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竞争不平等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11月16日)
    
    
     二十世纪裹着风雨,夹着悲欢,冉冉升腾离去。新千年的喜庆钟声、鼓声、欢呼声渐歇下来。人类期望着璀璨辉煌的二十一世纪莅临了。正当亿万民众满怀信心瞻望新世纪的锦绣前程之际,惯与独立思考的我,却沉浸在内心反思中。我想,日月依旧世纪新,人生闯荡马不停。我这个残疾人,从一介苦囚,历经磨难,重返人间,下海经商。“几度风雨,几度春秋,风霜雨雪搏激流……。”站在新世纪百年之头,我的前程在何方? (博讯 boxun.com)

    早在闯荡深圳的日子里,当羊毛衫、马海毛上“淘金”成功,我自鸣得意之时,三姐就谆谆提醒我说:万里长征第一步,更多更大的艰苦奋斗还在后头。有次在白天鹅宾馆洽谈商务中,来了几位浙江温州商人,还有上海朋友,大家一致称赞“温州模式”,是中国民营企业发展的方向。不料其中一位上海朋友大摇其头,很不以为然。他口口声声说:“不见得,不见得!”为什么呢?他慢条斯理地分析道:中国的市场经济,在现代世界经济领域中,既是后起之秀,又是奇特模式,或称之为“中国特色”。不仅有国营企业、集体企业、民间私营企业与个体经济并存,更就下海经商来说,做老板的背景各不相同。有带着航空母舰护航的大老板,他们是政府部门官员调职经商,后台官方撑腰,背景硬得很,国家银行作后盾,在商海是不沉的特大部队;有带着核潜艇下海的大老板,他们是脱了军装、去了公检法大盖帽的新兴商人,他们可以经营种种特异的行业,什么样的批文都拿得到,可称中国商海中的特种部队;有带着现代化快艇下海的,他们是靠着海外、港澳台亲属支持,经济实力较强,商品周转特有快通道,说是商海中的实力派,不会错;有集体船队一齐下海的,温商、潮商他们协同作战,所谓“温州模式”,无非就是这样先走了一步,但真要激烈竞争起来,尚未是前三种商人的对手;至于一般的个人下海经商,充其量只能算乘着“小舢板”,也似古人说的“一叶小舟”,商海茫茫,风浪骤起,前程难卜得很啊!最困难的是淘第一桶“金”,完成原始积累的过程。谁闯不过“原始积累”这一关,他迟早会被商海中险风恶浪所吞灭……。
    十多年过去了,三姐所提醒的话音犹在耳边,那位朋友讲话时的深沉神情历历在目,而十多年中我个人苦斗硬拼的实践无不证明了三姐和他所说的全是真话。我这个一介“儒商”,没有官方的背景,也无海外的支持,说白了还是学着浙商、温商、潮商他们,从最低层作最原始的艰苦积累。悠悠岁月,苦斗多于欢乐,风险重于安稳。回想起来,我被东海食品公司诈骗去七、八万元,就吃亏在我个体老板,斗不过官府下属的子公司。在后来的多次商场风波中,一旦遇到对手有公开或隐藏的官方或军方后台的,我只得自认败北,识相“退避三舍”。我对潮州商人那样的“群狼战术”也是敬而畏之,而对一度猖獗于南方主要温州地区制假售假行为,更是百思不解。身处上海交易市场暗中“搞定学”污流中,我又那样的笨拙、不习惯、本能反感。我在“夹缝”中奋斗何等艰难!
    原本以为,我“康康”顺商业潮流,转入大卖场、大超市等正规管道,应该从此一帆风顺,谁知我又碰到了二家中小型超市关门倒闭事件,由此卷入了二场旷日持久的讨债官司。一家是上海满客超市有限公司,出资企业法人朱洪发,公司住地北京东路666号。另一家是上海方宏实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好乐多购物中心,公司住地四平路1230号,法人金友祝。早在2000年初,超市被看好的高潮时,供货商都抢着想进去。我“康康”正大规模向超市卖场进驻,在进了华联、联华、家乐福等大超市大卖场不久,同时也进不少中小型超市,包括满客与好乐多。不料同我们交易批发市场一样,眼看生意兴旺,一批不法之徒混了进来兴风作浪,超市卖场难免如此。一些心怀鬼胎的人钻空子打出超市卖场招牌,他们故意降低乱收进场费的门坎,外表看上去颇迷惑人,吹牛哄骗供货商。上千家供货商货进场费每户一万元、一只产品上架费又几千元,给这些骗子捞足腰包,而实际其本身公司是空架子,根本无能力管理超市,只是千方百计骗货骗钱,支撑一二年,在新世纪初就即宣布破产倒闭,领导们滑脚逃匿。“没钱就开店、倒闭就赚钱”,这是当时不法商人的伎俩。法院在核准宣布这两家超市倒闭时,查封得是一个空壳子,那些领导个人财产包括大量的不义之财丝毫没有影响。其中有的人早已作好滑溜国外的打算。好乐多倒闭时,发生了供货商抢自己货物的风潮,大批供货商受骗上当到区委集体抗议闹事,顿时引发了社会不安定骚动。总算区委领导出面,强行要方宏实业与有关系的幕后操作公司负责托盘料理债务,结果拖了一年才退了供货商60%的货款。而满客的头头台商逃夭,供货商与他打了几年官司毫无结果,伸长脖子拿不到一分钱。光这两家超市就吞掉我一个供货商数十万元货款。损失不小,痛定思痛。这使我又一次看到,顺境之中有逆境,成功之际存危险,商海商海,始终是波涛汹涌的汪洋大海,一不小心,就有触礁翻船的巨大风险。
    风光多年的保健品市场,从新世纪开始就步入一个艰难关口。同类产品大肆泛滥,互相恶性竞争激烈,时起白热攻击。厂商夸大自身产品宣传,误导消费者事屡屡发生,常被新闻媒体与有关执法部门频频曝光。多种因素造成民众对保健品开始产生不信任,市场日益萎缩。销售月月走下坡路。没有实力的保健品厂商纷纷亏损倒闭,有实力的厂商也开始寻找开辟其它道路。其中不少大厂商、成功企业开始从保健品转向非处方(OVER THE COUNTER简称OTC)药品生产,如太太口服液、排毒养颜、百消丹。我及时与朋友惠氏上海市场部头头华峰一起商讨,得出一致共识:大家都看好OTC市场,我们计划先行一步,于是,2001年夏天,由我康康食品有限公司投资百万,成立一家新公司——上海欧缔希贸易有限公司。同年又与上海慈济药业有限公司合作,正式进入OTC市场。我有意让儿子刘晖出面负责领导。我们先后与惠氏百宫、施贵宝、太太药业、上海市医药股份新药分公司、郑州密丽药业公司、广西长圣药业公司合作,代理或独家代理了上面这些药业公司的新产品。为了迎合OTC市场发展,刘晖又精心组建起一支OTC营销队伍,并运用最新的紧密合作手段与集中营销思路,又同中华制药厂合作推出了一种超前的专业模式——终端维护推广模式。
    事业的前进与道路的曲折往往是一对难以分开的孪生子。一方面我“康康”不断壮大发展,成功地抢占了OTC市场,另方面生意上的意外损失又接踵而来。美国惠氏百宫——制药有限公司为美国家庭用品公司财团下属子公司,进入中国知名品牌是惠氏婴儿奶粉和百宫善存片、钙尔奇D片。我曾是百宫善存片和钙尔奇D片的经销商,一向合作顺利,双方获利不少。新产品俏纯(CHAPSTICK)登陆中国,该公司自然找我为俏纯经销商。但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么一家国际大公司在炒作俏纯这新产品中,竟是虎头蛇尾的烂污工程。第一年广告和促销计划开展不错,与同类产品曼秀雷敦开展了一场白热战,打得难分上下。不料这个市场总监好大喜功,为了突出自己成绩取得外商青睐,拼命向全国各地区俏纯经销商压仓存数,对我们经销商用哄骗手段允诺多种条件,把总部安排的二年计划费用在一年中私自用光,上瞒下骗,使外商总部得到的是失实销量。美国总部发觉有猫腻,立即辞退亚洲地区总监那个香港人,并把他这个中国总监也踢走了。据说美国来了四、五个人,飞机下来直奔上海总部的中信泰富大厦,当场宣布撤职名单,强迫离开公司,连说清原因的余地也没有。这样,上海俏纯市场部树倒猢狲散,一团糟垮台。第二年什么费用也没有,广告促销各网点全线瘫痪,年销量不及曼秀雷敦的十分之一。我这个经销商处积压了一百多万元货品,与香港新上任总监多次交涉,总算同意退货大部分,但已造成了近十万元的损失。市场的残酷折腾,犹如天空中的雷电,不知什么时候突然轰鸣,往往使得你措手不及,防不胜防。有时辛辛苦苦赚了半年钱,不消一、二天内就被意外打击而赔输殆尽。
    在为全国著名的一家牛初乳产品代理经销中,同样给我们公司造成重大损失与深刻教训。那是2002年3月,外地这家集团实业公司,派专员来上海我公司洽谈,决定邀请我儿子刘晖代表上海康康公司去参加新产品全国招商会议,地点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外地这家集团是近几年冒尖的民营企业明星,集团总裁是中国十大首富之一,下属几家子公司,号称拥有五十亿净资产,是家股票上市公司。4月初,参加他们招商会的晖儿从北京打来电话,说招商规模不小,声势较大,并据说牛初乳产品广告已与中央电视台签下了一个亿的传播计划。在刘晖与他们总公司多次谈判中,他们在合同上承诺给上海市场第一年投入600万元广告费,把上海地区新产品作重点战役来打,但要我们上海康康公司作为招商选中的独家代理商支持厂商,用买断形式先支付200万货款,以展示康康公司的实力,以及与厂商共进退的诚信。我公司有了椰岛成功的经验,增大了胆量与欲望,认为既然他们出巨资推出新产品,心想凭他们上市公司的实力,成功把握很大。同时,为了我康康公司能加速扩大在超市、卖场的投入与品牌扩展,我支持晖儿在北京签下上海独家代理合同书。但下半年的实践证明,外地这家集团公司也是虎头蛇尾、虚张声势、缺乏商业诚信。白纸黑字写下的承诺广告投入费用,不是减少就是缩回去,没有市场胆略,更缺乏踏实操作的实干家。后来我知道,外地这家上市公司不是实实在在下苦功夫打好市场运作的扎实基础,而一门心思走资本运作,一味圈股民钱款。2002年冬季为了应付国家证监会审计,虚做几千万销售金额,向下面全国各地的产品经销商摆噱头,故意许诺某些优惠条件,要我们先支付支票吃进下一年(2003年)销量。这家上市公司承诺,假如销不出去,可以全部退货,他们一定退还已付的货款。作为上海独家代理商,我们拒绝了这种虚假做法与不切实际的诱惑,为之造成对方不高兴。到了2003年,这家外地集团干脆在上海地区躺倒,撒手,对新产品毫不投入广告与促销费。我们经销商去年吃进的库存大量积压,至于“退货还款”云云,一直拖沓,全飘渺在云雾之中,损失的还是我们经销商。这种缺乏商业诚信的所谓超级大集团公司,出尔反尔,言而无信,真叫人感到寒心。商场的诡谲,商海的暗礁,使得越做越大的承销商防不胜防,处处承担风险,一旦踏错陷进去,后果不堪设想。
    我从K公司缺乏诚信的表现中引发感触,心眼常在深层次的思考:中国的市场经济,自邓小平号召开拓至今,仅仅二十多个年头,应该说正在向着完善、正规、法制化的前景迈进。然而毕竟三十多年计划经济僵化模式的阴影挥之不去,几千年封建专制社会的意识根深蒂固,几代人已习惯思维,要彻底打破、改变,完完全全换上现代市场经济新脑子,谈何容易!在这期间,中国长期农业社会的种种劣根性自觉或不自觉地会暴露出来,既有官商结合、钱权交易等泛滥成灾,也有穷惯骤富、见钱眼开等贪欲之害。好象一个饿得发慌了的人看见美味佳肴饥不择食地疯狂贪吃。尽管政府一再宣传“一切向前看”,不要“一切向钱看”,其结果往往是劳师无功的空洞口号,实际操作却无不是围着孔方兄团团转。小商品批发市场之所以由盛转衰,其核心根由在于此。大公司大超市大卖场看来已走上正轨,然而仍免不了有些人想方设法在“圈钱”上下功夫。80年代的中期末期,一些有较好的经济和社会关系的人,有较高的文化水平,特别有种种权利背景的人开始下海,他们通过对权利的依附与政府官员互惠的程度来获得财富,掠夺国有资产并轻而易举地成为百万富翁、甚至亿万富翁。
    中国市场经济到何年何月真的成为现代有序的商业竞争,而不是官商勾结、钱权交易、见钱眼开、不择手段的混乱世界?看来,像我这样自小追求忠厚、文明、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的所谓“儒商”脑子,是远远适应不了现实的纷纭复杂的局面了。虽说我已从商海中掘了几桶“金”,脱贫致富,奔向小康,但面对这混乱的不平等竞争局面,要我继续花更大力气去独树一帜、从中杀出一条正规有序的商德规范之路来,显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改革开放初期,我尚能“摸着石头过河”,到了中期水深的根本就摸不着“石头”了。正如唐代大诗人杜甫有道:“国步初返正,乾坤尚风尘。”看来那是儿子一代甚至是孙子一代人的历史使命了。从这一角度探究,我这半路从商的残疾人,“重在参与”,我已参与这场巨大的时代变革,个人的价值已得到尽力的发挥,何必再在实际上并不完全适合我秉性的“战场”上摸爬打滚呢?为此,我早作安排,把企业管理担子逐步移交给儿子刘晖负责。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习惯成“商德”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悲哉“搞定学”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风正一帆悬”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转轨”搏海涛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巨款买太平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莫名遭绑架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商战摆“擂台”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联合求发展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风波接连起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康康”刘老板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伤心九二年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重返上海滩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捕捉”马海毛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六•四”旁观者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淘金”羊毛衫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下海闯深圳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冒险“跑单帮”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抛开“铁饭碗”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两张《平反书》
  • 刘文忠: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