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习惯成“商德”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11月15日)
    
    
     俗话说:“习惯成自然。”经商十多年,我早已养成了一个习惯,是每天最早第一个上班的人。在上海批发市场近十年中,每天早上七点正,我必到门口,立即指挥所有员工有条不紊地开展新一天工作。热情接待客户,管理门市部开票、发货、运货。全体员工包括司机、仓库管理员都知道我欣赏、奖励勤奋的人,讨厌无故缺勤的员工,所以大家都准时上班。我的早上班是出了名的。在与茂远项家四兄弟联合二年多中,也坚持这样做。四兄弟没有办法,只有学我这样,天天早起上班。多年以后他们兄弟对我说:“老刘的榜样使我们也养成了勤起早的好习惯。”并说:“总认为我们浙江商人比上海商人吃得起苦,勤奋,但与上海人老刘比,尚存差距。”四兄弟从我处分出去后,据说还商量过:“老刘七点上班,一只只电话打出去,凭他面子、优质服务、送货上门的主动精神,生意都给他做去。我们怎么办?只有学习他,分工值班,跟他一样早起打电话出门。”在行业激烈竞争中,许多保健品老板也学我提早上班。想不到我个人的这个习惯,竟成了商业竞争的一道风景线。 (博讯 boxun.com)

    确实,每天提早上班,不仅是一个人的习惯,也是一个商人应具备的自律的“商德”。有许多人说,在保健品交易市场,上海滩最早一个上班的人是老刘,做第一笔生意的也是他,老板派发第一辆送货车的肯定还是他,而每天交易市场最大的生意交易量和营业收入必定又是他。一些朋友说,老刘早上的电话真烦人,七点刚过,他的服务电话已打到我家,我还在睡梦中,真想挂断,但他亲切、友善,充满信任感,特别好商量,使我无法挂断回绝。等我上班到店门市,“康康”的送货车也到了,这种全面到位的服务使人钦佩、舒服、愉快……。我有时与这些朋友吃饭聊天,他们打趣地说:“老刘你太过分了,我们对你有意见。”我不禁一愣,问个所以。不料他们“诉苦”说:“老婆总拿你来批评我们,七点刚过老婆就要拉我起床,说你这‘懒虫’,老刘电话来了。人家已经在上班做生意了,你还睡懒觉。你这家伙吃喝嫖赌样样来。人家老刘烟不抽,酒不沾,麻将不会,一门心思做生意。你三十岁人,人家老刘五十多岁,身体残疾,老板比你大,钱比你多,还是这样辛苦勤快。哪像你,又懒又不学好,晚上麻将赌得那么晚,早上起不了床,还能做什么生意?”听了他们这番自我揶揄的描述,我心里暗好笑,嘴上不由说句“很抱歉,打扰你们早上清梦了。”其实我不认为自己的习惯会得罪人,而是始终坚持一个生意人应当自律。人的时间与精力都有限,且宝贵。生意人比常人忙,象我每天在市场需要工作十多小时,上班之外还有社交活动,拉关系,请客吃饭家常事,周末又要陪朋友客人玩。这是商人的烦恼,也是职业需要。圈内朋友都知道我是个习惯自律的人,喝酒抽烟玩麻将都不会。每天晚上八点过后要回家休息。我长时期做出了这块“生活作息”牌子,倒也使我省去了不少过多应酬的麻烦,不会面子上得罪人。因为我牢记着辉哥对我的教诲:“一个人要自律,坚决不沾不良恶习。一个人精力时间有限,要花在正道上,不要玩物丧志。”
    在商海横流中,我的习惯自律,还渗透在对待手下员工的态度上。我从商保健品十年中,聘用了不少公司职员与外地民工,他们多数来自四川、安徽、江苏、浙江、河南、广东、山东等省市。在与他们相处的日子里,我发觉同样是外出打工,各地人的想法不一样。象四川安徽苏北民工出来打工,图的是挣一份工资,求得一份温饱,他们如同群羊,惟视领头羊是瞻,哪里有青草水泽,羊群就随领头羊涌去那里。而广东浙江特别温州人外出谋生,却是寻机会谋求发展当老板,他们如群狼,也结群而行,但注重于在市场争名夺利。我是从社会最底层“人间地狱”里走出来的人,一向崇尚“民主、自由、平等、博爱”,很注重工作、生活中的人际友谊,习惯平等待人,善于感情投资,用旁人话来说“老刘富有人情味”。我用外地民工,工资比其它老板开得高,福利条件,奖金补贴,该有该发的,一律齐全到位。最主要的是居住条件,我认为要员工忠诚勤劳为公司服务,首先得老板要安抚他们,必须为他们无偿解决基本的居住地,使他们舒服些,水电煤气卫生齐全配套,让他们在自己打工老乡中有优越感,安全感,才会死心塌地为你老板做事。有道是“得民心者得天下”,一个国家、地区如此,一个企业单位,包括私营公司同样如此,无非是“延揽英雄,收买民心”八字治理方针。“英雄”者,企业管理干部人才,不惜高薪聘任,充分施展他们的才干;“民心”者为公司老板打工的员工,务必要花财力用心力“收买”他们一颗甘愿效劳的真心。这样企业公司才会兴隆发达。我为全体外来员工办好务工证、暂住证,及一些人身安全保险。逢年过节,我亲自陪他们下饭店吃上一顿丰盛晚餐。所有员工外出加班加点,我都照公司规定,发补贴和加班费。有些外地民工过春节不回家,我会给他们送年货,发红包。我更反对同行老板拖欠克扣农民工工资的劣行。我一直用自己这套人情来亲近与管理员工,与儿子管理的正规公司分歧很大。但跟随我的外地员工没有一个不说我刘老板是个通情达理的好老板,都甘愿紧跟着我而不想离开。
    做生意首先是做人,做好公司生意同样要体贴关心好公司所有员工,即做好人的工作。对许多老板来说,这可算是分外事,不屑一顾,生意场上争斗还忙不过来,谁还有心思管手下员工的闲事?其实不,如有一个员工被闲事缠着,怎能安心为公司服务?而且“一人向壁,举座不欢”,其它员工会趁机也分心消极起来。记得我用过一个苏北籍民工小王。他家兄弟三人和老婆先后都在我处打工多年。这是个老实又倔强的青年农民,农村重男轻女,他夫妇第一胎是闺女,养儿防老的守旧观念使他超生了第二胎,是在我安排他夫妻俩的宿舍里养的儿子。他这个宝贝儿子从小在我仓库房的职工宿舍里生活长大,活泼可爱,讨人喜欢。不料他家乡来了一帮人,自称乡干部,还有公安与计划生育干部,气势汹汹向我要小王这个人,扬言要抓回去,说他破坏计划生育是犯法。这种上纲上线的蛮横激起我本能的义愤。他们甚至亮出手铐,威胁我,如果不把小王交出来,对我这老板也要算帐问罪。我跟他们论理说:“这是上海,不是你们无法无天的农村。违反计划生育只是一个错误,至多说违规,而不是犯法犯罪。你们带了手铐来抓人是严重侵犯人权,是法盲。”他们却冲着我狠三狠四,我不睬他们,叫手下员工将他们“请出”门市部。我这个人也是天生的强脾气,从来不怕别人威胁,非但不交出小王,反而帮他藏起来。他们不死心,到我门市部死缠蛮搅了二天,理却讲不过我,气得无法可想,表示只好回乡去了。他们走后第四天,小王以为他们真的回乡去了,悄悄又溜到我门市部来送货,不料乡下干部是借了旅馆住下,暗地埋伏抓捕小王。这天我正巧外出,不在门市部,乡干部突然冲进来,当着许多人面反铐了小王,并宣布说“是抓逃犯”。我公司人员揭穿说,“小王不是逃犯,只是超生。”他们说破坏计划生育在当地就作犯人看待,毫不顾旁人劝说,把小王押往火车站。在火车上,小王气得双脚跳。列车值班员问“为什么铐着他?”乡干部抢着说小王“杀了人。”后来小王老婆来告诉说,她丈夫被押到乡下,关押了半个月,天天逼他要交一万元超生罚款。小王说“没这么多钱”。乡干部说他在上海打工多年赚了不少,该重罚。最后小王家房子被扒垮,家里值钱东西被拉走,连他父母家的电视机自行车也被拿去了。他老父母拖着病到上海来,找我老板帮忙,救这个倔强的儿子出来。我立即爽快地借款给他们,老人回家将小王赎了出来。二个月后,面黄肌瘦的小王回上海,告诉我这场遭遇,我真不敢相信这是中国农村贯彻计划生育政策的现状。我想帮他写信给上面申诉。这对老实巴交的夫妻怕遭农村干部报复,绝不敢申诉,只能忍气吞声。这时我听其它四川、安徽的一些民工告诉说,他们家乡也大同小异,在农村你超生,没有地位,或交不出数额可观的罚款,就当犯法分子一样看待,上告没有用。后来,小王在农村的责任田也被没收。他一直在我处勤奋打工,长达八年之久,直到我培养他去学会了开车当司机,自己回乡买了车,搞运输,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我。我深深感触到中国的农民工处在极不平等、公正、劣势的环境中生活,他们是改革开放浪潮中的弱势群体,又是城市建设不可缺少的生力军。现有的一切城市工人保障福利制度他们都没有,甚至连人权、工资都得不到保证,这将是中国开放后的严重不安定的隐患。
    生意场上到处是竞争,到处是对手,其间恩恩怨怨,谁也说不完。有些商人一旦看到别人尤其是对手遭难惹祸,往往会幸灾乐祸,甚至落井下石,使人家雪上加霜。对此我却不会做,而习惯于宁人息事,或乐于助人摆脱难关。记得98年底那场保龄参事件中,我从沈阳回上海后,因受绑架入狱等折磨,身体发高烧住医院。潜逃在外的温州张老板为救他老婆出来,突然来医院看望我。他在我病床前一再向我认错,表示十分抱歉,并说等事情解决后赔偿我公司损失。他向我打听他老婆被关押在沈阳的信息,问我怎样花钱赎她出来。我告诉他十多天来的遭难经历,劝他快些出一笔罚款买太平。当时合伙人想通知保龄参公司来抓他。我认为不妥,生意人讲情义为重,不要去做落井下石的缺德事。后来小张根据我建议,请了一个温州律师,花了15万把他老婆保回家。他这个主要责任者却比我少罚10万元,换成旁人肯定不服气,我却不那样想,而是认为,商场上生意要紧,发生了风风雨雨,只求宁人息事,不要斤斤计较于纠葛歪缠之中。
    再如99年发生过一场“昂立风波”。昂立一号自97年上市,经广告炒作,成了名牌保健品走红好销。作为上海交易市场龙头老大的我,一直想成为昂立公司代理商,不料谈过几次没有成功。原来他们为照顾一些哥儿们铁杆兄弟,宁愿赊帐给他们,让他们用赊的昂立产品去市场“套现”。所以婉言回绝了我这个有实力、回款条件好的出量大户。为此我只得从他们密切关系的龙腾公司宋老板处进货。99年交大昂立公司和大众汽车公司合作,大众集团派人去接管财务部门,查帐发现原昂立公司在某些头头同意下,长年累月赊了大笔钱款在外,作为一个成熟紧俏产品是不应该这样的。他们怀疑其中有问题要追查。追查黑名单上,龙腾公司被列为一家赊帐大户。他们派人调查,顺藤摸瓜找到了“康康”。当时合伙人项永春不知内情,讲明了每月每年龙腾与我们操作昂立“套现”的具体数目与情况。我们公司有正规发票、税单,当然毫无问题。但听说原昂立公司一些头头慌了手脚,因为大众集团正想借机对老昂立人开刀。大众立案徐汇区法院,追讨赊账户的大笔货款与责任。龙腾老板小宋得到老昂立朋友消息,在一星期内补不回拖欠的上百万元贷款,正式向检察院起诉。小宋急得如热锅上蚂蚁双脚跳,短时三刻到哪里去筹集这笔钱?他来求我无论如何帮他一把。照理说,碰到这种棘手事,谁都想回避三舍,切莫牵连自己。但我却想,与小宋多年交往,很了解他。原先他是上海滩第一代做保健品生意的人,从太阳神集团出来,也曾辉煌过,在上海同行业圈内相当有名气,后来衰退下去。我一直认为他人不错。在那次东北保龄参事件中,他派张经理来引我出去,不料给东北人绑架去东北,后来一再向我说明,绝不是串通诱骗我,而只以为东北是想“私了”,结果让我吃了许多苦,他还表示十分抱歉。他多年在生意场上与我公司做生意,一贯守信用,值得帮他一把摆脱难关。我说服了当时的合伙人项永春,同意借贷给他。小宋每天下午五点下班后坐车赶来我门市部,他知道我每天有大量现金进出,求我帮他,一连五天来凑足这笔钱款,按期去昂立公司交还了赊帐,总算避免了一场官司纠纷。他为这事很感激我们,说是“患难之中见真情”。我习惯平淡地表示,救人急难,是我做人的本分,何况在生意场上,有来有往,相互帮助,免不了到时也得请你们帮忙。
    人生在世,不管从事哪个行业,总得讲些做人的起码道德。商人就要讲“商德”。别人多年来称我“刘老板是儒商风度”,又说我“康康刘老板最讲仁义道德”,这些均不是我一时的表现做作,而是我自小养成了文明道德习惯。所以在过去十三、四年“人间地狱”里,照样活着下来;自从投身商海,处在鱼龙混杂、酷烈竞争、甚至无法无天的环境里,我还是我,既不懂得时兴的“搞定艺术”,去肆无忌惮的官商勾结牟暴利,又不沉醉在生意人圈中自甘堕落。在我周围,有些人一旦发了财,情不自禁会沾染上许多不良习俗,烟酒不算,还热衷于打牌、麻将赌博,甚至迷恋于包养情妇。他们那些我都不会,也无心去学。我始终牢记,父亲的忠厚、母亲的严教、辉哥追求“民主、自由、平等”而英勇献身的高尚质量,都溶化在我血液中,早已成为我处世立身的行动指南。我下海经商,成了个生意人,算是个有文化有教养讲道德的“儒商”。我虽在生意场上与许多商人相聚一起,但在生活作风、个人品格上主动“保持距离”,掌握分寸。也许我这种处世准则已远远落后于时代了,但依然如故,终生不改。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悲哉“搞定学”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风正一帆悬”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转轨”搏海涛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巨款买太平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莫名遭绑架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商战摆“擂台”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联合求发展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风波接连起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康康”刘老板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伤心九二年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重返上海滩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捕捉”马海毛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六•四”旁观者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淘金”羊毛衫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下海闯深圳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冒险“跑单帮”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抛开“铁饭碗”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两张《平反书》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神州有希望
  • 刘文忠: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