是有人抱怨中国少有学者型的作家出现?老师数着自己的书页:
    “我的导师说过,我希望你们不要随着自己知识的增长而辱没了你的文学素养,不要把文思枯竭了,我就是这样,你们不要再这样了。”
    
    “现在高考竞争挺激烈的。我就知道有这样一个真实的人,同一个学校的同学,同一个水平,一个进了北大,一个进了民办大学。”
    
    “ 学习不好的考上了,学习很好的就没考上,为什么?现在很多事情都没办法。”
    
    “我有一个同学是海归,用钱堆出来的海归。有了钱就出国留学,很容易就拿到了外国学历,然后在国内找一个高薪工作,而国内就算是北大清华出来的,也没有他们待遇好。拿了外国学历的,就我那同学,喜欢自吹自擂,说‘拿了外国文凭了!回来骗骗人。’”
    
    “我上了研究生之后,还是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去参加同学会,没有出人头地。以后一定要衣锦还乡!”
    
    “你们中文自考出题很偏,就算是象我这样的博士,也未必做得出来。”
    
    “其实你们知道吗,研究生考试也是有一些人情分的,是有水分的。高考制度的保送或推荐也会有水分。高考制度确实有一点不合理。我知道有一个学生,分数线到了重点大学分数,却没有被任何大学录取,后来进了北京人文大学念自考。一张试卷订终身,有时候,往往是一分之差而痛苦一生!这象是一种变相的科举制度!”
    
    
    好些同学在北京待了好几年,从来没有去过长城。有的同学越来越喜欢黑暗,总喜欢把宿舍的窗帘拉上,常常一个人发呆,一听别人笑,就痛苦,他们总是想当然地以为别人是在嘲笑。有人就此傻乎乎地感叹:
    “梦想一片片凋落就是成长的烙印,梦想一次次破碎,人也就长大了。”或者是:“我们现在不是为了生活,而是为了生存。”
    刘建华听说自己以前的初中同学里交往较好的一个朋友,已经开了一家公司;他也知道自己的一个学长已经出了诗集,而且还用了几十万开了文化公司 ;他知道刘吉在三年的时间里,差不多已经快把所有的本科课程考完了;他更知道以后的黄航或许是武侠大家;他也知道,自己原来是一个最失败的人。
    我总是在想,一个性格内向或是追求完美的人,最容易产生悲观不能自拔的情绪,他们对自己苛刻的原因也是因为我们的舆论和教育没有对于普通的老百姓构建起一种真实的尊重和真实的爱戴。
    因为刘建华知道,这个世界上,即使你没有思想,没有才能,只要拿着高贵的敲门砖,照样可以进驻环境高雅的企事业单位;原来重要的是敲门砖,而不是思想、品德、才能和火热的心肠。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22-26)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22)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21)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06--08)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12-20)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09-11)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03-05)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02)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01)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前言)
  • 晓树:我在永乐上班的日子(15)
  • 晓树:我在永乐上班的日子(14)
  • 晓树:我在永乐上班的日子(12-13)
  • 晓树:我在永乐上班的日子(11)
  • 晓树:我在永乐上班的日子(9-10)
  • 晓树:我在永乐上班的日子(8)
  • 晓树:我在永乐上班的日子(6)
  • 晓树:我在永乐上班的日子(7)
  • 晓树:我在永乐上班的日子(5)
  • 晓树:我会不会是第二个马加爵?
  • 晓树:我在永乐上班的日子(3)
  • 我是普通老百姓,得出一个结论:现在民不聊生!/晓树
  • 为什么人人不平等?/晓树
  • 无题/晓树
  • 老师的教导/晓树
  • 深夜的祷告/晓树
  • 一个人的百年——纪念余虹先生/晓树
  • 2007年的中国/晓树
  • 晓树:我的爷爷
  • 晓树:为什么大陆网页的热点都那么挑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