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01)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26日 来稿)
     01
    西南交通大学门口一服装店老板娘在老公考上研究生后,亮出广告,“博士三折,硕士四折、、、、、、如果没有大专以上文凭,对不起,本店概不打折。”以此表示学历高应该受到大家的尊重。
     ---------------《东西南北•大学生》 (博讯 boxun.com)

    
    
    11月了,北京的冬天有些萧瑟,天空永远是那个白茫茫的穹隆。刘建华坐在那辆破旧的346路公交汽车上沉吟半响,望着两旁随风摇曳的深沉的灰白色杨树,暗自在自己的世界里面随处飘荡。静影沉壁的水面上,没有风,没有涟漪,只有飘落的杨树叶子抚摩着自己的脸庞。风沙袭过来,觉得有些冷了,裹紧自己,看着向后快速划去的青春,慢慢地关上那扇沾染了些许灰垢的透明窗户。
    这习惯性的忧郁流萤般蘸濡自己的快乐,让他分不清什么是对,什么又是错。他忘了以前的蓁蓁誓言,北方的干燥的天气也一次次碾过自己的向往、自信和勇气。
    他开始怀念过往的岁月,这将逝的韶华,蹉跎的岁月,这追求,这人生,这无数次的行进和呐喊,总是让他热泪盈眶,不能自已。
    女巫揩拭着她的镜子,施展魔法,把你拽进时空隧道,让你一下子承受不了降落的剧烈撞击,懵懂地让你失去知觉,住在黄色的土地上慢慢发呆。刘建华睃着眼睛看这大三的世界,不知道为了什么而来到这个世上,也好象忘了自己是谁,叫什么,为了哪种目的而继续生活着。他想,目的一定有过,而且一定是一种崇高的使命,但是他却猜不出这个新颖而又有古老气息的谜语,所以只能跟在这个空白的世界后面独自厌倦悲伤。
    大三的寒假前,校园里的同学开始兜售那些不起眼的学生证-----人民大学的,中国政法大学的、、、、、、;建华颦眉蹙额,觉得一切都无趣极了,没有一点生机,就好象是失去了生命的土地那样,没有心,没有肝,没有头脑,也没有灵魂。这是一个缺乏活力的时代。建华认为是这样的。无趣极了。一点味道都没有。
    2006年1月7号的时候,好象对味美的鸡肉产生了深沉的迷恋,好象好几个月都没有见到它的身影了,这禽流感的乌云老是躲在天空的正中央不肯挪地方,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一个不容忽视的严肃的问题。
    似乎每个人都在传唱周杰伦的《发如雪》,有时拌着些没有形象感的舞姿,轻轻地舞动颈部神经,对一切打断他享受的行为,都想提出郑重的诉讼。
    宿舍里的人,一个接着一个,都走了;都走了。北门的那些人租了辆面包车送学生去西客站,优惠价,15元。当然是人民币。没有任何异样的声响,宿舍里安静极了。刘建华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自己的茵褥上面,掬着课本,享受这种快乐的孤独变成一种温和的音乐,那么安详,并且没有人打扰。
    他拉下帘子,呷一口两天前的水,重新又回到了那个曳着阳光和阴翳春天的大学一年极。他突然想起了大一时候的那么一个早晨,阳光明媚,空气清新,小鸟啁啾,彩蝶翩跹。全班同学约好了,一起去爬凤凰岭。盛美的万物在幽壑中歌唱,就象那野地的百合花,开出美丽而又完整的盛状。
    每天清晨,三三两两的学生抱着凌乱而又整齐的书本走过操场,只要往西看,就会直见这幅美丽的图画。说它是画,是不假的,因为它看上去不象是山,而只是一个完整的抹着淡彩的庄重女郎。
    那天的天气真的是好极了。也许是大学里最美丽的一天。几个人谈笑着,快乐着,漫步着,
    好象整个世界都是他们的。他们都是第一次来北京,第一次爬凤凰岭,试着在马路上深情地亲吻天空,拥抱太阳。这横无际涯的连接让他们的脸上显出不同凡响的春和景明。远山横黛蘸秋波,物华多姿好风采。有来自内蒙的,有浙江的,有四川的,也有江苏的,河北的、河南的、重庆的,还有湖北的。真的是五湖四海聚京华,没有比这更有缘分的事了。想象着以后四年流光溢彩的大学生活,写满了憧憬,写满了希望。写满了阳光,写满了想象。
    那条路好象也是最美的。建华认为是。路旁栽着许多翠绿色的铺地柏,淹留在土地上,那么生机勃勃,充满了渴望。这是些怎样的柏树啊,永远常青着,芳菲的幽情,镂刻着青春,也激励着他们那颗年轻的追求的心。
    路边零星栽着深紫或者浅黄的蜀葵,象一个个害羞的内向女孩,在那里和你欢快地招手,象夜落金钱(花名)那样花色鲜红和润泽,似乎是戴着一个个适中的帽子,绚烂着它奇特的美丽。她们可以和多色的喜爱阳光的凤仙花相比美,那么英姿飒爽。它的萼葳蕤着,它的梗翠绿着,它的冠、它的蕊、它的蕾媾和在一起,姝丽幽雅,它的苞象是那动听的娇嫩的娇娃。红的,白的,粉紫的,还有那雪青色的。
    他们载着梦想,好象在路上飞了起来,自由自在,那么快乐,那么没有约束。还有那可人的小檗,庄重的黄杨,卫护着通天的白色大道,和他们的歌声一起慢慢成长。
    “万壑有声含晚籁,数峰无语立斜阳。”有人想起了这么一句。然后咯咯地躺在星星底下不肯回。那天的山美极了,明珰素袜,黛痕低压,盈盈仙子,绰约暖酥。如练的月华纾解着一天的劳累和嬉笑,一杼霞绡欹依在天边,让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
    这是军训结束后的第一个星期。刘建华至尽记忆犹新,他觉得自己是藕荷色的。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晓树:记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前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