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伤心九二年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11月08日)
    
    一九九二年,对我来说是个“伤心年”。一是亲爱的慈母谢世归天,阖门哀悼;二是我在上海股市浮沉倏忽,惨败而逃。
     刚刚兴起的上海股市,在1991年已像一座喷发着的火山。股票这种资本主义产物,正对人们产生强烈的震撼。少数人跃跃欲试,开始这项证券投资,而在大多数人心目中,对此还是一片广袤的“北大荒”,迷惘、困惑、怀疑,且看第一批拓荒者结果如何。旧社会过来的人,提起上海滩股票交易所,都会谈股色变,当年确有不少人为此倾家荡产跳黄浦江。我在深圳没有买股票,回到上海,安闲于家中休息,依然不想投进去。记得过去老父亲曾告诉我,旧上海股市也是海,投进去后出不来。我何必去自投罗网呢?何况已在流传,股市有赢有输,输了更为恐慌。 (博讯 boxun.com)

    悠闲舒适的好日子过得真快,转眼到了残冬腊月。一天,我从报上看到,上海股市发售认购证,由全市各工商银行推销。凭着在深圳几年经商的嗅觉,联想起那次深发展股票推销我不敢购买,后来赢利飞涨的懊恼事,居然又心痒难熬了,决定投资证券试试,反正手头有些钱,闲着无事干,不如玩玩股票吧!认购证每份30元,我带上6000元,准备买200张。一早去银行门前排队等开门。谁知到那里一看,冷冷清清,无人顾问。上海人是排队抢购物品的行家里手,从六、七岁的孩童起到白发苍苍的老头老太,一旦看见哪里有排队人龙,都会挤进排上再说,也不问究竟前边在卖什么东西。而凡是没有人排队购买的东西,大家都习惯于远而避之,不去问津。我为此心中疑惑,询问银行工作人员,为什么无人来排队购买认购证?他们回答:谁知道中签率多少,如果中签率低,30元不是泡在水里有去无回?我犹豫起来,举棋不定,下不了手。旁边一位中年人又泼冷水说:“朋友,你钱多没处用,怎会想去买这种心中无底的花花绿绿认购证?!”另一个也插上说:“这是证券行搞的一场骗局,骗傻瓜的钱!”我递出钱款的手又缩了回来。银行营业员见我犹豫不决,好意劝我少买一些,等过几天观察看看,反正不急,有足够时间考虑清楚。我才下决心先买50张吧,付了1500元,拿了50张认购证,匆匆赶回家。
    没几天,老母亲发重病,送医院抢救。过了92年元旦,老母气息奄奄,快不行了。医生说:“老人家她88岁高龄,年迈体衰,许多器官如肝、胃、腰部都积水,大面积淋巴囊肿,再抢救也无用,只有加重她痛苦,你们家属准备后事吧!”这是母亲辛苦操劳一生,担惊受怕落下的病。我急忙向外地哥姐分别发了电报,三姐从深圳立即赶来,自小由外婆带大的三姐独生女彤蕾也慌忙从美国飞来上海。(岁月匆匆,当年我与辉哥被投入牢时,彤蕾才出生45天,现今已到大洋彼岸的美国去读书创业了)全家子女围着病榻上的老母亲度过剩下的日子。母亲去世,全家老老少少沉浸在极度悲痛中。出生在清代末年名门望族的母亲,历经了中华民族近百年来的改朝换代,大动荡、大灾难,她含辛茹苦,坚毅不屈,尤其在父亲蒙难二十五年,三哥文辉血祭文革,我小九弟又长期牢狱羁身的岁月里,全家全靠母亲顽强地支撑下来。母亲用她善良而坚毅的品性,不仅管教了我们兄妹九人,而且深刻影响规范了我们的下一代,即母亲膝下的一大群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在庄严肃穆的母亲灵前,我们二代人诉说不完母亲的伟大美德,总结出母亲严教治家的“十不准”:
    一不准,不准搬弄是非。做人要诚实,做事要诚信。国家大事要关心,生活闲事不要管。即使看见邻居有人吵架,也不准我们去轧闹猛;
    二不准,不准做小眼老鼠,嫉妒别人。别人在点钱,大人在开抽屉,我们要自觉离得远远的,不要去张头探望;
    三不准,不准无礼貌,见长辈要称呼。出门问路先要有礼貌,不可随便说声“喂”,轻视人家。长辈在讲话时不准插嘴,自己说话不许带口头脏话;
    四不准,不准显耀摆阔自己。时时学得谦虚谨慎;
    五不准,不准在吃东西、吃饭时咂嘴弄舌发出声音。吃饭时对好吃的菜,不可眼睛盯牢看,筷头抢着吃;
    六不准,不准坐立无端相。坐要有坐相,立要有立样。坐着不要荡甩双脚,而要双脚并拢,文静端正;立着不要东张西望,失魂落魄;
    七不准,不准对长辈批评回嘴,而要有孝道,听从长辈教导;
    八不准,不准家里搞迷信。因为母亲第一胎女孩就是给祖母讲迷信,叫人来打醮叫魂驱鬼神,吃了香灰,误了医治而夭折。母亲痛绝迷信,相信科学,也容易接受新事物;
    九不准,不准儿子流里流气,而要循规蹈矩;不准女儿娇生惯养,而要自尊自强;
    十不准,不准躐蹋不卫生。母亲出身书香门第,一向讲究清洁卫生,从小教我们衣着要整洁,面容要清秀,不管家里多穷多困难,决不允许不修边幅,囚首垢脸,认为那是没有教养的不好表现。
    我们含着热泪送走了母亲,牢记母亲的“十不准”,作为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代代相传,就是对慈祥母亲的最好纪念……。
    当我生活恢复平静,回神再顾股票市场事,才知认购证发售期已结束。听说到最后二天,在精明的上海人面前,认购证还是个受人讨厌的“灰姑娘”,因此余下的由银行人员与马路上一些打桩模子(倒卖债券凭证的人)全吃进。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到2月份邓小平第二次南巡讲话一公布,改革开放步伐猛烈加大加快,证监会加大了批准企业股票上市发行量,使中签率大大飙升,“灰姑娘”成了人见人爱的“白雪公主”,买多的人兴高采烈,犹豫没买的人懊恼万分,白白错过了发财机遇。据说购买100张以上的全国统计不超过1500人。中签率大大提高,黄牛抄黑市价日益爬升,50元,100元,200元,好家伙,我凭经商眼光,捂住50张认购证不放,一捂,捂出个财神爷。我懊恼当时不果断买下200张。我待中签股票一上市,抛掉,一笔笔可观获利钱流进口袋。犹如自己张着一只如意袋,天上财神爷往下倒金子。我喜出望外,想不到回了上海,发起财来,比在深圳商海艰苦拼搏容易得多。
    认购证上赚了钱,使我手发痒,心来劲。我从一本刊物中看到,美国基辛格博士说过:“当代世界多数人关心的是三大问题,战争、证券交易和体育。”战争涉及人类生命安全,证券交易涉及资本市场经济发展,体育运动涉及人类的生存竞争。我们未必有参与战争机缘;对于体育,一般活动活动可以,而那种激烈拼搏的竞技活动也未必都有参与条件;但证券交易不同,人人有机会,太普及,大众化,它是现代社会经济生活中重要组成部分。邓小平讲话中,也对证券股市这些东西究竟好不好,社会主义能不能搞的问题说道:“允许看,但要坚持试,看对了,搞一两年,对了,放开。错了,纠正,关了就是了。”邓小平一席话激起了股票市场万丈热情,购买认购证敢吃螃蟹的老百姓发了大财。回想自己从深圳回上海后,一年多来,小富即安心态,闲得无聊,正怨有钱没地方投资,现今看准了股市,尝到了甜头,于是一步跨进了大户室。每天泡上一杯热茶,沙发上一坐,感觉舒适特好。我看着计算机屏上市场交易行情,报报买进卖出,胆子越做越大,俨然成了一个股票投资商。
    在万国证券交易公司某营业所的一间大户室里,我们共有12人,其中有一位是某股评家的小舅子,大家从陌生到相识,从相识到相知,都随着股市行情的波动同欢乐共叹息。从邓小平南巡讲话开始,股市行情一路上升,我们确实赚了不少钱,大家很开心。那时我天天看各种各样股评文章,凡是上海滩有名气的股评家上课我都赶去听讲,每天做股市功课,画走势图,晚上还常去马路股市沙龙轧闹猛。马路沙龙有它独特的春夏秋冬,直到夜晚九点钟后,黝黑的马路边还是人头攒动。我像着了迷的鸦片鬼那般,满脑子股票。赢了心里再想赢,贪婪心大肆膨胀。一旦输了心发毛,急于想搏回来,真象一个急于翻本的赌徒。我又常从那个股评家的小舅子处打听内部消息,吃准了再投资,这样很快我把从深圳赚来的大部分与认购证获利的资金全都投进了股市。随着一路牛市吉利,我们大家手舞足蹈,得意忘形,可惜资金还是短缺,否则再追涨投入,必然获利更大。证券交易所看准我们大户室的高涨情绪,为了追求增收交易手续费,竟给我们大户开了透支口子,而且口子界限越放越大,不断怂恿我们透支,透支的越多他们越开心。股市无疑是冒险家的乐园,时起时伏,忽高忽低,拉出差价,让人捕捉冒险拼搏。踏准了,财源滚滚来;踏空、踏错了,急剧失财失利。做股票赚钱容易,输钱更容易。股市真作弄人,股票买进了,一路跌下去;股票抛出了,却扶摇直升。这里是既疯狂又残酷的战场。疯狂的是投机轻易搏来的巨款使自己鬼迷心窍失去理智,孤注一掷透支加倍续搏;残酷的是身价百万大老板瞬息转眼账户洗劫一空,过去多么不容易积累起来的资金顷刻之间叫你输得精光。好在整个股市是牛市震动上升,总有机会再次搏回来。几人欢乐几人愁,大户室内热闹非凡,搏兴正浓。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1992年6月开始,中国股市第一次熊市来临。据股评家分析,主要原因是股票认购证发行,新股上市速度增加,扩容迅猛,资金一时跟不上股价,加上证监会获知各地大户室透支炒股,严厉查禁,限令银行把拆借到股市的资金全部收回。真是雪上加霜,股指跳水猛滑下跌。我们大家都胆战心惊。但是个股上还在震动起伏,变化万千,只要把握时机,仍然可以获利。记得在10月初,计算机屏幕上出现了骤然一跳,一条消息:深圳宝安集团收购上海延中实业股份普通股5%以上。10月5日,延中股份一路飙升,直冲40元,攀高42元。市场人气沸腾起来,大批股民在失去理智追涨。不料第二天延中股市开始下跌,很快跌进了20元,瞬间出现大跳水,大震动,交易厅中踏空的股民昨天还充满妒忌羡慕,只恨自己没有跟进,但一看到跳水,个个幸灾乐祸地欢呼起来。而刚刚还眉飞色舞追涨的股民此时却呆若木鸡,冷汗直冒,心急如焚地跺双脚。还有一只股票界龙股份,同样如此大喜大悲作弄人。它连涨七天,从12元稳步上冲到22元,涨幅85%,令人大为震惊,不少人纷纷投入追涨。接着更令人看不懂,界龙股份象发了疯似的直往上窜,一直飙升到29.80元,比它的最低价上涨了19元,涨幅高达176%,买进界龙的股民欣喜若狂,抛掉的人目瞪口呆,后悔莫及。发狂的股民们还在争先恐后地追涨买入,他们绝不知道厄运临头。短短几分钟,令人思考反应余地都没有,界龙从29.80元跳水跌到23元,犹如给发着高烧的股民当头一盆冷水,大家惊呆了。接着,界龙继续暴跌。透支的大户和违规红马甲打巨额透支炒界龙的顷刻输得一败涂地,坐不下,站不住,脸色苍白,急汗直淌,捶胸叹息,双脚直跳……。像这样的惊险场面,在股市中三日两头发生。我们大户室做股票的朋友,有第一批去日本打工扒分回国的,有第一批下海做水产、水果、时装生意赚了钱的,有亲朋好友集资委托他来操作的,有挪用公款进股市投机捞一把的,总之,在股市大熊市中在劫难逃,股民的血汗钱大量蒸发掉。到11月份,中国股市从1530点熊泻到386点,人们个个惊颤万分,不寒而栗。短短一个多月中赔跌进了多少万人!多少亿钱!股民们悲悲切切,以泪洗脸。千千万万的股民整日惶恐,整夜失眠,心情沉重,压力巨大。有的心理承受不了,竟从刚刚新造起来的南浦大桥上跳黄浦江自杀了。绝大多数股民因无抗跌承受力,沉不住气而壮士折腕,在400点以下就忍痛抛股票,全部割肉。在股市历史大底下,一时间,只有抛的,没有买的,许多人斩臂断腿,纷纷落荒逃出。另一些人咬牙被套,个个龇牙咧嘴,喋喋不休地骂娘,交易市场里一片脏言乱语,人们无不狠骂“不知哪一个杀千刀在操纵大盘!”
    我们大户室12个人,除一个股评家小舅子外,几乎全军覆没。延中跳水那天记得是周末,从下午2点开始,我们心跳加剧,冷汗浃背,到收盘前,证券所经理室财务出来通知强行清仓时,许多人伤心地泪雨纷纷。一对去日本打工八年的夫妇,投入股市一百多万资金,短短半年,到平仓这天只存下2万元。他们从计算机台前已经站不起来了,女的抱着男的嚎啕大哭。一个23岁学经济金融学的大学生,把父母、舅舅等亲属八户人家积累的五十万元输得精光,人呆呆得话都说不出来。还有一个大家戏称他“股神”的朋友,多次精确数浪成功的技术派职业炒手,受几家公司委托炒股,结果输掉了几百万元的集资款,最终被公安局带走。我也输得很惨,从1530点熊到354点,我却只想,可能会复苏上行,一路追涨杀跌,执迷不悟,透支加资,结果溃不成军,全盘皆输,伤痕累累。输得我不敢面对家人。爱人早已劝我退出股市,风险太大,我却赌疯了,输急了,横竖横拼搏,不料我投入的巨额资金全被股市大口吞噬了,使我陪上了全部认购证所得款不算,并把我深圳搏得的财富拦腰一刀。我输得每晚不敢再看财经频道电视,不再去听股评人士的梦呓。逃离开上海,独自一个人在外地冷静想了一阵子。
    股市给了我这个失败者上了酷烈的一课,自己去用巨大学费买来了沉痛教训。我开始清醒了,中国股市存在众多的不公平、不合理。例如,一级市场上,投资者之间存在不公平,资金大小存在不公平。在二级市场上,被操纵者与操纵者之间也不公平。机构、券商、大户散户都想赢钱,但在这样不公平、不透明、不合理的竞争舞台上,套牢,吃亏的永远是大众散户。市场消息诸多不透明,有些机构甚至故弄玄虚披露虚假消息,有些黑庄恶意掀风作浪,有些股评家与庄家互相勾结搞内幕交易,诱骗中小投资者上当受骗……。我从自己的失败教训中理出几条:第一,不要迷信股评,迷信技术指标;第二,不要高位追涨、低位杀跌;第三,不要借钱炒股,或动用全部资金;第四,不要频繁进出,不要贪婪无度。炒股是炒一种心态,股市是磨练性情的熔炉。中国股市消灭了许多地方的富人,惟独很少听说有温州人被消灭的。温州人不爱炒股,一向以头脑自居、聪明能干的温州人事事走在国人前头,惟独对股市避而远之。这使我更佩服温州人,他们是中国最富有的群体,但投资股票进大户室的人很少。他们认为做生意比炒股来得踏实。这又是他们精明过人之处。
    股市上一交跟头,使我头脑清醒,眼下的中国股市根本不存在“投资”可能,除了“投机”还是“投机”。输光了钱有了压力,有压力就产生了动力,有动力又想去奋斗,去追回、赚回失去的财富。人生没有永远的成功,也没有永远的失败。成败都只是人生旅途中一处小小的驿站,因为时光不会在成功处停留,也不会在失败处终止。理智者唯一办法是“化悲痛为力量”,在人生道路上加倍奋斗。在邓小平第二次南巡讲话鼓舞下,改革开放浪潮汹涌澎湃,我身上的经商细胞又活跃起来,还是学习温州人,到商海中去继续拼搏吧!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重返上海滩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捕捉”马海毛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六•四”旁观者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淘金”羊毛衫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下海闯深圳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冒险“跑单帮”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抛开“铁饭碗”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两张《平反书》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神州有希望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回厂再上诉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走出白茅岭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申诉万言书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乐在书友间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天下有知己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戴帽当场员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天翻地覆年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水库藏“杀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一贯老好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山野心不野
  • 刘文忠: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